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讲述与校长开房经历 校长整宿欲行不轨未成

2013-05-16 07:37:20  来源:南方都市报

被校长带去开房的酒店外景。

  被校长带去开房的酒店外景。 南都记者 许方健 摄

  海南六幼女被带出开房

  昨日,海南万宁市通报了该市第二小学校长陈某鹏及房管局工作人员冯某松涉嫌猥亵儿童罪一案。通报称,两人已被批捕并被开除公职及党籍。

  昨日上午11时40分,万宁市向媒体通报了该案最新进展。万宁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曾圣和说,鉴于此案社会影响较大,该院召开了检委会,经检委会讨论,认为根据该案现有的事实和证据,陈某鹏、冯某松的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之规定,涉嫌猥亵儿童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之规定,万宁市人民检察院于5月15日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陈某鹏、冯某松。

  目前,该案已移送公安机关继续侦查。

  昨日下午4时40分,万宁市召开涉嫌猥亵儿童罪一案第三次通报会,向媒体通报对两名犯罪嫌疑人纪律处分决定。万宁市纪委监察局办公室主任吴丹说,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五十九条的规定,万宁市纪委决定给予陈某鹏、冯某松开除党籍处分。并建议万宁市教育局、万宁市住房保障与房产管理局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报请万宁市人民政府,市人民政府已经批准,给予陈某鹏、冯某松行政开除处分。

  根据教育部网站消息,“对于像海南万宁那个违法乱纪、道德沦丧的校长,要坚决清除出教师队伍。”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15日在全国中小学幼儿园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这样表示。

  刘利民指出,中小学幼儿园要严格校园安全管理各项制度,加强教师队伍管理,严把准入关,对不适合从事教育工作人员,要及时调离并妥善做出安排。

  讲述

  受害女生:因逃课认识校长

  昨天,受害女生之一薇薇(化名)向记者讲述了她和校长怎么认识以及如何去开房、为何去海口的经过。

  逃课后受教育

  薇薇告诉记者,她之所以认识陈某鹏,起于2011年下半年的一次逃课。当时她就读于万宁市第二小学,因逃课被班主任叫到了校长办公室。与她一同被喊去接受纪律教育的,还有另外两名男生。“校长打了那两个男生,就让他们走了,我单独留了下来”,薇薇说,校长详细询问了她逃课的原因。临末,校长留下了电话号码,“跟我说有事可以找他,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去他办公室坐坐。”

  这个电话号码真的被薇薇用上,是去年6月份。参加完小升初考试,薇薇的母亲让她问下考得如何,她用手机 给校长发了短信。校长回了。“我考了140多分,如果上华兴学校,分数够了,这个学校只要140分。”但薇薇的母亲不满意这个学校,去年下半年,薇薇在家休学,直至今年初进入后郎小学。

  约10来天后的一个晚上,薇薇收到了一条发自陈校长的短信。薇薇称,短信中,校长希望薇薇帮他找个女朋友。薇薇问校长为什么要找女朋友。“他说自己没有女朋友,然后就不停发‘可不可以’。”很多个“可不可以”后,薇薇称自己回答“可以”,但她始终没有帮忙。

  薇薇说,两三天后校长打来电话,“约我出去玩,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说可以带我去海口买衣服。”薇薇拒绝了,“烦他,有老婆还让人帮找女朋友。”

  第四次、第五次……,两人的联系频率渐次升高,内容基本是:校长喊薇薇出去玩,薇薇拒绝。

  薇薇说,虽然联系频密,但在今年5月8日前,她与校长只见过一次面,邀请的发出者是薇薇,地点是万宁市内的沙啦啦酒吧,时间是去年下半年某天晚上的8点钟。当晚11时许,两人各自回家后便再未见面。

  之后,薇薇入读后郎小学。在六年级二班,她认识了5个好朋友。

  想离家的孩子

  童童(化名)是薇薇在后郎小学六年级二班的同班同学,一直向薇薇表达着离家出走的念头。“她说她爸爸打她,她想去海口。”5月5日,童童父亲的一句话,让念头向行动靠近了很关键的一步。它是之后所有事情的源头。

  当天上午11时许,童童与薇薇等在万宁市内的乐谷酒吧聚会,为一个朋友过生日。一同聚会的乐乐(化名)在楼下见到童童的父亲骑着摩托车经过,上楼后,她告诉童童,“你爸爸在找你。”童童借来芊芊(化名)的手机,她告诉父亲自己在酒吧玩,不用担心。电话打完,童童便说自己一定要去海口。薇薇见童童情绪突然大变,将她拽进卫生间,“她说她爸爸让她别回去了。”见此,各自散去后,薇薇将童童带回家。“同学来了,我们也不管,有饭就吃,也没什么特别的”,薇薇的父亲李先生说。

