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厌世携子自杀 幼子昏迷中呼喊“不想死”

2013-05-08 10:02:37  来源:楚天都市报

  这是一起让提审检察官叹惋的案件:湖北京山农妇李某因家庭矛盾丧失生活信心,她担心幼子会过苦日子,决定携子一同离开人世。自杀前,她带着儿子到武汉游玩以圆儿子的心愿,用最后剩下的钱给儿子买来爱吃的西瓜和冰淇淋。就在儿子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候,她突然伸手企图掐死儿子。所幸,昏死过去的儿子又苏醒了,并喊了一句“妈妈,我不想死。”正试图自杀的李某一下惊醒过来,主动报警求救,母子俩得以脱险。

  昨日,江汉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未遂)对李某予以批捕。

  生活遭遇坎坷

  农妇不堪压力欲自杀

  2000年,京山农妇李某带着和前夫所生的10岁儿子,嫁到大她19岁的老李家,两人均是再婚。次年,两人生育一子森森(化名)。森森活泼、乖巧,一天天长大。夫妻俩将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不料,此后的一次医疗事故中,老李右腿残疾丧失劳动能力。李某无奈远赴福建打工养家。

  妻子不在身边的日子里,现年63岁的老李怀疑李某有外遇,常打电话询问其行踪。李某本感到生活压力大,又遭丈夫不信任,十分委屈。今年4月初,李某回到老家发现,喂养的鸡群因病死光,亏了不少钱。连串的打击之下,她产生厌世情绪。因担心自己走后儿子会受苦,她决定带孩子一起去死。

  携子来汉圆梦

  “最开心时”突下毒手

  4月24日,李某将读初一的森森从乡镇带到京山县城。次日上午,李某带儿子到县城步行街,为其买了两套衣服、两件汗衫和一双鞋子。李某又到银行取款400元。下午1时许,母子俩乘客车抵汉,到武汉动物园游玩。森森玩得很开心,直到晚上7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吃完晚饭后,她又带儿子在汉阳大道上转悠,准备找一栋高楼跳楼自杀,后因胆怯放弃。

  4月26日上午,李某携子来到汉口复兴村,在一家招待所开房入住。安顿好儿子后,她下楼用身上仅剩的40元买了个西瓜和零食,最后的几元钱也给儿子买了想吃的冰淇淋。当天下午3时许,李某吞服下24颗安眠药后,将森森搂在怀里说,“妈妈要带你走。你不要怕,妈妈永远都会陪着你,你高不高兴?”森森不明白妈妈的意思,点头说:“高兴。”

  李某突然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套在森森的头上,森森本能地反抗。李某将森森按倒在地用双手掐脖,10余分钟后,森森嘴角流血,脸色发乌。她摸了摸森森胸部感觉已没了心跳,就把森森抱到床上。

  幼子一声呼喊

  生死线上拽回母子俩

  为森森擦干脸上污渍,穿好新鞋后,李某拿出水果刀向自己左侧心脏捅刺一刀。她正准备捅刺第二刀时,森森突然醒了,说了一句:“妈妈,我不想死……”儿子的话唤醒了李某,她赶紧拨打110,还安抚森森:“你不要害怕,妈妈已经报警了,警察会来救你的。”几分钟后,赶来的民警敲门。李某挣扎着起身开了门,不一会儿便因失血过多昏倒。母子俩被民警送往医院急救,后均脱险。

  面对司法机关

  忏悔母亲请求以死赎罪

  4月27日,李某被刑事拘留。民警从李某的包里搜查出一份遗书。她在遗书中感叹:婚姻不幸,连累了儿子。她害怕自己不在了,森森会受苦,决定“带走他”。李某还给已成年的大儿子留言,自己还有19天的工钱未结,并叮嘱他将母子俩的骨灰埋在鸡屋后面的坑内。

  办案检察官介绍,脱险后的森森已被父亲带回老家。李某还住在武汉安康医院进行治疗,医院为她配备专门的心理医生。前天上午,检察官一行提审李某,她情绪激动,喊着“我有罪,把我枪毙了……”提审被迫多次中止。

  办案检察官:

  畸形母爱令人叹惜

  “这是我从事刑检工作20年来,最心酸的一次办案经历。”昨日,41岁的办案检察官庄平向记者介绍案情时说,一同提审的女检察官夏汉萍,当场流下了热泪。他的眼圈也是红红的。

  庄平说,他也是一个12岁孩子的父亲,“当我听到李某介绍森森苏醒后呼喊‘妈妈,我不想死’时,我的心弦被触动了。哪怕是我将来退休了,这句话也是忘不掉的。这是一个孩子对生命的渴求,是一个鲜活生命对母亲的呼唤。”

  庄平指出,犯罪嫌疑人李某既可怜又可悲,她对儿子倾注了许多爱,孩子从未到过大城市,她用仅有的几百元钱为孩子圆梦,连杀子行为也是为了“儿子以后不受苦”。“但这母爱是畸形的、糊涂的。她不能因自己丧失生活信心,而加害他人,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作为母亲,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她都没有权利替孩子做出生与死的选择。”“她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

  李某的丈夫已向司法机关请求对李某从轻处罚。庄平表示,司法机关会考虑各种情节,依法妥善处理此案。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