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拦车救狗追踪:动物医院讨费 腾讯与中小保闹分

拖欠10家宠物医院费用 小动物保护协会和腾讯被告 两家对账目有分歧 中小保会长表示——对于10家动物医院的起诉,中小保认为,腾讯公司公开承诺负担500条狗的费用,是公益捐赠不可撤销,应该承担救助费用。

  拖欠10家宠物医院费用 小动物保护协会和腾讯被告 两家对账目有分歧 中小保会长表示——

  腾讯说救助 我们才接收

\

 小动物保护协会基地内,大量流浪狗等待认领摄/记者 林晖

\

 

        “京哈高速拦车救狗事件”追踪

  2011年4月15日,志愿者在京哈高速公路拦截运送小狗的车辆救下500只狗。当时,腾讯公司表示负责救助。

  两年过去,因被拖欠50余万元治疗费,10家曾参与救助的动物医院起诉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简称中小保)及腾讯公司索赔。今天下午,海淀法院公开审理此案。

  此案的两被告在救助费用的账目方面存在分歧,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中小保在此次“拦车救狗事件”中共欠43家动物医院56万元,而医院的报账单中竟然还有救治猫的费用。

  本报微调查显示,近半数网友不赞成拦车救狗,多数网友认为应建立专项基金解决流浪动物问题。

  诉讼缘由

  十家动物医院 讨要救助费用

  2011年4月15日14时,一辆开往吉林的载着500余只待屠狗的货车,在京哈高速被小动物志愿者拦下。志愿者发微博求助后,腾讯副总裁孙忠怀表示:“腾讯公司将负责这一车狗狗的后续治疗和领养的经费”

  两年后,围绕狗狗的救助费用,几方当事人却产生了纠纷。10家宠物医院将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及腾讯公司一同告上法院索赔50万医疗费。

  其中,北京宠福鑫动物医院诉称,该公司共收治6条流浪狗,产生治疗费6.8万余元。中小保向该动物医院支付4695元,剩余6.4万余元至今未支付。由于腾讯公司曾承诺救助,所以应共同承担责任。

  事件各方

  腾讯公司:因账目不清而拒捐

  昨日记者致电腾讯公司的代理律师,对方表示庭前不接受采访。

  此前,腾讯曾针对此案向法院答辩,称腾讯已向中小保支付50万元救治款。由于腾讯对目前狗的数量、救助费、今后的费用等都不清楚,而且腾讯与宠物医院没有任何合同关系,故不同意10家动物医院的诉讼请求。

  腾讯公司相关人士此前向媒体表示,腾讯作为上市公司,所有慈善捐款的用途都需要有预算,有明细的账目和去向,但中小保对第一笔捐助没有反馈。其不专业、不透明、无明细账目,导致腾讯无法进一步捐助。

  中小保:财务账单已经交给腾讯

  针对账目混乱不清的指责,中小保工作人员宋先生予以否认。宋先生出示了该会2011年10月聘请专业审计会计和志愿者共同作出的《4.15高速公路救助事件的报告》。

  报告显示,拦车救狗行动后,中小保接管犬只467只,死亡84只。截至2011年9月10日,该会共欠43家动物医院56万元。

  宋先生还表示,一些动物医院救治狗之后,纷纷找到小动物保护协会要钱,但并没有开具发票或者收据,协会考虑到动物医院确实参与了救治,便付清了救助费用。

  “还有些动物医院趁机浑水摸鱼,拿出10年前的票找协会报销。”宋先生说,协会给医院结账时也颇费了番周折去甄别。

  对于10家动物医院的起诉,中小保认为,腾讯公司公开承诺负担500条狗的费用,是公益捐赠不可撤销,应该承担救助费用。

  在这份报告的支出明细中,记者注意到除了43家动物医院的治疗费外,还列有总额为24.9万余元的药品费,以及8.05万元的医生、护士工资。宋先生解释,被解救的狗有一部分直接送到中小保基地,所以产生了这部分费用。

  宋先生称,中小保曾把这份报告交给腾讯,希望腾讯继续捐赠,“但腾讯方面一直没有回应,也没有具体解释。”

  动物医院:当时赶着救狗 没顾上签协议

  今天上午,记者采访了原告之一的宠福鑫动物医院负责人朱院长。

  FW:你们救助的6只狗是中小保送来的吗?

