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学院老师发飙 4000余字网文吐槽学生劣迹

2013-05-03 09:17:49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这会儿不听,考研之前再花着高价找老师辅导那些刚刚学完的课程,这不犯贱么?

  你们这群人,连最基本的规范和规则,都要靠着严厉的惩罚才能遵守,稍微管得松立刻露出散漫和混球的本性来,这样的人也配民主?也配拥有权利?

  想想自己现在什么样?花着爹妈省吃俭用的血汗钱,跑到大学里来开个四年的大Party,将来毕业了嘛本事都没有找不到工作,还得爹妈拉下一张老脸到处低声下气求人给你找个单位……

  年轻的时候你尽可以孟浪,反正出来混的早晚都要还。

  近日,某音乐学院一老师在网上发帖,犀利吐槽学生种种“劣迹”,甚至爆了粗口,有网友说,老师吐槽有理,“说出了心里话”;也有网友认为老师言辞偏激,小题大做。

  编者认为,这位老师4000多字的“吐槽”实在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激情之斥。今天,我们全文刊登,未删其中不雅字句,是想将这位老师的真情实感最直接地呈现给读者。

  此文作者,本报多方核实,暂未取得联系。其实,作者是谁,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写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大学校园里是否真如其所言。

  我们不由得向这位作者表示敬意,因为他从一个我们并不常见的侧面,让我们看到或意识到,在我们引以为豪的孩子身上,所欠缺的,所失去的,所变形的……

  而且,我们有一种庆幸,师之所传,不只是循循善诱的“解惑”,也需要痛斥之后的猛醒!

  如果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参与本报互动。

  本人今日在课堂上史无前例地对音教系的同学发飙,事后陆续有同学与我探讨某些观点,考虑到某些人令我不能理解的低下理解力以及转头就把这样的话记成了那样的话,特总结如下,另附平时对学生的观点若干,请大家务必对号入座。

  你们自己瞧瞧自己那副 样。整天抱怨专业课老师欺负你、班主任老师欺负你、辅导员老师欺负你,想过为什么吗?欺负你怎么了?哪个欺负你的人,你不是恭恭敬敬跟个三孙子似的?逼你送礼的,你是不是送了?逼你干活的,你是不是干了?知道为什么欺负你吗?因为只有欺负你,才能换来你毕恭毕敬。不欺负你的人你怎么对待的?上公共课什么德性自己知道吧?我欺负过你们吗?别说欺负,我打发过任何一个学生跑腿去给我换麦克风的电池吗?可是有什么用?你们对我有最基本的礼貌吗?再看看你们是怎么跟琴房阿姨说话的,你以为你是谁啊?看看你们下课扔在教室里的垃圾,你们尊重打扫卫生的工人师傅了吗?

  在你们眼里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主子和奴才。比你横的,能欺负你的,你就认了他是主子,毕恭毕敬小心翼翼;比你弱的,你能欺负的,你就自封了是主子,对人家傲慢无礼全无礼数。记住,别人对你的态度都是受你引导的,哪招好使别人就会用哪招。你们自己说,对待你们哪招好使?不就是欺负你最好使吗?我以前听到老师欺负学生总是很气愤,现在觉得特痛快、特爽。老师欺负学生,是一茬又一茬的学生不断引导的结果,你们用只吃打的方式引导了那么多老师艰苦自修终于学会了打你,辉煌的成功啊!比起我们这些大学老师来,你们才是最优秀的教育家!

  你们总抱怨学费贵,可是算到每节课上,也就几十块。这会儿不听,考研之前再花着高价找老师辅导那些刚刚学完的课程,这不犯贱么?平时上课欺负老师,考研了求到老师了,立马点头哈腰态度好得不得了,这不纯属势利眼么?

  我们学校虽然叫音乐学院,可四年里课时最多的居然是英语课,可那又有什么用?不就考个研吗?大一大二288课时学过了之后考研居然还得花上万八千的报补习班,你之前的学费给狗花了么?为什么?无非是因为学费不是自己挣的,废了就废了,崽卖爷田不心疼。

  你们还算长了点心,想泡个妹妹、买个奢侈品什么的问家里要钱,还知道不好意思,可为了学习要钱的时候,底气那叫一个足,口气那叫一个牛,好像只问爹妈要钱没让爹妈给自己下跪都格外开恩了似的。你考研就成了大爷了?现在连博士都白菜价了,研究生算个屁,何况你还没考上。不打欠条白要钱都那么横,周扒皮都不如你。凭什么?你学习是给爹妈的恩典吗?

