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外国人遵义见闻:总有一天,还将再到这片美妙的土地

在贵阳市乌当区王岗村,热情的村民身着传统服装向客人端上当地的佳肴。湄潭县是贵州重要的茶叶生产地之一,图为一名茶农正在筛选茶叶。”一位茶农介绍说,每一片茶叶,都需要采茶人精心和细致的工作才能真正的保存下它原有的品质。

总有一天,还将再到这片美妙的土地——一个外国人的贵阳遵义见闻

  在贵阳市乌当区王岗村,热情的村民身着传统服装向客人端上当地的佳肴。

  行走在山路之中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当我乘坐着小巴穿梭在贵州群山之中时,总不自主地对驾驶技术高超的司机师傅心生敬佩。坐在车中,看着窗外的雨水不停的冲刷着车窗,不经意间我们已经穿过了峡谷、越过了崎岖狭窄的小路,当一片平整的道路出现在眼前时,我不由自主的长嘘了一口气。

  尽管如此,我知道离我们最终要前往的地方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要走。就当饥饿和劳累席卷全身的时,我们偶然的发现了一个名叫音寨的布依村庄。就在路过村庄的一个农家参观时,我的耳畔响起了司机师傅的声音:

  “老板,今天晚上做生意吗?”

  “几个人?”农家餐馆的主人回应道。

  “十一个!”

  “给我20分钟准备,你们去村子里逛逛吧,看看这里的风景,放松放松!”

  就如同我们此时的放松下来心情一般,整个村庄充满了宁静与祥和。风景如画的群山将我们笼罩在其中,落日的余晖像一根划过天际的红线,似乎将我们的脸庞也照亮了。当我们走入布依村民的堂屋时,悬挂在高堂上供奉着的“天地尊亲师”几个字让我对这个民族的传统有了更深的了解:尊重让农民衣食富足的天地、尊重赐予自己生命的父母、尊重传授知识的老师,传承在这个普通村寨中的,是中国千年来尊师重道的传统。

  看着桌上丰盛的晚宴,我不禁对店家开始担心了起来:他们家里储备够用吗?突兀的造访会不会对百姓的日常生活带来影响? 热情的店家用回答打消了我的顾虑,而接下来的时间,自然是大快朵颐,感受地道乡村地道美味可口的饭菜。

  走出屋外,太阳早在早不知不觉离去。热情的店家把我们一行送上了车,而坐在回程的车上,我开始回忆起了这次难忘的贵州之行。

  几天来在贵州的所见所闻,让我对这个群山环绕的省份有了更深的了解:贵州是一个被山地覆盖的地区,这给当地开展农业种植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尽管如此,勤劳的贵州人民还是让我看见了一片片丰硕的景象。不仅仅是例如玉米和油菜这样的传统农业,在贵州我看到更多的是诸如茶叶、烟草和辣椒这样能给当地百姓带来更高收入的新型农业的发展。

  贵州是一片盛产茶叶的土地。如果你对此心存疑虑,那么如果你到过遵义市湄潭县,那位于山顶的硕大的茶壶形建筑,将会告诉你这里的人们已经将茶作为了生活中的重要一部分。去年中国全年大约出口30吨茶叶,其中有近三成是绿茶。而在湄潭,绿茶的地位则更是显著。这里所盛产的湄潭翠芽,是中国知名度极高的品牌之一。

  在湄潭,我了解到采茶就如同品茶一样是一门艺术。它需要如同外科手术一生一样的专注和精准。“在采茶的过程中,指尖或者尖锐的部分都不能触碰到茶尖。不然采下来的茶会失去它原有的味道。”一位茶农介绍说,每一片茶叶,都需要采茶人精心和细致的工作才能真正的保存下它原有的品质。

  采茶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无论是炎热的夏日,还是多雨的春季,采茶人往往需要在茶园里待上一整天。一壶好茶的背后,是茶农们辛勤的汗水。茶农们采茶时的景色、山间不时传来的鸟叫声和茶园里弥漫着的芳香--这样的景致被贵州的群山守护着,不是每一个游客都能身亲其境来体会这样美妙感受。

  每年的4月到10月是采茶的季节,茶树每隔两个星期左右就会生长出崭新的叶子。茶农们告诉我,一片茶叶从采摘下来,到销往北京只需要40个小时。可是在那之前还有很多的工序需要完成。茶叶采摘过后首先需要自然风干几个小时,然后再将他们轻松搅拌并且放入机器中进一步的烘干和匀称表面。经过这一系列的工序,它们才能被放入杯中,成为人们所喜爱的好茶。

  茶叶在中国和世界上都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可是现在只有绿茶有着一定符合自身价值的知名度。更多的在饮料上的选择给传统的绿茶带来了冲击。拿我自己举例:我是一个爱喝咖啡,但是有些时候我可以暂时放下自己对咖啡豆的专注。特别是在晚上6点以后的休息时间,一杯热腾腾的绿茶能够缓解一天的紧张,给我带来一个轻松的夜晚。这就是绿茶的神奇之处。

  而在贵州,能够缓解紧张的可不仅仅是绿茶。贵州所盛产的火辣辣的辣椒也能让你眼前一亮,疲劳和紧张也能在瞬间不翼而飞。辣椒通常在春天播种,秋天采摘。在贵州省以盛产辣椒而闻名遵义市虾子镇,每株辣椒大约总共能采摘到200颗成品。这里大概百分之三十的辣椒将销往北京等地,从采摘到进入北京百姓的餐桌,最多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在距离贵阳市乌当区,我领略到了传承了600多年的古法造纸技术。在这个名叫白水河的村庄里,村民将砍下来的竹子通过浸泡、与纸浆糅合并且晒干等一系列自古就传承下来的工艺,将一张张纸呈现慕名而来的游客眼前。据当地村民介绍,他们所制造的纸张通常被用来当作宣纸来书写毛笔字,或是用来祭奠先人,它们的价格往往在12元一公斤左右。

  在距离不远的王岗村,我们又一次领略了美妙的布依文化。风格独特的民居,宁静祥和、山水交融的村寨都让人心神荡漾。可最让人难忘的,是晚间热情的布依族村民带给我们的一顿晚宴。

  当身着民族传统服饰的少女们唱着民歌给我们端上一杯杯酒,一碗碗菜,在她们美妙的歌声中,一杯杯甘甜的米酒不知不觉变下了肚。按照当地的风俗,我将一饮而尽的酒杯反转过来,我觉得这不仅是风俗,更变成了一种挑战。在欢笑中,更响亮的歌声往往伴随着更多的米酒。夜幕降至,我们仍然沉醉在热情好客的布依人的欢歌笑语中。

  然而分别的时刻终究会到来,而此时握手是远远不够的。在拥抱中我们到达了此次旅途的高潮,我的贵州之旅也将画上一个句号。可是我知道,总有一天我还将回到这片美妙的土地上,再次回到贵州,再次同这里的人们一起欢笑。

  (作者 Tom Clifford 系中国日报资深编辑、外籍专家)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