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河南教师猥亵女生案调查:男孩看到致事件曝光

杨士付被发现涉嫌“性侵害”小学女生,源于5月21日的一场意外。那天,他坐在一年级教室里一个女生的座位上,摸其下体时,被外班一名男生发现,告诉了家长。

事发学校的校长被免职,当事教师已被刑拘 河南商报 记者 邱晓峰/摄

  事发学校的校长被免职,当事教师已被刑拘 河南商报 记者 邱晓峰/摄

  河南商报见习记者 程国昌 记者 段艳超

  杨士付被发现涉嫌“性侵害”小学女生,源于5月21日的一场意外。那天,他坐在一年级教室里一个女生的座位上,摸其下体时,被外班一名男生发现,告诉了家长。

  杨士付是南阳市桐柏县斗称沟村希望小学的正式教师,案发前已执教30多年。多名受害女生说,被杨士付“摸下体很多次”。目前,杨士付已被刑拘。

  事件

  教室内

  摸女生下体被发现

  5月24日下午,桐柏县中医院妇科门诊室挤着很多人。都是家长牵着年幼女孩,“小孩子哭,大人也哭。”一当时在场的目击者说,自己看着心里就难受。

  孩子们都是桐柏县黄岗镇斗称沟希望小学的学生,年龄大都在6岁至11岁之间。

  医生宣布的结果,令家长们感到愤怒又说不出口。“我家的两个女孩儿,一个处女膜破裂,另一个外阴红肿。”5月25日凌晨,一名家长在叹了好几次气之后,这么跟河南商报记者说。说话时,他浑身颤抖,虚弱的身体在夜色中来回摇晃。

  他说,从得知俩女儿被伤害后,自己已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也睡不着觉。

  家长们称,对女孩造成侵害的,正是斗称沟希望小学的教师杨士付,被侵害的地点就在教室里。

  性侵事件被发现属“意外”

  杨士付涉嫌“性侵害”斗称沟希望小学女生,被发现纯属“意外”。5月21日,在该校读学前班的一个男孩,去一年级教室找姐姐小青。他站在姐姐的教室门口,看到杨士付正在摸一个女孩儿的下体,“还亲嘴。”男孩儿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之后,杨士付还将小青也叫到了跟前,对其重复了上述举动。

  男孩儿在与其他孩子议论时,被家长听到了。

  询问后的结果令家长们难以启齿,“一问才知道,很多孩子都被他欺负了,还不是一天两天。”

  5月23日早上,家长们报了警。

  这所位于黄岗镇南四公里的斗称沟希望小学,只有几十名学生。杨士付在该校已经执教30多年,大多家长与他都熟识,“我们很多人还是他的学生。”家长们说。

  说法

  “觉得恶心,说不出口”

  小丽是该校三年级学生。5月25日,河南商报记者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坐在椅子上闷不吭声,双手捂着脸,眼泪顺着指缝流出来,任由流到嘴角。

  “恨!”已经10岁的她,提起杨士付时说。一直到身边没人的时候,小丽才说,“杨士付欺负我很长时间,从上小学一年级就已开始。”

  杨士付是该校一年级的班主任,也是除了原校长之外的唯一一名正式教师,教一年级语文课与二年级数学。

  小丽说,杨士付猥亵女孩儿都是发生在教室里。按照女学生的说法,杨士付在讲桌前批改作业时,让女学生坐在自己腿上。有时,也会坐到女生的座位上猥亵。“用手抠女生下面,还伸出舌头让女生亲。”说到这儿,小丽顿了一下,“恶心,说不出口。”

  小丽说,杨士付并没有与女孩儿们发生性器官接触。曾听说杨士付将一个女孩儿带到学校附近的出租房内,把女孩儿压在床上。但该说法得到了当事女孩儿的否认。

  “经常在教室内猥亵”的说法,也得到了其他孩子的证实。河南商报记者见到了多名女生,均称遭受过类似欺负,“有的可能一天两次,有的比较少。”

