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34岁女子卖淫10年 称只有晚上数钱时有点乐趣

几个月后,美慧怀孕了,她和前夫回到老家结婚,生下儿子,然后她继续“做生意”,没过几年,她就在老家买了套房子。到后来美慧才知道,自己辛苦赚来的钱,都被前夫拿去吸毒了,“周围的人都知道他在吸毒,就我不知道”。

  东南网5月21日讯 “做这行这么久了,除了晚上躺在床上数钱的时候有点乐趣外,其它,真的没有了”。

  昨日凌晨,刚被抓的卖淫女李美慧(化名)对记者敞开心扉,“真的,都是心底的话,这么多年了,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觉得没有人会有耐心听我们说”。

  她的个子不高,白色的网纱披肩、黄绿色的抹胸短裙把她的身材烘托得比较丰满,她平静地叙述着自己的“生意”,直到讲到那个带她 “入行”的前夫,想起自己10岁的儿子时,她才湿了眼眶。

  老家很多人都做这行

  5月19日晚上,美慧的老乡刚和 “客人”谈完价钱,警察出现了,老乡撒腿就跑,在附近的美慧害怕了,跟着跑,结果还是被抓了。

  来厦门不到10个月,这是她第三次和警察“面对面”,而这也是她“入行”10年来,见警察最频繁的一年。“在广东没被抓过,在浙江被拘留过一次,在厦门已经被抓三次了。”美慧称,她是去年秋天来的厦门,之前几年在浙江,“有老乡介绍,就过来了”。

  美慧的老家在我国中南部的一个省份,经济不差,但在美慧印象中,老家做这行的人挺多。“小时候经常看到有人在外面赚了钱,回来盖房子,那时候还不知道她们赚的是什么钱。”美慧说,在她老家有一种“见怪不怪”的现象,很多都是丈夫、男朋友带着自己的女人“入行”。

  现在美慧居住地的附近,也有五六十个她的同行老乡,“感觉各地都有老乡,有的还做到新疆去了”。

  初恋男友带她“入行”

  10年前,广东中山街头,24岁的美慧第一次“做生意”。

  “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去上班,进了酒店就坐在凳子上,客人让我去洗澡,我就去洗澡,洗完澡我还穿好衣服出来,那个人挺好的,那天什么也没做,还给了我200块。”

  在美慧看来,她走入这行,和她的初恋男友、她的前夫,很有“渊源”。

  中专毕业后,美慧到广东的一家服装厂打工,没多久,她就认识了同为老乡的前夫。前夫有个爱炫富的好朋友,那个好朋友的女朋友,就是做这行的。

  “她问我要不要跟她去上班,我就说好。那时工厂的工资一个月只有几百块,做这行赚钱快,最早不知道上班是干什么,后来知道了,也就做下去了。”

  几个月后,美慧怀孕了,她和前夫回到老家结婚,生下儿子,然后她继续“做生意”,没过几年,她就在老家买了套房子。

  平时爱看《非诚勿扰》

  在老乡的推荐下,美慧又去了浙江,每天要接很多客人,到了生理期,她就找游医挂消炎药防病。“觉得自己身体受不了,就要挂点药,我们老乡都这样,有的人还自己从老家带药过来,自己打,比较省钱。”

  来到厦门后,接客的数量少了,一天十几个,美慧也就不再挂消炎药了。美慧说,现在一般睡到11点,吃了早饭就开始干活,到晚上10点左右。每个月大概做20天,一个客人50元,扣掉各种花销,能存1万多元。

  工作之余,美慧没什么消遣,也没什么可以聊天的朋友。“做我们这一行的,大家都很忙,平时也不会打电话,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会交流,离开了,也就不联系了。”

  美慧平时很关注 “行业新闻”,“电视上啊,网络上啊,有和我们相关的新闻,我都会很注意,网络上也会搜来看,如果有人被抓了,就说明最近风声比较紧,要小心一点,还有怎么判刑啊,都会关注”。

  《非诚勿扰》也是美慧和姐妹们很喜欢看的节目,“都是女人嘛,虽然做了这一行,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有人疼、有人爱的”。

  想做到儿子大学毕业

  两年前,美慧一纸诉状将前夫告上法庭,结束了长达近十年的婚姻。

  “那天晚上,他把我整个头都打肿了,真的和猪头一样,都没办法报警,邻居听到我的叫声帮我报的警,那一次我才下决心要离婚,我宁愿和警察承认所有钱都是我赚的,去坐牢,我也要离婚。”

  其实这段潦草收尾的婚姻,在美慧心中也有过甜蜜的时光,尽管现在回忆起来,所有的甜蜜都已经被伤痛取代。“那时候傻啊,笨啊,每天去站街,赚的钱全部都给他,就想让他开心一点,如果赚少了,我还担心他会不高兴。”美慧说,前夫每次见面就是要钱,问银行卡在哪里,密码是多少,要不到就抢。

  到后来美慧才知道,自己辛苦赚来的钱,都被前夫拿去吸毒了,“周围的人都知道他在吸毒,就我不知道”。

  美慧现在唯一的寄托是儿子,儿子和她的父母一起生活,对父母和儿子,她都说自己在 “厂里”上班。“有一次和儿子去逛超市,买了挺多东西,儿子就问我,‘买这么多东西,要好多钱,妈妈,你有钱吗’,听着我心里挺酸,但也挺高兴。”

  关于未来,美慧没有太多计划,“能赚的时候多赚一点,做到儿子大学毕业吧,以后再买一份保险养老,认识的那些年纪大一点的姐妹,好像都没有过得好的”。

  记者手记

  谁的悲哀?

  采访间歇,李美慧谈起一个十五岁的小姐妹,和当年的她一样,被男朋友带着开始“做生意”,最近小姐妹怀孕了,还一心想着要和这个男朋友结婚。

  看着小姐妹,李美慧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当年“全世界”都知道她的男朋友在吸毒,只有她不知道;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小姐妹的男朋友是个有妇之夫,只有小姐妹不知道。但李美慧不会告诉她真相,即使她是她的姐妹,因为“告诉她了,我在这也待不下去了”。

  在有好看的衣服、好用的化妆品时,李美慧会想起这个小姐妹,这是她能给小姐妹做的最“体己”的事,但这些却是微不足道的,这个十五岁的女孩已经走上了李美慧当年的路。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流逝的青春背后,是无处安放的自尊。她们在短暂的安逸面前妥协了,而年老时的孤独和病痛,该如何去面对?

  “或许我活不了很久吧。”李美慧用这样的想法麻痹着自己。

  在这个“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在这个有人“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的时代,李美慧们的悲哀,到底是谁的悲哀?

  无论悲哀出自何处,李美慧们应该明白,能打破这个恶性循环的,能扭转她们人生轨迹的,除了她们自己外,再没有其他人。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