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上林帮”加纳淘金记:手捧黄金 怀抱黑妻

2013-05-15 14:49:50  来源:光明网

  本报记者 梁钟荣 南宁、深圳报道

  第一张照片,一个中国人捧着一大块黄金,背后站着手握AK47的黑人保镖;第二张照片,一个年青中国男子搂着他的黑人妻子,肆意地欢笑。

  这是谭信华发来的两张照片。谭介绍说,图中的中国人都是他的广西上林县同乡,在非洲国家加纳投资金矿。有一说法称,在加纳,约有5万上林人。素称“黄金海岸”的加纳,现在几乎所有中小型淘金矿都是上林人的天下。他们以做砂金为主。

  “有餐馆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金子的地方就有上林人。”谭信华形容说。谭是80后,和许多上林的年青人一样,高中没读完就去了加纳。他在加纳的库玛西有自己的淘金生产线,他泡在那里,已经3年没回国,只用越洋电话和家中父母沟通。他的目标是未来3年内跻身千万富翁。

  “上林帮”过去8年的加纳淘金旅程,像是美国18世纪西部淘金史的翻版:血汗、暴富、枪战,以命相搏。有人负债累累被遣返,有人在与黑帮的暴力冲突中丧生,有人患虐疾一病不起,埋在了异国他乡。

  更多衣锦还乡的传奇也在上演:有人回乡一出手就送亲戚一块金砖;有人在香港转机回广西途中,用电话下单订购了南宁的别墅和法拉利跑车。不下三位上林商人证实,这8年,他们的圈子中产生了6到8个身家上亿者。

  大量被雇佣的工人,巨量的石油消耗,可观的税收,被污染的河流,被挖得千疮百孔的土地,上万支流落在上林商帮中的枪支,此起彼伏的抢劫,这一切使加纳人对于上林帮形成爱和恨两个矛盾的极端。

  自2012年10月底到今年初,加纳发起数次遣返中国商人的多部门联合行动,中国政府已介入谈判,与加方交涉。在紧张不安的等待中,上林帮的采金作业仍在继续。

  肉眼探金的绝技

  谭信华2010年第一次出国就来到加纳,在上林人自己的金矿里打了一年工,2011年11月开始创业单干。

  上林素有采金传统,上世纪90年代曾上演过“万名金农闯关东”。“上林人个虽小,但团结,敢斗狠,把牛高马大的东北人都打怕了。”谭信华描述说,“当时东北一些涉及上林人的金矿暴力案,当地警察都不敢管,要出动武警。”

  从2005年开始,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又使上林人涌向了加纳。这个故事称,一个上林老乡带了全副身家500万跑到加纳,3年后就变成了1个亿。

  在加纳的上林人多集中在库马西市、奥布阿西、打夸市、敦夸市,而这些是小金矿的集中地。“能出来的人,一般都会把亲戚和朋友都带出来。”谭信华说。谭目前就有30多位亲戚、同学及朋友在加纳。这些人主要来自上林县的明亮、大丰、巷贤三个镇,总数约在3-5万人之间。

  加纳素有“黄金海岸”之称,黄金开采已有百年历史,目前探明黄金储量约985吨,占世界黄金总产量的3%,为仅次于南非的非洲第二大产金国。

  “最早来加纳采金的中国人来自黑龙江,上世纪90年代末,湖南株洲人相继进入,但真正做成气候的是上林的采金者。”加纳·中国矿业协会秘书长苏震宇介绍说,上林采金群体以砂金开采为主,洗砂环节离不开水,因此砂金生意多集中在加纳的澳芬河、Tano River等河流沿岸。

  加纳以岩金为主的大型金矿,早先被Newmont、Gold Fields、AngloGold Ashanti等英、美大矿公司圈走。只有河滩边的砂金,不适宜大型采金设备,而加纳本地人对砂金采用挖坑、搬料、淘金等人力方式,效率低、产量少,一直做不好。

  直到2005年,上林人将砂泵技艺传入加纳,才彻底改变了加纳砂金开采的格局。上林的砂泵技术只有上林人才懂,技术不外传。因此在中国采金人圈子里,流传着“非上林人不组机”一说。

  在加纳,上林商人一般和当地地主NANA(村庄酋长)合作,寻找持有采矿许可证的地主,缴纳2-3万塞地(注:加纳货币)的“进场费”。谭信华买的地是25英亩,交了2.5万塞地,相当于人民币8万元。买的地上如有农作物,则按农作物价值一次性赔偿20年。

  加纳法律将金矿分大矿和小矿两类:25英亩以下小矿仅限加纳本国人开采。但上林人自有绕过法律关卡的办法。

  “只要和酋长们说好条件,就能采。”谭信华说,因为土地是酋长的,矿产证也在他手里,我们可以说,这是本国酋长的矿,我只是帮他开采而已。

  为了强化和地主们的利益联盟,上林人会与地主签约,地主占矿区股权的10-12%,每天产完金后,地主会在晚上过来将属于他的份额拿走。也有不同的方式,比如一个月给地主1万塞地,那就不用给地主矿权。

  如何确定你买的土地有金?只有初中文化的谭信华介绍说,上林人已形成看金的独门经验:看地形,在开采前清洗一小片土地,“一看就知道有没有金”。

  谭信华的矿雇有5个上林同乡、两个当地人。对当地人工资都是现结,一天给12塞地,平均月工资是280-300元塞地,是当地工资的三四倍。上林人多为壮族,与当地黑人相处久了,当地人也会说一点壮话。