  不想上学,梦见自己被追杀

  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女孩子被欺负后,没人敢跟家长提起在学校的经历。

  “他说,要是告诉家长,就会砍断我的手,或者打死我。”小丽说,虽然自己被欺负了两年多,但一直不愿意跟家长说。心里实在害怕难受的时候,只能找同样被欺负过的女孩聊聊。

  女孩儿们说,被欺负之后,第二天杨士付还会再问自己,有没有跟家长说。小丽跟其他被欺负的女孩子一样,害怕去学校,但是每天早上又都硬着头皮走向噩梦般的教室,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噩梦一直伴随着小丽。她说,有一次梦见杨士付拿着刀追着自己砍,惊醒之后自己只能用被子蒙住头,躲在被窝里哭。

  也有不少家长发现过孩子睡梦中常常惊醒,额头上全是汗,“以为孩子只是身体虚弱,没在意。”

  征兆

  孩子常常闹情绪,要转学

  刘琴是斗称沟希望小学的代课教师,也是一名受害学生的家长。直到5月22日下午有家长闹到了学校,她才得知,与自己整天待在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居然欺负女儿一年多了。

  “真想不通。”刘琴既疑惑,又恼怒。因为杨士付给自己的印象是既有文化,更是个好人。

  事后,刘琴才发现,其实在案发之前,女儿就已经表现出异状。她说,有好几次,女儿就闹着说肚子疼。“我还老说她是喝凉水喝多了。”

  还有其他征兆。

  其中两名女孩儿的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跟随奶奶生活。老人说,有很多次孩子回家说下体疼,“我以为是发炎了,就给孩子洗洗。”

  很多家长还称,孩子曾很多次闹着不想去学校了,想换个学校。家长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以为孩子在无理取闹。虽然孩子不情愿,还是被强拖到学校上课。

  直到案发后,家长们才意识到孩子的转变是有原因的。多名家长说,“孩子上一年级之前,都是挺活泼,爱说话,现在却越来越不爱说话了。”

  河南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些被伤害的孩子,要么家里孩子多父母忙于农活,要么父母常年外出打工。“根本没精力照顾那么多孩子。”一家长说,自己家有四个孩子,还要忙于地里的农活,平时根本顾不上。

  进展

  不少孩子处女膜破裂

  杨士付被抓后的第二天,家长们带着孩子到桐柏县中医院做了鉴定。“在里面做检查时家长哭,孩子也跟着哭,不少孩子的处女膜都破裂了。”一当时在场的家长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但医院与警方一直都不肯将检查结果告知家长,家长们一直僵持到了深夜。

  直到5月25日上午,桐柏县刑警大队才将每个孩子的体检结果拿给家长看。昨天,河南商报记者到中医院了解孩子受伤情况时,为孩子们做检查的高医生不在,多次拨打其电话均说,“不是本人,她出门忘了带手机。”据知情人士透露,有不少孩子处女膜破裂。

  “我们觉得检查得不准确。”昨天,很多家长再次带着孩子,来到距黄岗镇不远的毛集卫生院。但家长们到了之后,医院却以“下班了”为由不为孩子检查。最后,家长也只能带着孩子离开。

  医院的解释是,“不是不想为孩子做检查,而是没有这个资质。”昨天,当地警方已经从南阳市请来法医,重新为受伤孩子做鉴定。

  昨晚7点30分,几名家长均给记者打来电话说,“检查完了,法医检查的结果跟中医院的不完全一样。”

  全县开展师德摸查

  案发后的第二天,该校校长王祥林也被教育局免职,并很快任命了新校长。桐柏县教育局胡姓副局长说,他们计划在全县开展师德摸查。教育局还从有经验的老师中,抽调出一名到斗称沟希望小学顶替杨士付的职位,保证孩子们的正常上学。

