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19岁女生遭同学欺凌被迫卖淫续:警方介入侦办

5月24日,燕赵都市报对承德护理职业学院19岁女孩小荷(化名)长期“服侍”同学小雨(化名),却常遭殴打,并多次被逼外出卖淫的事件进行了报道。”  5月24日,承德护理职业学院涉外护理系书记、小荷的新任班主任韩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小雨殴打小荷的情况已经被核实。

  5月24日,燕赵都市报对承德护理职业学院19岁女孩小荷(化名)长期“服侍”同学小雨(化名),却常遭殴打,并多次被逼外出卖淫的事件进行了报道。报道刊发后,引起许多读者、网友和学生家长的关注,大家纷纷表示,很难想象在校园里竟然会发生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

  一读者“气得胃疼”

  5月24日上午,记者陆续接到一些读者的电话。石家庄杨女士在看完报道后,心情难以平复,她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小荷的不幸遭遇令人惋惜,小雨泯灭人性的行为令人愤恨。“谁家都有孩子,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是为了接受良好教育,让孩子知道如何做人。我真的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在现实中发生,并且发生的地点还是在教书育人的学校。没育人,先毁人。看完这件事,气得我胃疼。”杨女士表示,希望警方早日侦破此案,让违法者付出代价,给社会一个说法,避免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承德的刘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侄女就曾经在承德护理职业学院就读。“我侄女学习成绩不错,平时和班主任关系还挺好,但是一遇到事情老师根本就不管,打电话都不愿意接。”刘女士说,考入承德护理职业学院的学生中考成绩都很不理想。“本来学习成绩就不好,加上老师疏于管理,孩子们能学好吗?学校真的该关注一下教育环境了,再这样下去,孩子前途都耽误了。”

  这则发生在校园里的故事,引起广大网友的高度关注。截至5月24日14时,已有65家网站对此事进行了转载。众多网友参与了对此事的讨论。

  江苏南通网友“jsrd”:这样的教育环境,我怎能放心让我的孩子去上这样的学校?

  上海网友“刹那的蛊惑”:学校老师要负一大半责任,这是教育问题,发现问题没有及时去调查,有袒护嫌疑,老师是从犯;小雨是劣根性问题,应该承担刑事责任,有关部门一定要重视这件事情。

  广东广州手机用户:这件事一定要严办,还小荷一个公道,为社会除害,不然的话还会有更多的小雨出现。

  河北保定网友“快乐天使916”:这样的学校怎能让家长放心?老师和校长该不该脸红?

  河北承德网友“keke夹心”:承德护理职业学院的口碑这么多年一直都不好,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学校领导作出相应的举措,难道学生只是你们挣钱的工具么?挣钱要有良心的。

  天津网友“一笑沧桑_18660”:学校老师失察,家长与孩子没有良好的沟通,社会风气浑浊,这些是一方面原因。好好查查这个案子吧,可能有更多同学受害。

  小荷家长接到说情电话

  5月24日,据小荷的家人介绍,可能是因为经常被扇耳光,加上长时间精神压抑,和以前相比,现在的小荷精神有些恍惚,说话经常语无伦次。为了让小荷早日走出阴影,恢复到正常状态,家人准备带小荷去看心理医生。

  隐藏在小荷身上的秘密被公开后,小荷家人整日沉浸在气愤、抑郁、悔恨的情绪中。“就像一块石头压住胸口,难受啊!”小荷父亲郑先生感叹道。

  另据小荷的一位家人介绍,已经有人跟他们说:“希望别把事情闹大,学校领导和我们是一个县的老乡,事情闹大了影响太恶劣。”

  5月24日上午,记者从承德市双桥区公安分局政治部了解到,目前,警方正在积极侦办此案。由于案情比较复杂,当事人的年龄都很年轻,因此警方对此案十分慎重。为了尽快查清案件真相,双桥公安分局相关领导已经组织精干力量和办案民警对此案进行了会商,从中找出了几个侦办的突破口。“警方一定会公平公正地侦办此案,一定会让犯罪者得惩处,给受害者讨回公道。如果受害人家属有新的证据,请及时与警方取得联系,我们也欢迎家属和社会各界进行监督。”

