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山东上访洋媳妇称出门遭跟踪 上访未带来好运

4年前,英国姑娘嫁给了中国山东潍坊的农村小伙;4年后,中国丈夫卷入征地拆迁纠纷,取保候审,面临牢狱之灾。曾三次跟着丈夫带着孩子去政府部门告状、上访的乔安妮,被认为是丈夫许帅的“保护伞”,她并不否认。

乔安妮认为,带着孩子和丈夫一起上访“是为了我们的家,我们是一体的”。本版摄影:南都记者 陈显玲

  乔安妮认为,带着孩子和丈夫一起上访“是为了我们的家,我们是一体的”。本版摄影:南都记者 陈显玲

  与4年前的结婚照(右,资料图片)相比,乔安妮和丈夫许帅都显老了不少。

 与4年前的结婚照(右,资料图片)相比,乔安妮和丈夫许帅都显老了不少。

 坊安街道领导否认许家受到监控,称安装摄像头并非针对许帅一家,而是村里安全需要。

  坊安街道领导否认许家受到监控,称安装摄像头并非针对许帅一家,而是村里安全需要。

  4年前,英国姑娘嫁给了中国山东潍坊的农村小伙;4年后,中国丈夫卷入征地拆迁纠纷,取保候审,面临牢狱之灾。

  曾三次跟着丈夫带着孩子去政府部门告状、上访的乔安妮,被认为是丈夫许帅的“保护伞”,她并不否认。

  许帅也同样不否认网友质疑他利用老婆的身份上访。

  中国式上访的含义被乔安妮理解为“抗议”,3次经历让她体会到“上访带来厄运”,但她坚持认为“上访是对的”。如果丈夫含冤入狱,她“愿意做下一个洋秋菊”。

  征地、强拆、上访……一系列中国特色的词汇,与一个跨国家庭碰撞在一起。在山东潍坊,英国姑娘乔安妮嫁给农村小伙许帅4年后,这个小家庭终因上访再一次成为焦点。

  曾跟着老公带着孩子到政府门前告状的乔安妮,被认为是正在取保候审的许帅的“保护伞”,她并不否认。她发帖求助,称不想把事情闹大,但如果丈夫含冤入狱,她“愿意做下一个洋秋菊”。

  目前,她最希望的是,突然出现在自己家庭周围的摄像头“走开”,一家人早一点回归平淡的生活。

  洋媳妇丈夫遇上了征地麻烦

  棕发蓝眼的乔安妮,穿着农村婆婆做的旧花棉袄,怀里抱着出生仅八天的小儿子,陪着老公带着女儿坐在潍坊市信访局门前,围观的人一圈一圈把他们包围,窃窃谈笑看着,许帅看见,自己妻子也微笑着看周围的每一个人。

  那是2012年8月,乔安妮第一次上访,目的地是距家40里外的潍坊市信访局,乔安妮抱着儿子,丈夫许帅背着女儿,转了好几趟公交车,他们穿着破旧土气,走在市区大街上,一脸憔悴,与挂在家里墙上婚纱照的风采迥然有别。

  2009年,在俄罗斯海参崴街头意外结识的乔安妮来到中国和许帅举行了婚礼,农村小伙迎娶英国新娘的浪漫爱情成为一时美谈,当地媒体刊登了他们携手微笑的新婚照片,乔安妮经历了比英国时间长得多的仪式,还见识了在婚礼上表演游戏“筷子插瓶子”。

  1980年出生的乔安妮是家里的独生女,居住在距伦敦40分钟车程的郊区,嫁到山东潍坊坊子区坊安街道东王松二村后,最初她和许家人一样吃饭,怀孕后她开始怀念面包和土豆,因为没有准生证,她回到英国待产,大女儿丹娜在那里出生。

  她不在中国的日子,许家遇到了征地麻烦,丈夫许帅因为一亩地每年补偿的700元还不够给孩子买奶粉,频频拨打各种维权热线,事情引起媒体关注后,许帅也同意了征地,却自认得罪了村里的某些干部,许帅认为,征地中自己的告状是日后宅基地风波和伤人事件的逻辑导火线。

  2012年5月12日,回到东王松二村的乔安妮怀着二胎临近生产,她亲眼看见了丈夫和一对农村母女的冲突,那是她第一次看见争吵,之前村里的人对这个洋媳妇好奇而友好,她也过得很愉快,虽然她和大家很难用语言沟通。

