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雷政富视频曝光原因:许社卿为报复肖烨

  重庆不雅视频案之曝光篇

  2013年5月2日,重庆检察机关发布消息,重庆市公安局已将不雅视频案移交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而第一分院已指定渝北检察院审查起诉该案。

  重庆市公安局起诉意见书〔渝公刑诉字(2013)001号〕称,犯罪嫌疑人肖烨、许社卿、严鹏、赵红霞、谭琳玲、王建军的行为已触犯刑法之规定,涉嫌敲诈勒索罪。警方移交检方的材料显示,敲诈案件最早发生于2006年,2009年11月在时任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主导下曾尘埃落定,但肖烨等人并未因此受罚。本次再掀波澜,则是一连串错综复杂的因果。

  肖烨兄弟首先相互质问是否为对方所发,得到否认回答后即猜测可能的人选

  2012年11月22日上午,肖烨在永煌公司办公室接到一个陌生来电,是胞弟严鹏打来的。两人反目后已有几年未曾联络。严鹏在电话中开门见山:北碚区工程交易中心主任郭明告诉他,几年前偷拍的雷政富不雅视频上网了。肖烨上网查看视频,正是此前他们拍摄的。兄弟俩都有些惊慌,肖烨让严鹏立刻到办公室商量。

  此时距离“人民监督网记者”朱瑞峰在微博上贴出这段视频已经过去两天。这段主角为时任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的性爱视频,不足1分钟,却很快爆红网络,引发一场风波震荡至今,而其来源也曾引发广泛猜想。

  案卷信息显示,见面后,肖烨兄弟俩首先相互质问是否为对方所发,得到否认回答后即猜测可能的人选。严鹏提及许社卿前不久曾到过北京,而视频正是从北京传出。当晚,兄弟二人约见许社卿讨论有关视频事宜。针对许社卿的猜测开始没有得到证实,许社卿只是承认去过北京,其余则保持沉默。

  肖烨在这次会面中叮嘱许社卿,网上已经出现赵红霞的名字,让其转告赵红霞不要露面。许社卿供述,肖烨称这件事情公安机关肯定要找到他(许社卿),到时就让许承认与赵红霞是恋人关系,因为与赵红霞吵架,进而曝光。

  次日,即2012年11月23日,严鹏与前妻康红梅开车回到岳池康红梅老家。甫一进门,严鹏便让康红梅从衣柜拿出此前让她保存的资料,这是一小叠先用报纸包好再用透明胶布缠好的光盘,拿到手后,严鹏即在门口右边坝子上先将光盘折断,再加上干草烧掉。严鹏供述,光碟有七八张,为肖烨此前交给他的,“2009年那次出事后藏起的,当时被抓后警察没让交出”。雷政富不雅视频曝光后,为防节外生枝,赶紧取出销毁。

  同一天下午,赵红霞与谭琳玲也知道了雷政富不雅视频被爆出的信息。谭琳玲供述,2012年12月23日下午,她在网上看到了雷政富的视频,并未在意,直到后来网上提及视频中女主角赵红霞的名字,才觉事态严重。她连忙通过QQ与赵红霞联系,让她赶紧看新闻。这一说法与赵红霞的供述基本一致,赵红霞称,看到QQ留言及视频后即与谭琳玲约见,但商量了一个小时也没有结果。“当时大家心情很复杂,都担心自己的事情,怕影响家庭。”

  赵红霞与谭琳玲在2009年5月离开永煌公司,网上爆出不雅视频时两人均已结婚,都育有一女。谭琳玲供述,“赵红霞之前没有跟我具体讲过,但提及与北碚一个姓雷的领导发生过关系。”当时二人均感到奇怪,因为2009年公安机关处理此事时,已将视频收缴。赵红霞准备向肖烨询问,被谭琳玲制止。