  知道我为什么坚决反对校园民主吗?看看你们,什么理由都可以迟到、早退、旷课而且说得理直气壮;上课睡觉都是好的,可恶的是课堂上聊天、打电话、看电影、打牌;老老实实喝袋牛奶都是好人,可恶的是吃汉堡、炸鸡、麻辣烫,最可恶的就是吃包子尤其是韭菜馅包子。我正式发愿,等我有朝一日当了教育厅厅长,我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音乐学院食堂早上不许卖包子!

  你们这群人,连最基本的规范和规则,都要靠着严厉的惩罚才能遵守,稍微管得松立刻露出散漫和混球的本性来,这样的人也配民主?也配拥有权利?你们只配被人管着、压着、踩着,我们这个学校就应该实行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极端统治。虽然统治者也未必是什么好人,但少数人对多数人的专制至少能保证多数人会守规矩,总比一民主了,没有压迫了,大家都不守规矩好得多了吧?看你们的样子,有时候我真的感觉我们这个民族没有希望。我不知道我们的国家里有多少人像你们这样只吃罚、只吃打、只有用高压手段才能遵守起码的规矩和道德,如果超过一半,那我只能当一个中国民主进程的坚定反对者了。

  咱来说说尊重。有些人觉得我傲慢、不谦虚,我实在不理解。你要我怎么谦虚?难道我一个堂堂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博士,面对一群比我小十五六岁整天混日子的本科在读生谨慎地微笑着说“你们很了不起,我就一般般”,就叫谦虚了?我是不谦虚,可我也没吹嘘,怎么傲慢了?要求别人谦虚的人,自己一定不谦虚。你要求我谦虚,无非是因为我的骄傲妨碍了你的骄傲,如果你自己是个谦虚的人,就算我吹嘘,你也只会认为那是因为我有这个资本。

  你们想要的谦虚和尊重,都是嘴皮子上的。“你看你男朋友多帅,我老公就不行”、“你这件衣服真漂亮,很贵吧?”、“你皮肤真好,怎么保养的?”你们只喜欢这个,你们那点可怜的智商连这些话里明显的言不由衷和公关语调都听不出来。你们只会耍嘴皮子尊重别人,你要求别人尊重的时候,也就只会要求个嘴甜。我不是不尊重你们,可你们看得出来吗?为了方便用手机拍PPT的同学拍得清楚,我从来都注意不开第一排灯,我上课一定记得把手机调到震动,从来不接电话不看短信甚至不喝一口水,如果不是最近腿伤复发疼痛难忍,我上课甚至从来都是站着。这些你们注意到了吗?没有!你们那点IQ理解不了这样的尊重。

  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这样自作多情了。我会结结实实地管你们、欺负你们、压迫你们,再也不会理解你们上课饿了想吃东西困了想睡觉的小心情;我一定会学会上课偷懒糊弄你们,等你们考研的时候再搞辅导挣你们和你们爹妈这帮冤大头的钱;我一定会学会吃拿卡要,不把我拍明白了就给你找无数的别扭,起码让你一次又一次补考也够你喝几壶的,到时候你肯定提着礼物还点头哈腰。哪怕我真的这样做了,哪怕我真的无才又无德了,只要我嘴甜会夸人,你们就会喜欢我;只要我能昧着良心夸奖你们有见识、有眼光、有思想、有个性,再温柔地说上一句“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比你们差远了”,你们都会成为我的铁杆粉丝。放心,像我这等伶牙俐齿的人编这种瞎话糊弄你们这种智商的人很容易,比较难的是怎么说得自然——我会好好练习,请大家鼓励我!

  年轻的时候你尽可以孟浪,反正出来混的早晚都要还。问题是这个世界很现实,你没钱,连还债的机会都没有。我上大学的时候一样玩儿,不学习,结果呢?考个博士,住了两年地下室,所有的课程都得花钱一节课一节课地找老师硬生生地补回来。我年轻的时候欠的,我后来还了,所以现在没有人敢对我的博士学位和大学教师身份有异议。问题是,我还债的前提是我家不缺给我交学费的钱。我可以二十七八岁了不工作,专心考博,一年不行再来一年,就算五年十年我也不用担心没饭吃;10万课费不够就花20万,就算30万50万我也不会破产。但是你们呢?等到你们玩到快三十岁,悔悟了,想还债的时候,你家里能给你这样的条件让你去还债吗?你欠的肯定要还,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用发愤图强、后发制人的方式去还。你没钱,你就只能用苦一辈子的方式去还。不信你试试。

