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51岁男子在复旦修车15年 不慎收赃车被校方辞退

2013-05-04 11:18:56  来源:新闻晨报

51岁男子在复旦修车15年 不慎收赃车被校方辞退

  □徐记50号车行大门上贴着致歉信 /晨报记者 肖允

51岁男子在复旦修车15年 不慎收赃车被校方辞退

  □说起关门一事,老徐很是难过。 /晨报记者 肖允

  最近,一名修车工的道歉信在复旦BBS热传,这名在复旦“工作”27年,为复旦师生修车近15年的修车工,“因为一时糊涂,收了两辆赃车”,被提前终止了租赁合同。

  这意味着,这个原本打算在这里一直干到退休的修车工,不得不以一种不光彩的方式,离开自己钟爱的校园。他在道歉信中,恳请能给他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让他用更好的服务来将功补过……

  一石激起千层浪。“收赃车固然不对,但是非得关闭车行走人么?这样的处罚是否太重? ”

  热议,从网络传至校园的现实生活中。有学生把修车行关门始末打印出来,张贴在已关门的修车行门口,吸引了不少同学对这名修车工的挽留。

  □晨报记者 赵磊 实习记者 宋韬纬

  学生把致歉信贴到BBS

  这封引发热议的道歉信,被影印扫描后发表在复旦BBS上,这是复旦师生在网上交流最多的精神家园。道歉信一经贴出,便引发师生的热议。

  昨天,记者几经辗转,找到最初把这封道歉信扫描后放到网上的同学王林(化名)。他说,道歉信是徐师傅4月30日在已关门的车行门口,一笔一划亲手写下的。

  作为一名修车行的常客,他对这个比较实在的修车工心有不舍,便把道歉信帮忙贴到了BBS上。

  致歉源于收购了两辆赃车

  徐师傅经历的这场风波,还要从买车说起。

  徐师傅,51岁,1米6左右,皮肤略黑,老家江苏。1986年,24岁的徐师傅从老家农村来到复旦做杂工——在袁成英计算机楼做门卫、保洁。1999年,他在这幢楼边摆了一个修车摊。2009年,通过参加复旦校内竞标,他租下了复旦本部北区学生公寓门口的一个铺位,继续修车,车行取名“徐记50号车行”。

  这样算来,徐师傅已在复旦“工作”了27个年头,修车近15年。

  原本,他是想从这里“退休”的,但今年4月4日发生的一件事,终结了他在复旦的“工作”生涯。

  4月4日那天,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子,推着一辆五六成新的、黑色自行车来到车行,问值多少钱。最终,徐师傅开价80元,收下了这辆车。

  在徐师傅看来,这样的交易原本再平常不过。因为不时会有学生推来旧车,再加些钱,从车行换走一辆新车。临近毕业时,也经常会有学生把旧车卖给徐师傅。平时,这些旧车就摆在车行,一旦有学生需要,便可议价出售。

  4月8日,这个年轻人再次到车行找到徐师傅。这一次,他又推来了一辆五六成新的山地车。这次,徐师傅收车的价格是200元。

  4月11日晚9时多,徐师傅又接到这名男子打来的电话,喊他到长海医院门口,收一辆旧自行车。

  徐师傅心想,“就是做一笔生意,反正不忙,就去了”。但当他赶到医院门口时,却四顾无人。突然,他感觉眼前一黑,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罩上了,接下来,他被人扭送到了派出所。

  复旦终止与其所签合同

  到派出所后,徐师傅发现,那个曾两次出售自行车、第三次喊他去医院门口收车的年轻男子,因涉嫌偷盗自行车并销赃,也被扭送到了派出所。

  在应警方要求做笔录时,徐师傅才知道,自己已涉嫌收购赃车。

  经过民警教育,徐师傅自掏腰包,拿出1000元,赔偿了丢车者的损失。当晚,他离开派出所,返回了宿舍。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徐师傅涉嫌收购赃车一事,最终被通告到了复旦后勤服务发展有限公司。

  接下来的经历,出乎了徐师傅的预料:复旦后勤服务发展有限公司以违法购买赃车为由,终止了与其签定的《房屋租赁合同》(即徐记50号车行铺位租赁合同,原本租期至2013年10月31日),并限其在4月底前搬离。