  5月24日,承德护理职业学院涉外护理系书记、小荷的新任班主任韩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小雨殴打小荷的情况已经被核实。“现在小雨已经被家长带回家里进行批评教育了,学校会根据警方侦查的结果,对小雨进行相应的处分。”

  新闻背景:19岁女孩遭同学殴打欺侮并被强迫卖淫

  在许多人的记忆中,校园里结下的友情是那么的纯真,然而,在19岁的女生小荷(化名)看来,同窗之间却充斥着暴力、失去自我,甚至被迫外出卖淫。尽管这个过程长达两年,但这位“折翅女孩”的不幸经历才刚刚被老师、家长所知。

  本报驻承德记者 陈宝云

  “她控制了我的自由”

  今年19岁的小荷,从小就是父母手中的掌上明珠,无微不至的呵护让小荷的生活里充满着快乐。生活无忧无虑的小荷,性格内向,缺乏主见。2010年,中考成绩不甚理想,在父母的建议下,小荷考入了承德护理职业学院涉外护理系,接受五年一贯制(三年中专、两年大专)教育。

  入学第一年,小荷的校园生活是快乐、向上的。“第一年在高庙分校上课,班里有40来人,我的成绩在十几名,英语能考八九十分。”回忆起当年的自己,小荷的脸上写满自豪。

  入学第二年,小荷和同学们搬到了学院总部学习生活。由于认为自己性格内向,不会说话,办事能力差,同专业的小雨(化名)引起了小荷的注意。“我们俩是同专业、同年级,但不是一个班。她给我的感觉很好,会说话,会办事,大家都愿意听她的,有种大姐大的范儿。”认识小雨后,两人关系迅速升温。“刚开始的时候,她对我很好,她说有她在没人敢欺负我,还说要把我培养成一个会说话、会办事的人。”

  就在小荷为自己找到一个好朋友而感到庆幸时,之后发生的故事,却使快乐慢慢远离了她。“除了上课睡觉,她要求我必须跟着她。”小荷说,早上起床后,她要去小雨宿舍帮她叠被子,早中晚还要帮她买饭。“她的作业都让我写,打洗脚水、洗衣服、刷鞋都让我干,每周她还管我要生活费,有时100元、有时50元。”小荷告诉记者,但凡有一样没干好,有一句话没说对,没有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小雨就会拳脚相加。“她扇我嘴巴子,踹我肚子,她很有劲,一脚能让我蹲10分钟,有时候还罚站。我的手机 ,她经常会拿去看,威胁我不要把这些事说出去,不然会让她社会上的朋友收拾我。”

  小荷说,认识小雨后,别人没欺负过自己,但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没时间。“她总要让我跟着她,很少有时间跟其他人玩,她控制了我的自由。”由于每天忙于“伺候”小雨,小荷的成绩也一落千丈。“现在我的成绩在班里属老末,英语都不及格。”

  “保证书”保证不再动粗

  小荷学习成绩下降后,慢慢产生了厌学情绪,这让小荷的父母很着急。“孩子经常打电话告诉我肚子疼,不想上学了,能不能让我找老师帮她请假回家。”郑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平时工作很忙,与女儿交流的时间并不多,也没有认真去寻找孩子产生厌学情绪的原因。“我和她妈还以为她在耍小孩子脾气呢!所以就想不能惯着她,但每个周末都让她回家。”

  郑先生告诉记者,5月13日,他到学校把小荷接回了家。“向老师请了三天病假。回家后,我就带她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肠子上有硬伤,应该是外力造成的。另外,孩子经常月经不调,就给她拿了一些药。”郑先生说,经过再三询问,小荷终于说出了自己在学校长期“伺候”小雨,并经常被殴打的事情。

  5月15日,为了不耽误孩子学习,为了到学校问个究竟,郑先生将极力逃避回校的女儿送到了学校。“我把儿女写的书面情况交给了老师,老师说先调查核实,让我们下周一(5月20日)再来。孩子觉得自己把对方告了,就不敢留在学校,所以又跟着我回家了。”

  5月20日,记者跟随郑先生来到了承德护理职业学院。据小荷的班主任韩老师介绍,经过调查,小荷所说的事情基本属实,小雨也已经承认。

  记者在学校提供的一份小雨写的“保证书”中看到,小雨表示小荷反映的情况大部分属实,自己不该这么做,为此深感后悔,并保证“今后一定不会再欺负她,不让她给我买水、打饭;今后一定不会再欺负她,不让她给我充电;今后保证一定不打她,不找她借钱;今后保证一定不会再干涉她的自由;今后也一定不会让她写作业;她所说的所有事,今后一定不会发生”。小雨最后表示,希望能得到小荷、小荷家长和老师的原谅。

