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货车司机拒缴4万元施救费遭滞留 32吨西瓜腐坏

范洪乔说,5月19日,他从山东青州装了一车西瓜,共计32吨,准备运往内蒙古包头。5月20日上午,一行四人来到高速交警黄骅大队,因为这是一起单方事故,高速交警给范洪乔开出了一张“放车(货)通知单”。

  本报驻沧州记者 李家伟 韩泽祥

  今年37岁的范洪乔是山东省潍坊市的一名货车司机。这几天,他一直在津汕高速公路黄骅收费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里“度日如年”:5月19日,他满载西瓜的货车在高速公路上发生单方事故。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范洪乔始料未及:因为不认可高达4万余元的施救费用,他滞留当地。更让人心焦的是,就在这样的消耗中,车上的西瓜已经在炎热的夏日里散发出腐败的气味。

  山东货车高速路上出事故

  5月23日下午,记者在黄骅市一家小旅馆里看到范洪乔时,他仍旧用一只手捂着肚子。那场车祸让他受了轻伤。他的妻子、表哥和村上赶来的一位兄弟默默地陪在他身边。

  范洪乔说,5月19日,他从山东青州装了一车西瓜,共计32吨,准备运往内蒙古包头。与他同行的有他的妻子,还有另一名司机。当日23时左右,他们驾车行至津汕高速公路K636+100m处海兴收费站附近时,货车发生了单方事故,车辆侧翻。万幸的是,只有他受了点皮外伤。

  受伤后因为身体疼痛,妻子和司机将范洪乔扶到了不远处的服务区内通知了家人。此前他们已经报警。

  范洪乔的表哥于翌日凌晨5时左右赶了过来,将范洪乔送往医院检查。5月20日上午,一行四人来到高速交警黄骅大队,因为这是一起单方事故,高速交警给范洪乔开出了一张“放车(货)通知单”。

  停车场就在高速公路出口附近。范洪乔等人赶过去准备继续上路时,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施救费用高达4万余元?

  范洪乔说,停车场里一名女子接待了他们。女子告诉范洪乔等人需要交纳43500元费用,如果不开票的话,则需要37000元。这两个数字让范洪乔蒙了。他说,从事故发生地到停车场的距离也就30多公里,何以出现了高达4万余元的费用?对于他的疑问,那名女子说这些费用包括了拖车费、吊车费和人工费,其他的也没多说,只是让他们尽快筹钱。

  范洪乔说,人生地不熟,无奈之下他和妻子只好选择了苦苦哀求,甚至最后哭着央求,但是直到下班,车也没放出来。他们只好住到了附近的小旅馆里。

  5月21日一大早,范洪乔又去停车场了,仍旧无果。无奈之下他们找到了办案民警,民警打了电话,但没管用。这时,范洪乔已经急得不行了,因为他拉的那些西瓜在事故中就损失了一部分,而拉到停车场的西瓜,也在这大热天里晒着,慢慢烂掉。这车货“压”了他8万块钱,对他来说,这不是一个小数字。

  满车西瓜开始腐烂变质

  5月23日18时许,记者跟随范洪乔等人来到当事停车场。停车场距离津汕高速公路黄骅收费站不足100米,“这就是高速交警黄骅大队指定的拖车施救单位,我的车就停在里面。”范洪乔指着路南一处大院说。

  这是一处搭着红色彩钢瓦、刷着米黄色墙面的院落,门前没有悬挂任何标牌,门口处只有一个可容行人通行的缝隙,无门卫把守。记者与范洪乔等人很轻易地进入到了院内,院子东侧十多辆没有悬挂车牌照的红色救援车一字排开,有的车顶上还贴着高速交警提醒车辆安全行驶的宣传语。在救援车周边,很多辆“受伤”的车辆或倒或卧,零散的车辆配件、破碎的车窗玻璃随处可见。

  在大院的最南侧,停放着一辆山东牌照的红色解放半挂车,车窗玻璃已经脱落,车头撞得面部全非,车身也歪歪扭扭。记者爬上车厢,可以看到在柴草的掩映下一些西瓜若隐若现,有的已经腐烂流汤,发出难闻的气味。在车身后半部,流出的西瓜汤已经沾满了汽车轮胎,车轴下的空地上被西瓜汁水染湿了一大片。“车上大部分西瓜都倒到救援车上了。”在范洪乔等人的指引下,记者来到路东侧的一辆施救车旁。果然,从很远处就可以看到这辆救援车的车厢里装着满满一车西瓜。记者尚未走近救援车,就可以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记者蹬上车轮胎可以清楚地看到,有的西瓜已经摔碎,原本鲜红的瓜瓤已变得暗淡;有的西瓜摔了一道大裂口,裂口处已经冒出一条长长的霉菌,看了令人十分惋惜。“这些西瓜已经在阳光下就这样暴晒了四天,能不变坏吗?”范洪乔非常痛心地说。“我们已经向当地纠风办举报,执法人员也来了解了情况,我们希望执法部门能够秉公办事,还我们一个公道。”在停车场大门口旁施救单位原办公地点的门窗上,记者果然看到了盖有黄骅市人民政府纠风办公章、写着沧州市纠纷办的多张封条。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