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殴打致死 守寡妻子带婆婆改嫁侍奉其11年

2013-04-25 13:19:57  来源:法制晚报

  “我要把她当妈一样养着”

  11年前,丈夫因与村民发生纠纷被打致死,张彤强忍悲痛,日夜守在床前照顾患病的婆婆,举债度日。

  2年之后,她为了女儿和生计被迫改嫁,却毅然带着婆婆,向对方约法三章。首条便是“必须要照顾好老人”。

  11年来,她与婆婆同吃同住,为老人洗衣做饭。服侍老人,已像吃饭、睡觉一样融入她的生命。多年过去,贫寒的家境和岁月的侵蚀,让她的脸上挂满皱纹,45岁的她看上去仿佛年近六旬。

  “我要把她当妈一样养着!”张彤说。

  不离不弃服侍瘫痪婆婆走下病床

  2007年2月20日凌晨,大年初三,北京房山周口店大韩继村。

  39岁的张彤坐在床边昏昏欲睡。在打了一个盹之后,又猛地醒过来,睁开眼条件反射般地朝床上看去。床上,72岁的婆婆罗萍仍在熟睡。

  昨天,罗萍因突发脑血栓瘫倒在床。因为交不起5000元押金,张彤只好将老人从医院接回家安顿在床上,并在家输液。因为老人生活不能自理,张彤就整晚守在床边。

  张彤已不知道这是今晚第几次醒来。见老人睡得安详,她暂时松了口气。可没过半小时,罗萍醒了过来,豆大的虚汗从身体里不断冒出,打湿了贴身衣裤。

  张彤赶忙取出备好的干净衣裤给罗萍换上,又给老人喂了些水。等一切妥当,罗萍再次睡下,天已蒙蒙放亮。一夜下来,光换下来的裤子就堆满了两个脸盆。

  此时张彤已睡意全无,她揉揉惺忪的眼睛,索性开始清洗老人换下的衣裤。一天的忙碌也就此开始。为防止罗萍肌肉萎缩,她还特意买了一辆三轮车,每天中午推着老人出门晒太阳。

  经过张彤的悉心照料,两个月后,罗萍已能够下床走动。而这,只是张彤作为儿媳,所经历的丈夫离世、举债度日、照顾瘫痪婆婆、带着婆婆改嫁等一系列坎坷中的一个寻常片段。

  或许是一人持家太过操劳,现年45岁的张彤头发干枯,脸上皱纹堆垒,看上去仿佛年近六旬。

  “自从她嫁到村里,还从来没有因为婆媳矛盾让村干部出面调解过。”大韩继村治保主任高磊说,因为多年以来悉心照顾老人,张彤在村里广受好评。

  是什么支撑着这个中年农村妇女,照顾毫无血缘关系的婆婆,走过了丈夫死后的11年?

  夫唱妇随结婚七年夫妻没红过脸

  张彤,山东宁阳县人。

  除了父母,张彤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她跟村里的很多孩子一样,没有读完小学就辍学了。

  1991年,23岁的张彤来到房山周口店一家餐厅当服务员,虽然每月90元的薪水在月底就所剩无几,但自食其力独自闯荡,还是让她觉得很欣慰。

  眨眼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经同在餐厅打工的大姐介绍,张彤与大韩继村村民赵斌相识。初次见面,赵斌憨厚淳朴的外表俘获了张彤的心。再一了解,赵斌是家中的独子,三个姐姐都已嫁人,父亲也去世了,只剩下母子俩相依为命。

  在张彤看来,即便赵家贫寒,但家庭负担少,嫁过去也受不着委屈。

  在借了3000元购置了衣服、矮柜、席梦思床之后,1995年3月,赵斌把张彤娶回了家。为了节省开支,他们放弃了酒席宴请。

  和当地很多人一样,赵斌除了自家的半亩多地之外,做瓦工是他最重要的谋生手段。每天挣回的25元钱,他一分不少悉数交给张彤保管。而张彤每月的薪水也涨到了200元。

  生活并非事事如意。结婚之初,因为不懂当地风俗和做事习惯,张彤和婆婆时有矛盾发生。每当这时,赵斌就会充当调解婆媳关系的和事佬。他一面劝说母亲罗萍,“别欺负张彤,让人家跑来跟我受罪”,另一面又为妻子宽心,“不要跟老人斗气”。

  自从结婚之后,张彤和赵斌从未红过脸。结婚第二年的4月,女儿小雨呱呱坠地。小生命的诞生,让婆媳关系骤然缓和。罗萍主动照顾起小孙女的吃喝拉撒。婆婆的帮助解放了张彤,她在产后第六个月便回到了工作岗位。