  小雨的班主任耿老师表示,小雨是班干部,平时表现不错。对于小雨和小荷之间的事情,老师们都表示以前没有听说过。作为系书记的韩老师表示,自己刚刚担任小荷的班主任一个多星期,所以对这件事也从未听说过,学校会针对调查核实的情况,按照校纪校规对小雨给予处分。

  “折翅”的女孩

  在与小荷的交流中,她多次提到“经常带她出去,不出去就挨打”。“以前没有深想过别人带她出去干什么?”郑先生说。5月20日,在大家的追问下,小荷终于说出了隐藏在心中的一个惊天秘密。

  小荷告诉记者,2012年上半年,小雨说自己有病,需要小荷帮助。“她让我出去卖淫赚钱帮助她,开始我不同意,每次她都打我一顿。”小荷告诉记者,2012年初夏的一次周四下午,她终于被迫迈出不堪回首的第一步。“每周四下午是学生休息和外出购物时间。”小荷回忆称,那天小雨再次与外面的人取得联系。“她说对方会来学校门口接我,她下手很重,我怕挨打,就去了。第一次是在武烈路一个宾馆,完事后,对方给了800元。”小荷说,回到学校后,800元便被小雨拿走了。

  由于无法忍受学校生活的煎熬,自己的痛苦又不敢向人倾诉,内心压抑的小荷选择了离家出走。“她在平泉一家服装店待了2个月,这不是什么光彩事,我就到学校给她请了两个月的病假。”郑先生说,经过多次劝说,小荷才回到学校。“孩子现在才告诉我,干那事太丢人,不敢跟别人说,又不愿再出去,所以就选择了逃避。”

  重返校园后,小荷又回到了之前的轨迹,在小雨的联系下,小荷又数次外出卖淫。“有给800元的,有给500元的,也有给300元的,钱我一分都没留过,全都给她了。”小荷告诉记者,每次回来后,小雨会搜身,她根本没有藏钱的地方。“人是她联系的,钱数她应该都知道,如果我不全给她,怕挨打。”小荷说,前后共计约两三千元。“最近一次是今年‘五一’的时候。前几天,她让我出去,我就躲着她,结果被她在小道上截住了,又挨了一次打。”

  “我不会原谅她”

  5月22日,第一次看完小雨写的“保证书”后,小荷告诉记者,她不相信小雨能做到。“她向我保证过好多次,不再打我了,但都是骗人的。”

  “她说希望你能原谅她,你能原谅她吗?”

  “我现在恨死她了,我不会原谅她。”小荷说,自己以前一直在忍,觉得忍一忍就过去了。“我以后不会再忍着她了,但是我现在还是不敢见她。”

  小荷说,每次外出回来后,小雨都会将她手机里与嫖客的通话记录删除。“我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那些人大约都三四十岁,有时候开车来接,有时候告诉我地址,自己打车去。”

  尽管两人每天形影不离,但在小荷眼里,小雨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物。“她在学校里很有名,她太聪明了,我看不透她,但她说我太简单,早就把我看透了。”

  小荷告诉记者,有时挨打的地点就发生在小雨宿舍。“看到她打我,有的人就捂起被子,有的人劝说,就会挨一顿骂。我们宿舍的人劝我告诉老师,但是我不敢,其他人可能也没说过。”

  虽然近两年学习成绩一再下滑,但并没有一位老师找小荷询问过原因。“这三年,我们班换过四个班主任,老师讲完课就走了,有活动时班主任会讲几句,但从来没和我交流过。”由于师生之间缺乏沟通,许多老师,甚至有些班主任的名字小荷都已经不记得了。

  5月22日,小荷告诉记者,这两天她发现父母老了许多。“我希望再回到学校,把学业读完,今后好好工作。”但谈及自己对学校的印象时,小荷说:“学校太恐怖!啥人都有!”

  5月21日,小荷在父亲的带领下,走进了承德市公安局双桥分局刑警队。目前,警方已对此案展开调查。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