  朱院长:是志愿者代表协会送来的,协会实际上只有卢会长一个人,志愿者当时跟我们医院说,要用最好的药全力救治,费用将来会由腾讯公司来付。

  因为这些狗有传染病,为了救助它们,我们把正住院的狗都强行清退了,将住院部隔离出来,这让我们的损失很大。

  FW:你们当时跟志愿者或者协会签协议了吗?

  朱院长:当时志愿者催着赶紧救、赶紧救,根本顾不过来,卢会长也不可能赶过来签协议。

  FW:救助费给医院结过没有?

  朱院长:结过一部分。我们事后找协会结账,但协会先是让我们等,说腾讯捐款到位就马上结账。

  后来,对方又不承认是他们送来的狗,让我们直接去找腾讯要钱。这让我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FW:以后遇到类似情况,还会出面先垫付资金救助吗?

  朱院长:这次事件让我们长了教训,以后肯定会更慎重。这次诉讼的主要目的并不为了钱,而是为了让宠物救助制度完善起来。

  否则大家如果都不愿去救助落难的小动物,最吃亏的就是它们了。

  探访

  “4·15”营救的狗 还剩200多只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海淀区皇后店街,一个占地近17亩的大院铁门紧闭,围墙上写着“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基地”。

  “如果不先跟协会的人打招呼,这里不让外人进。”一工作人员说,因害怕有人擅自送狗,基地谢绝一切外来客。

  据介绍,基地目前养着700余条流浪狗。“4·15高速截下来的流浪狗只剩下200多只,因为狗太多养不起,所有的狗都做了绝育手术。”

  “我们这没有其他营生,狗不能卖,也没国家拨款,只能通过协会筹款和爱心捐款,维持流浪狗的基本生存。”工作人员说。

  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官方网站公布的捐款明细显示,从2013年1月至5月,小动物保护协会共收到捐款19万余元,其中部分为其淘宝店的公益捐款。

  对话

  中小保会长:腾讯答应救助 我们才接收

  近日,已年过八旬的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卢荻就此事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FW:“拦车救狗”事件发生时,协会有能力接收这么多狗吗?

  卢荻:说实话,确实没有能力。当时200多个志愿者将狗送到各个医院救助,腾讯答应承担救助及后续费用,我们协会这才接收。

  FW:动物医院找协会报过账吗?

  卢荻:报过,不过他们的报账单据里什么都有,救狗费用里还有治猫的单据。

  FW:目前协会的状况怎么样?

  卢荻:非常困难,基地现在收养的流浪猫狗上千,不堪重负。光是口粮和工人工资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为了不让猫狗挨饿,加上我去年检查出癌症急需用钱,我只得把房子卖了,现在卖房钱已经用掉了100多万元。

  FW:您年岁又高,身体又不好,想过找其他人来接管协会吗?

  卢荻:找过,但有些人动机不纯,只想要协会,并不喜欢小动物。有些人只对名贵品种感兴趣,对普通猫狗不关心,我没法儿放心交给他们。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一个有实力又真正爱动物的人,把协会接管下来。

  微调查

  难安置 近半数人不支持拦车救狗

  5月27日,本报以“拦车救狗,这种行为你支持吗”为话题,请100位微博网友投票,超四成的人表示不支持这种行为。

  一位网友担心,“在没有后续保障的情况下,救下狗后难以妥善安置。”

  一位宠物狗主表示,“我也喜欢狗,能理解它们的重要性,但希望大家更理智、更周全的保护小动物。”

  近四成表示支持的网友中,多数人认为“拦车救狗”是没办法的办法,呼吁尽快出台相关法律。

  网友@天蝎心语说:“(拦车救狗是)时下不得已而为之的行动,如果关于伴侣动物的保护法早出来,志愿者何必这样?”

  防扯皮 超四成网友建议设专项基金

  对于拦车救狗后,救下的狗由谁负责的问题,超过四成网友认为,应设立专项保护基金,以免发生为治疗费“扯皮”的事。

  同时,应通过立法给被救助的流浪动物一个相对好一些的生活环境。

  近三成网友认为,当初救狗的志愿者应该承担狗狗的后续治疗、饲养费用,而不是救下狗就不管了,这种行为同样也是一种遗弃。(记者 李奎 王晓飞 实习生 杜巧婷 李鑫铭)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