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少年留学潮

  中国周刊记者彭波北京报道

  [内容简要]:不知不觉,中国迎来了第四波留学潮。与前三次相比,这一次最显著的特征是所谓的“低龄化”留学。  

  4月的一个下午,北京城大风又起,一对母女正在米阳大厦外互相抱怨。母亲抱怨女儿学习成绩不好,高中会考挂科太多;女儿则反驳妈妈从小就不关心自己,学校的老师更是不可理喻……之后,她们走进了米阳大厦,大厦内有一家出国留学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在大厦的第五层,一个开放式的大厅内坐满了前来咨询留学的人们,看上去像一个喧哗的证券交易所。而在这个“交易所”里,像这对母女一样咨询本科以下留学的人数竟然占到了三成比例。

  一股潮流,正暗暗涌动;太多的水滴,都未满18岁。

  第四次浪潮

  留学,在中国大陆,曾是一个只有精英阶层才能涉足的领域。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出现了第一波留学浪潮,以公派的访问学者为主,自费留学生非常少见。差不多四五年之后,留学人群中涌现了大量以攻读硕士、博士学位为目的的自费留学生,作为真正的“海归”,他们学成之后的待遇令人艳羡。

  2000年前后,国内出现了第三波留学浪潮,新增加了不少本科生的身影。与前辈不同的,这批留学生有许多人是为了逃避“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中国高考。他们中,很多人成绩一般,家庭富裕,在国外可以轻易上大学。这波留学潮的参与者,有很多却成为“海带”(海待,留学归来以后待业)、“海藻”(海找,留学归来找工作)。

  看上去,出国寻找出路的前景正在渐渐黯淡,但在最近几年却兴起了第四波留学潮,“大众化”与“低龄化”是它的标签,主角是许多未成年的孩子。这些“90后”和“00”后们,主要的留学国是英美、澳新、加拿大和亚洲的新加坡。

  新东方教育集团与艾瑞咨询联合发布的《2013中国留学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留学生人数在2011年总数基础上增长了21.8%,占全球总数的14%;2010—2011学年,赴美入读私立高中的中国学生就比五年前激增100倍。

  感受到这一趋势,新东方前途留学公司在2011年正式设立了美国中学分部,卢巍是这个部门的总监。她告诉《中国周刊》记者,根据2012年美国联邦调查局统计显示,当年在美国持有F1签证就读私立中学的中国留学生人数为23795人,而2008年只有4508人,4年间增长4倍之多。

  对于这种变化,启德教育集团北京公司的总经理张杨有亲身感受。2008年,他正在哈佛大学读研究生,曾在美国一家寄宿中学做志愿者,当时这家中学只有10个中国孩子,现在,至少有30个中国孩子在这里就读。

  另一个数字来自加拿大,据温哥华教育局发言人海因里奇介绍,在2012至2013学年,温哥华幼稚园至中学12年级国际留学生总数达1086人,比上一学年增长约6.5%,其中中国学生645人,占总数六成。在与温哥华邻近的列治文市中学,2009年其国际留学生人数为450人,但在2011至2012学年,学校的中国留学生已达425人。在新西兰,也有来自中国大陆的大量未成年留学生,最小留学生才5岁。

  出国的理由

  在美国中学分部工作的两年时间内,卢巍遇到过许多的中国小留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他们都有不得不把孩子送出去的理由。

  卢巍听到最多的抱怨是“孩子在中国太累了”,即便是在小学阶段,仍有许多孩子在晚上12点才能做完作业,而作业的内容就是不断地抄写。同时,这些孩子还要在周末参加本校组织的类型不同的补习班,如果不去,孩子有可能学不到老师雪藏起来不会在课堂上讲授的内容。

  即使参加学习班,也不见得能获得老师的青睐。一位母亲告诉卢巍,她的儿子读五年级,最喜欢的事情是回答老师的问题,但新学期开学后,他的班主任一直无视孩子的举手。后来,在学校家长会时,孩子妈妈才知道这位老师有“举手费”,于是送去一张1000块钱的购物卡,但这张卡只换得孩子一天被叫起回答问题四次。这位母亲对卢巍说:“我有钱不假,因为孩子太小也努力接受中国的教育方式。但我不是二百五,如此没有性价比的教育会杀了我的孩子。”

