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投毒幼儿园长欲嫁祸另一幼儿园获得其承包权

2013-05-04 07:30:41  来源:新京报

\

  昨日,河北省平山县两河村,受害儿童小凝和小怡的家中,小凝的父亲和爷爷坐在屋门口,沉默。新京报记者侯少卿摄

  一桩投毒案,两名儿童殒命。作为方圆10公里仅有的两家幼儿园,二者存在怎样的竞争关系?平安幼儿园园长史海霞是个怎样的人?为何杨文明愿代她投毒?近日,新京报记者赴两河村探访。

  白色塑料袋随着杨文明的电动车上下颠簸。

  4月24日清晨,51岁的杨文明停在一根电线杆旁,河北平山县两河村中心幼儿园大门口向东150米处。

  他把塑料袋放下。塑料袋里装着笔记本、一支没有削过的蓝色铅笔,还有一瓶小洋人酸奶。

  致命的毒药

  就在杨文明放下塑料袋的同时,任书廷正为两个孙女忙活早饭。一碗小米粥、一盘炒土豆,是她们的早餐。

  任书廷有两个孩子,女儿在石家庄当律师,儿子在县城打工,刚在县城买了房。儿女生活不宽裕,整日为生计奔波,照顾两个孙女的重任交给了这位63岁的老人。

  饭后,祖孙三人手挽着手往中心幼儿园走,幼儿园离家不足百米,从家里院子后面的马路便能直达。但就是这段距离,老人始终坚持领着俩孩子,以免发生危险。

  然而,危险就在那个她没在意的塑料袋里。

  她们路过杨文明停留的电线杆,孩子叫住了任书廷。6岁的任欣怡捡起了那只塑料袋。

  任书廷的两个孙女死了,她们喝了塑料袋里的小洋人酸奶。

  5月2日,头发稀疏、满脸褶皱的任书廷把脸埋进了枯瘦的双手。眼泪顺着指缝流出。她说啥也没想到两个孙女的性命,成了幼儿园争夺生源的牺牲品。

  幼儿园的瓶颈

  任书廷口中争生源的两家幼儿园都在两河村,承担着方圆10公里的幼儿教育。

  中心幼儿园(以下简称中心园)的前身是村大队幼儿园。目前外包给马新平,租约两年;平安幼儿园(以下简称平安园)去年3月开园,园长史海霞。

  命案发生后,警方经初步调查,控制了平安园园长史海霞和住在两河村的杨文明。

  史海霞,39岁,身高1.67米,三个女孩的母亲。开幼儿园之前,她并没获得村里人太多的关注。“男人常年在外打工,她在家照顾牲口。”村里一位老汉说,以前史海霞挺闲,也不是很能张罗的人。

  决定开幼儿园是在去年年初。用史海霞大女儿的话说,母亲要开幼儿园,是7岁的妹妹在中心园的经历。“妈妈曾评价中心园管得不好,吃得不好,孩子学不到东西,老师也少。所以她决定开个幼儿园。”

  两河村一位村干部对史海霞女儿的说法表示认同。他说,去年年初史海霞夫妇曾找过他。当时他也觉得史海霞说得对:中心园孩子太多,教育质量也上不去。

  史家人说,史海霞对幼儿园的事情很上心,她租了一位村干部的房子当场地,又在三间瓦房的玻璃上贴上卡通画,一个供小朋友玩耍的滑梯也装了进来。

  她对孩子特别好,曾在平安园任职的教师乔海燕说,我们都习惯叫孩子名字,可史海霞每次都说“宝贝来,老师抱抱”。

  史海霞的努力带来了回报。平安园一位老师说,园里的生源涨得很快,最初只有十几人,不到一年就变成了几十人。“去年她曾说,干了大半年就收回了成本,准备今年盈利。”

  接二连三的怪事

  但史海霞的愿望没能迅速实现,经历初期发展后,她的事业遭遇瓶颈。

  村里人还是喜欢选择资历更老的中心园;尽管史海霞给老师开出了与前者一样的工资——每月1200元,依旧留不住人。“妈妈总抱怨,老师留不住人也找不来。”史海霞的女儿说。

  谈到平安园这个后起之秀,在中心园几位老师眼中,两家并没有直接冲突。

  中心园园长马新平回忆,她和史海霞仅有过一次联系,是去年五六月份,史海霞打来电话。“要是县教育局有什么通知,告诉我一声。”

  这之后,中心园却连续遭遇神秘莫测的袭击事件。

  去年11月,一个周日的晚上,马新平在幼儿园二层西边的房间里,正准备睡觉。突然,一块石头砸穿了卧室的玻璃上,玻璃裂开了花。

  马新平和丈夫急忙拿来梯子,翻墙去追,没追到人。

  接着,幼儿园教室的两块玻璃又被砸掉。马新平坐不住了,她雇人把围墙砌成了3米高,又安装了6个摄像头。

  但这防御措施,并没阻止第三次袭击的发生。

  今年3月的一个午后,一串点燃的爆竹越过围墙,被扔进了幼儿园的操场,扔爆竹的地方正好是摄像头监控的死角。

  马新平把摄像头加装到7个。

  中心园连续遭袭,两河村很多人都知道,多位村民都说,袭击事件是平安园找人做的。但提供这些评判的人,都拿不出证据。

  投毒者杨文明

  直到杨文明的举动被警方发现。

  任欣怡姐妹离世后,任家人通过邻居安在院墙上的摄像头,看到一名男子投放塑料袋的过程。

  监控录像显示,4月24日,该男子骑着电动车,先在村委会附近徘徊,因为那里离中心园更近。但男子可能发现中心园门口有几个摄像头,于是又往东走了100多米,将塑料袋放到电线杆下。

  警方调取监控录像。但这些录像画面并不足够清晰,警方请相关专家反复辨认,才确定嫌疑人的身份。

  当地警方透露,史海霞、杨文明交代,投毒的动机就是针对中心幼儿园。4月份,史海霞找到杨文明商量,杨提出利用幼儿上学的时机,以铅笔、笔记本为诱饵,在酸奶里注入毒鼠强,投放在幼儿上学的必经之路。

  杨文明为什么要帮史海霞投毒?

  “谁知道呢,可能是想讨好我妈妈吧。”昨天,史海霞的女儿说,杨文明经常和妈妈一起打牌。有村民说,两人的关系比较亲密。

  近日,陆续有人回忆起一些细节。

  史海霞的邻居李华(化名)记得,有次和史海霞一起打麻将,她向李华抱怨:“你家的猫总跑到我家吃东西。”

  “我当时开玩笑说,那就杀了呗。”李华回忆,说这话没几天,家里的猫狗就全被毒死了。

  中心园有近200个孩子,平安最多也就七八十,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档次。曾在平安园任教的刘绣梅说,为此,史海霞有获得中心园承包权的想法。去年冬天,史海霞曾跟她们聊天时提到,如果我们承包上面的幼儿园(指中心园),行不行?

  昨日,李华肯定了刘绣梅的说法。他说,中心园每年能收入10万元,而平安园只能收入三四万。

  李华推测,杨文明把有毒的奶放在路边就是希望有孩子把奶带进中心幼儿园,等中心幼儿园出事后,史海霞就会有更大把握接手承包权。“马新平的承包期明年一月就到期了。”

  本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李超崔木杨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