  至于上林籍的工人,则有6000元/月的底薪,外加每天产量2-3%的提成。“三年下来,就算只是打工,也有30万左右的收入。”谭信华说。

  加纳矿业商会的数据显示,2011年,加纳全国黄金产量为360万盎司,其中30%来自小型矿场。苏震宇估计,上林人控制的小型矿场,实际的产量占比可能达到40%。

  家乡因此成了上林人的设备重镇。众多挖掘机、钩机、水枪等被采购后运到上林,按金矿的需求重新改装,再通过深圳海关运往加纳。今年3月份最多时,上林县通过深圳盐田港发往加纳的设备就有100多个集装箱。

  暴涨的枪支行情

  随着上林淘金者在加纳发财,针对他们的抢劫案此起彼伏。3月份,一位上林人遇劫身亡,劫匪用AK47在他身上打了27枪。

  “2011年一年,我们在库玛西的采金工地就被抢劫两次。”上林采金者李增全说,当时在白天发生了枪战,中加两方人员互有死伤。

  “异国生存,首先是保命,财是次要的。” 上林采金者胡宏石说。胡的工地上常留有200克金子。“如果几十个劫匪来了,几十把枪肯定没法反抗,那就把这些金子和钱拿走吧,不伤人就好。”

  对于报案,上林商人从不抱指望。“有什么用,能破案吗?”谭信华说,报了案,警察来工地敲竹杠会更频繁,先前每次塞给几十元人民币就会走,现在要给数百元。

  为保安全,在加纳的上林淘金者常常三四个工程队住在一起,或是共同出去卖金,这样可以集中七八名保镖。很多上林淘金队手上都有几支AK47,金矿工地常备有手枪和八连发猎枪。经常有上林商人和匪帮枪战的消息传出。据估计有上万支枪支掌握在以上林淘金队为主的中国商人手中。由于需求水涨船高,当地8连发“来福”猎枪售价已从先前的1800塞地暴涨到3000塞地(约1万人民币)。

  加纳森林盛产鳄鱼和其它各种鸟类、老虎、蛇,当地人从来不吃。上林商人们因为有枪,就经常跑到湖里和山里打猎,天天吃穿山甲肉,喝鳄鱼汤、老虎汤,把当地人都惊呆了

  上林淘金者面对的另一个大敌是加纳盛行的虐疾。加纳热带传染病多,矿区又多在森林深处,距开在大城市的医院较远,病了医治不及,就只能埋尸异国。

  而最近才出现的威胁是,由于上林人在加纳绝大多持的是旅游签证而非劳务签证,都是从第三国进入加纳,签证先天不足,故常遭遇加纳移民局驱逐。

  “先前移民局的官员过来时,拿几箱矿泉水,给几百塞地就可以把他们打发走,”谭信华抱怨,“现在会把你关起来,交更多的保释金才能放人,或是遣返。”如果上林人躲进丛林,移民局会将工地上的机械等物资都拿走,机器一台上百万元,损失惨重。

  库玛西的上林小世界

  与高风险相对应的是高收益。“在加纳的上林淘金者赚钱的几率是50-60%。”胡宏石说。

  上林人在加纳投资的采金生产线超过1000条,以每条300万元成本计算,上林商帮在加纳的投资多达30亿元。这些淘金工地,一般一个工地配两台挖掘机,一天产200-300克黄金算是平均水平。运气奇佳者一天能采到1公斤;当然也有倒霉的,一天只有30-50克,甚至挂空挡。

  一般工地如果每天采300克,按当前国际金价280元/克算,一天收入接近10万元人民币,扣除费用,一天仍有数万的收入,年入千万并非神话。

  上林人在淘出金后,会把金矿转手卖给湖南人、浙江人和福建人,甚至还有印度和当地的购金者,买家多带到国际现货市场出售,售价按照当天国际金价下浮一定幅度后出售,买家吃的就是其中的利差。

  如果是以浙江、福建人为主的国际买家,只有少部分通过当地银行汇款方式到卖家帐上,大部分的做法是直接在国内转帐到上林人在国内的户头中。

  一位工商银行广西分行的人士透露,在2011年5、6月份,上林县曾经在半个月内金融系统涌入10多亿外来存款,引发国家层面的关注,因为上林县2012年财政收入才刚刚突破3亿元。

  围绕着暴富的上林人,在库玛西等数个加纳城市里,出现了大小不一的中国城。城里中餐馆、酒店、超市、医院、KVT一应俱全。由于加纳当地人不吃蔬菜,甚至有人专门到库玛西种菜,供给上林商人。

  谭信华抱怨,由于大多是从中国国内空运而来,中国城里的商品,价格一律是国内的3倍以上。 “康师傅方便面国内是4块钱一包,这里是12块钱,而青菜则是20元/斤。”

  由于上林商人多采用国内的机械工程设备,故此三一、柳工、力士德等都在加纳有服务网点。“零部件价格也是国内的三倍,爱要不要。”

  中国医生在这里也极受欢迎,待遇可以达到2万元/月人民币甚至更多。

  就连性服务行业也被带动起来。“有一个福建老板开了个酒楼,直接从国内带了上百个小姐过来。”谭信华说,“当然,小姐的月薪也是国内的几倍,否则谁会跑这来?”

  在加纳的上林商人绝大多数为男性,有的直接娶当地女性为妻,生个黄黑相加的孩子,讲着一口流利的壮话。随着孩子长大,有的人开始头疼要不要带孩子回去接受国内的教育。

  上林商人的金钱还带来当地赌场的繁荣。在上林采金人聚集的敦夸,一些赌场专门为淘金人设置赌博游戏,据传至少20%的淘金收入投进了赌场。有人为此倾家荡产。

  谭信华从不光顾赌场。他希望在3年内积攒起千万的财富,然后给父母盖一个很大而安享晚年的大宅院,同时在南宁安家,娶一个漂亮的媳妇,“开一个茶庄,偶尔给客人讲讲我在加纳淘金的故事”。

  (应受访者要求,谭信华和胡宏石为化名)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