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大爆炸:小工干了拆弹专家的活?

2013-05-10 08:32:10  来源:新民周刊

  “砰!” 

  4月30日上午9点多钟,南京孝陵卫地区,一声沉闷的巨响。 

  此时,二炮干休所小区内的老人们,大都已经起床。曾经见惯了大场面的老人们,好多年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了,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爆炸,爆炸地点应该是两公里以外的清新家园小区附近。 

  “出大事了!我当时就这么感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南京市民告诉《新民周刊》记者,“我住的地方和爆炸点直线距离1000米,当时我躺在床上看电视。巨响,明显感觉窗户和窗帘晃动,有自北向南冲击波感觉,且是白烟尘。我的感觉是爆炸,但应该不是炸药,如果是黑烟尘是正常成分的炸药爆炸。” 

  网络上,一段爆炸掀起烟尘的视频一下子流传开来。

  爆炸造成1死3伤。虽是五一小长假期间,5月1日,南京理工大学仍不得不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校方称初步的调查表明,此次爆炸事故是4名外来施工人员利用临时出门证私自“潜入”已停用数年的火化工试验场,用明火切割的方式盗拆实验室金属构件,从而引发了剧烈爆炸。 

  从新闻发布会上展示的实验室内部结构图可以看出,爆炸发生的房间内,存放着乙酸乙酯冷凝管、300L反应釜、汽油分离器等。按照校方的说法,“事发前,试验场中的化工学院原307实验室委托一施工队,对该实验室的空调、自行车棚等生活设施进行拆除,并为其发放了临时出入证”。 

  学校还声明,爆炸源自该校废弃的火化工实验室,该实验室建于上个世纪60年代,位于学校南墙外500米的学校火化工试验场中。该试验场运行以来从未发生过任何安全事故。 

  记者查阅相关管理规定发现,火化工实验室在废弃后,应该立即请专业人员进行处置。有军品科研背景的理工类高等院校,竟然将一项本该由拆弹专家完成的任务,交给了连空调拆装所需机电钳工资质都没有的务工人员。可以说,从爆炸小楼被废弃之日算起,历任南理工校领导都未按相关管理制度及时处理废弃实验室,难辞其咎。

  寝室旁的爆炸 

  5月2日上午,《新民周刊》记者来到爆炸事故发生现场——南京理工大学南校区最南端。在一处建筑时间约1960年代的小院门口,挂着石材的两块铭牌,一块是“南京理工大学装药技术研究所”,其下一块则是“南京理工大学含能材料学科中试基地”。“火化工”、“装药技术”、“含能材料”,都是与国防军事工业有关的科研生产领域。 

  小院此时已经“铁将军”把门,身着保安制服的工作人员称,这里是爆炸现场,未经学校保卫处允许,不得入内。 

  《新民周刊》记者从小院门口看到,院里有一幢红砖歇山顶加层小楼。经证实,爆炸现场在二楼由东往西数第二个房间。记者从小院门口往北走,20米处,就是一幢12层的男生寝室楼。该楼一层几间寝室玻璃被震碎,一名广东口音男学生告诉《新民周刊》:“我的第一反应是地震了,所以迅速冲出寝室。真没想到是爆炸,也没想到爆炸地点就发生在我寝室外面这么近的地方。”虽然已经住进寝室不少时间,可这位男生从未去过步行半分钟就能到的“装药技术研究所”小院内里。 

  爆炸发生后约30分钟,一名南理工毕业生赶到现场,他描述:“消防车来了十多辆,警车也来了好几部,救护车已经把伤员送走了。后来武警指挥车来了,刑警也来了,感觉像遭遇了恐怖袭击。”

  距离男生楼十米开外的女生寝室615幢,同样12层。一位江苏籍女生对《新民周刊》记者说:“我的闹钟就调到9点,哪知道闹钟响的同时,‘砰’一声巨响,我当时以为有人跳楼了。后来穿了衣服出门去看,才知道是南边小院爆炸了。”这位女生学的是材料专业,也从没去过距离寝室30米远的小院。 

  记者上到男生寝室五楼,一位安徽籍男生刚从老家回到学校。从这位男生所睡床铺向南望去,爆炸发生的两层小楼就在眼底。两层小楼南边,紧贴着院墙,就是一个建筑于21世纪的大型居民小区。《新民周刊》了解到,此次爆炸事故,造成附近清新家园等居民小区住房窗户玻璃震碎,造成一定的财产损失。清新家园4栋一家住户的吕女士向媒体披露,爆炸发生后,吓懵了的家人在向校方和街道社区报损时,只简单罗列了最显眼的门窗等受损清单。后经仔细清查,发现不仅门窗受损,家中墙地砖以及内墙都存在多处裂缝。吕女士担心,自家房屋的整体结构安全性能已受到严重影响。 

  小区物管工作人员说,南理工联系了两家专做门窗的店,维修住户家受损的门窗。小区受损住户有100多户,受损程度较严重的有十多户。门窗修好后,在宾馆过渡的几户人家才得以回家。在爆炸现场南侧的一家汽车4S店,工作人员说南理工已经派人核查过,主要是门窗受损,还有一些飞溅物落到车上,车子轻微受损。店方已先找人维修,然后拿票据去找南理工。

  小工惹祸还是管理不力? 

