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温州科级干部陷亿元高利贷案 立案半年仍无说法

前不久发生在温州的一场民间借贷纠纷,再次让人们关注温州的地下金融市场。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 称,政府公务员参与民间借贷在温州是客观存在的,尤其是2011年之前。

  前不久发生在温州的一场民间借贷纠纷,再次让人们关注温州的地下金融市场。刚刚退休的温州龙湾区民政局副局长池秀媚,起诉温州瑞安的一对企业主夫妇,要求返还借款本金8493万元及利息2208万元,这笔总计1.1亿元人民币的纠纷让不少人吓了一跳,一个科级干部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钱借给别人?这些钱又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我们的记者赶赴温州进行了调查。

  池秀媚,温州龙湾区民政局前副局长,2012年刚刚退休。据龙湾民政局介绍,池秀媚退休前,每年的工资收入只有8到9万。那么,这样一个科级干部,是如何能够拿出8000多万巨款借给别人的呢?这笔金额高达1.1亿元的民间借贷纠纷,又是否属于高利贷呢?记者在温州瑞安,找到了池秀媚的家。但是开门的人告诉记者,早在一年前,池秀媚就已经从这里搬走了。他们是池秀媚的哥哥和嫂子,他们告诉记者,他们也很久没有见到池秀媚了。谈起池秀媚的这场亿元官司,池秀媚的哥哥和嫂子说,他们也是受害者。池秀媚欠他们女儿800万。

  因为池秀媚欠了侄女800万还不上,于是哥哥嫂子就直接住进了池秀媚的这栋房子,等着她回来。据他们说,池秀媚借给陈飞燕的钱,大多都是从外面借来的。池秀媚的哥哥和嫂子告诉记者,现在池秀媚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相信有不少当初借钱给她的人都在找她。作为一名刚刚退休的科级干部,池秀媚本来可以过上一个幸福安定的退休生活,但现在为了躲帐,不得不过起了东躲西藏的日子。他们也不知道池秀媚在哪里。

  在瑞安的调查采访过程中,记者好不容易打听到了池秀媚的电话。电话接通了,但池秀媚以不在瑞安,不方便接电话为由挂断了电话。几分钟之后,记者再次拨打池秀媚的电话,但电话已经无人接听。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池秀媚以前经常到这家叫金贵人美容院做美容,并向这里的老板涂丽丽借过200万元。随后,记者拨通了涂丽丽的电话。但涂丽丽已经不想再谈这件事。

  围绕着这位叫池秀媚的科级干部,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蹊跷的事。许多人把钱借给了她,但又不愿意多谈细节,他们图的是什么?利息究竟是多少?而池秀媚借给别人8000多万,这个利息又是多少?为了了解更多的事实,我们再次拨通了池秀媚的电话,而这次接电话的是池秀媚的丈夫赵先生。

  赵先生说:“这几天我老婆的身体很不好,我们现在在外面调养。现在我们这个钱被陈飞燕骗走了这个钱,这个是个大骗子,||要房地产的投产,要办什么厂,因为她和我的老婆关系是可以的,有多少财产多少财产,……说一个月,是去哪里投投,是要去投房地产上面。||

  记者:您借给她的钱就是利息大概是多少啊?||

  1分5的也有,2分多的也有,||这个借过来陈飞燕我们没赚钱的,人家给陈飞燕,我们帮她介绍一下,||

  记者:您这八千多万都是从哪儿来的?||

  我也是老板,我还有一个亲戚在国外的,她们的钱全部都放在我们这里的。||

  我们电话里也说不清楚,||能不能跟您约个时间见面,来聊一聊这个事情呢?||

  我现在在外面,我还有十来天回去。||

  记者:我们去找您也行,你现在在哪里啊?

  赵先生:我现在在上海,我们都是一块儿去的。

  记者:要不这样,我们到上海去找您可以吗?

  赵先生:我们并不在上海,我们已经到安徽了。

  池秀媚的丈夫向我们提供了他们的代理律师余心海的地址,当我们来到这家律师事务所的时候,余心海并不在办公室,他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说要去外地出差,拒绝了我们的采访。而就在这时,记者接到了一个自称是池秀媚朋友的王女士的电话,说愿意出来接受采访聊聊池秀媚的事,可就在和记者约好第二天见面时,王女士却又反悔了,说只能在电话里简单聊聊这件事。王女士跟记者说,你管人家的钱从哪里来干吗呢,人家有朋友,有亲戚,朋友遇到困难,人家借给她是很正常的,她们之间的关系是比姊妹还亲。即便收1分5的利息,在温州也很正常,都是临时调来调去的。

