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男子借患癫痫诬陷讹诈 称“公安局都不敢管我”

在市场管理办公室,李莉向商户宣读起诉书:检方以侯永付涉嫌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对其提起公诉。估摸着警察快到了,侯永付故意和张毅撕扯起来,眼见民警到了,他就势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诬陷张毅打他,警察见状只好“劝架”。

  北京市通州区看守所。个头儿约摸1米7的侯永付拖着肥胖的身体走了进来,平头、方脸、浓眉大眼,一副懒散的样子。他随意地瞥了一眼检察官,顺势坐在椅子上,衣服上的纽扣随着身体的扭动绷开了两颗。

  这个40多岁的河南男人拿自己患的脑瘤和癫痫当“发财工具”,在通州某批发市场滋事勒索阻碍商户做生意,8年敲诈商户27万。他曾扬言:“公安局都不敢管我。”

  面对检察官的提讯,侯永付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满不在乎地说自己什么都没干。而市场95名商户却联名要求“严惩侯永付”。

  今天上午,通州检方向商户公开宣布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和妨害公务罪对侯永付提起公诉。记者深入采访,揭开侯永付的“讹诈经”。

  上午现场

  市场宣读起诉书

  商户拍手称快

  上午10时30分,通州检察院检察官李莉与通州公安分局民警,一同到批发市场,公开宣布起诉意见。

  在市场管理办公室,李莉向商户宣读起诉书:检方以侯永付涉嫌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对其提起公诉。

  听说侯永付被提起公诉,不少商户涌进办公室拍手称快。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被侯永付欺负的经历。一位商户说,“这些年,我们天天提心吊胆。他要是能不再回来就好了,我们才能踏实地做生意。”

  李莉嘱咐商户,以后再遇到这种问题,不要一味忍气吞声,“要学会保护自己,保留相关证据,及时向警方报案,或者起诉维权。”

  截至记者发稿,李莉及民警还在为商户释法说理。

  犯事伎俩

  讹钱遭拒 当众脱裤子商户无奈掏钱

  2012年3月的一天,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某批发市场早已人声鼎沸,挤满了上货的人。

  东北角水果厅里,商户王冰的水果摊前,突然“扑通”一声倒下一个人。

  王冰吓了一跳,赶紧凑上前去看个究竟,这一看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来者正是经常在市场“捞钱”的“无赖”侯永付。之前,他常以没饭吃、没烟抽等理由多次向其他商户敲诈勒索。

  王冰只得耐着性子问他怎么了,侯永付阴阳怪气地说:“你挣钱,我也得混饭吃呀!”说着,他伸手向王冰要8000元,王冰拒绝了。侯永付躺在摊位前,骂骂咧咧口出秽言,故意挡住前来买水果的顾客。

  见王冰不为所动,侯永付骂着骂着,竟当众脱下裤子,顾客纷纷避开。眼看生意没法做了,王冰只得给他4000元息事宁人。

  王冰打错了算盘,没过几天,侯永付又故伎重演。水果卖不出去只能烂掉,王冰耗不起,只得再掏2000元了事。

  倒地吐白沫

  诬陷讹诈 钱财来得快

  这并不是侯永付全部的招数。

  “2006年、2010年还有2012年一共3次……”在通州公安分局里,水果厅香蕉房的摊主张毅掰着手指诉说被侯永付欺负的往事:“他每次无非就是堵、躺、骂,让我们做不成生意,可我们就是没办法。”

  时间追溯到2010年8月。一天张毅将水果推到拐角的地方批发,侯永付说是他的摊位,让张毅每月交给他2000元租金。

  张毅自知惹不起,只好撤摊。没承想他还是被侯永付赖上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辆自行车不偏不倚地停在张毅摊位门口。大腹便便的侯永付站在摊前,对进货的客户破口大骂。张毅拉他走,他说摊主打人,还报了警。

  估摸着警察快到了,侯永付故意和张毅撕扯起来,眼见民警到了,他就势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诬陷张毅打他,警察见状只好“劝架”。

  就这样,侯永付天天来骚扰,张毅半个月没出货,香蕉全部烂掉,损失了上万元。

  张毅没辙,只好给了侯永付4500元。贪得无厌的侯永付并没有就此罢休,他接连到张毅的摊子前堵大门、倒地不让出车……气得张毅将花18.5万元买了才两个月的车,以8万元“处理”掉,白白损失了10多万。最后,张毅还是不得不“服软”,给了侯永付5000元。