  不过,两天之后,这一切都不再重要。卷宗显示,2012年11月25日,所有涉案人员都已经归案,接受警方调查。这期间,肖烨告诉妻子柴偲,网上针对不雅视频的炒作有点凶,公安机关可能搜查公司,让她赶紧将一些重要文件与资料清理一下并妥善保管。柴偲在完成丈夫的交代之后,于2012年11月25日被警方抓获。她后来并未被警方列为本案被告人。

  许社卿想找人“整一下雷政富”进而报复肖烨,王群江称自己认识一名“资深记者”

  肖烨、赵红霞等人还在疑惑时,王群江看到视频即知幕后提供者。他是许的河南老乡,现任河南省伊川县半坡乡副乡长。在接受重庆警方问询时,他表示人民监督网记者朱瑞峰曝光的这段视频,由许社卿提供,而他在北京的朋友焦银斌则是许社卿与朱瑞峰的中间联络人。

  这也是许社卿向警方供述的事实。2012年10月底,他从重庆回到河南老家,找到相熟的朋友王群江,给其看过雷政富不雅视频后询问,是否可以找到可靠的人“整一下雷政富”。王群江称在北京认识一些人,其中有一名资深记者,“关系很广,知道怎么办”。

  曝光这段视频是想报复肖烨。许社卿供述,2007年到2009年他在肖烨手下做了很多事情,肖烨却一直不兑现承诺,“他找了钱吃香喝辣,我们却什么没有”。他知道视频中的官员与肖烨关系好,要通过这个官员来影响肖烨。“就是要把视频给有办法的人,不管是网上曝光还是公安局去查都好,让雷政富下课,反正对肖烨不利。雷政富的事情我没有参与,其他我手中的视频我都参与捉奸了的,所以就选择了雷政富这一段,才不至于将我暴露出来。”

  此后一两天,许社卿与王群江一同开车前往北京,在二环路边的一家中餐馆与朱瑞峰见面。许社卿称,当时有4个人,朱瑞峰看起来不算年轻,他首先介绍了“人民监督网”的性质,并发给每个人一张名片。许社卿告诉朱瑞峰,自己有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的视频,并通过手机播放。朱瑞峰当即让许社卿将视频交给他,许社卿问及如何处理,朱瑞峰称不用他管。

  资料显示,许社卿当时并不信任这个“同行”——在警方查获的许社卿物品中,许社卿有两个军官证,一个中国社会民意调查网的记者证,职务是豫西工作室副主任——因此,在第一次将视频拷贝给朱瑞峰时他故意将视频文件名后缀去掉,致视频无法在电脑上播放。

  之后,朱瑞峰嫌饭店太吵,建议换到咖啡馆详谈。其间,在征求王群江意见后,许社卿在咖啡馆将视频拷贝给朱瑞峰,并告诉对方,2009年他曾因为这个视频被重庆公安局“7·30”专案组抓过,他手里还有其他重庆厅级干部的性爱视频。朱瑞峰则告诉许社卿,这段视频太短,“不能做证据”,需要做鉴定,最好把原版交给他。许社卿当时回答“回去找了再说”。

  当时朱瑞峰问及视频来源,许社卿回复此前他跟过一个“老大”多年,这个人很不地道,后来无意间得到这个视频。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许社卿承认,视频是在2008年三四月份从肖烨的电脑上秘密拷贝。当时共有五六段视频,其中两三段是相同的一男一女,长的一个小时,短的一分钟。另外他从肖烨给他的MP4中拷贝出一段视频,涉及韩姓官员。他参与了对这名官员的捉奸,女的是谭琳玲。

  许社卿供述与朱瑞峰只见过一次面,并未交换联系方式。雷政富视频曝光前一周,许社卿接到王群江电话,朱瑞峰要他将其他视频马上发给他,许社卿回复只有这一段视频。此后,因担心朱瑞峰“乱整”,他曾用其女友易某某的手机与朱瑞峰联系,朱瑞峰在电话中告知:现在不方便接听。许社卿让朱瑞峰有时间回电,未果。

  此后不久,11月20日,网络上便爆出雷政富不雅视频。许社卿知道事情闹大,便将视频从U盘中删除,将U盘砍成几段,用纸包住扔掉。朱瑞峰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手中有多段重庆高官性爱视频,首先曝光雷政富是因为他相貌特征很好辨认。

