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失独妈妈的“母亲节”愿望:平安过下去

2013-05-10 16:59:38  来源:新华网

  39岁的陈玉梅并不知道两天后是母亲节,更没期待从孩子那里收到什么礼物。相反,那天她要为儿子做一件事:在他的坟前烧些纸。

  “他要是还活着,今年该有20岁了。”陈玉梅说。

  陈玉梅是四川省都江堰市向峨乡石花村人。五年前的“5·12”汶川地震带走了她15岁的儿子李勇。一同离开的,还有全乡300多个孩子。

  那天,李勇像往常一样去上学。下午两点多,房屋开始剧烈摇晃。“房子一摇我就跑出去了,吓得要死,脚杆都站不起来,”陈玉梅说。

  惊魂未定的陈玉梅随后从邻居那里得知儿子学校整个教学楼都塌了,顿时“腿都软了”。“别人扶起我去看学校,就剩一片废墟了,我直接就趴倒了。”说到这里,陈玉梅抹了一把眼睛,突然大笑起来。笑声刺耳。

  儿子去世后,陈玉梅和丈夫唯一的想法就是把日子“过着走”。2009年,他们搬进了政府援建的新居。又过了一年,陈玉梅的女儿降生了,“现在就是要把她盼大”。

  陈玉梅觉得,地震后日子最困难的就是带娃娃。因为要抚养孩子,她不能出去打工,三口之家除了每年三千多元的土地流转收入,就靠丈夫在附近的镇上做石匠打零工了。

  “现在还是要比刚震完的时候好多了,”陈玉梅指着新居说。

  新家客厅的橱柜上放着一本相册,主要是儿子和女儿的照片。两个孩子都有母亲一样乌亮的圆眼睛。

  有一页,女儿的照片在上,儿子照片在下。照片中,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拘谨地手比“V”字;而大男孩头戴黄色花环,扶着麻将桌旁的两把椅子,做着鬼脸。

  “女儿要经常看,相册才放在外头,我看到就是心酸,”陈玉梅又笑着说,眼泪却开始在眼眶打转。

  三岁的女儿穿着母亲织的花坎肩,赤着脚不时在客厅跑进跑出。陈玉梅的目光一直追随女儿。听到母亲向人提及自己的名字,小女孩一手拿着一袋果冻,一手拿着毛绒玩具蹭到母亲身旁。

  “她平时爱说得很,今天有生人来就不吭声了。”陈玉梅说。

  4月20日的芦山强震让陈玉梅所有记忆闪回,还是一样“吓得要死”,但这次她没有腿软。“房子摇第一下的时候我顿了一下,就马上抱起娃儿冲了出去,跑出去才稳当一点,”她说。

  听到这里,她的女邻居笑了,说地震的时候她“动都没动”,“新房子说是能抵抗8级震嘛”。

  陈玉梅的女儿正在上幼儿园。作为震后再生育子女,政府承诺她从幼儿园到高中期间的一切学杂费全免,保育费等其他费用也享有优惠。“如果能读大学,当然希望孩子读。现在娃娃才这么点大,顺其自然吧。”陈玉梅说。

  现在陈玉梅希望能就近找一个做饭的差事,早晨能把娃娃送到幼儿园,中午煮饭,煮完饭还能去接女儿回家。“钱少一点没有关系,有点工资,对家里的条件也是个改善。”

  对于未来,“希望能平平安安地过下去,”陈玉梅说,伸手把女儿扔在地上的毛绒玩偶捡起来。那是一只熊猫,环抱着一只幼崽。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