  可是很多孩子都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不敢上学了。

  其实,与身体的伤痕相比,家长们更担心的是此事对孩子们心理上造成的伤害。“孩子将来该怎么办,心里会不会留下阴影?”很多家长问。

  5月25日下午,斗称沟希望小学的大门紧锁,看门的人员也不在,只有“勤奋学习”几个红色大字,孤零零地待在门口的墙壁上,在雨中显得分外萧瑟。

  杨士付已被刑拘

  经过多次联系,昨晚9点,商报记者见到了桐柏县公安局宣传科马科长,他称,杨士付已被警方以涉嫌“猥亵儿童”刑事拘留。

  对有多少女孩儿受到侵害,马科长称自己不清楚。据河南商报记者统计,根据多名女生提供的名单,受侵害的女生有10多名。

  对于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经桐柏县中医院妇产科检查,有9名女孩儿的处女膜破裂。对此,马科长仍称不知情。

  杨士付是否已经承认猥亵女孩儿,何时第一次作案?马科长说案情正在调查,自己也不知情。(受害学生与家长均为化名)

  南阳桐柏县小学教师性侵女生案调查:

  震惊乡邻的双重人格

  谈到执教30多年的杨士付,受害者父母、同事还有家属,都说其逢人就笑、工作认真负责。“谁都没想到他会做这种事,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是河南商报记者多次听到的一句话。

  受害者父母

  “不敢相信他会做这种事”

  25日16时,李敏在宾馆为小儿子换开裆裤。因为女儿上学都是抄近道,只有三四里地,加上要照顾小儿子,她很少送孩子去学校。

  “他逢人先笑,说话很轻,是男人中的女人,可以说,比女人还女人。”李敏评价杨说,“反正没听过有人说他坏话,最开始,真不敢相信他会做这种事。”

  多名受害者的父亲,都曾是杨的学生,他们和李敏的看法一样。王羽说,每次碰到杨,他都会打招呼,“和正常人一样。”王羽多次在村民的红白喜事场合见到杨,后者爱喝点酒。他回忆,自己读书时,感觉杨比较负责,“怎么说呢,真的让人很吃惊。”

  嫌疑人家属

  此前未发现任何异常

  “前几天还跟他一块儿喝喜酒。”昨天中午,杨刚摇着头说,“想不到,不相信。”

  杨刚与杨是同宗兄弟,比后者年长10多岁。在他印象中,杨家庭贫困,学习刻苦,没跟他姐姐哥哥一样中途辍学。他读完初中,到学校代课,通过自学、参加考试转为公办教师。“他很有才,教汉语拼音时有自己的方法。”杨的侄女兼学生说。

  杨刚回忆,唯一值得提起的一次变故,发生在20年前,教育系统精简,杨被裁掉,后来有人替他说了话,他又回到了讲台。

  在家属眼中,杨为人忠厚、老实,从不惹事。25日中午,杨的二儿子表示歉意,大儿子杨学则说,父亲把兄妹三个拉扯大,很辛苦,有的衣服上都有补丁。家属均称,没发现杨有任何异常。杨妻也在学校代课,她不信丈夫“会做出那种事”。她感觉丈夫有些焦虑,有时埋怨她,“你让我这么累。”

  校长

  印象中他说话温柔、尽职尽责

  因为杨的性侵案,去年9月从其他小学调到斗称沟希望小学任校长的王祥林,被当场免职。

  杨的履历档案显示,1977年8月,当年18岁的他,就到该校任代课教师,2000年转为公职教师。8个月的接触,杨给王祥林留下的印象不坏:负责任,说话温柔,尽职尽责,“都没见过他大声批评学生,教学质量也比较高。”

  跟记者交流时,王祥林不时跑到一旁擦眼泪,“谁能想到平日表现优秀的教师,能对学生做出这样的事儿?”“我的学生们真受委屈了。”王祥林说,案发前,他并未接到学生的举报,也没发现杨有异常行为。

  专家

  杨士付明显具有双重人格

  受害女生小丽说,她和同学表面喊“杨老师”,私下直接喊杨士付,“希望他永远别出来”。另一受害女生则说,杨让她恶心,“老师在我印象里再也不好了。”

  昨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副教授赵桂芬说,要判定杨的作案动机,最主要的是看其第一次作案时的情况,这非常关键,可能有复杂的心理斗争。此后的行为,可以说是一种“沉溺”行为。

  赵桂芬表示,杨明显具有双重人格。此外,杨系恋童癖者,这种人一般都内心压抑太久,得不到释放,可能曾有相似经历,还可能是模仿。可以确定的是,其在性方面存在问题,夫妻关系也不和谐。

  多年前他已“不轨”

  为何至今才被发现?

