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整治行人闯红灯 一人被罚10元同行数人逃跑

2013-05-06 11:03:27  来源:新华网

  [记者李莹报道]一位行人说,他开车的时候就骂行人,走路的时候就骂开车的。都不讲规矩,都不像话。[05-06 10:45]

  [记者李莹报道]我注意到有一位行人,他看到绿灯马上要变成红灯了,就等到下一轮的绿灯时再过马路。这时候还有一个女孩,她由东往西走,红灯已经亮了,但是前面有一个人往前走,所以她跟在他后面三四米的位置,走走停停很犹豫,走走往后退退,最后等到绿灯了她才走过去。我采访了这几个人,他们对罚款的方法很认同,但是觉得这个罚款太轻了,应该再重一些。还有人觉得这样罚也不管用,还是要靠大家自觉,而且现在马上让大家改变这种习惯很难。[05-06 10:45]

  [记者李莹报道]现在我在宣武医院附近,和一位老人家聊了起来。老人今年75岁,家就在附近,今天去宣武医院看病。老人说,他和老伴平时经常到宣武医院看病拿药。“过马路时都是提心吊胆的,我们年龄大,走路比较慢,过马路都是按照人行横道红绿灯的秒数来过的,可是经常过到一半的时候红灯就亮了,我们又跑不动,只能慢慢往前走,没办法。”[05-06 10:27]

  [记者姜春媛报道]我刚刚注意到,有三位外国男性,拎着一堆吃的,戴着口罩,跨过主辅路之间的护拦,从机动车车道闯过去,又翻过两个主路之间的护拦,逼停了两辆小轿车,一辆是出租车,一辆是私家车。他们扬长而去,没有任何意识。人行横道离他们两三米以外,但是他们没有走人行横道,而是直接闯过去。[05-06 10:18]

  [记者姜春媛报道]我刚采访了一名没有闯红灯的行人。他大概30岁左右,去年4月份他在东城一个路口闯红灯时被车刮蹭过。现在罚10块钱,他说这是值得的,社会文明规范应该从每个人做起。虽然有很多客观原因,但是从安全角度来讲还是应该遵守交通规则。另一位采访对象是78岁的焦大叔。焦大叔专门在路边看有没有人闯红灯。他发现很多外地人不懂红灯绿灯等交通规则,应该加强宣传。据他观察,自行车、机动车比行人闯红灯还严重,没有等红灯的意识,直接就闯过去了。[05-06 10:13]

  [记者姜春媛报道]现在我位于朝内北小街和朝阳内大街交叉的路口,南北向没有斑马线,行人应该走过街天桥过马路,因为这个路口没有行人走的红绿灯,所以每天早上7点到8点和下午2点到4点半有专门协管员维持秩序。协管员在的时候,行人还是听劝阻的,协管员一走,这个路口基本上就是随便闯了。协管员认为,处罚开始之后,大部分人还是遵守的。协管员郭大叔认为处罚是有效果的,还是该罚,他说应该罚50元,觉得罚10块钱太少了。[05-06 10:13]

  [记者李莹报道]我还采访到两个闯红灯的行人,我问他们为什么要闯红灯,他们说过马路的时候没有看到红灯,只看两边有没有车,看到两边没有车以后他们就往前走了。还有一位说他们看的并不是人行横道的红绿灯,而是看机动车的红绿灯,因为那个比较准。在我采访行人的时候注意到,交警和协管离开了,马路上的情况就不如之前好了,很多人还是在红灯亮的时候一直往前走。我听到有个路人说,“整治‘中国式过马路’只说不管,今天开始罚款了,为什么没有看到有人在罚?”[05-06 10:07]

  [执勤交警]我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20多年,每天早上7点到岗,经常会在牛街和两广路交叉路口执勤,会碰到很多行人过马路闯红灯的现象,以前也会说上几句,但是说了也没有用,那些人是一边说一边往前跑。今天和以前相比,感觉闯红灯的人少了一些,但也还是有人在红灯亮了以后一直往前走,有人走到一半的时候红灯亮了也继续往前走。[05-06 09:56]

  [记者李莹报道]现在在这个路口我看到有一个学生模样的行人正要过马路,协管员告诉他,让他先走到安全的地方去,等一会儿再过马路。说话的时候,人行横道的红灯已经亮了,但这名行人还是没有听劝阻,瞅了协管员几眼,一直往前走。[05-06 09:53]

