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死刑保证书”案:两家庭的子女均因此失学

2013-05-03 08:27:45  来源:新京报

  2013年4月28日,平顶山市叶县,二姐李爱梅家,李怀亮躺在床上,重获自由的他身体虚弱。A18-1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尹亚飞

  2013年4月28日,平顶山市市政府附近,受害者郭小蕊(化名)的家属鸣冤,郭小蕊的母亲杜玉花瘫坐在地上。

  仇怨延续了12年。

  2001年8月2日晚,河南平顶山市叶县湾李村,13岁女孩郭小蕊(化名)在沙河河堤附近摸爬杈的中途与母亲走散,再也没回来。两天后,她的尸体在两公里外的河道里被发现。

  同年8月4日,李怀亮被叶县公安局带走。8月7日,时年35岁的李怀亮,因涉嫌奸杀郭小蕊被叶县公安局刑事拘留,9月13日被批捕。

  郭李两家自此势同水火,命运也都被这起凶杀案改写。

  有期徒刑15年、重审、死刑,再重审……这起案件历经七审三判,直到2013年4月25日,疑犯李怀亮因涉嫌故意杀人指控的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湾李村,了解过去12年间,两家人各自经历的悲伤。他们同样冤屈、迷惑、愤怒、无奈,在相同的情绪里,背道而驰。这个曾经平静的村庄,也因这起命案悄然发生改变。

  A18-A1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卢美慧河南报道

  过往

  叶县湾李村守着沙河,沙河边有成排的响叶杨,夏天,树上爬杈(河南方言,意为蝉蛹)很多。郭小蕊和李怀亮的命运,都因摸爬杈而改变。

  当地人回忆,爬杈可入药,12年前,爬杈5分钱一个,一人一晚上摸爬杈能赚一二十块钱。

  出事那天,郭小蕊也是想帮母亲杜玉花多摸点爬杈,多卖点儿钱。

  郭松章、杜玉花夫妇有一双儿女,小蕊年长,家里有什么活儿都抢着干。

  小蕊乖巧懂事,父亲农活做累了,回到家倒头就睡。小蕊在家动作都很轻,每每都是等到把饭盛好了、端上桌,才去叫醒父亲。弟弟还小,总跟小伙伴儿耍,小蕊要照看弟弟,还要提醒他“得好好学习。”

  走出看守所之后,此案嫌疑人李怀亮也对媒体说“要是当初不去摸爬杈就好了。”

  郭小蕊遇害的当日,李怀亮也去摸爬杈了。

  李怀亮和郭松章两家没什么交情,但也素无仇怨,“见面点头打招呼而已”。但两个家族的各成员之间,关系都还不错。

  李怀亮的二姐李爱梅和郭松章家是前后邻居,杜玉花生小儿子时,李爱梅跑去随礼。路上碰到郭松章蹬车拉货爬坡,李爱梅会帮着推车。

  李怀亮与郭松章的四弟郭春房关系甚笃,李怀亮父亲去世,郭春房第一个去吊唁。没事儿时互相串门儿扯闲,一块儿听广播。

  这些都是12年前的光景。

  一女一子为“好”,郭家女儿没了,幸福于这个四口之家来说,在这一天画上句号;而李怀亮,也开始背负“杀人凶手”的嫌疑。

  不公

  2003年9月19日,案子第一次在叶县人民法院宣判。李怀亮在供述中承认他是杀人凶手,并在庭审现场向受害人一家悔过:我不懂法、犯了法、杀了人、对不起郭松章一家。

  这个场景让杜玉花终生难忘。她还记得法庭上的李怀亮哭了,再加上警方提供给郭家的证据,杜玉花对李怀亮是凶手深信不疑。

  李怀亮的另一个嫌疑是,案发后,警方对当晚摸过爬杈的30几名村民逐个问询。一名协助过警方调查的村干部称,警方问的内容大致相同,“你晚上在哪儿摸爬杈,几点开始,几点回家,路上都看见了谁。”比对笔录,只有李怀亮的有问题。

  当时被问询过的一名村民称,后来确认李怀亮是嫌疑人,是因为只有李怀亮对警方撒了谎。“好几个人看见他往西(事发地)走了,他说没有;他说摸爬杈摸到9点多到家了,他媳妇刚开始说他当天根本没出去过,后来又变了。”

  而李怀亮的哭泣,在他的二姐李爱梅看来,则有别样的意义。同样是在李怀亮向郭家忏悔的庭审现场,李爱梅记得的细节是:怀亮中途大喊,“我跟这个案子没有关系!是局里(公安局)让我说的。”李怀亮当庭表示,承认罪行,是因为警方刑讯逼供。

  有期徒刑15年,这个判决让两家都觉得不公平。

  行凶手段如此残忍,嫌疑人竟然只判15年,郭松章夫妇不可接受;李家人则觉得,李怀亮是被冤枉的。李家兄弟姐妹6个,怀亮最小,家人眼里,“老小”本分、胆小、窝囊,平时见到老鼠都吓得跳脚,他能杀人?

  这次庭审后,两个家庭各怀冤屈,势如水火。

  巨变

  两家人的日子天翻地覆。邻居们回忆,女儿遇害后,郭松章害了场大病,一个月没下床,端屎端尿都得靠10岁的小儿子。之后一年,只能靠儿子搀着或拄着棍儿在院子里挪步。

  杜玉花则经常没有缘由地大哭,谁劝都不止。这位原本勤劳本分的农妇,从此再没下过一次田。

  说起杜玉花,湾李村一位相熟的农妇回忆,郭家以前磨豆腐,杜玉花对邻居都是笑脸迎送,“可好一个人。”

  女儿遇害后的三四年,杜玉花精神崩溃了。有村民去她家,她不理,而是坐在没有亮光的屋子里自言自语,“都是说她闺女。”

  她几乎成了河南、乃至全中国最有名的上访者之一,这个身高不到1.5米的女人,12年里全部精力都用于为女儿讨回公道。

  儿子郭光涛自小跟着母亲上访,几乎没怎么上过学。他最了解母亲的苦:她平日就把自己关在家、瘫在地上,不出门也不说话。但上访时,她的声音总是尖锐而凄厉,“把力气耗光再回家”。家里的小买卖停了,地里长了荒草,没人打理。父亲生病,都拿不出住院费。

  李家也乱了。当时,李怀亮的两个女儿一个12岁,一个7岁,小伙伴们追在后边说:“你爸是杀人犯、你爸是杀人犯。”

  读书的那几年,姐俩上学要从郭家门口路过,姐姐李静静上早自习,五六点就要出门,妹妹李涣涣第一节课八点才开始,但因为害怕,都是很早起床跟着姐姐一块去。

  父亲被羁押后,家里没了收入来源,李静静不到四年级就辍学了,李涣涣也只读到了小学毕业。姐妹俩不到17岁就都嫁人了。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