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被控刑讯逼供受审 妻子法院喝农药轻生

2013-04-25 13:08:30  来源:中安在线

  4月23日上午9时许,在马鞍山中级人民法院内,祁门县两民警涉嫌“刑讯逼供”案嫌疑人之一方卫的妻子,在与法院工作人员争辩过程中,当场喝下农药。24日,马鞍山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对此作了回应。

  听闻上诉很可能失败,她在法院喝下农药

  23日下午,方卫的父亲方焰强告诉记者,他和儿媳妇章慧听闻上诉很可能失败,于是在23日上午赶至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与负责此案的该院刑一庭庭长理论。方焰强说,章慧喝农药时,他正在卫生间打电话,回来就看见章慧倒在地上。

  方焰强说,事发后,该院立即拨打了120电话,将章慧送往当地医院急救室抢救。当时医院已下达病重通知书,后经洗胃,章慧脱离生命危险。目前,章慧仍在医院治疗。

  4月24日,方卫的哥哥方昇告诉记者,章慧昏迷了一天才醒过来,身体十分虚弱,流着泪断断续续地说,她活不下去了,还埋怨方卫父亲不该救活她。

  法院回应:可能是想通过极端的形式施压

  4月24日,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政策研究室一位周姓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个案件一审已经结束了,二审还在审理之中,已经开过庭了,但案件审理结果还没下来。

  他告诉记者,23日上午,方卫家属在中院南大门打横幅。该院法警觉得影响不好,让他们去了接待室,庭长和书记员接待了他们。事后从监控上看,章慧手里一直拿着药水瓶,药瓶子是50毫升的,是给蔬菜治虫子的那种农药。她趁人不注意就喝,被法警夺了下来。她大约喝下10多毫升,地上洒了一些。事发后,法警拨打了110、120电话,几个法警还随抢救人员去了医院。

  “从心理学和常识上判断,一个行为背后肯定有它的动机、目的和想法。被告家属采取这种过激的行为,背后肯定有它深刻的原因。她在中院喝农药是事实,但这只能作为事实判断,而不能作为动机判断。也许,她赶在判决下来之前服药,是想通过极端的形式给法院施压。如果结果出来了,她这样做就没意义了。”不过,这位负责人说,这些只是猜测。

  事件回溯

  2010年12月21日,祁门县公安局民警方卫、王晖到看守所将盗窃嫌疑人熊某提解出所,欲带其到祁门县闪里镇指认作案现场。因熊某不愿配合,当晚,办案民警将其带至刑警大队办公室,羁押在安全椅上。次日6时许,民警方卫发现熊某神情异常且脉搏微弱,立即进行施救,同时拨打120。医护人员到达现场后发现熊某已死亡。

  2011年12月8日,祁门县两民警涉嫌“刑讯逼供”案在马鞍山市含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由含山县人民法院自2011年10月28日受理,至2013年2月17日宣判,历时1年零3个月。两被告均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两被告家属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4月16日,由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该案二审庭审依然在含山县法院开庭审理。(江淮晨报 李远波)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