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被冤“轮奸”服刑6年男子:活着就是为了洗清冤屈

施伟说,想多陪陪家人。从入狱到取保候审,曾多次自称被冤枉的施伟,并没有对司法部门产生质疑,反倒变得更加坚信司法的公正。施伟和父母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观看着电视,一边回忆起从看守所回家的过程。

施伟为父亲贴药片。

施伟说,想多陪陪家人。

  文/图:本报记者 肖辉龙 发自会泽

  关于浙江张氏叔侄冤案“司法机关还是比较公正”

  施伟告诉记者,前几天,他在电视里也看到浙江张氏叔侄的冤假错案的报道。他认为,司法机关最后给他们洗清冤情,所以司法机关还是比较公正的。

  记者问他:“浙江张氏叔侄这么久才换来公正,你觉得值吗?”

  施伟说:“不管拖多久,这个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最后他们都被洗清冤情。如果不是司法公正,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人活着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名声,这比什么都重要。”

  父母眼中的他比以前更加沉默

  记者:儿子变化大吗?

  施庆(父亲):变得又老又瘦,受到这么多折磨,不给个公道,我们死了都会不瞑目。太冤屈了,司法机关要给他一个公正。他讲话也比以前更平和更软弱了,比以前也更加沉默,天天看电视不出去。

  记者:担心儿子今后的生活

  施庆:他的青春年华都去了,哎,我们现在也老了,他的身心也受到了这么大的摧残。

  记者:对施伟有什么期望?

  余莲(母亲):能平平安安与家人团聚就是我们全家人最大的期望,我们身体也不好,以后还得依靠着他,希望他的心情会慢慢好起来。

  曲靖市会泽县娜姑镇,一起八年前的重大“强奸伤害案”终审多年后,最终因证据不足被云南省高院改判发回重审(本报昨日曾作报道)。这起案件中,服刑已有6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施伟的命运,也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

  云信记者了解到,施伟已于本月10日从会泽县看守所取保候审。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施伟向本报记者讲述了离家8年后,再次回到家中的感受。

  从入狱到取保候审,曾多次自称被冤枉的施伟,并没有对司法部门产生质疑,反倒变得更加坚信司法的公正。他多次表示:活着,就是为了洗清身上背负的冤屈和恢复名誉。

  施伟坚信自己会等到一个公正的判决,“我在等待,也在期待。”

  走出看守所 一直在沉默

  有证人能证明案发时,自己并不在案发现场;关键的物证,也不能直接证明自己参与作案;在狱中写下申诉书,自称被刑讯逼供……服刑六年的施伟,回到家中后,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激动。

  80岁的老父亲施庆说,儿子变得比以往消瘦了,也变得更加沉默。而这样的沉默,自从施伟被取保候审,从会泽县看守所走出来的那一刻,就一直保持至今。

  5月22日,云信记者来到施伟家中。施伟正在客厅轻声与一位年纪较大的老人告别,家人说这是一位亲戚,得知施伟回家后特意过来看望。

  施伟和父母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观看着电视,一边回忆起从看守所回家的过程。

  72岁的老母亲余莲说,施伟回家的日子是十多天前的“初一”(2013年5月10日,周五)。这一天对于施伟而言,是可能重新走上新生活的重要转折点,也是施伟全家人再也无法抹去的回忆。

  “很多东西不知怎么说起”

  5月10日下午4时左右,会泽县城上空飘着细雨。父亲施庆、母亲余莲、姐姐施涵等家人,早早就等候在会泽县看守所门口。施伟走出看守所时,家人点燃早就准备好的鞭炮,“都没说话。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都在流眼泪。”

  由于父母年迈体弱,姐姐施涵负责撑起伞,为弟弟施伟遮雨。走出门后,施伟并没有回头,径直朝家人走去,随后上了姐姐施涵开过来接自己的面包车。

  “我什么都没有说,毕竟在里面(监狱及看守所)呆得太久了,很多东西都不知道怎么说起,我内心五味杂陈。”施伟低下头,又开始沉默。

  姐姐的车开到家门口时,已接近18时,天色也渐渐暗下。进门前,父母再次点燃一挂鞭炮,炮竹声在夜雨中啪啪炸响闪出火花,施伟没有停留,伴随着炮竹炸响后弥漫的烟雾,他走进了一楼的房间。

  回家十余天邻居都未察觉

  进门后,父母开始在客厅内烧香,为儿子能回家祈福。母亲用一个盘子装了5个苹果,放在电视机旁边的板凳上,随后点燃香让施伟也鞠躬祭祖。余莲说,这是祖宗保佑让施伟能平安回家。

  5月10日夜晚,施伟还做了一件在家人看起来都很重要的事,洗澡换上新衣服。“希望他能重新开始。”

  余莲说,对于儿子回家的消息,附近邻居都不知晓。“我回来后,都是待在家里,从不出门。”施伟说,自己不想出门一方面是害怕别人的异样眼光,另一方面是想在家里多陪陪自己的父母。

  如今施伟每天8时左右起床,晚上10时左右睡觉,对于这样的起居生活,他感到很知足。每天在家中,他都会给父母做饭,偶尔还会给体弱多病的父母按摩。

  施伟说自己心里充满了感激,感激自己的父母,也感激司法部门的公正执法。如今,他在家里等待着司法部门给出最后的判决,他多次表达,没有最终判决前,自己不愿再过多谈论案件本身。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