  闲得没事儿不要感觉都那么好。音乐学院出去的人大部分是不可能凭着专业吃饱的,大部分都要改行,卖楼的、开店的、当秘书的……当然了,女生就业的方式比较多样,嫁人也是一种。但你嫁人了,也要把为人妻当做专业,一样要钻研、学习,一样不能犯懒。不要想着找个有钱人就能改变命运。想找有钱人就必须长得漂亮!你们当中绝大多数人的长相基本上也就我这个水平。我得老老实实地吃苦受累,好好学习、辛苦上班、自己养活自己还得会料理家务,把独立当做现代女性的资本还得有传统女性的勤劳美德,才能换到男人忠心耿耿,你们凭什么认为自己就可以凭着一张脸后半辈子吃香喝辣?难道都没照过镜子不成?

  嫁人生娃的也别得意。我看到无数女人对着孩子抱怨自己当年如何如何,要不是为了你如何如何,也有这样对老公说的。我想说的是,居里夫人死了老公也一样养了两个娃,自己拿了两次诺奖,还把一个女儿也培养成了诺奖获奖者。现在的女人呢?生个娃一帮人帮忙,对待孩子有用没用的都要瞎关心,强迫孩子接受和感恩,弄得娃们家苦不堪言不说,最后自己一无是处居然还敢怪到娃的头上?你以为你没娃就能比现在更有出息?九成九也就是现在这个怨妇样儿。孩子是很多女人堕落和偷懒的最好借口,她们可以用孩子成功地掩饰自己的懒惰和无能,还能换来用伟大的母爱粉饰自己的说辞,真是一举两得。你们中的哪一个要是真觉得自己那么特别、那么有潜力、将来一定会有成就,就别要孩子,省得当历史证明你狗屁不是的时候你全推到别人头上;要了孩子就不要怪罪孩子误了你,没他你也好不了多少。孩子招谁惹谁了?凭什么为你顶罪?记住,你们中的绝大多数必然一事无成,到时候别拿孩子顶缸,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偷懒或者是太笨或者就是选择了做一个平凡人,起码还算坦诚,有个好态度。

  我不会诅咒你们倒霉,我对你们最大的诅咒就是你们将来生个孩子,就是你们自己现在这个德性。想想自己现在什么样?花着爹妈省吃俭用的血汗钱,跑到大学里来开个四年的大Party,以为自己的职业就是穿金戴银夜夜笙歌;将来毕业了嘛本事都没有找不到工作,还得爹妈拉下一张老脸到处低声下气求人给你找个单位。或者大学玩了三年,到了考研又理直气壮地向家里要钱补课,把大学三年浪费了几万学费没学的东西,花二遍钱再学一遍。想想你们现在这样,如果你们将来当了爹妈,养个孩子,就是这个德性,感受如何?我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唯求我的诅咒应验,将来让你们养的那些跟你们一样的娃儿们,替我细细地、慢慢地、一辈子修理你们。从精神上、从神志上、从骨子里折磨你们、收拾你们、报复你们,那远比抓几个不及格这种近乎阿Q式的胜利痛快多了。我相信,你们中的很多人、至少是一部分人,命运一定会给你安排好机会让你用这样的方式彻底地让我心理平衡!

  别老拿你专业课老师来压我。你以为你专业课老师一定比我脾气大?你怕他不等于我怕他,别跟我玩拉大旗作虎皮的那一套,何况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下你们都是假传圣旨。说不定哪天我高兴了把所有表演和创作专业老师的电话挨个存手机里,你说你老师找你,我立刻找他核实。我知道这样挺无聊,但如果你们继续引导我,最终成功地让我把兴趣和关注点从学术和授课转移到专心欺负学生上,没准我还真想这么玩玩儿。你丫假传圣旨害得你老师被扣上个“随随便便让学生不上课”的大帽子,到时候他看你的眼神一定很有趣。

  你们是大学生对吧?我也读过大学!你们居然胆敢痴心妄想地以为你们玩儿的那几个小花招我不知道?我上大学的时候玩儿的比你们花哨多了,你们自以为聪明干的那点事儿都是我当年玩儿剩下的,别以为我没看出来。“牵牛”这词儿我们那会儿还没有,但这类的事儿一件不少全干过。考虑到我当年也不是什么听话的主,所以不是很好意思在这一点上把你们往死里整。但记得,我是一个记忆力超级好的人,你替人点名很难不被我发现,没被我揪出来是因为我网开一面。记得感激我!做人要有良心!

