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女子为入监见丈夫杀一岁半儿子 孩子已获救

2013-05-16 15:05:00  来源:华西都市报

小玉轩和奶奶。

小玉轩和奶奶。

 事发的凉椅。

事发的凉椅

 张明军想为儿子和媳妇找律师。

 张明军想为儿子和媳妇找律师

  记者探访案发家庭

  华西都市报记者 梁波 摄影报道

   对被关押的丈夫,她关心不已:一天内四次想探望;对一岁半的儿子,她则狠心下了杀手,只为可以“入监见丈夫”。所幸儿子获救,但对这名年轻妈妈的“疯狂举动”,我们想说的是:虎毒不食子,爱情绝不是以牺牲母子情为代价换来的。

  昨日下午6点,仁寿县文林镇八里村一组,一辆从县城方向驶来的摩托车,从水泥路拐到泥泞土路。驾车人叫张明军(化名),搭乘者有两位,一位是张明军的妻子,另一位是他们才一岁半的孙子小玉轩(化名),小玉轩被爷爷奶奶紧紧护在身体间。

  近日,一则“眉山女子为见丈夫残杀1岁半亲子被警方批捕”的微博,引网友心中一颤。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实地探访证实,张明军夫妇紧紧护着的小玉轩,即是微博中的“一岁半亲子”。

  回放

  女子自首

  时间:4月5日14:30

  地点:仁寿县城北派出所

  狠心妈妈报警:“我捂死了儿子”

  昨天下午2点30分左右,仁寿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内异常安静。不过40天前的这个时间,却发生了件让大家震惊的事。

  时间回到40天前,4月5日下午2点30分,副所长李晓军值班。突然,一年轻女子走进派出所。一见到李晓军女子便说:“我杀了我儿子,我来自首!”

  女子很年轻,李晓军有点不相信。见状,女子马上掏出手机 ,并现场开始播放视频。视频时长有5分多钟,画面的主题是:有一只手将鼠标垫捂在一个娃娃的脸上。

  昨天,由于该案已移送检察机关,华西都市报记者未能看到这段视频。不过,据看过完整视频的副指导员李俊证实,视频尽管只有5分多钟,但很完整地记录了这只手将鼠标垫捂在一个娃娃脸上的全过程。“从视频上看,鼠标垫捂在娃娃脸上时,中间有短暂地被拿开的动作,以此划分,前一时段大概三分多钟,后一时段两分多钟。”李俊说。

  警察救娃

  时间:4月5日14:40

  地点:仁寿县文林镇八里村一组女子家

  急奔事发现场送医救回小孩

  “你说的是真的?”李晓军再次确认女子没有编瞎话后,他带着三名警察,要求女子带路紧急赶往现场。

  通过路上的讯问,李晓军获知案发现场就在女子家中,位于仁寿县文林镇八里村一组,距县城约三公里。

  不到10分钟,李晓军一行便到了女子家。冲进堂屋,首先映入李俊眼帘的是摆放在左侧的一张凉板椅,椅子上,盖着一床被子,被子下躺着一个小孩。“这场面和我在视频中看到的完全一样。”

  见此情形,民警李浩赶紧将被子揭开。被子之下,一个一岁多的娃娃嘴角正流着血、脸色发紫,这个小孩就是小玉轩。李晓军俯身查看,小玉轩还有一丝气息。“还有气,快,送医院……”李晓军一把将其抱起,转身就朝警车跑去。

  小玉轩被送到仁寿县医院后,已处于完全昏迷状态。经医生紧急救治依旧昏迷不醒。医生建议转至省医院。当晚7点过,小玉轩被送到成都,经过治疗,4月6日上午8点,他终于苏醒。经一天观察,共计花费上万元的治疗费后,小玉轩得以彻底康复。

  昨天下午6点,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张家时,小玉轩嘴里正含着一根棒棒糖依偎在张明军怀里,动个不停。张明军告诉记者,幸亏当时民警反应快,否则,孙子已与他“阴阳相隔”。

  追问

  杀子动机?

  痴情妻子自述:“想入监见丈夫”

  经讯问,女子叫欧某,内江威远县两河镇人,出生于1993年5月2日。案发现场的户主叫张明军,是欧某的公公。欧某丈夫张某今年26岁,因涉嫌盗窃电缆线,于今年4月3日被仁寿警方抓获,被刑事拘留后,目前羁押在仁寿县看守所。“欧某和张某间只能算事实婚姻,因欧某未到法定结婚年龄,两人至今未领结婚证。”李俊说。

  欧某供述,她所以要杀害亲生儿子,动机只有一个:想通过这个手段犯罪后,被送进仁寿看守所,见到自己丈夫张某。

  民警告诉记者,欧某获知丈夫被刑事拘留后,她便带着衣物,前往仁寿县看守所探视。东西是送进去了,但由于张某所涉案件尚在侦查阶段,看守所民警依法拒绝了欧某想和丈夫见面的要求。“4月4日至5日,欧某去过看守所四次。”李俊说,得知自己根本不能见到丈夫时,欧某曾当场咨询看守所民警:假如她也犯了罪,能否和丈夫关押在一起?

