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村主任遭村民捆绑暴晒 称被绑是为自证清白

6月6日,西凹里村举行村民公决,一致通过决议:与西安再生资源交易市场终止合同,收回被多占的土地。”  今年5月1日,是2012年初西凹里村新当选村主任李昊给村民承诺解决14亩土地问题的最后期限,而交易市场依然不愿赔偿15年来的租金。

  5月1日,陕西西安,西安城西三桥街道办西凹里村主任李昊被村民绑到村子附近的一家企业大门前曝晒近4小时。据悉,李昊曾承诺5月1日前帮村里解决与废旧金属回收公司的纠纷问题,但因无法兑现,所以请村民任意处置。后村民将其绑在市场门前。

  2013年5月3日,华商网上的一幅图片引起全国网民的关注:一个短发,穿黑色体恤衫的男人被五花大绑在一扇大铁门上。这个男人叫李昊,36岁,是陕西省西咸新区下辖的三桥街道办西凹里村村主任,因给村民的承诺未能兑现,5月1日上午9时51分,他被村民绑到附近一家企业——西安再生资源交易市场大门前曝晒近4小时。

  村主任、村民、被绑、曝晒、企业……这些关键词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谜底呢?

  14亩土地雪藏14年

  “起因是西凹里村和西安再生资源交易市场存在争议的那14亩土地。”当《廉政瞭望》记者5月10日见到李昊面时,躺在西安医学院附属医院病床上输液的他这样告诉记者。被绑事件发生后,原本身体强壮的李昊心跳、血压变得不正常,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于是,从5月6日起他就住进了医院。

  西凹里村村委委员高琦对记者说:“李昊在太阳下被曝晒几小时,而且本来压力就大,事发后,还有司法机关的人声称要查他,他的血压不高才怪呢!”

  14亩土地能掀起这么大的波澜,让村主任被绑,其中的玄机何在?

  让时光倒回至1998年,西安市计划委员会发文决定建立西安市废旧金属材料交易市场(西安再生资源交易市场的前身),但政府不投资,后由多个股东投资组建,时任法人代表是杨桂华。一番接洽谈判考察后,市场最终落户在距离西安市中心约8公里的西凹里村,在双方签订的租地合同上写明的是:西安市废旧金属材料交易市场租用西凹里村110亩土地,租金为每亩一年1500元。

  从1998年到2012年的14年间,西凹里村和西安再生资源交易市场(以下简称交易市场)的合作波澜不惊,只是在2009年,每亩土地年租金涨到了3200元。

  但到了2012年5月,这种平静被打破。因为根据三桥街道办事处(此时已经由乡镇改成街道办,划归西咸新区)的文件,西凹里村在对土地确权测量时,发现交易市场实际占地为124亩,比合同多出了14亩。

  一年的拉锯战

  一石激起千层浪。14年被多占地14亩,而村民居然不知道。这让西凹里村的村民实在难以接受。随着城市化的发展,西凹里村已经处于西安市的三环路边缘,而且还划入了新设立的西咸新区,身价倍增,地价上涨成为必然。在村民们看来,交易市场给村里补偿14亩土地14年租金是天经地义的。

  此时交易市场的法人代表是杨蓉,而负责市场日常事务的是杨蓉的丈夫马金成。马金成接到西凹里村的通知后,曾表态:同意对多出的14亩土地补偿租金,支持西凹里村委会作出的将土地租金增加到一年每亩7000元的决定。“但他与杨蓉电话沟通后,随即反悔。”高琦很气愤地告诉记者。

  无奈之下,村两委将此事书面反映给三桥街道办党工委以及当地的阿房宫派出所,同时成立了由村民代表组成的5人谈判小组,专门负责这14亩土地的赔偿问题。

  6月6日,西凹里村举行村民公决,一致通过决议:与西安再生资源交易市场终止合同,收回被多占的土地。

  西凹里村与市场的冲突引起了三桥街道办的关注。

  6月12日,一场5方协调会在西凹里村召开,参加会议的5方为:三桥街道办驻村干部,阿房宫派出所,西凹里村“两委”,村5人谈判小组,交易市场方代表马金成。在会上,经过反复磋商,马金成再次同意对多出的14亩土地补偿租金。但会后,他又一次反悔。

