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男子私生活遭神秘人疯狂入侵 行踪被掌握婚姻破裂

合肥的周先生这两年的遭遇让他几近崩溃。周先生当时以为是恶作剧,没有理会,但之后几天,这个号码不断骚扰他,指责他在外面有其他女性,扬言要告诉他老婆。这几年来,这个神秘发件人只和周先生在电话中说过一句话——“进来不容易,想出去也不容易。

  合肥的周先生这两年的遭遇让他几近崩溃。两年来,神秘短信和电话没有停止过对他的骚扰,并最终导致他婚姻破裂。而他的所有行踪,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对方还在其家门口扔秽物和死猫,并且振振有词地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周先生不要在外面拈花惹草。

  每天数十次骚扰,对方详知他一切个人信息

  “我的3 个手机、4个号码,每天都接到骚扰电话和短信,每天都几十个,基本上我也崩溃了。”周先生在合肥某事业单位工作,今年40多岁。2011年5月底,周先生陪着孩子在家看书,一个陌生号码给他发来了一条恶俗的短信,并自称是被他玩弄过的女性。周先生当时以为是恶作剧,没有理会,但之后几天,这个号码不断骚扰他,指责他在外面有其他女性,扬言要告诉他老婆。

  “事情变化有几个重要的节点,第一次是,‘她’约我晚上在一个小区见面,我一气之下就去了,但是她却没有出来,她发短信说她当时就在附近监视着我。”周先生介绍,当时他以为遇到了神经病,再有短信都不理睬。但2011年7月的时候,事情进一步发生了变化。“这个人获悉我将要去滁州,说在高速公路上等我,我等了半个小时她没有来,我就走了。当我再次回合肥的时候,她又短信骚扰我,我就发短信说,你知道我是谁吗?”让周先生吃惊的是,这个人随后发短信报出了周先生的家庭具体住址、工作单位,所开车的车牌号、车型,周先生的身份证号等详细信息,甚至还有他爱人的姓名、手机号等。

  “当时我非常震惊,到底是我身边的谁给我发这样的短信。”周先生介绍,当时他就分析目标,“我怀疑是同事或者竞争者,甚至怀疑是我爱人。”周先生介绍,这些猜测又被他一一排除。

  从2011年12月开始,周先生基本上保留了其中一个手机上发来的神秘短信。5月24日,记者看到了这些短信,有数千条之多,内容多是肮脏的辱骂。

  后来,周先生更换了手机号码。让他吃惊的是,不出几天,这个短信又会找到他的新号码,继续发送恶意短信。“觉得生活完全被打破了,除了短信还打电话,接通之后对方也不说话。”这两年,周先生先后用了4个号码,但这4个号码无一例外地,每天都受到骚扰。

  行踪被掌握,每次“约会”都被对方广而告之

  这些短信直接导致了他和妻子徐女士的离婚。

  2011年12月前后,周先生在妻子面前彻底成了“透明人”。“不知道这群人用了什么手段,将我发给别的女性的短信直接发给了我妻子。有些短信比较暧昧,直接伤害了我的妻子,也造成了我们夫妻的矛盾。”周先生介绍,开始他还不断向妻子解释,但后来他自己都无法自圆其说了。

  有一次,周先生约一个女性吃饭,随后其妻子徐女士就收到了短信称:你丈夫在外面乱搞女人呢,他现在正在某地约某人吃饭。当徐女士赶到时,发现一切如是。夫妻俩矛盾更大了。

  “可能是有私家侦探在跟踪我,不然不可能知道我在干什么。”周先生说,更让他气愤的是,他和其他女性约见时,他的妻子以及和他关系不错的女性竟然都会收到短信。

  经过这样几次事情,徐女士提出离婚。同时,徐女士竟也发现,在她上班的地方,也有人专门跟踪她。“他们现在每天也骚扰我,短信和电话都有。”随后夫妻俩因为这件事而离婚。

  恶俗短信发给孩子,家门口被放秽物和死猫

  这个神秘号码还告诉周先生,他(她)通过周先生和徐女士的通话清单,找出了他们女儿的号码。随后就直接给他女儿发短信,称你父亲在外面玩弄女性。“我后来只能收了我女儿的手机 。”周先生说,有时候他也感觉有人跟踪他,但当他注意到时,别人就跑开了,“我不能单凭怀疑就去抓他呀!”

  被激怒的周先生有时候会回骂对方,但对方回以更加恶毒的方式,往周先生家门口放秽物。“门口是个鞋柜,有一天被放了7次大便,还有一次放了死猫。”而且每次都会有短信提醒他,就是“我所为”。周先生向记者出示了他当时拍摄的图片。

  由于孩子正在读初中,经过商量后,夫妻俩决定继续住在一起,告诉孩子已经复婚,让孩子安心学习,“但是一切都不能再回来了,这短信毁了我的家庭。”

  对方自称“情感正义联盟”,让他不要拈花惹草

  记者注意到,发给周先生的短信一共来自数十个号码,周先生曾查过,发现都是无主号码。

  这几年他也在追踪这个发短信的人,他了解到,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体。

  周先生开始以为对方是为了钱。他说,自己就是普通工薪阶层,但愿意拿出几万元给他们。但神秘短信却回复他:“我们不差钱,也不是为了钱,我们花在你身上的钱,每年都有几十万。”

  在周先生的手机短信中,记者看到,2012年2月,周先生曾心平气和地和发信人聊天。这个发信人自称:她家庭条件很好,拥有千万资产,小时候,其父亲在外和许多女性暧昧,花天酒地,她曾亲眼目睹母亲为此割腕自杀,所以她恨那些负心男人。

  周先生问,许多男人都有点花,为什么要选择他来泄愤。对方回答,既然选择上你了,就要把这事一直玩下去,目的就是让他不要拈花惹草、回归家庭,否则会一直这样。

  对方在短信里说,他们是“情感正义联盟”

  的,就是针对那些和其他女性有不正当关系的男子,目的就是让这些人回头是岸,只要不直接触犯法律,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周先生被称为“老四”,是因为这个组织之前已经成功搞定了3个出轨的男人。对方称,经过他们的努力,这3个男人现在都回头了,不敢再在外面做坏事了,都乖乖呆在家里。

  这几年来,这个神秘发件人只和周先生在电话中说过一句话——“进来不容易,想出去也不容易。”

  多次报警,此事却因不属刑案无法追查

  记者在采访周先生的过程中,他不断接到电话和短信骚扰。周先生将其中一部不常用的手机交给记者,几天之内,果然电话和短信不断,不管是接听还是回拨都没人说话。

  周先生介绍,他已数次报警。有一次神秘短信称将派人到他家里来,随后他就报了警,辖区派出所也去了人,但后来对方没来。据派出所张姓民警介绍,他们也数次和周先生联系,知道这个事情。警方也拨打了这些神秘电话,同样是无人应答。

  据警方介绍,被电话短信骚扰并不属于刑事案件,他们也不能通过手机定位或其他技术手段来追查,所以也没有办法,“但这样用电话、短信骚扰甚至威胁的方法肯定是违法的。”(唐勉、周晔)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