  一个退了休的科级干部,和别人发生了上亿元的借贷纠纷,这件事情曝光之后让许多人大跌眼镜,池秀媚因此被称为“亿元”科级干部。但没想到我们在温州调查时,大多数人对这件事情似乎看得很平常,甚至认为为这笔钱打官司不值当。这究竟是一笔什么样的借贷纠纷?记者随后找到了从池秀媚手中借钱并和她发生纠纷的企业老板陈飞燕。陈飞燕,瑞安环球电泳有限公司董事长,是一家制造眼镜企业的老板。记者见到她时,她正为自己创立了十几年的这家眼镜厂犯愁。

  陈飞燕告诉记者,2012年8月6,池秀媚到法院立案起诉陈飞燕欠款8000多万,并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银行冻结了陈飞燕2.5亿的资产,随后,银行催款、采购原料商业开始要求现金支付、资金周转困难、订单减少、四个厂中两家已经停产。

  陈飞燕说,现在企业搞成这样都是民间借贷惹的祸。她与池秀媚在2007年认识,俩人觉得非常投缘,后来成了无话不谈、关系亲密的好朋友。池秀媚的儿子都叫陈飞燕是干妈。

  从2008年开始,陈飞燕由于企业经营和发展的需要,开始向池秀媚借钱周转。在陈飞燕写给池秀媚的借条上,记者看到,大部分的借款都是三分的利息,也就是说,年息高达36%,这远远超过了国家规定的贷款利率。陈飞燕告诉记者,池秀媚之所以从很多亲戚朋友那里借来钱再放贷给别人,目的就是从中间赚取利差。陈飞燕告诉记者,这个圈子里有多官员的,最好找个包青天查查。

  一位科级干部拿出8000多万给别人放贷,这已经让人吃惊不已。但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仅仅只是池秀媚这位科级干部高利贷生活的冰山一角。陈飞燕向记者提供了她和池秀媚近几年来贷款还款的银行清单,从2008年至2012年的五年间,池秀媚仅仅是通过银行汇给陈飞燕的资金就高达3.97亿元人民币,而陈飞燕汇给池秀媚的钱是4.18亿元。陈飞燕说,她还有很多钱是通过第三方转给池秀媚的。里面涉及到20多个人。

  在清单中,记者看到,从2008开始的这几年中,汇款的往来的记录显示短期的三五天,长期的半个月一个月,少的几十万,多的几百万上千万。据陈飞燕介绍,除了这些款项外,还有不少钱是通过池秀媚和陈飞燕之外的第三方来进行转账的,如果都加在一起,池秀媚这位科级干部仅仅和陈飞燕这一位企业老板之间的资金往来,就已经是一个高达数亿元的天文数字。

  在这些往来的清单中,池秀媚在法院立案时,曾从中挑出了4412多万元认为是与案件无关的款项。但就在和记者电话沟通中,池秀媚的丈夫又对这些银行清单,提出了异议,称银行里面贷款的那个报表都是伪造的,

  陈飞燕始终坚称,她向池秀媚所有的借款早就已经全部还清。而每次还钱之后,她在电话中提及借条的时候,池秀媚都说已经销毁,由于都是好朋友,陈飞燕也就没太在意。

  记者也注意到,早在去年7月,池秀媚去法院立案起诉陈飞燕之前,有“温州民间信访局”之称的703804论坛就爆出了温州龙湾区民政局前副局长池秀媚非法集资、放高利贷2个亿的消息。这个帖子随后在天涯网等网站转发,帖子中提到,池秀媚身为国家公务员和领导干部,却无视党纪国法,非法集资、放高利贷、经商办企业等,实为严重的腐败行为。帖子中所说的内容是否属实?池某的行为是否违反了相关规定?媒体也曾联系过池某退休前所在的龙湾区民政局,以及龙湾区纪委。

  龙湾区民政局副局长苏本云称,网上说的这些事情,都是一些个人行为,局里对这块不是很掌握。组织上没掌握。

  龙湾区纪委张主任也说这个事情要等法院审判之后,他们才能介入。

  那么这个案件从立案起诉至今已经有10个月的时间,现在的进展究竟如何?池秀媚和陈飞燕之间拆借的利率到底是多少?记者来到了瑞安市人民法院,主审这个案件的蔡木义庭长在外地出差,记者对他进行了电话采访。

  蔡庭长说,目前案件还不方便透露,但是已经进行到写判决书的程序了。池秀媚对外亡款,4分5也有, 5分也有,6分可能也有。应该说属于高利贷。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显然池秀媚的放贷利率远远超出了此限度,明显属于高利贷。那么在民间借贷最活跃的温州,官员、公职人员私人资金进入民间高利贷的情况究竟有多普遍?

