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叔伪造签名骗房产 3姐弟状告深圳区政府(图)

2013-05-13 08:45:55  来源:羊城晚报

“两规办”出具的告知函

  “两规办”出具的告知函

▲涉事厂房

  涉事厂房

  内地亲叔叔通过伪造其哥签名,从租户摇身一变成为“业主”,真业主的三个子女将深圳市宝安区政府、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告上法庭

  15年前,香港居民黄先生花巨资在深圳买下一块地,盖了3栋厂房,在供自己开工厂的同时,还将其中一栋厂房出租。黄先生去世后,将这一巨额财产留给了自己的三个香港子女。可姐弟仨发现,父亲生前租给内地亲叔叔的一栋厂房,竟被叔叔偷偷地以自己的名义办理了房产证,而叔叔办理房产证时提供的一些材料是虚假的。姐弟仨将这一情况反映给相关部门,希望相关部门撤销颁给叔叔的房产证,然而,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皮球”一直在深圳的两个政府机构之间踢来踢去。于是,香港三姐弟于2012年12月、2013年4月,分别将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深圳市宝安区政府告上法庭,想讨回一个说法。

  5月10日,此案中的原告、今年32岁的香港居民黄小姐将这一情况投诉至羊城晚报,并向羊城晚报记者提供了全部诉讼材料、部分人证和物证,同时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哥哥去世

  弟弟伪造签名骗房产

  起诉书称,1998年3月,香港居民黄先生以深圳市某手袋厂的名义,与深圳市宝安区西乡镇九围村委会签订了《租用土地使用权协议书》,协议约定,九围村委将该村一块面积为1.2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以人民币144万余元的价格,转让给黄先生,土地使用期限为55年。1998年4月至10月,黄先生夫妇又投资近600万元,在该处盖起了3栋厂房,两栋宿舍楼及油库、配电房、空压机房等建筑。

  2002年11月,黄先生的弟弟黄某群(福建南安人)向黄先生夫妇提出,想租用黄先生的厂房开工厂,出于兄弟感情,黄先生夫妇同意了黄某群的请求。双方约定,将3号厂房、空压机房等租给黄某群,至2012年12月底为止,租期为10年,租金按市场价计算。2009年,黄先生在香港订立遗嘱,指定其身后上述物业由其在港的子女姐弟三人继承。2010年2月,黄先生因病在香港去世。

  然而,在2010年12月,黄小姐在深圳某报上看到一则房地产权初始登记公告。她吃惊地发现,本该由自己姐弟3人继承的物业竟被叔叔黄某群抢先登记了产权。发现这一情况之后,他们当即向深圳市产权登记中心提出异议,该中心拒绝提供受理回执,又迟迟不给予任何答复。黄小姐觉得蹊跷,随后,她走访九围村委及相关部门发现,早在2007年,叔叔黄某群就伪造了父亲黄先生的签名,对九围村委谎称其哥哥黄先生已将物业及土地使用权转让给了他。

  除此之外,黄小姐还发现,2012年2月,叔叔黄某群又一次伪造了她父亲黄先生的签名,办了一份由“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处理历史遗留违法私房及生产经营性违法建筑办公室(下称‘两规办’)”出具并加盖了公章的《情况说明》。正是由于有这份《情况说明》,叔叔黄某群于2012年3月9日从深圳市房地产登记中心顺利办到了厂房房产证,同时获得了3200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由于物业升值,目前,这块土地及其上的房产已价值过亿元了。

  诉状缘由

  请求收回房产证遭拒

  发现这一新情况之后,2012年,黄小姐姐弟3人委托律师再一次向深圳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提出异议。然而,深圳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再一次拒绝了黄小姐的请求。

  在两次请求被拒的情况下,2012年12月,黄小姐姐弟三人一纸诉状将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深圳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是其下属单位)告上深圳市宝安人民法院,要求其收回颁给叔叔黄某群的房地产权证。宝安区法院依法受理并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在法庭上,深圳市国土委辩称,其颁证行为只是一个登记行为,依据是“两规办”出具的《深圳市宝安区处理历史遗留生产经营性违法建筑的决定》(下称《决定》),对黄小姐实体权利产生实质影响的,其实是深圳市宝安区政府下属的西乡街道“两规办”,他们没有责任。

  2013年1月25日,黄小姐姐弟3人又将宝安区政府告上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黄小姐在诉状中称,宝安区政府对于黄某群提供的初始登记申请没有进行严格的实体审查。区政府既没有对申报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审查,也没有进行实地勘察及深入调查,就草率颁给黄某群房地产权证,该行政行为侵犯了他们的合法权益,属违法行政。

  深圳市中院依法受理了黄小姐的诉讼请求,并于2013年4月18日第一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此案深圳中院将另行宣判。

  假冒公文

  两机构互推责任

  接到黄小姐的投诉后,5月10日下午,羊城晚报记者分别采访了宝安区西乡街道“两规办”和深圳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宝安登记科。

  宝安区西乡街道“两规办”的一张姓主任称黄小姐所言的是事实,张认为,出现这种错误,责任不在他们,而在于深圳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宝安登记科。

  他说,据他们了解,黄某群在办理房产证时,并没有在法定的公告30日后即拿到房产证,而是拖延了一年多,最后,该登记科莫名其妙地收到一份以“两规办”的名义发出的《情况说明》,才发房产证给黄某群。“而这份突然出现的《情况说明》尽管盖有‘两规办’公章,可并不是我们‘两规办’出具的公文。这份公文没有主任签字,也没有按标准程序传送,系伪造的公文,属无效公文。”该张姓主任强调说,政府公文的交接是有一套严格程序的,“两规办”没有任何人向该登记科转交这份公文,也从来没有收到过该登记科出具的接受公文的回执。

  张承认,他们在公章的管理方面可能有漏洞,目前,他们在内部进行了清查,接下来还会对公文上的公章进行鉴定。

  深圳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宝安登记科一位赖姓科长则认为,他们是没有过错的,问题出在宝安区“两规办”。赖说,他们给黄某群办理房产证的依据是“两规办”提供的《决定》,《情况说明》只起一个参考的作用。得知《情况说明》系伪造后,他们给宝安区“两规办”发去了公函,要求其确认《决定》的有效性,但一直没有收到回复。赖说,只要“两规办”正式确认《决定》无效,他们马上就撤销黄某群的房产证。

  记者看到,《情况说明》的内容是以西乡“两规办”的名义向登记科发出的,里面除了说明《决定》的正当性之外,还要求“继续执行”《决定》。

  这份关键性的《情况说明》,为何在黄某群申办房产证拖了一年多后突然在该登记科冒出来,且未经公文交接标准程序?赖姓科长表示自己刚来登记科不久,有些情况还需要了解。

  此事的后续进展情况,羊城晚报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