  尽管校方公布了初步调查结果,将爆炸责任推给施工队,但这样的解释显然未能让公众信服。 

  记者来到位于南理工北校区综合实验楼十二楼的南理工党委宣传部部长宫载春的办公室,桌上两只烟灰缸里,塞了几十个烟蒂,宫载春一脸憔悴。 

  记者的采访常常被宫载春的手机铃声打断,电话里,宫载春正在处理南理工校庆事宜。今年9月,这所学校将迎来60周年大庆。此前有人质疑,实验室爆炸是学校为校庆赶工期所致。 

  1953年9月,新中国军工科技最高学府——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在哈尔滨创建,首任院长是一代名将陈赓大将。南京理工大学即由哈军工二系分建沿革至今。哈军工二系,也即炮兵工程系,于1960年迁往武汉,改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工程学院。学院1962年迁至南京孝陵卫,1966年4月退出部队序列,改名华东工程学院,之后又改名华东工学院,1993年更为现名。南京的校址系1933年至1937年间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驻扎地,故而受到关心黄埔军校历史者的关注。 

  南理工所处的孝陵卫地区,600年前就是军事重镇。“孝陵卫”最初不是地名,而是为洪武皇帝朱元璋孝陵的守陵部队,传说中的黑衣特种兵。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此地仍然密布军管单位、军事设施。

  宫载春站在窗口指了指楼下一处正在施工的工地。“这幢在建的图书馆大楼,学校也没说一定要在校庆前完工。至于你说的爆炸现场之前的施工,你说和校庆完全无关,也不见得是实话。” 

  宫载春透露,爆炸小楼建造于1960年代,当时孝陵卫除了军事设施外,荒凉得很。后来搞房地产开发,周边小区多起来,学校的学生宿舍楼,则建造于2003年。“小区也造起来了,宿舍当然也能造。至于理工类学校,总得有实验室,只要严格执行规定,就不会出问题。出问题了,肯定是没有严格执行规定。”宫载春说。 

  宫载春告诉《新民周刊》记者:“发生爆炸的是火化工品试验场,爆炸可能由火化工品残留物造成。由于长期的实验,设备上、墙壁上都积有残留物。4月30日上午,4名外来施工人员持临时出门证进入小楼,用明火切割的方式盗拆实验室金属构件,从而引发剧烈爆炸。” 

  与学校307实验室签署拆卸施工合同的张某,系南理工校园里的一位“活跃分子”,按一些师生的说法是“吃得开,路路通”。长期以来,张某包揽了学校有关院系废品拆卸收购的活计。有传闻称,4名外来施工人员,是张姓老板的手下。 

  宫载春证实,4人确实都是由一名姓张的人带领,持有的临时出入证也是本人的。“据我了解,学校的307实验室与张某签订了合同,合同内容是拆除车棚空调等设施。在小长假期间,这4人持证经与门卫套近乎,得以携带液化气瓶等设备,进入现场。”

  关于施工人员如何进入发生爆炸的房间,南理工新闻发布会通稿则用“欺骗”一词来解释。“他们在假期利用临时出门证,携带氧气瓶和液化气罐及切割工具,欺骗门卫进入试验场中,并撬开319实验室的门。”宫载春承认,学校在管理上有疏漏,有关人员没有按照规定严格执行管理制度。 

  在受伤工人的描述中,进入实验室的过程并不像校方描述的那样艰难。伤者谷勋海称:“学校里面二道门查得很严,张老板带着我们,门卫才让我们进。张老板让我们拆哪,我们就拆哪。” 

  按照谷勋海的说法,他们在试验场已经拆了四五天,不但拆实验室外面的车棚,还拆实验室里的铁罐和铁管子。出事3天前,他们在拆的时候还发现了几颗子弹。“第二天,我们把子弹交给了学校门卫。”伤者程恒州说,因为这件事,学校里有两名领导还到了现场,这说明学校是知道他们在试验场干活的。程恒州与谷勋海称,带他们干活的张某没有和他们签过合同,也没有跟他们说过试验场里面有爆炸的危险。 

  “我们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干活呀,小张已经没了,我们三个还躺在医院。可现在学校说我们是盗拆实验室,这不是冤枉我们嘛!”程恒州称,“出了事,学校不能把责任都推给我们呀。”据《新民周刊》记者了解,这四名施工人员并无相关空调维修拆卸资质,更无危险品施工证书。目前,他们的老板,多年来在南理工校园里非常兜得转能承包项目的张某,已被警方控制。 

  据南京当地《现代快报》披露,“校方与医院协调过,3名民工的医疗费有了着落。”

  记者查阅《火化工实验室安全管理制度》,其中规定“建筑物之间应保持一个合理的最小安全距离”,停工的实验场所要“对废弃的易燃易爆物品的包装材料等进行妥善处理”。换言之,该废弃试验场地发生爆炸,绝不仅仅是几个小工违规操作之故,而是南理工对长期废置的火化工实验室长期疏漏所致。 

  截至记者发稿,安监部门和公安部门还没有公布对南京理工大学爆炸事故的调查结果。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