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举报局长岳父:为女儿婚宴摆150桌酒席敛财

2013-04-25 13:45:10  来源:中新网

男子展示举报材料

  男子展示举报材料

  这是个让人疑惑的举报:举报人是海口一名年轻男子,被举报人是他的岳父——澄迈县烟草专卖局局长陈某某。举报材料显示,男子举报内容主要包括:2011年岳父大摆婚宴150桌、送女儿一辆价值73万元的进口昂科雷越野车作嫁妆等。该男子不仅在网上实名举报,而且,分别向省纪委、省检察院信访部门进行举报。至于为何2年后才举报岳父。该男子称,是因为岳父在一笔卖房款上“作梗”,让他“无路可走”。目前,相关信访部门已受理该男子的举报材料。昨日上午,被举报人陈某某也接受了记者采访。

  举报岳父为女儿摆婚宴借机敛财

  “我也是被逼得没办法才举报他的。女婿举报岳父,这个理怎么也说不通。”前日上午,海口市民韦先生拿到省纪委及省检察院信访部门的信访回单后,立即向省内多家媒体爆料,称他举报了担任澄迈县烟草专卖局局长的岳父陈某某。

  “我脑子一点问题也没有,我是个正常人。”韦先生告诉记者,举报自己的岳父,是自己被逼得无路可走,才撕破脸的。

  记者面前的韦先生,先是坐在椅子上,说到激动处,又站了起来。如此反复了多次,他说,这次他是铁了心了。

  韦先生称,他举报岳父的违纪违规事项包括:嫁女儿时在海口某高档酒楼花了35万元,婚宴席开150桌,大肆敛财;送给女儿一辆价值73万元的进口昂科雷越野车作为嫁妆。“他先是在临高老家摆了50桌,后来又到海口摆酒席,礼金全是女方收的。”韦先生称,前去参加婚礼的有岳父所在单位的员工及上级单位的领导。

  听完韦先生的讲述,让记者感到吃惊的是,其举报岳父嫁女大摆婚宴,这个婚宴就是韦先生与妻子结婚时的婚宴。“如果不是最近发生了这件事,我怎么会撕破脸举报自己的岳父呢?”韦先生说。

  韦先生与岳父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撕破脸皮近百万转让费是导火索

  韦先生告诉记者,他1988年出生,现在与妻子育有一个孩子,没有固定职业。而致使他举报岳父的直接导火索,是不久前他转让了一个铺面,受让人将一笔97.6万元的转让款汇到了他妻子的账户上。

  韦先生说,4月15日,他将位于海口的一处房产(铺面)进行了转让,转让金额为97.6万元。“房产证的名字是我的名字,但受让人要求转让方夫妻都要在转让协议上签字。”韦先生称,“我老婆在上面签了字,但前提条件是要将转让款打到她的个人账户上。这笔钱到她账户后,她就不给我了。”

  “这笔钱是我的救命钱,我家有个项目需要启动资金。”韦先生承认,他与妻子的关系一直不好。韦先生认为妻子拿着这笔钱不给他,是岳父“从中作梗”。

  “这是我2011年1月23日结婚时录制的光碟,在哪里摆的酒席,婚宴上来了哪些人,摆了多少桌,上面很清楚。”韦先生说。韦先生还向记者提供了多份相关材料。

  局长回应

  “没那么多,也就20多桌”

  昨日上午,记者就韦先生举报的相关情况,赶赴澄迈县烟草专卖局,采访了局长陈某某。对于女婿的举报,陈局长更多地予以否认,或者说“不清楚”。

  “150桌啊?”对于记者的求证,陈局长称,“我不知道。”随后,陈局长又向记者表示,没有那么多,也就20多桌,“过了多少年了,他还来说这个事?”

  对于女婿举报他大摆婚宴敛财一事,陈局长称,他确实在临高老家摆了不到20桌,请的都是自己的家族亲戚和朋友。陈局长还表示,后来确实在海口也摆了婚宴,也就20多桌,“我(在烟草专卖局)也干了这么长时间,请的都是行内的同事。”

  “在哪个酒店?我都不记得了。”陈局长称。在记者的提醒下,陈局长承认在海口某高档酒楼摆的婚宴,但他否认女婿韦先生所举报的150桌。

  “这个我向市局(海口市烟草专卖局)报告过。”陈局长表示,就摆婚宴一事,他主动向上级主管部门请示过。“市局哪个部门?”记者问。陈局长又改口称是向省烟草专卖局纪检部门报告过此事。

  “口头汇报过,没收礼金”

  “是口头还是书面报告?批准了吗?”记者问。陈局长称,只是口头说了一下,报了20桌。但是否得到上级主管部门的同意,陈局长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解释称,自己所在单位与其他政府机关不一样,上报手续没那么严格。

  “你是党员干部,应该遵守相关规定吧。”记者再问。陈局长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否认“摆了150桌酒席”的说法。记者称,举报人韦先生已给了记者一份婚宴的光碟,上面能反映婚宴当时的一些情况。陈局长反问:“哪个酒店能摆那么多桌酒席?”

  记者了解到,韦先生所说的海口某高档酒楼有50多个包厢,宴会大厅能同时容纳1000人就餐。而婚宴光碟显示,韦先生结婚时,包厢和大厅都有客人。而陈局长说,当时只是用了该酒楼的部分包厢。

  对于女婿反映其借摆婚宴之名敛财一说,陈局长称,当时婚宴是不收礼金的。但记者提出光碟中见到有收礼金的情况时,陈局长说,个别朋友给了礼金。

  对于送给女儿一辆价值73万元的车作嫁妆一说,陈局长予以否认。“他是瞎说的,我哪买那个车。”陈局长称,“如果我送,他(应该)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女婿。”陈局长表示,女婿没有固定职业,当初这桩婚事他不是太满意。而对于女婿举报岳父在临高及海口有多处房产时,陈局长称他已经向组织汇报过个人财产情况,没必要再告诉记者。

  上级部门

  他报告了,但没说多少桌

  我们也没同意

  昨日下午,省烟草专卖局纪检组相关负责人对陈某某于2011年1月23日摆婚宴一事进行了回应,称曾接到陈某某的口头报告,但该局没有同意。

  昨日上午,记者赶到省烟草专卖局联系采访事宜。一名接待记者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会安排该局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

  昨日下午,省烟草专卖局纪检组一负责人给记者打来电话。“他(陈某某)确实是向我们报告了这个事,但没有报告多少桌,我们也没有同意这个事。”该负责人称,该局主要领导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当时的态度也是非常明确的,党员领导干部不能大摆宴席,不能搞铺张浪费。“我们当时跟他说得很清楚,而且我们(省烟草专卖局)没人参加他女儿的婚宴。”该负责人说。

  “这个举报的事情,我们还不清楚,举报人也没有将情况反映到我们这里来。”该负责人表示,如果接到举报人的材料,他们将依照相关程序调查处理。(陈标志)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