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男子疑被冤枉杀害少女获死刑 “真凶”立遗嘱认罪

辽宁省黑山县八道壕镇旁边的一片耕地上,有一个不大的清淤口,只有1个多平方米,  17年前的1996年,少女张晓静的遗体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这样一来 ,死者张晓静生前手上的那本驾驶证是不是刘凯利的;刘凯利家中的驾驶证是不是刘凯利杀人后,从死者身上取回的,这都成了疑问。

被害少女张晓静

  被害少女张晓静

被认定为杀人凶手的刘凯利

  被认定为杀人凶手的刘凯利

17年前发现张晓静遗体的清淤口

  17年前发现张晓静遗体的清淤口 

  辽宁省黑山县八道壕镇旁边的一片耕地上,有一个不大的清淤口,只有1个多平方米,

  17年前的1996年,少女张晓静的遗体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警方通过尸检确认,张晓静是被人掐住脖子,造成窒息死亡的。很快,工人刘凯利被认定是真凶,并被判处死缓。后来,当地一名被判处死刑的罪犯自称是他杀死的张晓静,案件的真凶到底是谁?

  15岁少女不幸遇害

  张晓静遇害时年仅15岁,此前一年就辍学了,平时没事喜欢在镇里的娱乐场所闲逛,案发三天前家里人发现她没有回家,开始寻找,没想到她被人给害死了。

  张晓静到底遭遇了什么,警方一时也不清楚,不过张晓静的身份却让警方想到了案发几天前的一起盗窃案,当时失主怀疑的行窃者就是张晓静。

  原来就在张晓静遇害的那天早上,有人曾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说他家被盗了。报案人是阎文华,按照她的说法,盗窃者是翻窗而入的,由于家境并不富裕,家里被盗的东西大多不值钱,阎文华最为担心的只有一本存折,存折上有1000多元钱,为此阎文华赶紧让丈夫刘凯利去报案,自己则去银行挂失,没想到一进银行就遇到了涉嫌盗窃的人,当时这个人正要拿着阎文华家的存折取钱,因为说的名字不对,银行工作人员没取给她,一听到这个情况,阎文华立即追了出去,结果远远地看到一个女孩进了一家娱乐城就不见了,但是小姑娘的样子,却深深地印在了阎文华的脑子里,随后就跑到娱乐城去打听,结果有人告诉了她,那个小姑娘的名字叫张晓静。就在警方要对张晓静涉嫌盗窃一案进行调查的时候,张晓静却被人给害了。几天之后案子告破,杀害张晓静的凶手被警方抓到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称家中被盗的阎文华的丈夫刘凯利。

  一名工人锒铛入狱

  刘凯利是黑山县水泥厂工人,时年33岁 ,已有一个7岁多的儿子,刘凯利和死者张晓静并不相识,那么一个报案声称家中被盗的人怎么会杀人呢?按照警方的说法,遇害少女张晓静最后被人看见是在当地一家娱乐城,娱乐城老板回忆,出事那天下午,她和死者张晓静一起聊天的时候,张晓静曾给她看过一本机动车驾驶证,她记得驾驶证上写着:“黑山县水泥厂,下面有某凯利等字样”。警方认为这本驾驶证应该是张晓静从刘凯利家偷来的,于是警方向刘凯利和他妻子进行了调查。可当警方询问刘凯利,他的驾驶证是否被盗时,刘凯利却说,他的驾驶证没有被盗,还在他家里,警方随后对刘凯利家进行了搜查,找到了驾驶本。经娱乐城老板辨认,张晓静出事前给他看的正是这本驾驶证。

  至此疑点出现了。曾经出现在死者张晓静手上的驾驶证是怎么回到刘凯利手里的呢?刘凯利有了重大的杀人嫌疑,警方对刘凯利进行了讯问,结果刘凯利交代他之前说了谎,真实情况是他杀害了张晓静并拿回了驾驶证。

  刘凯利交代,在得知张晓静可能是盗窃者后,当天晚上他在街上,凑巧遇到了张晓静

  为此,他就要求张晓静交出存折,可张晓静并不承认盗窃,两人发生了拉扯,刘凯利在警方做的一份笔录说:

  “因为我怕她喊 ,叫人听见不好,我是一手捂嘴

  一手掐脖子,等她不喊不叫时,我看她不动了,我也害怕了,我就翻她兜,翻出一个驾驶证,就把它揣兜了,随后我把那女的夹在腰上,抱到井前,脚朝下, 顺进井里”。

  同时刘凯利爱人提到,刘凯利在张晓静出事那天晚上,确实外出过:“大约19:00多钟

  我丈夫说他去厕所,准确时间记不清 大约15分钟,肯定不超过半个小时。”

