深圳职业乞丐住豪宅坐小车 执法队揭骗局(图)

2013-04-25 09:23:44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保安员谢彬的乞讨摊位前被东门执法队摆放了“提防丐帮”的告示牌

 保安员谢彬的乞讨摊位前被东门执法队摆放了“提防丐帮”的告示牌佛山的地下隧道经常有乞讨的流浪汉

佛山的地下隧道经常有乞讨的流浪汉 羊城晚报记者 汤铭明 摄

  

  深圳东门猛揭骗局

  “假乞丐”基本消失 “真乞讨”惨被连坐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李晓旭

  4月上旬,深圳罗湖东门街道执法队向媒体公布东门“丐帮”真相——这些乞讨者大部分并非无家可归,他们有的住高档小区、豪车接送,有的扮演残疾人博取同情。12日,执法队将媒体的报道制作成大型广告牌,放置于人流密集处,效果立竿见影。

  21日,记者在东门步行街走访发现,街上再没有以往随处可见的职业乞讨人员,不过真正需要帮助的乞讨者则遭殃及,“生意”惨不忍睹。

  受东门整治“丐帮”的影响,深圳市城管部门重新审视设置禁讨区,具体章程的制订则有待立法部门支持。

  住高档小区小车接送

  抱成团有事群起声援

  常逛东门的市民,对这里的乞讨者并不陌生。

  今年年初开始,一位自称来自湖北恩施的中年男子,每天都带着一名残疾小孩出现在太阳广场附近乞讨,声称小孩患有脑积水需要大笔钱治疗。不过东门执法队调查发现,该男子每天和残疾小孩都乘坐一辆尾号为“61G”的白色小车“上下班”,其住所位于福田区一高档小区,均价每平方米3万元。

  今年1月30日晚,一名满头白发、靠跪在滑板上前行的乞讨者滑行至一座天桥,从天桥下出来时,原本腿脚不便的他瞬间成了一名步伐稳健的年轻人,白天的披肩白发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顶深色的帽子。执法人员一直跟踪到男子住的地方,发现不少发廊妹都认识他。

  ……

  经过东门执法队长期调查,像这种身份可疑的乞讨者人数不少。起初这些乞讨人员是单独行动,后来逐渐“抱团乞讨”,一旦在一处受执法人员阻挠,各处人员会迅速赶到声援,鼓动路人指责执法人员。不同乞讨者也分派系,他们为争地盘时常在大街上吵吵闹闹。

  深圳市救助站工作人员跟踪发现,目前市中心区主要的街头职业乞讨人员有20多人。这些人基本都会回避救助、不愿救助、抗拒救助。根据“自愿、无偿、公开”的救助规定,执法人员难以强迫。

  公布真相后丐帮撤离

  环境恶化真乞丐遭殃

  从4月12日开始,东门执法队将媒体关于职业乞讨者真相的报道制作成2米高的告示牌,放置在每位职业乞讨者身旁,提醒市民善心不要被利用。另外,在东门文化广场和东门町外墙的LED显示屏上,滚动播放执法队近半年来摸查的东门乞讨者真面目的视频资料。

  相关举动在12日当天便引发了冲突。一名用脚写字的乞讨者不顾市民围观,对着广告牌一顿猛踢,两名照顾乞丐的女子还将提示牌撕得粉碎。

  21日正值周末,东门步行街人头攒动,以往这正是职业乞讨者“各显神通”的时候,不过记者走遍步行街片区,仅发现两档乞讨摊位。其中一处摊位,一名乞讨者竟然身穿保安员制服,这名乞讨者正是今年1月被深圳媒体报道过的保安员谢彬。

  广西人谢彬今年41岁,去年底他刚出生没多久的儿子被诊断出患有脑瘫,随后四处筹钱给儿子看病。去年11月他抱着脑瘫儿在深圳龙岗区人流密集区域上街乞讨,始终身穿保安制服,路人多有照顾。

  谢彬告诉记者,为孩子治病已花去6万多元,生活难以为继,年后便来东门乞讨。今年4月,东门步行街乞讨环境“恶化”。为了让路人相信自己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谢彬特意将媒体关于他的报道放置在摊位前。谢彬告诉记者,往常双休日那些职业乞讨者一天能轻松赚到一两万元,他的摊位最低收入也有800元。东门执法队相关行动后,生意非常惨淡。4月20日周六那天,他只“落袋”不到300元,周一到周五每天收入则不足百元。

  告示牌成乞讨者噩梦

  官员称维护东门形象

  记者与谢彬交谈期间,东门执法队工作人员特意将路边一处告示牌推到谢彬的摊位前。告示牌与谢彬摊位前两种完全不同的媒体报道,迅速引发路人围观。记者观察近半小时,发现仅有一名年轻女孩朝谢彬的纸盒子丢了一枚硬币。谢彬说,自己刚到东门乞讨时,东门执法队的队长还曾给了他100元。

  东门街道党工委书记罗志威也听说过谢彬的故事,但他表示,东门执法队将继续对乞讨者做好“劝走”的工作,“任何人都不能把个人利益凌驾于公众利益之上,乞讨者有谋生的权利,但市民也有自己的权益,乞讨不能影响别人。”罗志威说,东门步行街作为购物场所,乞讨者在马路上摆摊乞讨,影响作为消费者的权益,并且在人流密集的区域乞讨会引发围观,本身就存在安全问题。

  罗志威表示,东门执法队揭露职业乞讨者真相的系列行动效果非常明显,行动将会一直持续下去,以维护东门形象。

  城管再议设立“禁讨区”

  记者了解到,4月中旬,深圳市城管局副局长刘初汉带队在东门街道召开现场会,就如何规范管理流浪乞讨人员进行大讨论。深圳市城管监察支队大队长张建军表示,根据国内其他城市的经验,设立禁讨区对维护城市形象、社会稳定、市民生活等都有好处。

  在深圳市城管局法制处处长冯增军看来,设置禁讨区的具体时间表目前尚未形成,首先需要征求社会各界意见。他说,乞讨行为是无法杜绝的,但将乞讨者限制在一定区域内也是必要的,这既考虑到了城市管理的需求,又体现了“以人为本”,给弱势群体一定的生存空间。

  据悉,本月底前,城管部门将对深圳市流浪乞讨人员进行摸查后形成一份调研报告,提出设立禁讨区、引入社会组织参与救助乞讨人员等建议,上交深圳市政府讨论审议。至于乞讨人员在禁讨区内行乞该如何处罚、什么样的乞讨行为应该禁止、违反者应该怎么处置等具体问题,张建军认为,这些都需要人大立法予以确定。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