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村”仅有5个村民 最期盼修路和入党

2013-04-25 16:36:56  来源:南方日报

\

 很多房屋因无人居住和维修而倒塌。 

\

年逾70的潘荣清是村里5名村民之一。 

  走进红田村,四处都是一派鸟语花香、山青水绿的景象。但这里却不是世外桃源,而是一个仅有5个村民居住的空心村,静静的氛围里透露出凋败的气息。

  “首先是希望村里的路能够实现硬底化,起码也要铺上砂石维修一下便于车辆进出。其次是希望组织上能够批准我入党。”53岁的梁火胜告诉记者。在人烟稀少的红田村,他是村里唯一一个还有着强烈盼望的人。

  村里残垣断壁随处可见

  红田村是连州市九陂镇龙潭村委会辖下的一个自然村。从九陂镇政府所在地出发,需要途经连州市区、龙坪镇、西江镇等地,跋涉60多公里后,于西江镇高山村处进入红田村村道。

  村道是一条大约3米多宽的泥土路,坑洼,狭窄,路陡,弯多,由于人迹罕至,路两边草木茂盛,很多都长到了路上。晴天的时候,中小型的货车可以沿村道进出村庄,小车及大型车几乎无法驶入。从高山驶入村道约3公里处,还有一个名为竹子坪的无人居住的村庄。距竹子坪一公里处,即是红田村,也是村道的最末端。

  在红田村村口,只见满目碧绿,同时鸟鸣啾啾,感觉十分惬意。但步入村庄后,随处可见残垣断壁,完整无损的房子也大多门窗紧闭。路边或者庭院角落的农具等物品大多腐朽或者生锈,有些人家的门楣都被虫子蛀出了很多孔,令看上去颇为静好的村子充满了凋败和冷清的气息。

  “由于村里收入微薄,村里很多人很早就开始外出务工。大概在2000年后,搬离村子的人家越来越多,到2007年、2008年时,村里就没什么人了。”红田村村长张志德告诉记者。2007年的时候,他也搬离了村子,由于村长的职务,他每年还会回来十次左右。

  据张志德介绍,以前的红田村,大概有三四十户人家,人口最多的时候达到200人左右。目前户籍还在村里的村民虽然还有100多人,但大多数都分散在连州、清远以及珠三角等处,村里仅剩下3户总共5个村民居住。

  野猪窜到村没人敢去赶

  如今已年逾70的潘荣清是目前仍居住在村里的5个村民之一。据介绍,潘荣清没有子女伴侣,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很早就搬到连州城里去住了。他说不习惯城里敬老院的生活,也不习惯长住在亲戚家里。“最多住一两天,就住不下去了,想回来。”潘荣清告诉记者。

  前两年,潘家祖屋由于雨水渗漏成为危房,潘荣清搬到了村里早前废弃的学校居住,面积大概在20平米左右。除了弟弟妹妹每年回来一两次,以及村里和镇里的干部每年来看望几次外,很少有外人光顾他安在旧学校里的“家”。

  平时,潘荣清走一条捷径去西江镇高山村赶集,大约要步行一个半小时。由于路途较远,他每个月大约去两次,基本都是采购必需的生活生产用品。除此之外,他很少外出,去连州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虽然年届古稀,但潘荣清身体很健康,在村里种了水稻、玉米、辣椒、生姜等农作物,以及李子树等果树,还养了几只鸡。加上政府每个月给他的350元补助款,和粮油等物资,生活基本无忧,用潘荣清自己的话说就是:“生活过得还算比较富足。”

  “最怕的就是老人生病没人照顾,尤其是冬天下雪后,这里根本没法进出,发生意外都无法帮助。”九陂镇人大副主席黄火盛对记者说,他每年都会代表镇里来看望潘荣清几次。但潘荣清却并不担心这些意外。在他的描述里,他的生活中只有两个意外,其一就是野猪会窜到村里来吃他种的庄稼,由于村里村民太少,无人敢去赶,只能任其吃饱自己走,其二就是他在户外晒腊肉时,鸟雀不停地来啄食,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其他村民也表示,随着村里人口减少,野猪、鸟雀等野兽野禽确实越来越多,给他们的生产生活造成了一些不便,但也没法去驱赶。

  希望能修路和入党

  红田村除了5个常住的村民,还有少数村民会在耕种时回来耕地播种,秋季时回来收割庄稼。但毕竟人烟稀少,草木越来越茂盛,屋舍越来越破旧,村庄逐渐呈现出凋败的趋势。而村民们对村庄的发展所抱的盼望也越来越少。

  “我们村土地不是很肥沃,以石灰岩地貌为主,耕种较为困难,所以产出不是很高。加上离市镇中心比较远,运输也是一个问题,所以,在这里搞种养很麻烦。目前来看,可能修好那条村道会比较好一点。”红田村长张志德告诉记者。

  但修路也面临着诸多麻烦,红田村加上目前已无人居住的竹子坪村,也仅有200人左右,而且基本上都已外出居住,集资难度非常大。此外,村道里程有四公里之多,修路成本极高。由于种种困难,村里修路的呼声越来越弱。

  “首先是希望村里的路能够实现硬底化,起码也要铺上砂石维修一下便于车辆进出。其次是希望组织上能够批准我入党。”53岁的梁火胜是目前红田村“最有盼望”的人。

  梁火胜也是目前仍居住在村里的5个村民之一,但他的妻儿等亲属都已搬到了城里,村里的家只剩下他一个人留守。梁火胜没有搬离的主要原因是他在附近的一个小水电站上班,虽然每月只有900元工资,但工作较为清闲。工作之余,他还在村里种了20亩地,据其自述,每年纯收入大概一万多元。

  由于进出村子比较频繁,梁火胜非常希望能把村道修好。“即使不能修成水泥路,能够铺上砂石,维修一下,进出村子没那么难都好一点。”梁火胜告诉记者。此外,作为老工人的他,还希望能加入共产党。但由于村里人太少,他的这些想法,绝大多数时候都只能想想,很少有人倾听。这位目前村里对村庄发展以及个人“最有想法”的村民,或多或少显得有些孤独。

  空心村现象

  应引起重视

  ■记者手记

  空心村,是指无人居住或鲜有人居住的村庄,据笔者了解,空心村现象在清远为数并不少。仅在连州,笔者走访过的空心村就有十来个,而一些知情人士告诉笔者,空心村还有更多。这些村庄,多的仅有一二十来人居住,少的已经无人居住。

  笔者以为,空心村现象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和重视。首先,应对空心村出现的原因进行调查,以便于对空心村进行合理的整治。尤其是有些村庄,原本具有不错的资源或者其他优势,但却因生产条件落后或其他原因而得不到发展,这类村庄应及时帮其改善生产生活条件,提高村庄的自我发展能力。其次,村民搬离村庄之后的管理问题应引起重视,比如户籍、公共服务以及空心村留守人口的管理等。

  空心村是否还可以改善,还可以“实心化”?村民搬离村庄后在城镇的户口问题有无得到妥善解决?留守人员的安置问题特别是留守的孤寡老人的生活等问题如何解决?空心村荒废的耕地、房屋等如何处理?这些问题都值得相关部门深思。空心村不应该被遗忘,更不能任由其自生自灭。

  采写/摄影:

  南方日报记者 陶前根

  通讯员 易雄光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