  有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有娱乐城老板这个人证,有刘凯利自己的供述,而且刘凯利的供述还能和驾驶证这个物证相印证。警方认为,这些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证明刘凯利就是凶手。随后当地检察院就以刘凯利涉嫌故意杀人将案件起诉到了法院,而法院经过审理之后,以故意杀人罪判刘凯利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案件判决下来了,对于被害人的家人来讲,这是一种安慰,但是对于刘家人来讲

  他们不这样认为 ,他们认为这个案件在审理的过程当中,还有很多疑问并没有解开:

  “我们家就丢那些东西,加起来也没有千八百块钱,一千三五百块钱 ,值得不值得杀人?”

  家属提出众多疑点

  刘家人认为司法机关认定的刘凯利杀人动机有些牵强。

  首先,存折上总共只有1000多元,刘家人又在银行做了挂失也不算丢,犯不着因此要一个人的命,就算是一时冲动失了手,刘凯利供述的失手理由也不符合常理。刘凯利在警方所做的笔录,上面写到:“因为我怕她喊,叫人听见不好,我是一手捂嘴,一手掐脖子。”刘家人认为刘凯利是在抓“小偷”,巴不得别人听见,有什么怕别人听到的?

  第二 ,刘凯利作案时间不充分,刘凯利妻子最初向警方所做的陈述,当天晚上刘凯利外出大约15分钟,肯定不超过半个小时。而刘凯利供述当晚他是在家门口遇到张晓静的,他将张晓静掐死后,沿着胡同路过一家农贸市场,到达一个清淤口抛尸的。清淤口到刘凯利的家单边距离大约在2公里左右,一个来回就是4公里,快走也得将近半个小时,考虑到刘凯利还要背尸体 ,因此他当年所用的时间,至少应该在一小时左右,刘家人认为,如果真的是刘凯利杀的人,他要和张晓静理论厮打,再到动手掐死一个人,还要背着尸体到2公里外的地方抛尸,再返回家,在15分钟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刘凯利根本不可能完成。

  第三,警方指证刘凯利杀人的证据链条有问题。警方原来的证据链是这样的:娱乐城老板证实,死者张晓静生前给她看了刘凯利的驾驶证,张晓静被害后,警方在刘凯利家中

  搜出了他的驾驶证,而刘凯利自己供述这本驾驶证是他将人杀害后,从死者身上取回来的

  这本来是一条完整的证据链,可刘家人说后来案子到了检察院,娱乐城老板的陈述出现了变化。

  从检察院后来对娱乐城老板所做的笔录中看到, 她确实不能确定警方从刘凯利家搜出来的驾驶证,就是死者张晓静生前手上的那本驾驶证,原因是“时间长了记不清了”。

  这样一来 ,死者张晓静生前手上的那本驾驶证是不是刘凯利的;刘凯利家中的驾驶证是不是刘凯利杀人后,从死者身上取回的,这都成了疑问。

  第四,根据黑山警方的尸检报告,死者张晓静生前和男人发生过性关系,法医还从她体内检查出了男人的精液,通过DNA鉴定,这是一个A型血的男人,刘凯利被捕后,警方也曾经对刘凯利的血型进行过检验 ,结果刘凯利是O型血,并不是和死者发生性关系的那个男人,刘家人觉得,从这一点上来说凶手可能另有其人。

  作案动机存疑, 作案时间不充分,证据链条无法形成,还有血型不符,刘家人和律师认为刘凯利是被冤枉的。不过 ,事情还有一点让人不明白,如果确实刘凯利被冤枉了,那他自己为什么会招供呢?

  是否遭遇刑讯逼供?

  家人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刘凯利在被关押期间,写给律师的信,信中详细介绍了黑山县警方刑讯逼供的经过:“他们不仅拳打脚踢,还用电棍电我的腹部、

  颈部、头部,甚至连生殖器也不放过,如果当时不按他们的指认招供,恐怕我的性命早就不复存在了。”

  是否存在刑讯逼供? 针对这一点,记者曾要求采访黑山县公安局,但他们拒绝了。刘家人认为刘凯利是冤枉的,刘凯利自己说是被屈打成招的。

  但作为一审的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关于作案时间这一点,刘凯利的妻子阎文华其实在公安机关有过两次陈述,第一次确实说大约15分钟,肯定不超过半个小时,可第二次阎文华答说确实记不清了,如此关键的细节关系到丈夫是否会被认定为杀人凶手,刘凯利的妻子怎么会记不清了呢?