  5月7日,周二。后郎小学附近的早餐店边,薇薇问童童还去不去海口,童童给予肯定回答,“她去我也去,她没去过海口,不熟悉,我陪她去。我们关系很好。”当晚,童童来到薇薇家,她们约好去附近玩耍。“我不让她出去,她生气了,后来我们喊她出去玩,她不去,我们就把她锁在家里。”李先生和妻子出门散步。谁也意识不到,躺在床上的薇薇,心里正在计划着次日的行动。

  第二天上午11点放学后,薇薇并未按父亲的要求去姐姐家吃饭。她与童童、芊芊、蓉蓉(化名)、婉婉(化名)、乐乐(化名)出了校门,等待从另一所学校赶来的玲玲(化名):她们决定去海口。人到齐后,薇薇用芊芊的手机给陈校长打了一个电话,“校长在电话里说还没吃饭,吃完饭再来接我们,我说过来先。”下午1时许,陈校长开车来到上海宾馆门口。

  玲玲与童童坐在副驾驶座上,剩下的5个人挤在车后座。“去哪?怎么这么多人?”陈校长问薇薇。薇薇说所有人都要去海口,需要陈校长送后,“他说不可以拉这么多人,星期五去海口玩可以,(这样子)别人以为他是贩卖人口的。”僵持了约5分钟后,陈校长答应送她们去海口。陈校长载着婉婉与芊芊回家取衣服后,车子开始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兜圈。开到万利隆花园附近,车子停了15分钟。“校长说只能先送两三个人去海口,其他人周五再去。”但婉婉的计划很快就败露,她的奶奶在半道截住了孙女。

  决意要离家出走的6个孩子不敢回家,陈校长将她们拉到绿春园酒店,给了她们300元。因为没有身份证,7个孩子在绿春园酒店三楼开了一间包厢喝茶。“校长临走时让我们晚上打电话给他。”薇薇说,晚上7时许,她打了个电话给陈,“他说在东澳镇吃饭,等会过来。”电话中,他让薇薇等人去绿春园附近的嘉年华K T V开个包间,等会唱歌,但薇薇等人拒绝前往。晚上9时许,陈打来电话,说包间已开好。“806房。”

  跳舞的校长

  玲玲与蓉蓉不想喝酒唱歌,玲玲打电话叫干爹冯某松过来接她。晚上9时许,冯某松开车来到绿春园酒店楼下,将玲玲与蓉蓉接走。薇薇、童童、芊芊、乐乐4个人前往嘉年华K T V。推开门,“陈校长在里面跳舞,我们看他手舞足蹈的样子,都笑得不行。”薇薇说。

  和薇薇说话时,“他嘴里的酒气很重。”坐下约30分钟后,不胜酒力的童童已喝了三四杯啤酒,吐了一地的她让其他朋友不要说。彼时,陈校长开始找人陪他跳舞,“谁离他最近就是第一个,童童第一,我第二,芊芊第三,乐乐第四。他抱我们抱得很紧,不说话。”薇薇说,陈校长和其他人跳舞的时间约为5分钟,惟独和自己跳了10来分钟。童童起初抗拒陈校长的搂抱,“他说跳舞算什么。”

  跳了第一轮舞,陈校长找来骰子,薇薇等人表示不会玩五粒骰子后,陈拿掉三粒骰子,他们玩起两粒骰子比点数大小,点数小的人必须喝酒。摇骰子完毕,陈校长拉着薇薇们跳起第二轮舞蹈。趁着空隙,薇薇、童童和乐乐3人跑到包厢外上厕所,芊芊被陈校长拉着继续跳舞,“我们跑出来不到一分钟,芊芊就也跑来了,说校长要亲她。”

  薇薇说,9日凌晨1时30分许,唱歌喝酒的环节终于结束。出门时,陈问薇薇她们晚上住哪里,“我们说没有身份证,不知道住哪里,让他帮我们开一间房,我们4个人挤着睡。他问我们他睡哪里,我们说他可以回家。他说没车,走回去远,他不回去了。”

