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砍杀熟人被退伍兵制服 一人身中41刀身亡

2013-05-14 08:02:24  来源:京华时报

老汉砍杀熟人被退伍兵制服 一人身中41刀身亡

  案发现场血迹斑斑。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老汉砍杀熟人被退伍兵制服 一人身中41刀身亡

  郭学江制服狂徒时被咬伤。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数日过去,人们仍不明白,60岁的陈正强因何突然挥刀砍杀租住在一起的葛建华、杨绪桃。这起凶杀案发生在5月9日深夜,地点在昌平区东二旗村一处出租房内。酒后的陈正强突然挥动菜刀,葛建华最终不治身亡,而杨绪桃身受重伤。邻居郭学江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4年,在发现异常后,他破门而入最终将壮实的陈正强制服。目前,嫌犯已被警方刑事拘留。两名受害者的家属均表示,因为家境困难,他们无法应付下一步的费用,死者无法立即安葬,而伤者已经被医院停药。

  案发现场

  遍布血污触目惊心

  在昌平区北七家镇东二旗市场东边百米外,一处小院里的一排平房并不起眼。一间标为“03”的屋子大门被邻居们用废弃木板及铁门挡住,门上还手写着“禁止入内”,这里即是凶案现场。

  透过破裂的窗户往里面看去,小客厅内的墙板、地面均遍布血污,一只沾满血的白碗倒扣在地上,场景触目惊心。

  住在隔壁的田少峰介绍,这间出租屋面积约40平方米,其中一半用做客厅,剩下的一半被隔成两间卧室。房东王先生称,一年多前,做装修的陈小方和杨绪桃夫妇前来租房,最近几个月另一间屋子里住了工人。

  邻居们回忆,多的时候,陈家有十几人出入,他们大多数是老乡,相互关系不错。事发前一天,陈小方因车祸住院,9日夜间只有杨绪桃和工人陈正强、葛建华在。

  行凶过程

  掐着脖子抡着菜刀

  接近午夜12点时,田少峰听到隔壁有摔东西的声音,他出门看了一眼,隔壁亮着灯,他以为是夫妻吵架,未加注意。过了一会儿,邻居们被越来越大的响声惊醒,还听到“救命”声。当时,屋内的灯已经被关掉。

  41岁的郭学江曾经在海军陆战队服役4年,他住在陈家对面。意识到不对劲,郭学江猛地将房门踹开,并开灯,眼前的一幕将邻居们都吓住了,田少峰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当时,血肉模糊的葛建华倒在地上,“那个老头一只手掐着老板娘脖子,另一只手抡着菜刀,正砍呢!”

  “我也怕,但这是人命啊!”情势危急,郭学江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陈正强的手,将刀夺下,并把对方踹翻在地。谁知,倒地的陈正强又从地上捡起另一把菜刀,朝郭学江砍来。昨天,说起当时的一幕,郭学江仍觉惊心动魄。“估计他也砍累了,我之前抓他手时也用了狠劲。”郭学江比划了一下当时夺刀的经过,他的双手力量极大。郭学江说,关键时刻,20多年前学的本事起了作用,自己用了一招特战技巧,轻松将陈正强摁倒在地。在搏斗过程中,陈正强在郭学江的左臂上狠狠咬了一口,咬掉一块肉。

  邻居们称,陈正强长得很壮实,看起来只有50岁出头。因害怕陈正强有帮手,郭学江将杨绪桃架到屋外,立即和邻居们一块将房门堵住。

  制服嫌犯

  昔日军人踹翻狂徒

  正在大家忙于报警求救时,陈正强突然破门而出,并在院门口朝着众人叫嚣,“你们不是牛吗,来抓我啊!”邻居们没有被对方的凶狠吓住,四五个人立即上前追赶。

  陈正强逃跑时拎着一把椅子。63岁的彭传银追在第一个,结果大腿被对方的椅子砸中。见追来的人多,陈正强继续往村北跑,但跑出约400米后就没力气了,他捡起石块和砖块攻击追赶的人,多位邻居受轻伤。“他已经杀红了眼。”郭学江再次追上前,在陈正强的腿肚子上踹了一脚,陈正强一下跪在了地上,被众邻居捆住。