  [记者李莹报道]我现在的位置是牛街和两广路的交叉路口的东北角,我今天早上大概8点左右的时候到这里。刚来时这里只有一名交警,现在已经增加了几名协管员。一位姓张的协管员告诉我,通过他的观察,感觉今天闯红灯的情况比以前明显好转。以前经常有闯红灯的现象,说了也不听,还一直往前走,他也很无奈。[05-06 09:51]

  [西城支队西四大队交通协管员杨长青]今天这边的路口大概一共有10个协管员,平时常规力量是这个路口配备5个协管,今天增加了一倍的力量。他说如果要没有协管员的话,这个路口行人和非机动车闯红灯的现象很难管理,必须增加配备才可以。另外,现在协管只是通过喊话来劝阻行人和非机动车,并没有处罚的权利。所以平时行人和非机动车如果有不听从管理的很难办,在管理上有一定难度。但是从去年开始整治以来,行人和非机动车的闯红灯行为是有减少的,大部分人也是听从管理的,只是少部分人不听从管理。[05-06 09:42]

  [记者郭宇靖报道]现在我们是在地安门平安大街路口。由于处于交通早高峰的时间,非常繁忙。我们看到现场协管也增加了力量,基本上是8个人,分在四边,每边是2个人。现在可以看到行人或者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穿行。一名协管员告诉我们:“从今天看,和平常感觉也差不太多。如果有人穿行,想管还是挺难的,基本上不听。”我们在现场看到,除了过马路的,逆行的自行车和人也比较多,协管员管了也不听。比如骑自行车,包括过马路时都要推着过去,但是现在基本上都是骑着过去。[05-06 09:40]

  [行人张爷爷]我今年81岁了,因为得过脑血栓,走路比较缓慢,家住在东四奥林匹克社区,基本上每天早上出来遛弯。这边有史家小学和东城区回民小学,早上7点到8点和下午4点到4点半是最拥堵的时间,因为过街天桥台阶特别多,像我这种情况,完全过不去天桥,如果走天桥的话,上下时间大概要半个多小时,以前还到对面走走,后来基本上已经不到那边去了。[05-06 09:37]

  [学生家长]以前走这个路口的时候,我们不走过街天桥,多数时候都是路面直接穿行,跟着机动车跑。执法之后,因为要接送孩子,横穿马路对孩子影响不好,现在都走过街天桥。孩子也经常跟我们家长说,在学校里老师反复和他们强调要注意交通安全,遵守交通秩序,孩子们知道应该在什么情况下走,有时候还“教育”我们家长要遵守交通规则。现在,走过街天桥送孩子的家长越来越多了。[05-06 09:32]

  [记者姜春媛报道]早上8点左右,我在南弓匠胡同史家小学门口,这个路口是南北向,连着过街天桥,没有行人过街斑马线。很多人为了图方便不走过街天桥,造成这个路口比较危险,也比较拥堵。下面是我采访的两位行人的情况。[05-06 09:30]

  [记者姜春媛报道]我现在北京军区总医院的北门路口。这个路口不是十字路口,但因为是医院门前,附近的人很多。马路是东西向的,斑马线是南北向的,斑马线的红绿灯时间是37秒。从早上7点40开始,我看到已经有好几个警察和4个协管员在这边执法。4个协管员分别在南北两侧路口,手持小旗,一方面负责摩托车秩序的维持,一方面是引导管理行人。现场执法的警官告诉记者,他们从7点40开始执法,8点多的时候罚了一个行人,情况是这样的:这名行人走机动车道穿行马路,而且是在不该过马路的时候过马路,因为情况比较危险,所以作出了处罚。一开始这名行人不是很情愿被罚,但后来还是罚了他10块钱。另外还有几个骑自行车拒绝处罚跑掉了。据警官介绍,现在北京150多个点进行执法,但不会每天固定一个点,他们会不定期的换执法点。从警方角度来讲,一个人是无法进行处罚的,必须要两到三名同时进行,才可以作出纠正或者处罚行为。在罚款的过程中也有说没钱或者没带钱包,这种情况一般还是以批评教育训导为主。[05-06 09:16]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