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情侣因感情原因跳河溺亡 捞尸者要每具遗体6千

  前天晚上11点左右,台州温岭一对情侣跳河,再也没有上来。

  死者家属赶到后,警方帮忙联系打捞队,可打捞队员一直拖到第二天上午10点多才赶到。到了现场后,打捞队员先谈价格,开始要价一万二,最后在当地村民和民警的调解下,价格降到三千。

  警方表示,温岭有许多这样的打捞队,大多是民间自发组成的。

  记者了解到,因为缺少监管,民间打捞队操作极不规范,常常漫天要价。

  一对情侣吵嘴后跳河

  再也没有上来

  前天晚上11点,夜已深,台州温岭牧屿五里径村一条河里,落水声打破了平静。

  跳河的是一对男女,他们再没有上来。男的叫刘能,重庆人。他有一个弟弟在当地鞋厂打工,叫谭生。谭生说,跳河的女人是哥哥刘能的女朋友。

  “25日晚上10点20分,鞋厂下班,我和哥哥一起走出工厂准备回住的地方。随后他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没说几句话,两人就吵起来,听着大概是男女朋友间的吵嘴。”谭生说,刘能挂掉电话后没多久,那个女的来找刘能。两人见面后,依旧是激烈的争吵。吵了会儿,他俩丢下谭生走了。

  当晚11点多,谭生就接到了警方的电话:哥哥刘能可能出事了。

  打捞队一来先谈价格

  开价一万二,最后砍到三千

  谭生说,和警察交谈后,他得知哥哥和女友双双跳河,生死不明。他苦苦哀求警察想想办法。

  谭生兄弟俩和母亲都是重庆人,在温岭人生地不熟,谭生当时就慌了。

  谭生说,民警赶紧联络当地打捞队,可对方不肯来,理由是晚上乌漆抹黑的,啥都看不到,没法捞。只能约好第二天一早来捞。谭生的这个说法,记者从当地民警处得到了确认。

  在桥上等到凌晨2点,谭生只得回到家。第二天,也就是昨天早上5点多,他再次来到河边,打捞队还是没来。通过民警,他再一次联系上打捞队,结果对方似乎还在睡觉:“都落水这么久了,人也不知道冲哪里去了,捞不捞得回来都难说。”

  谭生回忆,到昨天上午10点多钟,打捞队的人才摇船过来,可他们首先不是忙着捞人,而是谈价格。“兄弟啊,你这个打捞难度很大啊,要我们打捞,起码给个1万2再说。”打捞人员还特别跟谭生强调,即便捞不到,谭生至少要付8千元打捞辛苦费。这个说法,记者也从当地民警处得到确认。

  谭生一听就傻掉了,自己一个打工的,哪来那么多钱,他急得在岸上直抹眼泪。

  这时,一旁看热闹的村民七嘴八舌地说要价太高了,现场的民警也帮忙说话,打捞的才松了口:“最少1500元捞一个人,两个人3000块。再少我们不捞了。”

  谭生答应了。

  昨天11点54分,河岸边传来动静,两具落水者遗体被打捞者送到岸边。

  民间捞尸队漫天要价

  市民质疑公共救助缺乏

  记者从温岭公安部门了解到,当地有不少捞尸队伍,都是民间自发组织的。温岭警方一位民警说,公安内部登记了各辖区捞尸队联系方式,一旦有需要就与之联系。

  “这些打捞队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警方仅仅帮忙联系。至于价格,是家属和打捞队私底下谈的,我们不干涉。”上述这位民警说,很多打捞队员都是赚外快,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

  记者了解到,没有什么部门具体管理这些打捞队伍,也没有相关的法律予以规范,民间打捞队常常在费用上漫天要价。

  对此,市民许先生认为,政府公共救助缺乏,才有了唯利是图的打捞市场。

  “政府应该是市民的庇护所。家人溺水死亡,对于百姓而言,是天大的灾难。政府只有尽到救助的义务,才能从根本上杜绝捞尸队漫天要价这样有悖社会基本道德的事。”市民许先生说。

  市民许先生认为,政府公共救助缺乏,才有了唯利是图的打捞市场。只有政府尽到救助的义务,才能从根本上杜绝捞尸队漫天要价这样有悖社会基本道德的事。

  • 责任编辑:唐一婷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