  这让西凹里村的村民很失望,“我们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西凹里村上一届村委、5人谈判小组成员潘志俊对记者说。6月23日,西凹里村村委向交易市场方发出了终止租地合同的通知。

  自此,西凹里村与交易市场就14亩土地的赔偿谈判进入了近一年的拉锯战。

  期间,发生过西凹里村村民堵交易市场大门以及切断交易市场电源的事件,但都在各方协调下,危机得以化解。2012年7月,交易市场以西凹里村侵犯自己利益为由将其告到法院,但后撤诉。

  到了2012年11月,村民土地分红的时间快要到了,村“两委”备感压力,只好与交易市场先就110亩土地租金达成妥协,双方签订了“租赁补充协议”,交易市场暂以每年每亩5500元向西凹里村缴纳租金。对于多出的14亩土地,在协议的第9条里写到:“双方另行处理”。

  为什么要退让,李昊解释道:“因为西凹里村没有支柱型的产业,最大的收益来源就是土地租金。村民平时靠做家政、劳务、出租房屋的收入维持生计,到了年底都盼着村集体土地租金分红呢,村‘两委’的举措是不得已而为之。”

  对于村委会和交易市场签订的这份补充协议,一些村民颇多微词。76岁的村民李志生也是5人谈判小组的成员,他说:“这份补充协议是村委会迫于各方面压力与交易市场签订的,不是全体村民的真实意愿,村民大会才是村里的最高权力机构,应该由村民大会做决定。”还有村民说:“14亩地本来就是被交易市场多占的,为什么要搁置起来呢?”

  今年5月1日,是2012年初西凹里村新当选村主任李昊给村民承诺解决14亩土地问题的最后期限,而交易市场依然不愿赔偿15年来的租金。无奈之下,李昊对村民说:“我没能解决问题,你们说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我吧!”有村民提出把李昊绑到市场门口,李昊说:“行”。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36岁的李昊还解释了自己同意村民这样做的另外两个原因:“我怕村民因为气愤而与交易市场发生冲突,我作为村主任有责任保护村民的安全;因为事情迟迟得不到解决,有村民怀疑我与交易市场有猫腻,在农村有这么一句话‘喝不了三桶泔水,做不了村干部’,做村干部就得经常面对闲言碎语,我被绑也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

  对于外界质疑是否在施苦肉计,李昊给予了否认,他说:“作为村民的代表,我给他们一个交代。我个人吃点苦头不要紧,只要能有人能出来解决问题,我就觉得值。”耐人寻味的是,李昊被绑在交易市场的大铁门口时,他身后挂着的条幅上写着一行字:“违法占地非法转让,践踏村民合法土地权利”。

  那些待解之谜

  对于14亩有争议的土地,交易市场负责人态度为什么会出现反复呢?

  《廉政瞭望》记者两次打通马金成的电话,但马金成均以“我不认识你”为由拒绝采访。

  在交易市场现任法人代表林兵章的办公室里,他告诉记者:“我现在是交易市场的执行董事、总经理,占股份55%;杨蓉、马金成已经不是交易市场的法人,他们占股份45%。”股份转让发生在2012年的年底。但西凹里村从有关部门获悉的资料表明,交易市场的真实名称是“西安和谐再生资源交易市场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于2012年12月21日发生了变更,由杨蓉变为了林兵章,而投资人也发生了变更,现在的投资人是林兵章和林建章,杨蓉、马金成已经退出。

  为什么投资人发生了变更,而林兵章还要这样说呢?他是否想掩盖什么呢?

  高琦告诉本刊记者,杨蓉曾是西安市计划委员会的公务员,马金成也是公务员,不过现在已经退休。“杨蓉曾经给我说过,在西安没有她办不了的事情。”有资料显示,杨蓉至少在2009年就已经是交易市场的法人代表。如果杨、马均是公务员,那么就会涉嫌违反公务员法,因为有“公务员不得经商”的规定;如果两人均在退休后经商,但两人在交易市场的投资达到980万元,有人质疑:两名公务员几十年的合法收入除去开支外,能有如此之巨吗?

  为了搞清楚杨蓉和马金城的身份,记者曾通过多种渠道了解,但到截稿时,尚未证实两人的公务员身份。

  既然14亩地是西凹里村租给交易市场的合同外用地,可交易市场为什么还要强硬坚持是自己的合法租地?

