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男子赌气离家17年后蹬三轮73天从浙江回四川

去年,蔡光勇在浙江开化县捡废品,当地一位50多岁的养殖户经常开导他,才坚定了他回四川老家的信心。蔡光勇从浙江到湖北挺顺利,进入湖北,他的老伙计——三轮车开始出毛病了,“轱辘坏了,先是后轮,后来是前轮。

蔡光勇在外漂泊了17年,终又回到慈母的身边。

  蔡光勇在外漂泊了17年,终又回到慈母的身边。

  历时:从2月26日到5月10日,历时73天、超过3000公里

  旅途:途经浙江、湖南、湖北、重庆,最后进入四川

  艰辛:蹬着捡废品的三轮车上路了,仅有的700元只剩6元@华西都市报:

  17年前,为了闯出个样儿来,21岁的蔡光勇留下一封信后不辞而别,从此踏上漂泊路。17年间,他在江西、福建和浙江都留下了足迹,当过搬运工、捡过废品,饱受世间冷暖。已38岁的他难抵乡愁,于今年春节后,从浙江开化县,辗转湖南、湖北、重庆,最后进入四川达州,蹬了3000多公里的三轮车,于5月10日回到家乡广汉。

  17年前负气离家出走,17年后蹬着三轮车回家。广汉的蔡光勇说,这一遭走得“灰头土脸”,就连父亲2003年病逝,他都一无所知。怀揣700块钱,蹬着三轮车从浙江开化县回到四川广汉,吃住在车上,他用时73天、行程超过3000公里。对他而言,这是一段“漫漫回家路”。

  17年前离家 想闯出个样来

  “我最近生病了,剪头剪起家里脏,他在收拾。”广汉市中山大道三段附近中山小区一个便民理发店,是蔡光勇的母亲黄通秀开的。记者来到时,黄通秀正在给人理发,蔡光勇在旁边帮忙。

  蔡光勇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表明他离开四川已经太久了。17年前的蔡光勇才21岁,工作不安心、感情不如意,父母的关心反成心烦的唠叨,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蔡光勇说,“当时我留了一封信,说出去能闯出点儿样我再回来,闯不出样不回来。”这17年来,江西、福建和浙江都有他的足迹,“当过搬运工、做过建筑工地上的苦力,更多是捡废品卖,一日三餐也没法保证。”“捡废品卖,好的时候一天能卖100多元,差的时候十多块。”为了实现当年“要闯出样”的誓言,蔡光勇从未与家人联系过。

  逢年过节,日子最难熬。“那时候家家户户热热闹闹的,心里就有点难受,有时候干脆不想了,就多喝两口酒。”蔡光勇使劲捏着手指说。

  去年,蔡光勇在浙江开化县捡废品,当地一位50多岁的养殖户经常开导他,才坚定了他回四川老家的信心。“他一个劲给我说,做儿女的应该有点责任心,说我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家和家里的父母了。”蔡光勇说。

  17年后回家 用苦难惩罚自己

  今年2月26日,刚过完春节,蔡光勇揣着仅有的700元钱,蹬着捡废品的三轮车上路了,沿着国道翻山越岭、风餐露宿,从浙江、到湖南、转湖北,经重庆进入四川达州。

  回家的信念支撑着他,渴了在路边找水喝、饿了煮饭吃、累了在三轮车上睡。

  蔡光勇说,有点想惩罚自己,路上不受点苦可能回来还是受不了、还呆不住。

  每经过省份交界处或者有名的风景区,蔡光勇还专门用手机拍下来作纪念。他说,这几十张照片也是人生的财富。

  蔡光勇从浙江到湖北挺顺利,进入湖北,他的老伙计——三轮车开始出毛病了,“轱辘坏了,先是后轮,后来是前轮。修了两三回,总算到家。”手机从浙江出发的时候充了电,没用到两三天就没电了。中途在湖南洞口的汽车站充了一回,拍了些照片。“基本都处于关机状态,没地方充电。”蔡光勇给记者展示他沿途拍的照片。

  5月10日,历时73天、途经5个省(市),行程超过3000公里的蔡光勇终于回到了广汉市区。此时,他身上只剩6块钱,但他知道,17年来“魂牵梦萦”的家就在眼前。“想家、想爸、想妈,也想我这个家乡。”蔡光勇哽咽了。

  离家太久 家在眼前却找不到门

  蔡光勇早就忘了老家所在的街道和门牌号,只依稀记得附近有广汉房湖公园、雒城门。可当他来到雒城门时,早已物是人非。几经打听,蔡光勇找到了广汉市公安局城北派出所。

  一听说蔡光勇蹬三轮走了3000多公里回广汉,民警都感到不可思议。接待蔡光勇的广汉市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民警蔡康健说:“骑了将近3个月,骑到这边来,非常神奇,就像运动员一样。”根据蔡光勇的陈述,民警很快联系上了他的家人。

  5月10日下午,黄通秀突然接到电话,得知17年杳无音讯的儿子在派出所,心里悲喜交加,立即让大儿子蔡光海一起去接人。

  “喜的就是他回来了,忧的就是他是不是在外又犯什么错误了?怎么在派出所?”黄通秀说。母子相见,抱头痛哭。“他们还没进大门,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毕竟是自己的母亲。”蔡光勇说。“看到他又瘦又黑,简直心痛。”黄通秀说。

  蔡光勇得知父亲早在2003年就去世了,心里悲痛万分。“我亏欠家里太多了。”蔡光勇忍不住抹泪。除了大哥蔡光海已成家外,蔡光勇还有个三弟蔡强。

  中午12点过,母子四人一起吃午饭,虽然桌上只有两个菜,但一家人吃得很香。“一家人又在一起了。”大哥蔡光海说。

  蔡光勇希望能尽快在广汉找一份工作,静下心来孝敬母亲、承担一个作儿子的责任。林曾锐林永炳 华西都市报记者唐金龙 摄影报道记者手记

  回来就好

  这个套三的居室中有个房间已为蔡光勇“空闲”了十几年,黄通秀每天都会打扫。很多人都说蔡光勇不会回来了,但坚强的母亲坚信儿子一定会回来,坚持为儿子留着屋子。

  母亲没有因为儿子的落魄而将他拒之门外,“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儿子回家后,没有多余的话,母亲炒上两个菜,为儿子接风洗尘。黄通秀已经快70岁了,还在理发补贴家用。老人家说,不管生活有多清贫,只要一家人能聚在一起就好。

  5月18日,蔡光勇回家的第八天。记者再次来到他们家,门锁着。邻居说他们去给蔡光勇的父亲上坟去了。离别那么久,一家人是该好好说说话了。华西都市报记者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