  一位家长告诉卢巍,他的儿子天性自由,喜欢异想天开,不是中国老师喜欢的“听话的孩子”。而且每次老师提出一个观点,这个男孩都要与老师辨证地“讨论”下,比如老师强调“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孩子就会分辩“科学其实也会带来污染”,老师后来干脆冷落了孩子,“他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这位家长曾经想忍耐这样的教育环境,并一度考虑在海淀区中关村花300万元买套一居室的学区房。在海淀区,最昂贵的学区房每平方米10万元,均价也在五六万。后来,这位家长想明白了,这笔钱足够他把儿子送到国外接受更好的教育。

  和变态的房价一样,特别的异地高考政策也是赶走一部分孩子的重要原因。在卢巍遇到的家长中,一位母亲自称“无助的妈妈”。她与丈夫都在北京的一家外企工作,待遇良好却不解决北京户口,按照现行政策,正在读高一的女儿必须要回到户籍所在地去参加高考。他们既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女儿的户口,更不可能陪孩子回到原籍,即使回到原籍,完全不同的课程和激烈的高考竞争,也不能保证女儿能考上理想的大学。把孩子送到国外,成了唯一的选择。

  在各式各样的留学原因中,启德留学总经理张杨讲述了一个特别的故事。他曾接触过一位家长,因为孩子年龄小对空气变化敏感,在年初频繁出现的北京雾霾天中,几乎天天都被上呼吸道感染困扰,为此,他在家里安装了三台空气净化器,可又心疼孩子总是活在没有阳光的日子里。

  卢巍也说,从2012年起,来新东方前途留学公司美国中学咨询的家长,在谈及为什么出国时,很多人把空气污染、食品安全等环境问题列为原因之一。“一百个家长里面至少有三十个会明确说出对中国环境的不满。”

  用脚投票

  对于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离国出走,中国的教育部门并非没有注意到。2012年10月,教育部法规司公布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服务对象为已完成义务教育的人群”。该规定如通过,小学和初中生就不能通过中介出国留学。

  十多年前,官方甚至不允许高中生通过中介留学。1999年,教育部联合其他几大部委出台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管理规定》、《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管理规定实施细则》中,就曾提到“中介服务的主要对象为已完成高级中等教育或高等教育后申请自费出国留学的中国公民”。

  面对越演越烈的低龄化留学热,教育部门的红线不断后退,且在过去十多年来,事实上也并未对低龄留学生进行有效的监管。对于即将出台的新规,留学中介的从业者们大多不以为然,这些低龄化的小留学生,其家庭很多都是非富即贵,即便不依靠中介去留学,依然可以通过资金移民、技术移民的方式带走孩子,“根本还在于中国的教育和中国的生存状况能不能变好”。

  不过,即使中介公司也并不赞成小学生和初中生出国留学。新东方前途留学美国中学部对未成年人落地美国一年内的生活与学习进行过跟踪调查,他们发现,有10%的孩子会为语言改变、学习困难、与寄宿家庭间的交流障碍而痛苦,这些孩子很多都是高中段以下的。因此,卢巍建议,准备留学的孩子最好在中国读完初中。这样一来,孩子既能打下坚实的数理化基础,还可以对中国文化有一定的了解,同时也可以培养起孩子的自制力与独立性。

  在很多准备让孩子出国留学的家长中,流传着这样一个短信:“我不指望孩子能考上什么名校,我只是希望他能像我小时候那样——上、下学自己去,遇见陌生人不害怕,不用家长接送,汽车知道避让行人,不用给老师送礼拍马屁,有蓝天也有白云,喝上干净的水,呼吸清新的空气,吃上安全的食品,就这么简单。”

  可惜,这些要求已是“奢侈品”。        

  • 责任编辑:唐一婷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