  林兵章说,交易市场请了专业测量队按照村里自定的测量起止范围进行测量,与村里的测量数据相比,少了1.53亩,不是村里所说的14亩。同时,交易市场认为这块地中的7亩是铁路用地,其它土地是当时的村主任李成义口头答应用于下水道排水用的。他还强调:“这是当时村里给交易市场的租地,即使多出了14亩,也该村里负责,怎么能怪我们呢?当时的市场属于低洼地,有不少水坑,交易市场为了整治这块地花了不少钱。”

  对此,交易市场还给西凹村提供了两份提交给“西安铁路局工务段土地办公室”的用地申请书,落款时间分别是1998年8月1日和2003年4月25日。但高琦认为证明材料是伪造的,因为在申请书上铁路方面盖的公章是“西安铁路局西安公务段咸阳车间”,而当时应该是“郑州铁路局马王工务段”,“咸阳车间”是现在的名称。

  对于原村主任李成义口头的承诺,林兵章告诉记者,在去年法院的调查时,李成义曾经口头作证。不过,律师贺鹏飞认为,这样的证词应该是无效的。57岁的西凹里村村民潘志俊说:“这样的决定应该由村民大会作出,村主任一个人的话不能算数,况且还是口头的。”还有一名潘姓村民甚至怀疑李成义私下拿了交易市场的好处。“那个时候,村支书村主任一肩挑,一个人说了算,没问题才怪!”

  采访手记:寻求双赢结局

  当记者结束采访回到成都的第二天,西凹里村的高琦打来电话说,西安和谐再生资源交易市场又把西凹村告上了法院,而5月15日,陕西省委有关部门责成三桥街道办就西凹里村与交易市场的土地纠纷问题召开信访协调会。但到了这一天,三桥街道办的相关负责人却突然“生病”,在这里等候已久的村民只好失望而归。

  记者曾经问过李昊、高琦等村委干部,为什么不请律师,走法律的渠道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两人的回答虽然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村民们害怕打官司花钱,而且可能三年、五年没有结果,村民不同意请律师。高昂的法律成本让村民望而生畏。这一点可以从交易市场去年起诉西凹里村的花费就可以看出,林兵章说他们花了6万元。于是村民就给交易市场断电,甚至挖断交易市场的进出通道;有的试图通过上访来解决问题。村民还强行收回有争议的14亩土地。

  一边是企业为追求利润的最大化试图用法律来维护自身的利益,一边是村民为了生计采用自认为有效且低成本的方式讨要自己的合法权益。双方在博弈的过程中,都曾指责对方是“黑社会”。西凹里村说,交易市场曾经找“社会上的人”来和村委会交涉;而交易市场则以涉黑为名将西凹里村告至政法机关,林兵章还将西凹里村的一名村干部称为“混混”。在李昊被绑10来天后,交易市场派出几个在保安公司请的保安欲将这14亩土地夺回来,村民群情激愤,将保安赶走。

  李昊说:“西凹里村的村民是出了名的老实本分,怎么会是‘黑社会’呢?不过是为了要回本属于自己的土地而已。”而林兵章则说:“我们是外来户,怎么敢惹他们当地人呢?”

  激烈冲突之后,双方都试图寻找一种合适的的方式。

  李昊在病房中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说:“其实我们并不是无理取闹,交易市场在整理这14亩土地时花了多少钱,这些成本都可以清算,该给交易市场的成本就应该给它,村里只想要回自己的合法收益。”而林兵章也表示,村里需要企业帮助的,只要企业发展了,有效益,企业也不是不帮忙,比如去年,交易市场就给西凹里小学赞助了2万元。

  非理性的手段显然于问题的解决于事无补,理性地解决西凹里村和交易市场之间的争议才是关键,用李昊的话说:“我没想过我被绑会引来那么多的关注,我只想有人能来解决问题。”我想,这应该也是双方的心愿吧,毕竟谁也不想折腾。不过,到底谁能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呢?

  5月1日上午9时51分,西安一村主任李昊因没有兑现土地补偿的承诺任凭村民惩罚,经提议后李昊被绑到废旧金属回收公司门口曝晒,李昊说“要绑就绑,我没啥怨言”,下午1时许,民警到现场进行了劝说,最终李昊身上的绳索和铁链才被解开。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