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令妈妈:没人告诉我结案了

2013-05-06 18:10:50  来源:中央广播电台

主持人和朱令妈妈

  主持人和朱令妈妈

   今日中午12时,朱令妈妈朱明新女士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许川[微博]采访。以下是采访全程摘要:

  她回忆,朱令出事前,94年11月份,我刚从外面出差回来。朱令在学校好几个月没回家了,说最近特别忙,12-9有场音乐会。朱令在乐队里算主力了。朱令说,忙得回不来家,音乐会要了几张票,想让父母去听。她爸爸说要去学校拿,顺被给她补过生日。她爸爸在中关村找了个饭馆,结果她说肚子疼,饭也没吃好。

  她回忆,她说越来越疼,到音乐会那天就相当厉害了。朱明新说,我就特别担心她,打电话问她行不行。她说,要把音乐会坚持下来。于是,朱令就忍着疼痛把音乐会演完,但是后来的庆祝会都没参加。除了肚子疼外,她的脚也疼。

  朱明新女士说,我们带她出去看病,结果也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同时,朱令开始掉头发了。住在同仁医院的时候,有亲友就提出是不是中毒了?但当时,我们确实没想到有人投毒这种事情。

  朱明新女士说,之前都没听说过铊这种物质。2月20日,朱令返校的时候身体还是一塌糊涂。当时她满心希望不担心学校。所有人都说不要去上学了,因为她每天都疼的不行,根本没力气。她当时还想参加双学位、德语和其他选修课的学习。

  朱明新女士说,朱令一个人躺在宿舍准备考试,周五的时候就打车回家,忙着写实验报告,但是身体情况让她很难能完成。但同仁医院始终未查出她有什么问题。

  朱明新女士说,3月9日,在协和医院李舜伟大夫当时就高度怀疑是铊中毒。但我们也没怀疑是投毒。那时候朱令教疼的,连被单盖在脚上也不行。当拿到化验单的时候,李舜伟就着急地冲进ICU,商量如何解毒。

  朱明新女士说,当时大夫就说,不是误服就是投毒。我当时就让她的舅妈到清华报案。我们要求老师能不能把宿舍封起来,把现场保护起来。但老师说有困难。五一假期后,派出所把我们叫过去,告诉我们说朱令的宿舍失窃了,喝水的杯子和洗澡用的小篮子都没有了。但后来她们宿舍的同学又在床底下找到了杯子。

  朱明新女士说,4月28号报案,到六月份放假,我特别着急,一直打电话问。侦破小组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努力工作。到10月份,我就更着急了,他们回答,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只剩下一层窗户纸了。但他们一直都是说,已经上报请示了,也许就破了。

  朱明新女士说,在我和办案组的接触中,他们始终说在办,但没告诉我结案了。

  朱明新女士说,2007年,有个政协委员曾关注这个问题。我们从他那知道,他收到了公安部门回函,这份书面文件说朱令是被投毒的,但因为报案时间晚了,证据不全,尽快办结此案。

  朱明新女士说,我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没有得到一个答复。

关键字: 朱明新 妈妈 音乐会
责任编辑: 书丹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