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小伙被狗咬起诉狗主 对方称其调戏小狗

案由是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小伙子是原告,他要求大妈赔偿医药费570元,误工费300元,来回奔波交通费用50元。”  调解员说,可以申请鉴定,但即使鉴定出来扫把上有小伙的指纹,也不能说明他用这把扫把调戏了狗狗。

  贝贝是一条喜乐蒂,5岁。刘大妈七十多岁,她养了它近5年。家里人都说这是只害羞又胆小的狗狗,平时都“夹着尾巴做人”。

  谁也没想到,竟然因为它,刘大妈和一个小伙子会闹上法庭。小伙说贝贝咬了他一口,大妈一方则说是小伙在调戏贝贝,贝贝绝对没有咬人。

  昨天上午,上城法院对这起民事案件进行了诉前调解。

  案由是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小伙子是原告,他要求大妈赔偿医药费570元,误工费300元,来回奔波交通费用50元。

  大妈带着女儿、女婿早早到了法院。一坐定,3个人就反复向调解员强调,他们家的狗是没有咬人的。

  调解员说:“我们同事前几天去你家送达传票,那条狗叫得很厉害呢。”

  女儿摇着头直摆手:“先生,我们狗狗很腼腆的,只有在家的时候才会对外人叫几声,乖得很。而且会叫的狗不咬人,这点你总听说过吧。”

  三人重申,这是条斯文的狗,平时吃肉都要让人先把骨头剔掉。

  “这种狗狗怎么可能咬人?”大妈说。

  女婿一旁搭腔:“不是他拿着扫把调戏我们家狗,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朝他叫?”

  正说着,一个瘦瘦、戴着眼镜的小伙走进了调解室。

  他29岁,在一家公司从事电视维修工作。

  小伙的起诉状很简单,他说,5月8号下午5点左右,他受公司指派去用户家维修电视。修好电视出来,路过同一楼的张大妈家门口,突然狗冲了出来,朝他的右腿咬了一口。

  “随后警察赶到,经过调解,老太太答应先让我去医院打针,然后拿发票到她这里报销。结果我拿发票去她家时,她不认了……本人希望法院能够出面调停此事,还我一个公道。”

  大妈对此也提交了答辩状:

  5月8日下午,××(小伙)路过我家门口,我家小狗贝贝听见脚步声异常,就对着脚步声叫起来,我与贝贝一起出门想看看是谁,贝贝走得比我快,但一直在我视线里。我才跨出门,××已拿起我家门口的扫把,用扫把头对着贝贝,扔过去,贝贝惊叫着躲回我身后。××嘀咕,怎么叫这么大声,然后就走了,我和贝贝回到家仍心有余悸。

  隔了大约半小时,××强势地通知我,说被我家小狗咬了,要我赔钱,不赔钱就报警。我是亲眼看着贝贝出去的,它根本没有机会咬××。××裤子没破,撸起裤管也没看出腿上有什么名堂。

  答辩状中说,警察来做调解,让大妈给小伙200块钱打个防疫针,事情就此了结。大妈心里委屈,但也想不出其他办法,只好先同意。她叫小伙先去打针,打好再来报销。“我想,他没被狗咬到,总不会真的去打针吧。”

  民警走后,大妈才想起来给女儿打电话。她告诉女儿,今天怕是遇到强盗讹钱了。

  晚上女儿到家没多久,小伙带着妈妈一起来了,他拿出医药费单子,上面写着570元。女儿急了,问小伙,不是200元么,怎么变成500多了?小伙说他打的是进口疫苗,小伙的妈妈说她也曾被狗咬过,花了两千多呢。

  “我们看着他们母子,越发觉得可疑。我女儿再次确认××的裤子,裤子没破,但是腿上有两个红点印子。可是不对啊,贝贝如果是侧着头咬他的腿,印子怎么可能是上下排列的呢?要是是竖着咬难度就更大了。”

  女儿当即提出,这条裤子不要洗也不要扔,如果真是贝贝咬的,那么裤子上一定有它的口水,要求把这条裤子拿去化验。只要能证明是贝贝咬的,该赔多少就赔多少。

  第二天,大妈家来了很多人:媒体、街道、管委会……还有查狗证的。

  “查狗证的干部来了后,说没有狗证可是要罚款的,最少罚3000元,小狗还要拉去宰了,然后验看了我们的狗证。邻居们也都说,我们家的狗从来不咬人,它胆子小,出门一向夹着尾巴……”

  看完答辩状,小伙笑了笑:“我当时是穿着工作服去维修电视的,有任务在身,我本身也很怕狗,怎么可能没事拿扫把去招惹它?”

  女儿表情严肃,面朝调解员:“先生,我要求法院对这把扫把进行鉴定,看上面有没有他的指纹,如果有指纹,就说明他拿了扫把惹狗狗。”

  调解员说,可以申请鉴定,但即使鉴定出来扫把上有小伙的指纹,也不能说明他用这把扫把调戏了狗狗。

  “那至少能证明他这个人说的话不可信!”女儿说。

  她叹一口气:“其实我们也并不是为了这么点钱和你过不去,只不过我们要一个真相,没有做过的事情不能说是我们做的。我妈妈是亲眼看到的,不可能说假话。”

  大妈在一旁连连点头:“没有咬过,我看得清清楚楚。”

  小伙又笑笑,他说,自己也不是为了钱而打官司,为这么小的事闹到法院,他烦也烦死了。

  “我是有正当工作的人,我很爱我的工作。当天我穿着工作服,代表着公司的形象。如果是存心要讹诈,我肯定不会这副打扮,我还想长期在我们公司干,谁也不会没事主动跑去让狗咬……当时打贵一点的进口疫苗,也是医生

  告诉我进口的副作用会小一点。我从没被狗咬过,心里怕得很,当然是打进口的,谁都知道狂犬病会要人命的。”小伙表情也严肃起来,大妈和女儿、女婿不响了。

  “这件事拖了这么久,我也不想再太计较了。这样吧,误工费、交通费我都不要了,医药费大家各出一半就好。我是修电视的,以后说不定哪天您家电视坏了就是我给您上门维修,我们没必要这样计较。”小伙痛快表态。

  女儿、女婿都笑了起来。“哎,对的嘛,你今天的态度相当好,就该这样!我们也体谅你们,服务行业的确不容易的……”女婿掏出250元,交给小伙。

  小伙收了钱,小声说:“我们真的不容易,有一次一个同事给用户维修电视,结果用户喝醉酒把他打了一顿,这次我又遇到狗……”

  小伙决定撤诉。书记员请他们核对笔录无误后签字,之后再去撤诉。

  大妈说:“那我还是要声明的,我们家狗狗没咬他。”

  女儿抱歉地对小伙笑笑:“老人家是这样的,请你体谅,她坚持说没有咬你我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她是妈妈。”小伙点头,说能理解。

  女儿对书记员说:“那请你在笔录上务必写明,我们双方只是达成了和解,同意撤诉,但是我们仍然坚持狗没有咬人,这一点很重要。”

  除了大妈,大家都笑了。记者 段静 通讯员 尚法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