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外汇储备 钱多的烦恼?

近期,人民币的持续升值引发了大家的关注,升值带来的还有很多媒体对此的一些议论,主要是针对我国外汇储备面临缩水困扰的这样一些议题。张鸿:我们的外汇储备越来越多 通胀的压力就会变大 未来中国的房价还会再涨 

  外汇储备 钱多的烦恼?

  近期,人民币的持续升值引发了大家的关注,升值带来的还有很多媒体对此的一些议论,主要是针对我国外汇储备面临缩水困扰的这样一些议题。外汇储备是一个国家持有的外币资产,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是3.44万亿美元,这个量目前是全球最高的,占到了全球外汇储备总额的三分之一。那么,庞大的外汇储备从何而来?这些钱放在手里到底是喜是忧?这些钱又该怎么花?如何防范外汇资产缩水,实现藏汇于民?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王小丫和特约评论员中央人民大学财金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美元、欧元持续贬值,人民币汇率接连走高,一个月就无形中不见了,大概60万到80万人民币。媒体热议,外汇储备3.4万亿美元面临缩水难题,投资美国房产风声响起,巨额外汇储备究竟该怎么花?

  27号,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1811,再创新高。人民币升值势头,让一些出口企业感到的压力。在福建,中小出口企业受冲击比较大,仅汇率变动一项,每个月就会让企业利润缩水一大块儿。

  朱光华(福建长乐华精密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现在每天要关注汇率,这是我们的生命线。汇率大概对我们的损失的话,我们中小企业一个月的产值大概300到400万元之间,一个月就无形中不见了大概60万到80万人民币。

  4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到3月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3.44万亿美元。一季度,我国外汇储备增加约1300亿美元,相当于去年全年的增幅。美国《彭博》新闻社的消息说,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正研究将外汇储备的一部分投资于美国房地产市场。《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已在美国纽约第五大道设立新的办事机构,招聘了十几名工作人员,投资主要专注于私募股权、房地产和其他资产,希望分散对美国政府债券的投资。

  钱多了怎么办?中国大妈的选择是买黄金,金店都有了菜市场的感觉。

  销售人员:卖的很疯,确实很多人,今天都来咨询这个,问我们金价是多少。

  消费者:黄金,我觉得比较增值。

  消费者:这段时间降价很凶的,对吧?黄金这些东西,应该是目前世界上稀有资源吧,我们都愿意去收藏。

  4月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9次创出历史新高,5月份还没结束,又接连创出6次新高。它所带来的一个重要影响就是热钱压境。今年前四个月,我国新增外汇占款高达1.5万亿元,远超过2012年的4946亿元的金额。

  陈雨露(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它一方面可能会加剧国内的流动性,带来我们国内房地产的价格居高不下,另外一方面就是通过道逼人民币的升值,使我们的出口面临进一步的困难。同时还一定会对我们国内的消费品价格会带来新一轮的压力。

  赵锡军:我们揣着这3.44万亿美元是喜忧参半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外汇储备这个钱来的时候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国内的企业生产的产品出口到国外去了,外国人付的这些外汇,然后你拿回来,拿回来以后,你在国内还要生产,要用人民币,那你就必须把拿回来的外汇卖给银行,银行转手又卖给了中央银行,就成了国家的储备资产。第二个是外国的投资,有很多老外到中国来投资的,他是拿的美元过来的,到中国后要请当地的工人,要买机器、设备,要租房子等等,都要花人民币,所以他要把带来的美元换成人民币,然后再换给银行,银行再换给中央银行,这样中央银行就掏钱买下来了。

  我们做过一个关于国内人民币发行和外汇储备增加的关系研究,大概我们用了2000年到2005年的数据,在这五年中间,人民币的国内货币供应在增加,有95%是跟外汇储备的增加是有关联的。它跟国内的货币发行很密切,那么对大家的生活的影响就很大,因为牵扯到你的货币政策。如果说你买外汇储备,放的钱很多,我们叫外汇债款的规模越来越大的话,那么相应的你必须得控制别的地方的钱流出,否则钱越来越多,可能通货大家就没办法了。

  现在我们的外汇储备是3.44万亿美元,这么多钱拿在手里头应该是喜忧参半吧。当然你的钱越来越多,肯定是很高兴。你觉得可以花了,有花钱这个本领了,实力了。但是问题就是说,这个钱放在那儿是作为储备,储备又不能瞎花,而且搁在那儿还要防止它可能会出现的一些风险、缩水,所以就喜忧参半了。从投资角度来讲,只要有回报,就是回报率达到我的要求,另外一个能够控制好风险,那这个事情就可以做了。但是问题就在这儿,作为储备资产的话,它是一个应对你救急的一个资产,所以你还要考虑到,是不是能够兑现的问题。不是说所有的这些资产你都可以去买的,因为它整个的规模越来越大以后,作为储备资产来讲,它不需要那么大的规模,所以你就必须拿出一部分来作为投资用的资产。