  说完,陈便走到约100米外的绿春园酒店,薇薇们继续在嘉年华K T V等校长的回音。开完房后,陈回到嘉年华K T V叫上薇薇等人,当着陈的面,薇薇要童童陪自己睡一个房间。“他不高兴,房间号都没说就走了,我们跟在后面。”薇薇再次打电话给陈校长,才知道房间号是803和805。她们走进绿春园酒店,乐乐与芊芊住进805房,“他要我和他睡一个房间,我死拉着童童陪我,童童同意了。”

  1万元的诱惑

  薇薇告诉记者,进房后,她表示和童童睡一张床,陈独自睡一张床,但被陈否决。童童不同意,“他说‘你不同意就滚到一边去睡。”陈搬开两张床之间的桌子,将两张床拼在一起,便走进卫生间洗澡,“他没关浴室的门,我们俩就在商量怎么睡。”洗浴完毕,陈拿着两个安全套从卫生间出来,“问我们是不是生理期,用安全套防止我们怀孕。听完,我心里就好怕。”薇薇说,她和童童挤在一起睡着,没敢回陈的话。

  薇薇告诉记者,陈当时就将童童从薇薇身边抱开,穿着内裤躺在两人中间。两床被子被薇薇和童童用来裹住自己的身体,陈没有盖东西。躺下不到10分钟,陈抱住右手边的童童,“亲童童,童童反抗,他不说话,我抱着被子,心里好害怕。”薇薇说,约1分钟后,童童滚到地上,陈叫童童上床,僵持了几分钟,童童再度上床。“他就转身抱我,亲我,抱得很紧。”

  薇薇说,她用指甲抠陈,陈一松手,薇薇借机将他推开,“抱了有两分钟,我喊童童过来和我一起睡。”不到一分钟,童童再次被抱到陈的右手边,陈再次躺在了两人中间,“他又开始抱童童,童童叫我的名字,我吓得坐起来,童童又跑到了我这边来了。他让童童过去,说不搞她了。”两个女孩短暂依偎在一起的时间里,“她说陈校长摸她。”

  童童紧抱着被子躺下后,陈校长再次抱住了薇薇,“他摸我胸部,大概有15秒。我不停反抗,他就放手了。”这次,童童抱着枕头,薇薇抱着被子,两人睡在了卫生间门口。睡下不到5分钟,陈校长开灯,“他那天穿白色上衣,黑色裤子,皮鞋,他从左边裤子口袋拿钱出来,我以为他拿裤子要走。”

  “他说不跟我们玩了,一人5000元,去夜市找个处女才3000元。”躺在卫生间门前的两人,“不回答,不好意思说话。他开始数钱,数了一分钟,把钱放在我们俩的枕头下,说谁同意就上床,不同意就别动,然后就关灯了。”见陈躺在床上几分钟都不动,觉得地面很冷的童童和薇薇以为陈已睡着,两人再次上床,分睡在陈的左右侧。刚躺下,陈一把抱住薇薇,“他说童童自愿给他摸的,童童已经同意了,怕我不同意童童才不敢,如果我同意,他先和童童发生关系。”

  “我问童童是不是同意了,童童问我,‘你呢?"两人问答刚完,陈就转身去抱童童。这次,发问者是童童,反问“你呢”的是薇薇。童童挣脱了陈超过5分钟的搂抱后,跑到薇薇的身边躺下。过了会,陈开灯,起身将钱放进裤袋。童童睡在薇薇的左手边,薇薇紧邻着陈。

  “早上7点多,他以为我睡着了,就摸我的上半身,我把他手打开,他就开始脱我的裤子,皮带很紧,他没脱成。”薇薇爬起床跑进卫生间,喊童童进去帮自己扣好胸衣,“他起床说自己要上班了,给了700元,塞到我手里,让我不要告诉805房的人。”整理好衣服,薇薇和童童出门喊805房的芊芊和乐乐起床出发去海口。陈让薇薇先出门,拉住了童童。喊醒了805房的人,薇薇推开803的房门,“他右手搭在童童的右肩上说话,我喊童童出来后,校长就把门关了,我们4个人就离开了酒店,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薇薇称,陈整晚都与她和童童在一起,并未进入805房。昨日,芊芊的父亲表示,女儿也说陈未进入805房。

  “我以为是很普通的睡觉,以为他有老婆,不会那样,在酒吧跳舞抱着我们,我也以为他是酒喝多了。”薇薇称,其实,冯某松是玲玲与童童两人的干爹,当晚童童未被冯某松接走,是因为“玲玲与童童关系不好,所以童童不去”。

  撰文:新华社 南都记者 许方健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