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谈“最近骂声”:他们太糊涂 太可怜 太可悲

2013-05-08 07:48:18  来源:南方新闻网

\

  茅于轼表示,他的处事哲学就是自己享受人生,也帮助别人享受人生。

  南都首席记者 姜英爽

  他们这样对待我———造谣、侮辱,我也没有恶言相向。我反而是劝他们的,如果你们的事业符合正义的话,不要用流氓手段来伤害你们的正义性。有话好好讲嘛。

  真正有经验的人不会怀念过去。谁会怀念那个时代呢?农民吃不饱,饿死,工人几十年不加工资,养家都养不了,知识分子、老干部挨批挨斗,谁得到了好处呢?

  ———茅于轼

  经济学家茅于轼近日的言论又引起激烈争论:4月24日他发表微博称,所谓剥削实际是财富创造;4月25日在沈阳一个论坛演讲时,遭遇辽宁党史学会副秘书长王新年从台下发出的激烈反对,之后反对者被人强行带走。此后,茅于轼称有人在电话里对其骚扰并威胁。5月4日茅于轼计划在长沙演讲,因遭一些反对者现场围堵而被迫取消。

  5月7日,茅于轼接受南都记者姜英爽专访,称自己不会改变看法以及发言方式。

  关于骂声不觉得委屈,他们想说就说

  姜英爽:你在沈阳遭遇反对的事儿是怎么回事?

  茅于轼:沈阳开了个会,叫非公经济高峰论坛,我的发言题目是《非公经济的新思路》,我才开始讲了不到5分钟,人家还不知道我要讲什么呢,就有人站起来大喊大叫。我也没听见他叫的是什么,我耳朵有点聋,他旁边一个人就把他推倒了,不让他捣乱,他站起来就大喊,他旁边的人就把他推出去了。我在台上,怕把他打坏了,我就喊:不要对他动武。出去之后,这个人还不甘心,又跑到其他方向去叫喊,后来当地警察进来就把他带走了。

  姜英爽:后来你了解到是什么事情了吗?

  茅于轼:后来我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个人是有姓有名的———辽宁党史学会副秘书长王新年。这个人不像知识分子,怎么在会场上大喊大叫呢?

  姜英爽:这是你第一次在会场上遇到类似的反对声音吗?

  茅于轼:不,我碰到好几次了。在上海有人扔我一只鞋子,大概是5年以前;我在理工大学演讲时也有四五个人来动武,这是第二次;沈阳是第三次了。

  姜英爽:你在微博上说最近遭到电话骚扰,还报警了?

  茅于轼:有人打电话来骚扰,半夜零点到两点,不断有人打电话,我有个录音电话,已经都录下来了。来电话都是骂人。

  姜英爽:你一直会听到不少骂声,最近是比较严重吗?

  茅于轼:长沙居然有几十个人举了旗帜游行骂我,最近有这种情况。网上两种声音都有,支持我的有,支持他们的也有。

  姜英爽:你觉得委屈吗?

  茅于轼:我不觉得委屈,他们想说就说嘛。

  姜英爽:其实你一辈子努力的,都是在扶贫,为穷人办事,不被人理解的感觉,真的没有?

  茅于轼:其实这不是我的委屈。我觉得他们很可悲。他们太糊涂了,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为他们办事的人,他们却以为是敌人。他们太可怜了,太可悲了。没有一个科学的思维方法。

  姜英爽:你想过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想法或者减少发出引发争议的声音吗?

  茅于轼:我不想改变我的想法。我该说什么还是说什么。有人对我有非常大的看法,但是这不奇怪。我也很习惯骂的声音。很难听的话我都听过了。只要我觉得自己做得对,我还是继续做。我要说真话。很多科学的道理跟一般的人的想法是不同的。

  关于“文革”谁会怀念那个时代呢?

  姜英爽:有种声音说你是对政治有涉入的经济学家,你认可这种看法吗?

  茅于轼:我一点都不认可。他们认为我选择做大众的焦点,这不是我选择的。这是他们选择的,他们要和我作对,我有什么办法。我不想成为焦点,我从来不高调。他们这样对待我———造谣、侮辱,我也没有恶言相向,你骂我我骂你,没有。我反而是劝他们的,如果你们的事业符合正义的话,不要用流氓手段来伤害你们的正义性。有话好好讲嘛。

  姜英爽:你对政治是否有所涉入?

  茅于轼:我是个普通的经济学家。我对“文革”有评价,这叫政治涉入?谁对“文革”没有评价呢。没有经过“文革”的人不在此内。经历过“文革”的人都有评价。对于现在,我也是个独立的思想者。好就是好,坏就是坏。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