  2012年7月,侯永付再次如法炮制,张毅不得已又给侯永付9000元。

  借病打商户保安

  大家敢怒不敢言

  据了解,2002年到2012年10年间,侯永付因盗窃和打人多次被刑拘和劳动教养。

  2011年4月15日,侯永付与人斗殴,被带回派出所调查。在警车上,侯永付谩骂民警,并将民警颈、面部抓伤。由于他患有脑瘤和癫痫,看守所不具备相应的医疗条件,不敢收他,这反倒让他变本加厉,对外扬言“公安局都不敢管我”。

  “不少商户因为被他敲诈报警,但顶多一天侯永付就被放回来了。”曾被敲诈的李大姐回忆,“大家更是敢怒不敢言。”

  该批发市场的一名管理人员用“深恶痛绝”来形容侯永付,“这些年被他打过的商户、顾客和保安无数,折腾得商户卖不了东西,以此来敲诈,少则几百元,多则上万。部分商户因此退掉摊位,仍在经营的商户只能忍气吞声。

  出现转机

  寻衅滋事被抓 95人摁手印联名控诉

  2012年12月16日下午3时,卖西瓜的刘永正在卸货,一个熟悉又令人厌恶的身影从旁边走过,刘永生怕自己被发现惹来麻烦,赶紧回到摊位里蹲下。侯永付并没注意到他,而是大摇大摆地走向旁边郭姓兄弟的摊位。

  多名目击者说,侯永付嚷着没烟抽,让“二郭”替他去买烟。“二郭”不愿意,双方争执随后动起手来,侯永付掏出身上的改锥冲着“大郭”的鼻子和嘴就捅了过去,“二郭”媳妇儿也被他咬伤了手,兄弟两人拾起地上的木棍反击,旁边的商户却无一人敢上前帮忙。

  “二郭”只得报警。民警赶到后,大家齐指是侯永付先动的手,“肯定是他!谁敢主动惹他呀。”

  侯永付却不以为然,“我没烟抽了,让他替我买包烟。他做生意有钱,我没钱,他就应该给我买。”

  次日,侯永付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通州警方刑事拘留。这次,侯永付没能再出来嚣张。

  在取证的过程中,众多曾受敲诈而离开市场的商户也赶回来协助警方调查。目前,共有95名商户摁手印联名控诉:“请政府严惩侯永付,还他们一个公道!”

  而此时,侯永付在河南老家的妻子刘丽,称其不知道丈夫在北京的情况,“他有间歇性精神病,犯起病来疯疯癫癫。2002年到北京后,只在2011年农历五月回过老家一次,后来说去太原看病,就再也没回来。”

  检察官提讯时,侯永付对犯罪事实矢口否认摄/记者侯懿芸

  检方说法

  8年涉嫌犯罪54次涉案 金额27万余元

  看守所里,面对检察官的提讯,侯永付扭着身子歪坐在椅子上辩解,“我可什么都没做过。”

  说起自己的病,侯永付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不时地歪着脑袋吐出舌头,含糊地说自己头疼、可怜,“和人吵架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

  对此,通州检察院公诉一处副处长李莉说:“他患脑瘤十多年,得了癫痫,但他不能以此在市场里横行,让商户无法正常经营。从2005年至今,侯永付有据可查的涉嫌犯罪行为共计54次,他向商户们索要钱财少则500元,最多的达到18200元,涉案总金额高达273000余元。”

  检方认为,侯永付多次无故强拿硬要、强行索要财物以及辱骂殴打商户,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侯永付使用暴力手段妨碍民警执行公务的行为,应当以妨害公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律师说法

  借患癫痫接连作案应从重处罚

  今天上午,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资深刑事律师张振祖向记者表示,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等有关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被羁押的,因患重病,可以依法办理变更刑事强制措施。包括取保候审、监视居住。“这项规定是处于人性化执法的考虑,也是出于对特殊嫌疑人人权的保障。”

  张振祖说,“对于患脑瘤和癫痫病的侯永付,警方当初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后,侯永付若能提供相应病历证明(需由有资质的医疗机构所出示),而警方认为其不适合关押,可对其办理取保手续。”

  张振祖同时表示,对于侯永付多次利用法律对其的宽容,借患癫痫屡屡作案,甚至变本加厉,足以说明其行为具有持续危害性,公安机关及司法机关不再对其采取取保手续措施是正确的。“侯永付的行为属于情节加重的情形,审判机关对侯永付量刑时应从重处罚。”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