  张鸿:我们的外汇储备越来越多 通胀的压力就会变大 未来中国的房价还会再涨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外汇储备就是他挣的过程和我们有关,可以说是我们出口企业勒紧裤带把东西卖到全世界去,然后换成了美元,才放在那儿,这个甚至是我们损失了一些环境,以及低价的劳动力等等为代价换回来的,但是花和我们没太大关系,因为他是一笔大资产,他要怎么花,那是外管局操心的,我们就是提个建议。但是它和我们生活可能会有关,比如当你把美元拿过来,要换成人民币的时候,我没办法从别的地方拿人民币给你,就得新发行人民币给你,所以从理论上来讲,如果外汇储备越来越多,那我在国内发的人民币就越来越多,这样人民币就可能发多了,通胀的压力就会变大。所以陆续这几年,都有很多专家写论文说,只要看到外汇储备的量,他就知道未来中国房价还会再涨。

  目前我们的焦虑越来越大,尤其是最近人民币的持续升值,那么你就避免不了别的钱想方设法进入,进来的话,你的外汇储备又增加了,你面临着保值增值的压力就越来越大。对外管局来说,对中央政府来说,可能它是一笔财富,但是财富带来的焦虑也越来越严重。尤其是中国的外汇储备的量太大了,所以今天当我们说,有传言说中国要去投资美国的房地产的时候,这个消息放出来,如果是真的,那美国的房地产应该哗哗哗往上涨。就像巴菲特说要投资某一个股票,那个股票就涨起来了。这个传言的版本里有一点特别有意思,说中国的外管局将要在美国的第五大道成立投资部,它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原来中国可能投资的更多的是美国的国债,或者是金融产品,所以应该是在华尔街,但是它放在第五大道,这是奢侈品、各大品牌的聚集地,所以它如果真的在第五大道的话,意味着投资真的要多元化了。还有一个可证明的是,英国《金融时报》最后一系列的文章在说,中国在投资英国的一些基础设施,中投现在是希思罗机场的股东,而且也是英国的一些水务,就是一些基础设施公司的股东,所以其实他已经开始在多元,在英国的一些基础设施上,包括世界各地的一些基础设施上,已经开始投资了。

  赵锡军:必须把外汇储备管好 做好分散投资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实际上这里面有两件事情。一件事情,即便就是你通过行政的手段,把它从人民银行或者别的部门划到了社保,或者划到了民生的领域里面去,这个钱还是需要有人去管的,还是美元在那儿,你还得跟现在一样,你怎么把它管好,所以这个责任是跑不了的,你还得找人去。只不过是放在人民银行管,放在社保基金去管,或者还是放在别的地方管。现在还没解决,关键还是人的问题。

  另外一个,其实就是说我如果是无偿的给某些人去花的时候,因为这是有成本的。这个外汇储备不是说是你免费能够得到的,是人民银行发行钞票,人民币买过来的,它是一个负债,所以我们看上去它一个美元资产,但实际上它后边是对全国人民的一个负债,所以负债是很难再进行分配的。除非是把你的这个也分到你那儿去,所以这两个事情,还有技术方面的问题。现在已经是从原来的强制结汇制变成资源结汇制,但是现在环境是人民币在不断升值,那些人不愿意就是拿着外汇放手里头,他愿意把它换成人民币,用人民币升值,而且他的利润比较高,比美元的利润高。当然这个思路没问题,藏汇于民、分散投资是没有问题的。

  张鸿:外汇储备做分散投资降低风险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的理解其实是分散投资,就是现在我们有个工头在管理外汇储备,如果你要是把这个钱分散到比如说教育基金一块儿,医疗基金一块儿,养老基金一块儿,再什么基金一块儿。因为他拿着美元也不能在国内投资,他们分散到是全球各地去做着各种投资,那可能他比在一家投资相对来说好一点儿,或者说可能风险要小一点儿。

  还有一个,其实藏汇于民还有很多思路,不同的办法。比如说上一次人民币升值的时候,我讲了一个故事,我一个同事的朋友在美国做生意,然后他把东西出口到美国以后,然后他不愿意结汇回来,他觉得美国还有很多好的投资项目。包括我去年在温州金改的时候,温州很多企业家也是这样的,他们用很多违章的办法把钱弄到国外去,在国外出口以后不变成人民币,用美元在国外投资,但是他在国外投资的时候,他连中国的银行在当地设的办事处,他想贷款没法贷,因为他这个钱是违规的。所以我们如果说不全部结回来,比如说你有投资项目,你觉得好的话,部分结回来,给你个比例。此外,在全世界的钱都在投人民币,觉得人民币最好的时候,你逆市而去投海外,其实风险也很大。

  连平:外汇储备要考虑投资主体的分散化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保值增值来说,比较稳妥的办法还是投资多元化,投资不爱只是放在某一些币种上,或者放在某一些产品上。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未来是不是可以考虑,在黄金价格有了较大幅度回落和调整之后,把它也作为一个投资方向。从我们国家来看,黄金所占的国际储备中间的比重还是相当低的。除了这个以外,在发达国家相关领域,比如说房地产、股市,也都是可以作为我们未来多元化过程当中考虑的一些方向,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应该考虑投资主体的分散化,不要集中在某一个主体或者一、两个主体。

  张鸿:我们应该考虑限制外汇储备的继续膨胀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倒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刚才我还跟赵老师说,2001年的时候,我们的外汇储备是2100,其实那个时候其实就开始讨论,外汇储备多了怎么办?应该怎么弄?然而我们讨论的速度远远没有它增长的速度快。所以到今天,我们其实应该真正的认识到,3.44是不是已经太多了?我们要限制它如此大的这样一个膨胀……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