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汕头一河堤3年塌7次 官方称非豆腐渣工程

2013-05-08 08:37:16  来源:羊城晚报

汛期已至,金关围堤防工程仍有10%工程量未完工,仍存在8.6公里险段

 汛期已至,金关围堤防工程仍有10%工程量未完工,仍存在8.6公里险段

 

  雨水淅淅沥沥,汕头市潮阳区水务局水政监察大队副队长马和丰走上泥泞不堪的土堤,溅起的泥浆沾满了裤腿,眼前的土堤坍塌出一道两百多米宽的豁口,脚下的江水汹涌而过。汛期已至,面前这座金关围堤防加固工程,竟然开工七年迄今仍未完工,同时还频频坍塌。

  约7公里外的玉路堤段,另一处306米塌堤现场,马和丰的两名同事赵宏展、洪惠强也满腹委屈与愤懑:2010年1月28日发生的坍塌事故,被上级部门认定系非法采砂所致,马和丰等一批责任人因而受到行政处分。

  马和丰说,金关围堤防在建工程短短三年里发生七次坍塌,根本原因是工程设计未考虑基础处理而导致的安全隐患,但没有人因此被追责。“当了替罪羊,对这样的处分我们不服。”从2011年5月起,马和丰等三人开始为撤销处分提出申诉。

  就金关围堤防工程的问题,汕头市潮阳区委、区政府有关负责人近日向羊城晚报记者作出回应:该工程并非“豆腐渣”,当地政府一直高度重视相关问题,已敲定弥补原先设计缺陷的优化方案并重新启动施工,工程年底前将完工。

  1 事件

  堤防加固工程 三年坍塌七次

  2010年1月28日上午,汕头市潮阳区金灶镇玉路村境内的一段306米长的榕江河堤整体垮塌,河堤所捍卫的玉路村4000多村民生产生活安全受到威胁(详见本报2010年1月30日A8版)。

  上述坍塌的河堤属于汕头市潮阳区金光围堤防工程的一部分,金光围堤防位于潮阳区北部榕江下游,起点为金灶镇潮美水闸,终点至关埠镇尖头担水闸,全长约33.4公里。金光围堤防守护着金灶、关埠两镇约27万多人口、6.22万亩农田的安全,被纳入广东省城乡水利防灾减灾工程项目。汕头市早在2003年便启动该工程,委托具有甲级资质的广东省水利电力勘测设计研究院设计,工程的达标加固建设按50年一遇防洪标准实施。工程于2006年年底开工,工期两年,预计投资2亿元,然而,直至2010年1月28日的坍塌事故发生,该工程仍未完工。

  玉路村塌堤事故并非金光围堤防工程在建期间唯一一次坍塌。根据当地水务部门统计,从2009年12月至2012年2月7日,该工程先后坍塌了7次,坍塌堤段共计1203多米。最近的一次坍塌发生在2012年2月7日,新庙段再次发生233米长的堤段沉陷,此后金光围堤防工程暂停填土施工,迄今未重新启动。

  是什么原因让还在加固的河堤频繁发生坍塌?谁该为事故承担责任?玉路村堤围坍塌事故后,羊城晚报记者在现场采访了时任金灶镇党委书记的彭振崇(现任潮阳区水务局局长)。彭振崇当时称,榕江河道在出事堤段北面恰好拐了一个弯,河水转向东南奔流,反复冲刷南岸(玉路村辖内)河堤淘空堤脚,可能是导致此段河堤垮塌的原因之一。

  广东省水利厅组成调查组赴现场调查后下了结论:非法采砂改变原河床形态是造成险情的主要原因,“河床在坍塌段已形成一个长约800米、比原河床深6-8米的深槽,深槽位置靠近堤脚,造成堤脚悬空”;再加上原堤段地质条件差、地基下卧深厚淤泥层,发生坍塌时为退潮期等因素,造成堤脚在被淘空后发生整体坍塌。调查组发现2007年10月至玉路村塌堤期间,有林某、黄某的采砂船在玉路村水域违法采砂长达八九个月,认为应追究相关水政执法部门的失职责任。

  潮阳区纪委监察局在2011年5月20日下达了对一批责任人的处分决定:潮阳区水利局(现潮阳区水务局)副局长赵宏展,潮阳区水利局水政监察大队长洪惠强、副队长马和丰及金灶镇两名干部分别被处以行政记过、行政记大过的处分。

  但是,除了“1·28”玉路村堤防坍塌事故之外,金光围工程的其余六次坍塌事故,却未见官方公开原因,也未有任何责任人受到处理。

  2 质疑

  监管采砂不力 是否塌堤主因?

  事故发生了,责任人也受了处分,一般情况下可以“结案”了,可是在金光围堤防工程坍塌问题上,这只是争端的开始。从接到行政处分的那一天起,赵宏展、洪惠强和马和丰三人当即表示不服。“金光围堤防坍塌,根本不是因为非法采砂所致,真正原因是工程设计存在缺陷,没有做好地基处理,应该被追究责任的应该是设计单位。”现已调任潮阳区港口局副局长的赵宏展,已经记不清在多少场合、多少份申诉材料里坚持这一说法了。

  赵宏展说,省水利厅专家鉴定金光围堤防玉路村段坍塌有两个技术原因,一个是造成堤脚悬空的河床深槽,另一个是堤防地质基础差。“该堤段长年受河水冲刷,水下形成漩涡不断淘空堤脚的泥沙,工程施工时没有先给堤脚打桩加固,而是直接在老土堤上面加高培厚,等于堤段被额外的重负压塌。”赵宏展认为,水利专家所勘测的长800米、深切入河床6至8米的深槽,不可能在短期内形成,“更不是一艘采砂船偷偷摸摸采砂直接导致的,何况采砂船多是在江心作业,对堤坝的影响并不大。”赵宏展说。纪委监察部门根据“非法采砂是造成险情主要原因”的调查结论,追究赵宏展分管领导责任不到位,给予其行政记过的处分。