  2011年9月,温州正得利鞋业有限公司老板沈某从温州市区顺锦大厦22楼家中纵身一跃,用生命为一桩民间借贷大案画上了句号。随后,三天一跑路五天一命案在温州这个中国民间借贷最活跃的地方不停上演。而在众多曝光的案件中,也让一个个公务员债主的身份浮出了水面。

  2011年,温州市永嘉人施晓洁担保公司募集高利贷后跑路的事件,据媒体报道,八成债主都是公务员,有的甚至是局级以上的。而我们找寻的池秀媚,在她放高利贷的高峰时期,同样是属于公职人员。

  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 称,政府公务员参与民间借贷在温州是客观存在的,尤其是2011年之前。

  在周德文看来,公职人员的私人资金为何愿意进入民间借贷?一方面是由于民间拆借利率高,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凭借职务之便,在募集资金和放贷上更有优势。他说,公务员可以无抵押地从银行取得贷款,有的30万,50万,把这些钱集中起来放贷,借一些各种各样的所谓的担保公司,各种各样从事民间借贷的机构来赚取利息。更有些公务员利用自己的影响,甚至一定的权利那么把别人的钱募集到她那里再借出去。

  小黄在温州的一所大学做行政工作的,从2008年起,开始陆续将自己的积蓄放在朋友开的一家担保公司。在尝到甜头后,小黄又筹集了父母和亲朋的闲散资金先后借给了这位朋友。一年左右时间,大概有将近100多万在他那边。

  随着每次投进去的资金不断增加,利息也在从一分五慢慢涨到一分八。但是好景不长,2011年10月份,小董发现从担保公司每个月打过来的利息越来越少,打款日期也越推越晚。小黄有点担心,因为这些钱都不是他自己的钱,最后担保公司说这个资金没有问题,让我放心,但一拖拖到现在都一年半时间了,还有将近50万的资金没拿过来。

  小黄告诉记者,朋友开的担保公司一般用一分五到两分的利息从他们手中筹集资金,再以三分、五分甚至更高的利息放给急需资金的企业和个人,从而赚取中间的利差。但是2011年的民间借贷危机,让不少企业倒闭、老板跑路,本金很难要回来了。小黄说就感觉这七八年白干了,为了填这个窟窿他总共贷了3、4笔,来周转这笔资金。

  伴随着2011年的民间借贷危机,各种民间借贷的纠纷在温州也开始不断增多。记者来到了温州市一家专门受理民间借贷官司的一家律师事务所浙江攀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颜贻潘告诉记者:“当时我觉得每天都是有人咨询的,有的时候多的话,有的时候一天几批人。|| 你说包括譬如说是政府官员,包括其它事业单位的,包括其它比如说企业老板、个体工商户等等都有。”

  国家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但在颜贻潘接手的民间借贷纠纷中,绝大部分都超出了这个范围。最高的8分那是有的。

  一年前,为了给民间借贷寻找出路,温州开始实行金融体制改革,成立了小额贷款登记服务中心,但是目前取得的效果似乎还十分有限。温州中级人民法院金融庭,是在一年前温州金融体制改革是刚刚成立的,现在所有民间借贷的官司都在金融庭受理。案件甚多,以至于现在法院一线的审判人员,手头他积压都超过260多。260个是什么概念,这个案件就是一天审一个案件这样的速度持续在审,要260天才轮到这个案件的审理。

  根据统计,从2011年9月份,温州中级人民法院民间借贷收案数量急剧上升,2012年,全年收案数量达到19446起,比2011年的12044起同比上升了61。46%,2012年,全年收案标的额为220.39亿元,比2011年106.9亿元同比上升了106.16%。

  半小时观察:

  一个科级干部,仅仅借给一位企业老板的高利贷资金就高达数亿元,究竟还有多少人从池秀媚手里借过钱?这些钱的总额又究竟是一个怎样惊人的数字?在我们普通人年来,池秀媚这个科级干部的高利贷生活就像是一个传奇。但我们的记者在温州采访时又发现,当地人对池秀媚的事件非常淡定,这仿佛是一个极为平常的事情。根据《公务员法》第五十三条第十四款规定:公务员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但近几年温州高利贷事件屡屡曝光出背后有公务员放贷,但他们有没有被查处却始终没有看到相关的公告;包括池秀媚,她放贷的密集时期是2008年至2012年,当时她正担任温州龙湾区民政局副局长,但从去年八月这起贷款纠纷被立案,至今已有大半年,目前当地纪委还没有对池秀媚的行为有个清晰的说法。

  这让我们担心,如果法律法规对公务员网开一面,如何能够遏止住民间高利贷的势头?温州地下金融乱象又如何能够得到彻底治理?我们希望相关部门应该对此调查核实,给公众一个真实的调查结果,让我们对温州整顿地下金融乱象有更多期待。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