  最后说一句,我虽然不是什么听话的好学生,但我光明磊落从不偷偷摸摸,从小到大考试从来没有作过弊也从来没有动过哪怕一点作弊的念头。别指望我抓作弊会不好意思!其实我也不是真的就想把作弊的都抓了——那些偷偷摸摸抄的,至少还有个廉耻,至少知道自己干的这事儿不怎么光彩,至少知道自己不应该太明目张胆被同考的人告了连累监考的老师,这些人我通常都会装作看不见。但那些光天化日下拿到桌面上抄的,如此不要脸,甚至都不肯给我这个监考一点面子装一下、也丝毫不在乎会不会有同考的人看不顺眼到教务处控告监考不力,这种人可就别怪我下手了。

  >>网友观点

  这得把老师气成什么样啊

  @长安张珂:学生,近则不逊,远则怨……我的原则是对95%以上学生照章办事教好专业技能完事,5%有天赋的和相处关系好的,私下传授并给予经验和人脉帮助。至于平时见你都不打招呼考研时觍着脸要请你吃饭希望给予人脉帮助的,负分滚吧。@混啊混啊奔三了:看到博主说手机那段特别有感触,512地震的时候我给家里打不通电话,着急得不得了,后来我在上课的时候我爸给我打电话,我连着掐了五六次,其实那时候我心里真的很着急,怕家里有人出事,怕我外婆出事,但是我在上课,就不能接这个电话,可是现在有多少学生能明白这种尊重?

  @荷叶小屋_blz:现在大学生的现状让人揪心,孩子们的价值观让正常人觉得匪夷所思,中国教育的败笔。

  @箜篌匠:这是这个社会的现象,如果把标题《某音乐学院》改为《××××大学》,放诸四海皆准。@天琴座海妖:老师真是咆哮帝啊!估计已经忍了很久了,许多话针针见血。私以为不良风气不能都怪社会环境影响,自身修养是靠自身修的,人和人的差距就是这么来的。好的环境确实能提高好苗子的成才几率,但是恶劣环境更能考验一个人是否具备成为好苗子的素质。

  说法太偏激未免以偏概全了

  @请叫我暴躁猫:我觉得这位老师未免以偏概全了,而且太偏激。哪里都有好学生,哪里都有不上心的孩子,每个人都有优点缺点,作为老师来说,只有因材施教了。当然我承认现在的孩子确实比较难管教,但作为老师,生气可以,抱怨可以,这样说学生就有点不合适了。

  @Doracna卢丝娜:大学是个大熔炉,很多根本的原因源于中国的教育,这种先紧后松的教育,让一进入大学的学生们犹如脱缰的野马,而且这种情况是所有大学都普遍存在的,并不是只有音乐学院存在,更何况艺术发展本来就需要自由的土壤,刻板的规矩会成束缚,透明围墙式的管理,才适合音乐,适合艺术。

  @ivyelvis:只有负责任的老师,才会如此痛心疾首地提出严厉批评,实在是看着同学们在这么优越的条件下,浪费大好年华和才能而心疼!一般的老师也只顾自己上课挣钱,才不管你学不学呢。比起条件比较艰苦却真心热爱音乐的孩子们,自己克服困难……不过也有好同学,我认识一位吧友,学钢琴的,还去法国拿到了全部金牌攻下了钢琴硕士。

  >>记者调查

  网帖出自谁手尚在核实

  微博上最早出现这篇网帖是在4月28日下午,由网友@黄烨piano发出,该网友资料显示为“厦门大学钢琴老师”。昨日下午,记者尝试通过微博私信联系对方,希望了解该网帖出处,但对方没有回应。

  网上关于这篇网帖的作者是谁,记者查到三种不同的说法:该文章出某音乐学院老师之手;该文章是“中央音乐学院同行所写”;该文章是由学生整理的“音乐学院某老师语录”。

  记者联系到网帖中提到的某音乐学院,宣传部门工作人员证实该校确实有这位老师,但这位老师是否写过这篇网帖,截至发稿前未予回复。 本报记者 马群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