  郭维国表示,王立军后来是否向市委、市纪委汇报过不得而知

  南都记者获悉,重庆市公安局在雷政富不雅视频爆出第二天即介入调查,并在同年11月23日成立“11·23”专案组立案侦办。重庆警方称,2012年11月21日重庆市公安局在工作中发现赵红霞等涉嫌敲诈勒索案。

  起诉意见书显示,重庆市公安局现已查明,2007年底,犯罪嫌疑人肖烨与许社卿商议,利用妇女群发短信色诱党政领导与其发生性关系,并密拍性爱过程和设圈套实施“捉奸”,以此来勒索领导钱财或者迫使领导为其公司谋取利益。合议后,肖烨即陆续组织许社卿、严鹏、赵红霞、王建军、谭琳玲等人参与实施。

  其中,赵红霞化名“周晓雪”,拍得其与雷政富(时任北碚区区长)在江北蓝剑宾馆的性爱视频,谭琳玲化名“谭琳”,在江北区金源大酒店附近一宾馆成功密拍与周天云(时任重庆地产集团董事长)的性爱过程。

  重庆市公安局认为,犯罪嫌疑人肖烨以非法占有他人财产为目的,积极组织、策划、实施敲诈勒索犯罪活动,非法获利特别巨大,为上述二案主犯;犯罪嫌疑人许社卿、严鹏、赵红霞、谭琳玲以及王建军为从犯。

  对于重庆公安局而言,这实为一桩旧案。

  南都记者获悉,雷政富等被肖烨等人持视频威胁后,自知终将事发,于是主动向时任重庆主要领导坦白此事。2009年11月,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授意处理此案,并让自己的得力助手郭维国负责,郭遂交办给了直接受命于他的“7·30”专案组。

  2009年11月前后,王立军将郭维国叫到办公室,称收到举报,有一伙人在针对重庆的党政干部进行敲诈勒索,安排他组织力量查一下。当时现场只有王立军与郭维国两个人,王给郭两个手机号码,称是嫌疑人用于敲诈的号。

  郭维国立即安排“7·30”专案组对此事开展侦查,当晚将这两个号码给予专案组。

  专案组大概用半个月时间查明,这伙嫌疑人以一个姓“肖”的男子为首,专门安排年轻女孩用重庆市委机关的通讯录,逐一拨打高级干部的电话并对其色诱。一些高级干部与肖某安排进行色诱的女孩发生了性行为,被录像、敲诈。

  专案组缴获了视频资料及光盘,并向郭维国汇报案情。王立军接到郭维国汇报后称这事影响太大,得向市委、市纪委汇报,要求郭维国立即把案件的相关材料以及被肖某等人拍摄的多名党政干部的性爱录像交给他,待市里有决定后再行处理。汇报时办公室只有王立军与郭维国两个人。

  相关材料装在一个塑料袋或档案袋中,里面有光盘及移动硬盘。郭维国称,他拿到后直接给王立军,所以不清楚光盘、硬盘具体数量。由于当时王立军要得很急,拿到材料后都是直接交给他,郭维国与专案组的人都没看过,他只记得涉案领导均为国有公司的老总和厅局级干部,能记住名字的有范晓文、韩树明、周云天、雷政富等六七个人。

  郭维国表示,王立军后来是否向市委、市纪委汇报过不得而知。此后,在涉及的党政官员中,没有任何人找过郭维国,郭维国也没向其中任何人提过此事。涉案视频只有专案组办案民警、郭维国接触过,最后交到王立军手中。郭维国认为,这些视频资料存在没有被完全缴清的可能,这伙嫌疑人手里可能有复制品。

  相关的材料、录像交给王立军后就再无下文,王立军也没有再过问过此事。他被免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以前,将所有的材料全部带走。郭维国称,王立军在重庆市公安局主楼15楼有一个档案室,王立军抓人“小辫子”的材料应该都放在那里,后经重庆市公安局查实,该档案室中并无这些材料。自2009年12月便在王立军身边帮其整理文件的秘书罗治西也表示从未见过此材料。