  4月27日下午,车行被停止了电力供应。

  师生挽留称不应非得关门

  昨天,车行的大门依然紧闭,记者敲门始终无人回应。大门上贴着十几张打印的A3、A4纸,除记载着事件的大致经过外,还写着一些复旦师生希望徐师傅能留下来的呼吁。从格式来看,这些留言像是直接从复旦大学BBS上摘录下来的。

  把留言贴到修车行的,同样是王林。

  据他回忆,4月26日下午,他到徐师傅的车行买车,平时一直很热情的徐师傅,这次没有主动搭话,“脸是沉下来的,表情有些僵硬。”

  王林看出徐师傅不开心,便问他出了什么事,“但是他不说”。

  通过一旁帮工的亲戚,王林这才简单了解到,车行要关门了。王林是车行的常客,凭他的感觉,徐师傅做生意和为人都算得上实在,“打气、拧螺丝、上油等,都不要钱,换零件也只是收零件费。”

  他将自己的感受,写在BBS上与他人分享后,很快得到了很多人的回应。有同学说,“这么好的徐师傅,不能放他走了。”还有同学问,“收赃车固然不对,但非得关闭车行走人么?这样的处罚是否太重?”

  同学在网上热议的同时,一些老师也关注到了此事。昨天,记者在车行门口巧遇复旦大学计算机学院的一名老师。这名老师说,早在20多年前,徐师傅还在计算机院大楼当杂工时,他就与其相识了。此时的副教授,那时还是一名普通的研究生。该老师说:“20多年前,徐师傅在计算机楼做门卫、保洁,我几次熬夜,早上5点都能看到他准时打扫卫生。”

  记者在车行门口观察到,不断有经过的同学驻足,仔细阅读车行门口的文字材料。一名同学看完材料后,还拿出笔在呼吁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徐师傅仍有机会竞标铺位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复旦后勤公司,一位张姓老师说,复旦后勤公司根据派出所通过复旦有关机构转交的材料,以违法经营为由,已与徐师傅协商解除了租赁合同。他表示,协商过程有会议记录,但对于该记录是否有徐师傅的签字认可,他没有正面回答。

  他还说,当这个铺面再次招标时,徐师傅仍有机会竞标。但是,对于何时竞标,他表示不知情。

  [晨报对话]

  徐师傅:不想以这种方式离开

  徐师傅的宿舍,离车行不过几百米。15平方米的逼仄小屋里,一团漆黑,地上还留有不少自行车零件。昨天,他在宿舍里,忙着收拾家当,甚至没顾上吃饭。

  他的侄儿出差来到上海得知此事,特地赶来看望并安慰他。徐师傅的帮工,也是他的侄孙徐文兵,茫然地看着徐师傅进进出出。在收拾东西的过程中,徐师傅一直低着头,走进走出,几乎不怎么说话。每次别人问他,他就重复着:“怎么办?”

  徐师傅说,卖车给他的人看起来像学生模样,商议的价格也算得上是市价,而且毕业季又快到了,他没有起疑。

  对于后勤公司所称的协商解除合同,徐师傅的说法是,“对方是单方面通知,他并未签字”。

  这27年来,他从没想到,自己竟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上海,离开复旦。

  [致歉信原文]

  “尊敬的复旦有关领导,所有关心我的师生:

  我是复旦大学 ‘徐记50号车行’的修车工。 1986年我从江苏农村到复旦做杂工,为复旦师生修车已有15年,在徐记车行修车3年半。在复旦连续工作了27年,已为复旦师生修车超过10万人次。 4年来坚持每年在学雷锋日免费修车。

  二十多年来,我老实做人,凭良心做事,热心为师生服务,赢得师生的良好口碑。我今年51岁,一生中的工作时间几乎全部在复旦。我感激复旦给了我一个饭碗,我热爱复旦,我也心甘情愿为复旦师生服务好。这次我一时糊涂,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收了两辆赃车。事后知道卖车人是偷来的车,我主动赔偿了失车者1000元。

  此事,我愧对复旦,也愧对关心我的师生。在此,向各位深深地道歉,也恳请领导给我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让我用更好的为师生服务来将功补过。让我再留下来为复旦师生服务。谢谢! ”

责任编辑: 李欢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