  获得民警“否定”的答案后,欧某离开了。回到家中,待公婆外出后,欧某先把儿子哄睡,然后找来鼠标垫,右手拿鼠标垫捂住儿子口鼻,左手用手机自拍视频,三分多钟后,见儿子没有动静,她松手。当发现儿子还在抽搐、脸成紫色时,欧某再次用鼠标垫捂住儿子口鼻。以为儿子已死亡,欧某便带着视频来到派出所自首。

  “很傻很天真”

  女子涉嫌故意杀人已被批捕

  4月5日当晚,因涉嫌故意杀人,仁寿警方依法对欧某刑事拘留。近日,仁寿县检察院依法对欧某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目前,该案已经移送仁寿县检察院,并进入公诉程序。

  “她的杀子动机很傻很天真。”昨天,侦办此案的民警和负责此案的女检察官,脸上都写满了疑惑。一办案民警说,起初欧某还算冷静。但当警方对其进行体检时,她的情绪开始波动。

  派出所副所长向治宇说,因担心欧某走极端,经请求上级同意后,他们先找来欧某的公婆,到派出所对其进行安抚。见其情绪仍不稳定,再次请求上级同意后,欧某和丈夫张某在看守所见了一面。“目前,欧某情绪已稳定下来,她还写了悔过书。”向治宇说。

  仁寿县检察院检察官昨日也证实,卷宗材料中的确有一份手写悔过书。“写得较真切。”

  对话

  公婆:“我们把她当女儿,不恨她”

  昨天下午6点,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张家时,小玉轩也刚刚跟着爷爷奶奶从外面回来。

  爸爸妈妈被羁押于看守所,爷爷不再出门,每天带着小玉轩进城玩。而奶奶则在仁寿县医院继续做清洁工。

  据张家邻居和办案民警证实,欧某16岁那年,便与张某在成都某旱冰场认识了。两人相恋后,欧某于18岁生了小玉轩。由于年龄太小,两人至今没有扯结婚证,只在娃娃满月时张家摆了酒席。“但这门亲事,欧家父母不是很同意。由于两人感情非常好,欧某坚持住到了张家,并生下了小玉轩。”民警说。

  张家妈妈告诉记者,欧某尽管年龄很小,不过还算孝顺。住进张家后一点都不挑剔。“看到我有衣服换下来,她会主动拿过去一并洗。”“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不会恨她。我曾跟她说会把她当女儿看。如今,我们还会把她当女儿,不恨她……”

  离开张家前,张明军拿出儿子和媳妇的逮捕证,反复问记者,请律师是不是需要很多钱?未得到准确答案后,他留下了记者的电话,希望记者能帮他打听打听。昨晚8点,记者再次联系张明军时,他还在找人咨询这件事。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除民警外,其余均为化名

  记者手记

  回家指认现场

  儿子追着喊“妈妈”

  这是一场匪夷所思的悲剧。采访中,办案民警和检察官这样评价。

  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欧某回家指认现场时,娃娃依旧咿呀追着喊妈妈!

  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是每一起刑事案件必须进行的环节。欧某回家那天,小玉轩在爷爷奶奶的陪伴下,一直在家等着。奶奶回忆,见到妈妈回家,见有警察叔叔跟着,小玉轩起初还有点胆怯,没敢靠近妈妈。十来分钟后,小玉轩开始咿咿呀呀喊“妈妈”。

  看见妈妈被带走,小玉轩使劲拽着奶奶,朝妈妈追。“妈妈哭得很厉害。不过,眼泪来得迟了一些。”一办案民警说。

  母子情和爱情面前,这位“90后妈妈”选择了最极端方法:切断母子情。由于被羁押在看守所,其公婆还没有凑到律师费,截至目前,除办案民警、丈夫、公婆外,尚未有其他人和这位“90后妈妈”接触过。

  记者也未能见到她。她有其他苦衷吗?这次采访,我没有找到答案。不过,我相信有一点不会变:娃娃还会喊她妈妈!华西都市报记者        

责任编辑: 唐一婷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