  河南商报记者 段艳超 见习记者 程国昌

  有传言称,杨多年前已有不法之举,有受害女孩已经出嫁。

  如果教育系统有强力的教师监察方式,抑或能对孩子进行性常识教育;如果家长们能多一些细心;再如果,此前发现孩子被侵害的家长们,能早些说出来……

  家长

  早些说出来 就不会有这么多受害者

  多名受害者家长说,事发后,村里盛传,很早之前,就有女生受到猥亵,如今,一个女生已经出嫁。受害者小丽说,杨曾笑着问她,村里一个已经出嫁的姑娘现在去哪里了,有没有回来。

  家长们说,其实有家长早已发现孩子受到侵害,但因为觉得羞耻,没有说出来,“如果有家长早些说出来,就不会有这么多孩子受害”。

  “所以,我们一定要告,就算上电视也没什么。”受害者家长朱明明说。

  然而,提到为何没有发现孩子的异常,这些家长都沉默了。曾有数名家长说,孩子说肚子疼,他们以为是下体发炎,或者“凉水喝多了”。

  在黄岗镇,多要孩子、重男轻女的风气严重。多个受害者家庭,都是四个孩子。虽然只有几个受害孩子是留守儿童,但大多数孩子受到的关爱很少,一受害女孩的父亲甚至无法说出女儿的年龄。

  曾经的女学生

  “那时候没现在严重”

  3年前在斗称沟希望小学读四年级(当时四年级还未取消)的小玉,如今读初一。

  “我们都讨厌他。”5月25日,今年15岁的小玉对河南商报记者说,当时杨在教室后门的窗户处设有办公桌。每次女孩去背书,杨都会说听不清,要求靠近点,“就是非常近。”杨的眼睛,会在女生身上瞄来瞄去,背完书走时,还会碰两下女生,“很恶心”。

  在小玉一年级时,杨就喜欢碰女生,这让小玉感觉“有点怪”。到四年级时,小玉“有些懂了”,却因为“害羞”没敢说出来。

  如今已读初三的花花,读四年级时也是杨的学生。她回忆,当时,杨在教室后面用塑料袋隔出一个空间,其他班级都没这样。有时,杨会喊漂亮女生进去,曾有女生满脸通红,从里面跑出来。在这俩女生的印象里,杨看见女生总是笑,对男孩有些严厉。她俩都说,那时候,情况没有现在这么严重。然而,对于有没有摸女生下体的情况,两女孩都犹豫、沉默,然后说,“恨他”。

  调查

  学校从未进行过性教育

  被免职的校长王祥林说,案发前,学校还在举行师德师风教育。他说,学校常请派出所所长到学校为孩子与老师讲课,教授孩子如何自保,“大多进行的都是安全教育,比方说不让孩子跟陌生人说话。但从未进行过性教育,还有遇到类似问题该如何自保。其实说不出口。”

  桐柏县教育局一工作人员说,按照规定,乡、镇中心校负责村小学的管理,每周有业务会和思想会,思想会主要是师德教育。很多学校,是一周业务会,一周思想会,他们会下去检查。

  据他了解,中心校曾组织警方给教师开专门的讲座,播放教师性侵学生的案例,因为“别的地方有这种案例”。

  “这是个案,可以说丧尽天良。”他称,他为此事感到非常痛心。

  据桐柏县教育局胡姓副局长说,案发后,该局计划对全县教师师德进行摸查,并将杨的案件作为警示案例。

  (本版受害学生和家长均为化名)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