  洪惠强在担任潮阳区水务局水政监察大队队长之前,曾代表潮阳区前往榕江对岸的揭阳水务部门,考察对方修建榕江堤防工程的方案。洪惠强说,揭阳的方案是对一些基础不牢的堤段进行打桩固牢,在一些危险堤段则退至离岸上百米的堤防再修建新堤。据洪惠强了解,同处榕江河段的揭阳堤防工程没有发生过坍塌,而潮阳的金关围堤防全长30多公里,一根桩都没打,而且很多堤段均临水修建,该内缩的地方没有内缩。

  水政监察大队副队长马和丰的处分决定书这样认定:“执法责任不到位,未能及时发现和制止违法采砂行为,对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对此,马和丰感觉很委屈:发生堤围坍塌事故的榕江是汕头和揭阳的跨市河道,根据相关规定,跨市河道应由省级行政主管部门或授权有关地市实施管理,根据汕头市河道采砂执法责任书,榕江水域的违法采砂行为也不是由潮阳区水利局(现水务局)负责查处。“金关围玉路堤段坍塌后,潮阳区水利局至2011年8月1日才签署委托书,委托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实施行政处罚权,因此发生坍塌的榕江河道管理责任也不在潮阳区水政监察大队。”马和丰强调,金关围堤防工程其他坍塌事故,并未发现有非法采砂现象,又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才是关键问题。

  对于马和丰等人提出的这些意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潮阳区领导也向记者表示“比较客观”。这位负责人认为,三名水务局干部因为未尽到制止违法采砂行为的责任而受到处分,相信纪委是依法依规处理,但把堤围坍塌的全部责任归咎于盗采河砂与执法人员的不作为,“三名干部提异议的心情可以理解”。

  在收到处分决定后,赵宏展、洪惠强、马和丰三人便开始向上级有关部门提出申诉,要求复审、撤销处分。马和丰翻出厚厚一叠速递回执告诉记者,两年来,他们寄出的实名申诉材料多达四五十份,光是打印、复印和邮寄费用就花费数千元。

  2011年10月27日,潮阳区纪委作出复审决定,认为“处理认定移送的事实材料没有出入”,维持原来的行政记过处分。三人仍不服,继续向上申诉,今年3月13日,汕头市监察局作出复核决定,维持原处分。汕头市纪委案件审理室陈姓主任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案已专门经过汕头市纪委常委会、监察局局长办公会讨论,并报省纪委、省监察厅同意,一致对原处分予以维持。陈主任称,当时处分了7名干部,除了上述三人外,其他人都已认错服从处分。

  3 回应

  工程非“豆腐渣” 但设计确有不足

  近日,汕头市潮阳区相关党政负责人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对金关围堤防工程问题一一作出回应。

  潮阳区副区长黄志荣明确告诉记者,金关围堤防工程并非外界所传的“豆腐渣”工程,工程按图施工,不存在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等行为,施工质量至今尚未发现问题。“堤围七次坍塌,每次坍塌纪委监察部门都介入调查,并非只是调查2010年1月28日那一次坍塌事故。”据介绍,2012年2月7日新庙段发生坍塌事故后,潮阳区政府及水利专家经过调查,认为堤段存在地质基础软弱的客观原因,同时也承认主观原因是由于堤段设计存在不足,未能全面摸清掌握堤段地基和堤岸复杂变化情况,未能有效地根据实际情况提出变更调整方案。

  在汕头市水务部门2011年的184号文件中,提及由于财力原因导致“设计未考虑基础处理”。黄志荣解释称,如采取彻底处理软弱基础后再筑堤的方案,预计每公里堤围平均造价约1500万元,即金关围堤防总建安费将达5亿元,地方自筹资金将大幅增加。因此,设计单位在充分考虑实际的前提下,提出参照欠发达地区实施省防灾减灾项目的做法,即设计采用对软弱基础不进行处理、直接在老堤加高培厚的方法,按照沿海地区软土地基筑堤的经验,采用缓慢填筑,适当延长施工期,使土堤沉降稳定后再抛填加固处理。

  黄志荣同时表示,工程计划建设工期两年,但因为受征地拆迁、施工道路堵塞、工程设计修改变更、汛期雨水、外来土料(堤身填筑用)短缺等因素影响,工程确实进度缓慢。2012年2月7日新庙段发生局部堤段沉陷后,为弄清原因并采取有效措施,工程于2012年2月9日暂停填土施工。目前,工程累计完成金额10733.2724万元,占总金额的92.16%。根据有关部门的通报,全长33.4公里的金关围堤防工程目前有不足10%的工程量未完工,全线仍存隐患险段8.6公里。

  据介绍,汕头市、潮阳区两级党政主要领导均曾分别就金关围堤防加固工程做出批示,广东省水利厅、汕头市水务局多次协调有关工作。今年3月6日,潮阳区召开金关围堤防工程建设工作会议,要求工程在今年主汛期前基本完成建设,“如果未按要求完成,区委、区政府将启动问责”。

  潮阳区委书记陈新造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目前金关围堤防已动工抢修新庙、玉路等险段,内移修筑防浪墙,并对堤防全线展开复核优化,力争在6月底主汛期来临之前完成险段修复工作。潮阳区还将启动“护岸工程”建设,预计追加1.5亿元的财政投入。陈新造表示,已要求纪委部门介入调查工程多次出现坍塌的原因,依法依纪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