  警方和急救车赶到现场,葛建华、杨绪桃均被送往清河999急救中心抢救。郭学江回忆,他将47岁的葛建华抬出屋时,伤者已经不成人形,全身多处中刀,左手臂已断,但还有气息,“他只穿着裤头,估计是没有防备”。而满脸鲜血的杨绪桃则被吓得魂飞魄散,一头长发脱落不少,一个劲地说,“我要死了”。

  昨天下午,家属们证实,葛建华身中41刀,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杨绪桃头面部中了20多刀、左手中指被砍断,当晚即被送入ICU病房抢救,目前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命案探因

  警方称因经济纠纷家属认为不太可能

  据了解,5月9日11点半左右,陈正强曾前往案发地附近的小卖部买烟,店主闻到他身上有酒气。平时买烟,陈正强总要说上几句话,话语中常带脏字,且不避讳老板娘在场。但事发当天,他一言未发。半个多小时后,即发生血案。店主说,他觉得陈正强心里有事。

  在捉拿凶手过程中,邻居们也都闻到陈正强身上有酒气。小卖店老板证实,这户人喝多酒是常事,经常搬整箱二锅头回家,但从来没有闹过事。

  昨天,昌平警方证实,经初步调查,5月9日夜间,陈正强向包工头陈小方讨要1500多元钱款,因包工头不在,与葛建华、杨绪桃发生争吵,随后将两人砍成重伤。经抢救无效,葛建华死亡。凶手被当场抓获,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然而,对于经济纠纷引发命案的说法,陈小方并不认同。他说,陈正强、葛建华均是木工,和自己同为江苏省丹阳市导墅镇人,有多年的交往。3月底,葛建华开始为自己干活儿,包吃包住。陈正强则在两年前为自己干过活儿,但目前在其他的工地,是因关系好借住在自己家。

  陈小方说,因生意不好,去年底他曾向陈正强借了4000元钱,年后已经还了2300元钱。5月8日夜间,陈小方被车撞伤昏迷入院,家人又向陈正强借了1000元钱,“但我9号已经跟我老婆说好,当天把2700元钱都还给他。”

  脱离生命危险的杨绪桃不愿就此发言,陈小方转述妻子的说法称,双方素无恩怨,不明白陈正强为何突下杀手。即便是为一两千块钱,也不应该杀人。邻居们也证实,平时陈小方夫妇为人和善,和工人们同吃同住,关系一向很好。

  陷入困局

  想安葬死者称没钱付不起费伤者停药

  根据小卖部老板的说法,陈正强并不缺钱花,平时抽的都是玉溪烟。而葛建华则为人节俭,平时总是笑嘻嘻的,偶尔买一包5元钱的白沙,还觉得心疼。

  昨天下午探视时间,杨绪桃躺在急救中心过道的病床上一动不动,她的头部绑着绷带,脸上仍有血污和伤口,双眼通红。家属介绍,由于付不起医疗费,自从前天下午转出ICU病房后,她就已经被停药,因此浑身疼痛。

  47岁的陈小方一筹莫展。8日夜间,他在昏迷中也被送入清河999急救中心,他的肋骨被撞断4根,肇事者尚未找到,次日家中即出事。杨绪桃的抢救费用已经花去5万多元,医疗费用至少还需15万元,他自称无力承担。一位朋友介绍,杨绪桃去年因子宫癌手术,花费不菲。昨天下午,陈小方一直在四处联系亲朋筹款,“没办法,我想明天就出院,把钱省给我老婆。”

  同样无助的还有葛建华的家属。昨天,其妻汤女士和23岁的女儿葛英坐在病房里,双眼哭得红肿。葛英说,母亲在生自己时即落下病根,无法干体力活,而自己则长期患有内风湿病,每个月的治疗费用在2000元以上。正是由于家庭负担沉重,葛建华数年前由老家农村来北京打工,原打算今年挣够葛英手术的钱便回家,没想到突然遇难。

  葛建华的抢救费用花去2万余元,目前停尸太平间。汤女士来京数日,未能筹到款项,一时心急如焚。她只希望,能够想办法先将丈夫的医疗费垫上,然后火化安葬。

  本版采写京华时报记者雷军 袁国礼

  (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