  对此,刘凯利的妻子说,第二次笔录她之所以改口,是因为迫于警方的压力,一时发蒙才这样说的,并非真实情况,但法院并没有支持,刘凯利妻子后来的解释,结合考虑证人

  与被告人特殊的关系,以及证言本身的不稳定性与矛盾,法官没有采信。

  针对死者张晓静体内发现的男子精液的血型是“A”型,而刘凯利的血型是“O”型,两者并不相符的疑点,法院认为,这点只能说明死者张晓静生前和别的男子发生过性关系,并不能说明发生性关系的人就是凶手,也并不能因此排除刘凯利不是凶手。

  而针对刘凯利说,他遭受警方的刑讯逼供,自己的供述是被逼的,法院表示,在整个审判的过程中,无论是被告人还是辩护人,没有向法庭提供任何这方面的证据。相反黑山县公安局却提供了一份书面证明证明在审讯期间,他们的民警对刘凯利并不存在刑讯逼供的行为,据此,法院认为他们无法认定刘凯利的有罪供述,是警方非法取得的,

  刘凯利对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不服,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1997年11月19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刘凯利的上诉,维持了一审判决。

  “真凶”伏法,留下“遗嘱”

  1998年的春天,刘家原来的律师突然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说是警方告诉他,黑山县公安局侦办了一起抢劫杀人案,主犯是他们八道壕镇的一个小青年,名叫刘铁军,只有20岁,刘铁军在向警方供述时主动承认少女张晓静是他杀的。

  刘家人聘请了委托代理人去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正规的手续查询到了“真凶”刘铁军的卷宗,并复印到了一部分 。

  在卷宗里,刘铁军说,案发那天晚上十点多钟,他在街上遇到了张晓静,两人一起来到了当地一家医院后面的一片树林,在树木里发生了性关系。

  “发生关系后,我问她跟几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她说记不清楚了,我说我对你是真心真意的,想和你结婚,没想到你这样才这么小年纪干这事,当时我是掐着她脖子,我是又爱又恨,我说,你要是和我一起生活的话,我就会背上不好的名声,她没吭声,

  我一看, 她就断气了。我害怕 ,就把她扔进了附近的脏水道里。”在法庭的庭审笔录上也有刘铁军承认是自己杀死张晓静的记载。

  原来有警方主动告之,后来有刘铁军本人的供述,还有法庭的庭审笔录,刘家人认为, 从这些证据来说,刘铁军杀害张晓静确有其事,如果刘铁军是真凶,那刘凯利就是被冤枉的,当地司法机关就应该给翻案,将他释放出来才对,可后来为什么会没有动静呢?记者在当地听到了这样的说法“刘凯利是先进来的,刘凯利在羁押期间判决之前,刘铁军就进来了,在看守所,很可能就有一些能通个气,换句话是监管不严。”

  当地检察机关认为,他们曾经核实过刘铁军的说法,并没有证据支持,而刘铁军之所以主动承认张晓静的案子,可能是因为他涉嫌抢劫杀人罪,身上已经背了4条人命,肯定会被判死刑,为此他和刘凯利有可能串供,干脆将刘凯利那条命案,也扛下来算了。

  但刘家人认为 ,看守所是如此的戒备森严,刘凯利和刘铁军又是两个牵涉命案的重要嫌疑人,两人怎么可能在看守所里串供,并且在刘铁军讲述杀害张晓静的过程中,有许多细节是不可能通过串供来完成的,比如,刘铁军在上诉状中提到那天他和张晓静见面的时候,张晓静曾找他借500元钱,他当时没钱。这个时候张晓静,“从裤兜拿出一本存折,存折上有一个小铁牌,存折上有1500元钱”。

  刘家人认为,刘铁军提到了“存折上有一个小铁牌”,这样精确的细节,不是一般的串供能够串出来的,另外刘家人和委托代理人还注意到,“真凶”刘铁军,在原来的犯罪过程中有一起命案的抛尸手法和张晓静这个案件很相似。

  刘家人为此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申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他们申诉的证据不充分,驳回了申诉,而此时刘凯利已经被送往辽宁省一所监狱服刑,服刑期间,刘凯利再次向监狱检察院提起了申诉,通过审查,监狱检察院也认为,刘凯利案确有疑点。

  死刑犯留下“遗嘱”

