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对女儿"企业考核"式管理:上厕所只给5分钟

2013-04-26 08:47:34  来源:重庆晨报

  拿着几十万年薪的她是企业高管,可面对自己十几岁的女儿,她却力不从心。

  淡蓝的职业套装配上浅紫色的围巾,自然的妆容精心修饰过,这是袁怀(化名)第一次在市12355青少年服务中心作咨询时给心理咨询师张境倍留下的印象。

  一个小时都在抱怨女儿

  袁怀觉得女儿不听话,才打进“高考心理直通车”热线电话12355找心理师咨询的。

  核实面询目标后,张境倍让女儿和妈妈分开咨询。袁怀礼貌道了问候后,就开始向张境倍抱怨,“这娃儿点都不听话。”“喊她起个床,都要磨一个多小时。”“完全扶不起来,所有我给她定的目标都要往后推。”……

  这样单方面的抱怨持续了一个小时,张境倍也没插话。张境倍发现,这是一位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女儿要求更严格的母亲。每天早上5:30,她就要叫醒女儿,和她一起做早操。

  “看得出来,她很少有这样的倾诉机会。”张境倍说,看得出来,她把自己裹得很紧,只有很熟的人或完全陌生的人,她才会敞开心扉。

  上厕所只给5分钟时间

  与妈妈的咄咄逼人相反,女儿木子(化名)则温顺得多。和张境倍的交谈中,木子从未提及妈妈的不是,一直说自己很笨,达不到妈妈的要求。

  自从看到袁怀给木子设定的日程安排表,张境倍才知道木子为什么会这么自卑。“一张A4的表格,二十几项,写明了哪个时间点木子该做什么。比如说上厕所,就规定了只能5分钟,完成了就在后面的空白处打钩,没完成要写明原因。”

  这些选项包括几点起床,几点上学,几点做完作业,几点练琴,几点唱歌等等。袁怀说,她打印了很多这样的表格放在家里。

  她在用企业的业绩考核指标来管理女儿木子。“甚至管理有点军事化”。张镜倍说,袁怀就像是矛,木子就像是盾,袁怀进攻一次,木子就退缩一次。

  女儿不做完试卷来反抗

  袁怀确定到分钟的日程安排,让木子喘不过气来,拖延就成了她逃避的法宝。“从早上5:30就喊她起床,她硬是要拖到6:30才起来。”袁怀抱怨。

  女儿无声的反抗,让袁怀更为气愤,她要树立自己的权威。“就连衣服,她都决定女儿该穿什么。”矛进攻得越厉害,盾越是往后退。造成的一个直接后果是,考试的试卷,木子只能完成一半。然后袁怀被老师叫去学校。

  “木子反抗的目的就是要让妈妈不好受,她知道自己试卷做不完,妈妈就会被老师叫去。”张境倍说。

  母亲中断了咨询

  经过前几次的面询,木子和袁怀的关系有了改善。在第四次面询时,张境倍提出了另一个目标———袁怀的教育方式有问题,需要进行改变。结果,原本主动联系张境倍要做下一阶段咨询的袁怀含糊不清,“下次打电话再约时间。”

  张境倍一直没等到袁怀的电话。“她从一开始就是想让我确认,她是对的,女儿是错的。当我改变面询目标,矛头指向她时,她可能觉得挑战了自己的权威,不会再来也是我意料之中的。”

  不要把孩子当成自己的附属品

  父母们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将自己的期望加在孩子身上,将自己的需求偷换成孩子的需求。“男孩子会反抗,女孩子会退缩。”张境倍说。

  “家长给孩子的本应是无条件的爱,应该在爱的框架下教育孩子。不要把孩子当成自己的附属品,他们的路以后还得靠自己走。”张境倍说。

  孩子也是一个人,一个独立的个体。因此,张镜倍说,给孩子空间和自由,让孩子学会自己“走路”。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