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老夫妇吃苦十年为集体还债 分215次结清

  新华网长沙5月27日电 (记者 苏晓洲、阳建) 只因村上公共债务自己经了手,就连本带息个人承担偿还重任;10年间遭遇丧女、重病等千般磨难,都不动摇履行承诺的决心;花甲之年离乡背井艰难打工,仍坚持分215次结清全部5万多元“欠账”。湖南省宁乡县农村老人南凤枚、廖立成夫妇的执著与诚信,感动了众多乡邻。宁乡县文明办推举南凤枚夫妇为当地道德模范。

  在湖南省宁乡县城关沙河综合商贸市场一隅,记者见到今年68岁的南凤枚、70岁的廖立成夫妇时,他们租住在一间面积10多平方米的民宅。他们的卧具是一张用几根杉木边角料钉起来自制的简易双人床;家电只有一台破旧甩干机和一台小电风扇。屋里没有桌椅、柜子,洗好的衣服在室内晾干、晾干的衣物在墙角堆放。厨房搭在过道里,经营的小便利店设施简陋,门前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上人流稀少。

  宁乡县坝塘镇保安村村支书郑海军等人介绍,上世纪90年代,农村储金会风靡一时,坝塘镇金湾村(现并入保安村)响应上级号召,办起了面向本村农民吸收存款和提供低息贷款的“互助储金会”。农村党员、时任村妇女主任的南凤枚,被推举兼任会计。2002年,因为存款难增值、贷款收不回等原因,各地“储金会”都难以为继,金湾村也不例外。按上级安排,“储金会”由基层组织负责善后。

  面对村民们对“血汗钱要打水漂”的焦虑,南凤枚深陷良心挣扎。“大家把种田、养猪、养鸡一分一角攒下的血汗钱、救命钱、养老钱存进来,如果变成烂账,我这个经手人对不起乡亲啊!”南凤枚说,“我当村干部数十年,到老不处理好这事,死了都不能安心!”

  “只要我人还在,‘储金会’的存款,连本带息我个人负责到底!”南凤枚宣布了一个令全村人震惊的决定。2002年8月至9月,南凤枚与村里剩余储户以当月为“断账期”,重开单据确定应付本息。转眼之间,5万多元公共债务就转到了个人头上。已经年近花甲两位老人,背上简单的行囊,走上了漫漫打工“还债”路。

  南凤枚和廖立成年纪大了,做不了体力活。他们从信用社借了1000元到县城沙河市场,摆早点摊、开小便利店,挣钱清账。南凤枚夫妇每天5时30分起床出摊,22时多关门,为经此地的市场装卸工、货车司机、租房户服务。如此惨淡经营,他们一有几百元结余,就立马拿去清偿储户本息。

  2005年,南凤枚的女儿不幸身患癌症。在照顾女儿的几个月里,她在老家坝塘镇和县城之间来回跑。尽管南家倾尽全力救治,南凤枚的女儿依然在确诊43天后就撒手人寰。埋葬女儿后的第二天,南凤枚就回到市场工作。“我白天装作没事,晚上一熄灯就望着窗外痛哭!”南凤枚哽咽着回忆。

  这一年,南凤枚全家为给女儿治病家财耗尽。悲急交加下,她患上了高血压、冠心病。即使在这样的年景,南凤枚夫妇仍坚持结清了两户的存款本息。

  在沙河市场,一些了解情况的人,会找上南家的小摊吃早点或来小店买点东西。还有些当初不肯还钱的储金会贷款户,主动归还了欠款。而像村民郑义初、袁存德等人,则坚决拒收利息。这既减轻了南凤枚夫妇一些结账负担,更让他们精神上深受鼓舞。

  南凤枚夫妇的手中,有两本用学生作业本改的账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的一条条还款记录:每笔多则200元、300元,少则50元、60元;对有的五保户或困难户,他们还多付100元至150元利息。账本最后一页,在记录支付徐淑莲200元存款利息后,南凤枚写下的一小段“十年取款总结”:“自2002年8月至2011年农历十二月卅日(公历2012年1月22日),共取款金额51601元,取款次数215次,户名数58户。”

  “储金会的钱能还本付息,我们没想到。自己吃苦十年为集体还债,这种人世上少有!”保安村村民张寿军等人这样评价。“我们尊重父母的选择,也发自内心地为他们感到自豪。”南凤枚的媳妇唐新辉说,把“债”还清后这两年春节,全家人过得特开心、特轻松。

  今年4月,宁乡县文明办推举南凤枚夫妇为当地道德模范。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文明办主任邹素武说,个人为经手的公共事务承担“无限责任”,南凤枚夫妇为社会树立了一座无形的道德丰碑。        

  • 责任编辑:唐一婷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