  监狱检察院也注意到了刘铁军主动承认是自己杀死张晓静的这一环节,为了揭开真相,监狱检察院的检察官特意去了一趟刘凯利的老家,可没想到他们的调查遇到了阻力:

  “我们一开始到黑山县公安局,他们说正在审查期间,不便于我们取证,后来我们考虑都是司法机关没有必要,也不是国家机密,后来我们就找黑山县人民检察院的一个检察长让他给我们帮一个忙,看能不能和当地公安局协调一下,后来我们把这个情况给他说了,也认为有点冤,有点同情心,后来他也挺积极找了当地公安局,公安局不同意,说正在审查期间。”

  不过在调查过程中,监狱检察院的检察官们证实了一个细节,他们在调查报告中写道

  “黑山县人民检察院,锦州市人民法院的有关人员,向我院调查人员口头证实如下情况:

  刘铁军本人供认,张晓静是他所杀,经检验鉴定刘铁军的血型为A型,与被害人张晓静阴道内A型精斑相符”监狱检察院认为 ,这一点再次证实刘铁军可能是“真凶”,刘凯利案确有疑点。

  可根据案件的管辖原则,此案并不属于监狱检察院管辖,1999年年初 ,监狱检察院将此事形成书面材料向上级检察机关进行了汇报,并建议上级各院对此案展开审判监督程序复核此案。

  2004年4月,由于犯有绑架、抢劫、故意杀人等多宗命案,承认杀害张晓静的刘铁军

  被执行了死刑。刘家的委托代理人,在法院的卷宗里发现了刘铁军伏法前写的一份遗嘱

  其中提到:“我是杀害张晓静的凶手,刘凯利是被冤枉的,请广大群众朋友帮他昭雪”,而此时刘凯利在监狱服刑,已经是第8个年头了。

  多年来,刘凯利的老父母,一直在为这个案件奔波着,房子被变卖了,如今老两口居无定所,四处流浪,记者采访的时候他们是借住在一位亲戚家里的,虽然如此,两位老人却并没有放弃。

  原始笔录去向成谜

  2009年,刘凯利服刑到了第13个年头的时候,辽宁省人民检察院派来了一位检察官

  来到了黑山复查此案,并约谈了刘凯利父母和家人,这曾让刘家人的内心重新燃起了希望

  可至今又是4年过去了,案子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辽宁省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说,主动承认自己是真凶的刘铁军, 在公安机关曾经做过多份原始笔录可他们这次复查时,这些原始笔录都找不到了,导致刘铁军到底是不是真凶,

  刘凯利是不是被冤枉的事实无法查实了,他们只能将案件搁置,那公安机关的原始审讯笔录

  怎么会不见呢,刘家人又拨通了黑山县公安局一位负责人的电话,对方是这么说:

  “卷宗现在如果是中级人民法院判的,就应该在中级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判的,应该在高级人民法院,判案子他得拿着卷宗判,拿着卷宗判,宗得跟人走,你现在上公安来找卷宗,公安局哪能还有?”

  检察院方面说警方丢失了卷宗,而警方说卷宗在法院。为此,记者曾向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查看刘铁军案卷宗的要求,但是没有被允许。

  至今,刘凯利已经在监狱里度过了17个春秋,现在已经是50岁的人了,而他的儿子也已经长大成人顶着“杀人犯儿子”这个标签长大。

  而受害少女张晓静的父母早年离异,父亲对张晓静十分疼爱,女儿虽然离开17年了,父亲还一直保留着女儿的照片,张晓静父亲说 ,他曾经对刘凯利和他的家人充满了敌意,但是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他的内心也有些混乱,他希望司法机关能够早日给他们受害者家属一个明确的答案。

  专家观点:应该启动新的侦查程序

  中国政法大学洪道德教授认为,本案中认定刘凯利杀害了被害人的直接证据就是他自己的口供,但是他这个口供又有这样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就是只是在侦查阶段他有过认罪的供述,到了审查起诉阶段以后,包括法院的审判阶段,他都始终否认自己是凶手;那么除了这个直接证据以外,剩下来的其它(证据)都是非常间接的,都没有办法去直接印证。

  后来刘铁军在自己的供述当中,交代了自己杀害张晓静这件事儿。“且不管这件事儿是真是假,是不是他做的,这都是一个重要的证据出现了,如果从立案标准来讲的话,必须对这件事要进行立案,因为现在没有证据表明,这是一个共同犯罪案件,凶手只能是一个人,那么我们说逻辑上讲,出现两个凶手这是不可能的,应该启动新的侦查程序来调查此案。”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