  卷宗显示,此后,由于案件没有受害人的材料,王立军一直也没有进一步的指示,以敲诈勒索的罪名无法完成对肖某等人的诉讼,专案组最终按照私刻印章罪对肖某进行处理,同案的其他人办理了取保候审,准备待王立军将相关情况报给重庆市领导决定以后,再进一步开展工作。

  “当时专案组的人说只谈领导被捉奸的视频在哪里。”最终,肖烨却因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被判刑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0)渝一中法刑终字第105号”显示,2009年10月,被告人肖烨伙同严川江为重庆永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违法取得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承包三级资质而伪刻“重庆市北碚区建设委员会”、“重庆市北碚区社会保险局”、“重庆市北碚区社火保险局业务审核专用章业务员编号(2)”等印章,使该公司非法取得了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承包三级资质。经鉴定,“三枚印章与原件不符,均系伪造的。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肖烨为取得工程承建资质,伙同他人伪造国家机关印章,其行为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已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被告人主动到国家机关投案自首,具有自首情节,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审后,肖烨提出上诉,理由是具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重庆市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肖烨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对肖烨等人而言,被以“私刻公章”之名定罪在意料之外。2012年11月25日,在涉嫌敲诈勒索雷政富等人被抓后,肖烨、赵红霞、王建军、许社卿以及严鹏等人均供述,2009年因不雅视频一案被公安机关抓获过。当时涉案的还有肖烨的妻子柴偲及侄子严川江等人,赵红霞因涉嫌敲诈勒索被刑事拘留一个月。

  不过,除肖烨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缓刑两年外,其他人均被取保候审。

  肖烨供述,2009年被抓后知道是因为密拍领导性爱视频设计捉奸的事情败露。当时也如实交代了雷政富的事情,但借此向领导借钱的情节没有交代。“当时专案组的人说只谈领导被捉奸的视频在哪里,交代出来视频即可”。

  肖烨供述,当时妻子柴偲及王建军首先被抓,他便让广安朋友开车带其与许社卿和易某某一起出逃。原因是许社卿知道的事情多,是同案,如果他被抓,自己也会被供出来。“喊到一起,就是商量对策,大家安全。”当时商量结果是许社卿与易某某回许社卿老家河南躲避,“再就是担心许社卿在离开公司后继续采取这种方式要挟领导,被公安机关抓获后牵出我的事情来,大家要统一口径,不承认捉奸的事情。”

  出逃途中,肖烨当着许社卿面告诉易某某,许社卿结过婚,有老婆孩子,但他们没有感情,如果被公安机关抓住,大家都不要承认捉奸的事情,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肖烨供述,这样做,是让易某某有心理准备,一旦被抓才知道许社卿骗她,一时气愤就会把所有的事情交代出去,也会把要挟领导的事情说出来,“就用这样的方式稳住易某某,大家安全”。

  上述言论得到柴偲以及易某某的证实。柴偲称,当时是严鹏打电话告诉肖烨王建军被抓,肖就让其将家里的笔记本电脑拿给肖的司机,称电脑里有些重要的东西。当日下午4点,柴偲在办公室楼下被抓。2010年6月,肖烨获释后告诉柴偲,已经将那台笔记本电脑砸毁。

  卷宗资料显示,2009年年中,肖烨曾在家里给柴偲五六张光碟,并告知这是他密拍的性爱光盘。2009年9、10月间,柴偲曾看到肖烨拿回家一袋用白色塑料袋缠起的圆柱形的东西,说是重要的碟子。2009年10月左右又从柴偲手中取走,说是要放到更安全地方,后来柴偲得知这些光碟是放在肖烨的二哥严宗礼处,后来被警察搜走。

  肖烨在2010年6月2日出狱,曾与雷政富见过一次面,大约20分钟。肖烨供述,自己并未提及被抓是因为拍摄领导性爱视频,主要谈个人经济情况,而雷政富催他早点还钱。上述事实在雷政富的供述中也有体现。

