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小学生多次被围堵索钱 爷爷发公开信请求别敲诈

5月23日,开福区湖湘艺术品市场,墙壁上可以看到小全(化名)爷爷张贴的“公开信”。”  发出公开信后,他不准孙子再出去玩,每天上下学接送,现在孙子的心理状况慢慢稳定了。开福区教育局办公室负责人李志强也表示会去调查这个情况,“如果属实,会把情况通报给其他学校,让他们加强对学生的教育。

小学生多次被围堵索钱 爷爷发公开信请求别敲诈

  5月23日,开福区湖湘艺术品市场,墙壁上可以看到小全(化名)爷爷张贴的“公开信”。

  近日,在长沙市开福区人瑞建材市场和湖湘艺术品市场贴着的以一名小学生的口气写的公开信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这名学生请求一些高年级的学生不要再敲诈他,他已经无法安心学习和生活。下面还附有他的低保证明。

  5月23日,这个学生的爷爷严孟贤告诉记者,信是他模拟孙子小全(化名)的口气写的,两年来,他孙子已经被敲诈近500元钱,以至于每天都不敢再出门。“我的孙子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很可怜,希望那些小孩不要再欺负他。”

  放学后不见人,吃不下睡不着

  严孟贤告诉记者,孙子在安化出生,2009年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孙子就由他监护。严孟贤说,儿子治病花掉了10多万,自己又做过两次手术,妻子有糖尿病、心肌梗塞等,家境非常困难。

  他在湖湘艺术品市场开了个小店,孙子小全就在戴家河小学读书。小店生意不好,他经常和小全一起出去捡一些废品。

  戴家河小学地处城郊结合部,大约一半的学生是农民工子弟。严孟贤说,小全平时很听话,回来就认真做作业。但是从去年开始,小全时不时会放学后就不见人,需要去找才回来。回来后他也魂不守舍,不吃饭,睡不好觉,学习成绩也下降很厉害。

  “不晓得他出了什么事,问他也不肯说话。”老严说,孙子本来就话不多,那段时间更加不说话,总说有个影子跟着他。

  十多名学生围住他,拿走了200元

  去年6月的一天,住在附近的一个家长送过来20元钱,说是他的小孩拿了小全的钱。严孟贤这才知道,他的孙子被4个高年级学生敲诈勒索了几十元钱。自己前段时间身上莫名其妙少的300元,也是被小全拿走的,给了高年级学生。

  严孟贤把情况反映给小全的班主任。到7月份,班主任给他送来了60元,说是从那些学生手里追回来的。严孟贤觉得事情就此结束了,学生知错就改就行。

  今年4月9日下午五六点钟,小全再次被叫去,十多名学生围住他,拿走了他的200元钱。这些学生把钱分了,学前班的学生也分到了1元。

  严孟贤在4月9日的日记里记述:“今日一早,老细(他的妻子)身上1000元,剩下800元……晚上追问,十多位学生瓜分200元。”严孟贤说,这些孩子大多是附近一所中学和另一所小学的学生。

  不再追那些钱,只想他们别再敲诈

  这件事情发生后,严孟贤到打印店打印了一封公开信,贴到附近的人瑞建材市场和湖湘艺术品市场,并到新港派出所报了案。

  这封“写给初一、初二、六年级、三年级、学前班少数同学”的公开信称,这些学生组成的小团伙,先交给低年级学生,再要一个学前班的学生递给小全一张纸条:今天下午放学后到某地等你,规定按时到场。去了后,就会有多名学生围住他,第一句话就是“钱,搞到了没有?”如果没搞到,就会再加码威胁他。

  公开信的末尾写道:“你们不要再写纸条,操控我、威吓(原文如此,应为威胁)我、逼着我拿奶奶的钱了,你们有爸爸、妈妈给你们赚钱,对于我,一个生活无着落、靠政府吃低保的孤儿,那200元现金是我的救命钱。”

  发出公开信后,他不准孙子再出去玩,每天上下学接送,现在孙子的心理状况慢慢稳定了。

  严孟贤说,目前大概已经追回200元,“现在不想再去追那些钱,也不想去查那些学生,影响他们的学习。只想他们不要再敲诈我的孙子了。”

  [回应]

  5月23日,对于小全被高年级学生敲诈一事,戴家河小学的黄果老师表示,学校已经知道,还帮忙追回了一些钱,并且在学生大会上告诫过其他学生,不许欺负小全。此外,校方还去另一所小学协调过,但那所中学不熟悉,还没有去找。

  开福区新港派出所分管治安的副所长常菁说,以前他在城区所,经常会有一些社会上的人在学校门口敲诈学生,但这种同社区的学生欺负学生的情况之前没有听说。常菁表示,他们会调查此事。

  开福区教育局办公室负责人李志强也表示会去调查这个情况,“如果属实,会把情况通报给其他学校,让他们加强对学生的教育。”

  心理专家:不让他出去玩,只会强化不安全感

  针对小全的遭遇,长沙市心理学会秘书长刘正华说,这个事情如果没有得到及时处理,可能会出现问题,最主要的是人际信任问题。一般朋友之间是应该互相帮助,但是这些事情发生后,他发现同龄人欺负他,会出现信任恐惧。

  刘正华建议,要对他进行心理援助,可以让他最信任的人,陪着他说出最难过的事情,也可以陪着他找欺负他的学生当面对话,让欺负过他的人真诚地对他说对不起。

  “当然,小孩也有面子,不希望大人干预,所以大人最好不要包办。”刘正华说,最好让孩子一起谈,大人回避,让他们自己解决,这样对小孩有心理补偿,“有些家长在孩子被欺负后,直接去把另一个孩子打一顿,这种处理方式会让孩子更不敢面对。”

  中科博爱(北京)心理医学研究院院长傅春胜认为,小全父亲去世母亲改嫁,本来心里就有创伤,很容易产生自卑感、愧疚感和不安全感,遇到问题就会躲避。长期压抑又让他没有力量反抗外来压力,会强化他的不安全感和自卑感。

  傅春胜建议,现在要理解这孩子,要以平等心态跟他交流,鼓励他与同伴交流,“如果环境不行,应该换个地方”。

  傅春胜认为,他爷爷不让他出去玩,这种躲避的方式会强化他的不安全感,会让他认为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应该要以一种积极的方式来帮助他面对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躲避。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