  多年过去,回想起婆婆的帮助,张彤依然心存感激——“我婆婆人不赖。”

  张彤以为,日子会这样一直安稳下去。

  厄运降临丈夫因纠纷遭殴身亡

  在小雨出生之后的6年里,张彤家里的生活质量有了明显改善。家里家电的数量也由结婚时唯一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增加到彩电、音箱、DVD、电饭锅……

  谁也不会想到厄运会在2002年6月3日突然降临。

  当晚,赵斌因琐事与村民王四发生口角并互殴。一根一米来长的自来水管击中了他的头部,在历经4个小时的抢救之后,赵斌撒手人寰。

  噩耗传出,罗萍和年仅6岁的小雨终日以泪洗面。张彤的心反倒硬了起来:“我不能哭,日子还得过,孩子老人还得照顾!”从这一天起,她再也没有哭过。

  但一个农村妇女照顾一家老小又谈何容易。张彤此后放弃工作,一门心思在家照顾婆婆和女儿。没了经济来源,一家三口举债度日。

  转过年来,悲伤过度的罗萍又查出患有心肌梗塞,张彤又四处筹措了2300多元,让婆婆住了10天院后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眼看小雨也到了上学的年纪。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考验着这个远嫁他乡的女人

  难获赔偿法院给予司法救助

  在欠下十多万的债务之后,张彤再也借不到钱了。她想到了改嫁,与婆婆一商议,两人一拍即合。

  2004年5月,张彤与房山张坊镇村民赵军相识。当时,36岁的赵军正在房山一家医院做电气焊。

  首次见面,张彤就向赵军提出要求:“家里有十多万的债,而且你得照顾好我婆婆,其次是我闺女。至于我能挣钱养活自己,不用你管。”

  赵军倒也干脆:“行!咱们一起还债。”赵军就这样入赘到了张彤家里。有了主心骨的张彤又抽出身来一边打工,一边照顾老人孩子的生活起居。

  对于自己的付出,张彤一脸轻松:“婆婆没人照顾,那就我管吧。我要把她当妈一样养着。”

  2011年,案发后潜逃多年的王四向警方自首。去年5月,因犯故意杀人罪,王四被北京市一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判赔罗萍、张彤和小雨共计约43万。

  然而,承办该案的北京市一中院执行一庭徐法官对王四的财产状况进行了多次查访,发现其名下既无房产登记,又无车辆,就连开户银行也无存款。案件执行就此陷入僵局。

  今年3月18日,北京市一中院执行一庭周副庭长和徐法官再次前往大韩继村,了解王四和张彤两家的状况。

  “考虑到张彤一家的实际生活困难,我们为她们申请了一笔数万元的司法救助款。”徐法官说,与执行总标的约43万元相比,司法救助只是很少一笔钱,但起码能帮她们解决一些生活中的燃眉之急。

  立下心愿为老人养老送终

  大韩继村一处深约50米的巷道尽头,虚掩着两扇铁门。上面斑驳的锈迹,似乎见证着这个家庭经历的风风雨雨。

  推门进去,一个小院出现在眼前。见有生人进入,拴在角落的一只小狗开始狂吠不止。院北一溜坐落着三间旧砖房,与东侧两间厨房一起,构成了整个院落。房间里,凌乱地摆放着一张床头已发黑的席梦思床和一张磨得掉漆的写字台。一个白色的电饭锅放在柜子上,旁边摆着两个碗,里面盛着半碗吃剩下的炒白菜和蒜苔炒肉。

  这里便是张彤的家。

  在院里晒了半晌太阳,78岁的罗萍缓缓从小凳上站起身来,拄着棍想要在院里走一走。正和法官说话的张彤赶忙迎上前去,搀扶着老人生怕发生意外。

  或许是依稀听见了张彤的谈话,忆起往事的罗萍情绪稍显激动,说起话来嘴唇微微颤抖。张彤知道婆婆又想起了儿子,一把搂住老人,连说带哄将其扶回了房间。

  在丈夫去世的11年里,张彤用并不宽厚的双肩挑起了这个并不完整的家。如今,她有两个心愿,一是将正读高二的女儿小雨供入大学,二是让婆婆安度晚年,为她养老送终。

  “如果妈妈只带着我改嫁,我可能会恨她。撂下奶奶一个人,生病了也没人照顾,也肯定活不了几年……”说起母亲张彤,女儿小雨的言语间透出一种自豪。

  正说着,屋里突然传出罗萍咳嗽的声音。张彤立即起身倒了碗水,一挑帘,端进了老人的卧室。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