  2004年之前肖烨的身份证名字为严苏,绰号“苏打滚”,当时他已有多次前科

  实际上,重庆公安机关如今针对肖烨“敲诈勒索”的指控,他早在1997年就曾小试牛刀。

  2004年之前肖烨的生活轨迹基本分布于老家四川广安、岳池等地,彼时他的身份证名字为严苏,绰号“苏打滚”。记者获悉,当时他已有多次前科,1996年10月4日因涉嫌诈骗被成都市铁路公安局重庆公安处收容审查。1996年12月6日被解除收容审查。2003年3月5日因涉嫌诈骗被成都铁路公安局重庆公安处刑事拘留,经重庆铁路运输检察院4月11日批准,2003年4月16日由该公安处逮捕。

  资料显示,1995年1月12日,严苏之胞弟严鹏在岳池县龙藏信用社贷款3.5万元,至1997年11月尚欠2000元本金及利息未还,信用社多次催收未果。1997年11月16日下午,龙藏信用社主任郑宗文来广安催要贷款,严鹏将郑带到一茶楼中喝茶,在未归还欠款的情况下让郑开具收款凭据,称身上无现金,次日取款再还,并留郑在广安吃晚饭。席间,严苏、王建钊和刘跃进(时任金恒公司办公室主任)均到场,频频向郑灌酒。郑醉酒后,由严苏安排,王建钊及严鹏、刘跃进将郑宗文扶到广安粮食宾馆,并将桂园宾馆的一位卖淫女也带到郑所住的房间为其提供性服务,被原广安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抓获。次日,严苏同王建钊到派出所对郑称,王建钊是城南派出所王所长之弟,现在搞开发,如郑答应帮贷款,就为其说情,否则被罚款并拘留15天,还要通知单位。

  郑被迫同意后,由严、王二人替郑担保使其回到家中。2003年11月20日,严苏安排王建钊和刘跃进邱志刚到岳池找郑宗文贷款,至少要30万元,郑宗文不同意,王建钊按照严苏指示,以要把郑嫖娼之事向岳池县信用社告发相威胁,强迫郑宗文开了一张户名为王建钊的30万元的活期假存单,以便拿到其他信用社抵押贷款。当晚由邱志刚交给严苏。

  2003年11月21日,王建钊按严苏的授意又逼迫郑宗文贷款10万元,郑以自己只有5000元以内的贷款权限为由拒绝。王便提出以袁晓东、房华梅等7人名义,每人贷款4900元,郑被迫同意。王建钊等人安排这些人私刻了私章,与当日下午在郑所在的信用社贷款3.43万元,事后,郑宗文向时任岳池县政法委副书记廖中国反映情况并求助,廖通过岳池县公安局时任刑侦科长韩燕,追回了30万元的假存款单,此次贷款的3.43万元至今未还。

  韩燕事后称,当时本来要郑宗文报警,郑不同意,要求私了。当年在桂园宾馆的一名工作人员称,1997年11月17日下午3时左右,派出所给桂园宾馆打电话,让他们去取“小张”(卖淫女),他到了派出所帮“小张”交了500元罚款,将小张带回,并证实支付50元现金要求带“小张”出去的人是王建钊。

  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检察院“广检刑诉(2003)23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严苏、王建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威胁的方法,逼迫郑宗文为其贷款,且不归还贷款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应以敲诈勒索罪对二被告进行处罚,追究刑事责任。

  不过,法院驳回了公诉机关的请求,认为二被告人敲诈勒索的罪名不能成立,理由是本案被害人郑宗文被要挟嫖娼的事实,公安机关出具证明1997年度城南派出所没有郑宗文与“小张”嫖娼之事被治安处罚过的档案材料。

  一年后,肖烨离开广安前往重庆发展,注册成立重庆华伦达服装公司,即永煌公司前身,重庆不雅视频风暴由此开始酝酿。

  • 责任编辑:唐一婷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