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浙江福建百名船老大联名建议延长禁渔期(图)

\

   建议书复印了8份,每份上面都满是船老大的签名和红手印。

   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正式通报:春汛后期,浙江沿海大部分地区无鱼可捕

  浙闽两省百名船老大自发“救海” 建议延长禁渔期

  这在浙江历史上还是首次,专家认为这说明渔民的意识在提高

  一个多月来,本报记者对浙江沿海渔业资源现状的连续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和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

  昨天上午,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在杭州正式通报:春汛后期,浙江沿海大部分地区无鱼可捕,东海渔业资源确确实实存在衰竭现象。

  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林东勇在发布会上说:“媒体的报道客观及时,促使我们更加重视这项工作,如果再不重视,东海真的无鱼可捕。”

  与此同时,距杭州300公里外的温岭,一场渔民自发的保卫行为已经展开——浙江、福建两地近百名船老大联名建议,延长灯光围网的禁渔期,并打算将建议递交给省人大和渔业部门。

  渔民自发建议延长禁渔期,这在浙江历史上,还是头一回。

  浙闽渔民自发“救海”

  已有百名船老大签名

  60岁的温岭石塘老渔民林明才,是这份建议的起草人。

  老林14岁出道打渔,经历了不知多少风浪,他都乐观地挺过了。不过今年,他有了不好的预感,“鱼越来越少,很多船已经在亏本。”

  从去年底开始,老林在海上打渔时,经常通过无线电和其他船老大讨论对策:“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子孙就没鱼吃了。兄弟们,有什么办法?”

  最后,他们想到了上书。

  大家一致推举老林作为起草人。因为在许多渔民和船老大心中,敢说真话的老林是“老大中的老大”。

  “这是我们自己的大事。”老林一口答应。

  老林写好了这份建议书,开始征集签名。截至目前,大约有100位浙江、福建两地的船长签了名、按了手印。

  这并不是全部——由于6月1日的全面禁渔期尚未开始,许多渔船还没回港,大家估计,最终这份建议,将征集到超过200位船老大的签名。

  渔民建议将禁渔期

  从两个月延长到三个月

  签了名的建议书要递交上去,这个任务落到了人称“平安水鬼”的温岭渔民郭文标身上。

  郭文标可能是浙江最著名的渔民,他是省十一届、十二届人大代表、全国见义勇为模范,“他认识的人多,带上去方便。”林明才说。

  在郭文标手上,记者看到了这份按满红手印的建议书。

  其中主要建议有两条:1.灯光围网的禁渔期,从目前的两个月延长到三个月;2.对禁渔期内“偷渔”的外地渔船进行打击。

  “这个建议书印了8份,有的还在外面,还在签。”郭文标说,一开始,只是灯光围网的船老大来签名,后来,捕虾船、拖网船的船老大也来了,“因为实在没办法了,他们想签名建议试试。”

  郭文标告诉记者,对于浙江沿海的渔业困境,近几年他一直在向主管部门反映,也在人大会议时提过提案,“但是没有用啊,下来调研也是走马观花。”

  郭文标和大海打了几十年交道,他也感觉到:现在情况很不妙。

  他举了三个现象:

  “三四十条鱼才一斤,你想想得有多小?”

  “我船上就4个灯,功率还是正常的,晚上一开,苍蝇蚊子都吸引来了,一关掉,全部掉水里,眼睛都失明了,更何况那些大功率的。”

  “每年东海的渔船休渔了,渤海的、南海的都来跨海偷,抓的都是小鱼啊……”

  建议书仍在征集签名

  延长禁渔期需农业部批准

  郭文标说,这份建议书目前还没有递交上去,“等签好了再送。”台州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施华兴昨天也向记者证实,尚未收到渔民的正式诉求。

  据浙江省海洋水产研究所所长徐汉祥介绍,按照正常程序,更改禁渔期,应该由渔业主管部门向农业部提出建议,然后经过调查论证,才能作出更改。

  不过徐汉祥也说,作为公民,有权利提出建议、完善法律。

  对于渔民们的第二个建议,台州市海洋与渔业部门表示,已经在部署禁渔期的执法工作。

  “台州6条渔政船,将实行每天轮流巡逻。船到海上查,人到码头查,发现一条查处一条。”台州市海洋与渔业局执法支队副支队长吴军杰说。

  该局副局长施华兴也说,“不欢迎”外省渔船来台州伏休,“如果真要来,那么必须服从我们的管理,船靠港,网入库,人上岸。”

  延伸阅读

  我国休渔制度的制定和推行者:

  渔民自发要求延长禁渔期

  是一种意识觉醒

  昨天,记者再次专访了我国休渔禁渔制度的制定和推行者、海洋渔业专家、浙江省海洋水产研究所所长徐汉祥。

  他告诉记者,伏季休渔是从浙江开始的,距今已有34年;全面伏季休渔始于东海渔区,也有18年,“休渔对保护东海渔业资源,起到了积极作用,也是前阶段符合中国国情所采取的最直接、最有效的管理政策。”

  钱江晚报:渔民主动提出延长休渔期的建议,您怎么看?

  徐汉祥:一方面说明渔民的意识在提高,这是好事;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明鱼真的是很难捕了,残酷的现实迫使他们转变意识。

  钱江晚报:您支持他们的建议吗?

  徐汉祥:这不是简单的支持不支持问题。要看怎么科学合理的实施。而且,我认为,休渔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钱江晚报:根本问题在哪里?

  徐汉祥:伏季休渔只是一种时空上的强制措施,起到的只是幼鱼的暂养作用,当年生、当年短期暂养,照目前的捕捞强度,鱼只是多养了几个月,等休渔期一结束,大家又都一哄而上,几乎还是在当年全部捕光。

  伏休时间延长,也是可以的,但是其他的措施要跟上,特别主管部门要做很多工作,如幼鱼比例的检查、网目尺寸检查、网具规格和数量限制、渔场和渔区限制甚至渔获量限制等等。

  如果延长伏休时间,我的意见是:从6月1日到11月1日比较合理。

  钱江晚报:您觉得,应该怎么样从根本上解决?

  徐汉祥:保护和恢复渔业资源是系统工程,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过度捕捞严重,严格控制捕捞力量增加是渔业管理的首要任务。在还没法一步到位的情况下,可以采取逐步减少的办法。

  一是引入渔船退出机制,实施政府对上岸渔民渔船的赎买政策,并严格渔船报废制度,逐步淘汰部分渔船。

  二是严格区分生计渔业和商业捕捞,并实施分别管理。对商业捕捞,按照功率(或船只大小、或渔具数量)高标准收取渔业资源养护费,实行优胜劣汰。

  三是按照作业方式和渔船大小,严格规定每艘渔船可以携带的渔具数量和规格,并在有关证书内明确,对违反者进行重罚。

  另外,主管部门要加强执法,加强对渔业执法的统筹规划和科学布局,促进政令统一,消除地方保护主义干扰。

  本报记者史春波文/摄

  • 责任编辑:唐一婷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