  “伤人事件”后与丈夫一同去信访局

  争吵的核心是许帅爷爷的一块宅基地,对此许帅与村里各执一词,村里认为许帅爷爷的老宅基地分家时分给他叔叔,按照“批新收旧”的宅基地法规,在叔叔获批另盖新房时,老宅基地已经与许帅一家毫无关系,并通过合法手续批给同村的村民丁秀珍。但许帅和父亲在已经不属于许家的宅基地上抢建新房,引发冲突。坊安街道办执法人员制止了继续建房,如今建到1米高左右的房屋留在原地。

  许帅分辩说,建房材料是已经离婚回村居住的姑姑买的,使用老宅基地建房也是爷爷向村里打过申请,并交了200元钱,自己和父亲都没有参与。建设新房期间,自己女儿重病还要去医院打针,没有时间理会。发生冲突当天自己是接到求助电话才赶去老宅基地的。

  那天丁秀珍带着女儿许会芳上门找许家理论,在争执中,许帅听到对方母女出言侮辱乔安妮和没有出世的孩子,他抬脚踹了许会芳的胯部,“之后她迅速跑掉了”,乔安妮在旁边看着,听不懂那母女俩气愤地说什么。

  但眼看着在旁边录像的警察带走了丈夫和其他家人,只把她和女儿留在原地,乔安妮以为丈夫被逮捕了。4天后,许帅得知被踹的许会芳膝盖韧带撕裂,鉴定为轻伤,他成了犯罪嫌疑人,面临可能承担刑事责任的后果。

  许帅很快出来了,但两个月后他爷爷受惊吓加上病发,很快去世了。乔安妮经历了中国的葬礼,披麻戴孝。

  坊子区在今年一季度完成对许帅伤人事件的调查,于4月初提起公诉,目前仍在继续审理当中,许帅和乔安妮的生活中有了新的担心。

  气不过的许帅认为村里某些领导有意针对自己,诬赖是自己强占他人宅基地建房,另外对被踹伤人的医疗鉴定也存在疑问,认为伤者并非新伤,但检察院并没有受理他希望重新进行鉴定的申请,于是他和乔安妮商量去上访,“就是去市政府告状”,许帅给乔安妮解释说。

  而已经平息的黄烟种植项目征地也因被征土地上出现厂房,一并纳入上访的范围,许帅认为街道办骗走耕地改建厂房。坊安街道办则认为许帅反映的强拆之说子虚乌有,伤人事件被公诉更与早已完成的征地无关。

  乔安妮带着“事情需要解决”并且“政府可以帮助解决”的想法,与丈夫一同去了潍坊市信访局门前,第一次上访的乔安妮保持着优雅。

  潍坊市信访办的人让他们进去沟通,“第一次对方很不耐烦,就说你不服可以打行政诉讼。态度很不好,并说也可以去使馆”,乔安妮从许帅的转述中得知这些,她因为不会汉语也听不懂汉语,一直在门外等待。

  冲突中安妮“真的要疯了”

  上访回来的晚上,许帅一家就在自家门口被一伙来路不明的人打了,爸爸和妈妈都遭受棍打,许帅多处受伤。乔安妮说没有人打自己,但她吓得一直在旁边大声哭叫,“不知道他们是谁”。

  两次上访没有等到任何处理的结果,今年清明节,乔安妮他们开始了第三次上访,这一次,她见到了无可回避的冲突。

  在潍坊市坊子区政府门前,十多个保安满口粗话围着许帅一家骂骂咧咧,还有个喝醉酒的领导上来就撕诉状,许帅伸手抓了他的眼睛,十几个保安一股脑扑上来,吓得哇哇大叫的孩子掉到了地上。

  “那一次,安妮真的要疯了”,许帅回忆说,安妮发疯似的嚎叫呐喊,扑上来寻找孩子。

  冲突中,2岁的丹娜头磕到地上,吓得大哭。只会几个汉语和英语单词的丹娜,还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心理阴影肯定会有的”,乔安妮觉得丹娜是个胆小敏感的孩子。

  许帅说,“我带着孩子去,只是想让政府看看,我有孩子抚养,给我们一条活路,我们只想过小日子”,乔安妮的想法则是“我们上访是为了我们的家,我们是一体的”。许帅在自己常常灌水的贴吧说了去上访的事情,网友质疑他利用老婆的身份上访,许帅对这一点并不否认,“我很明白,如果我不领着老婆孩子去,我会消失的”。

  乔安妮跟着他去了两次市政府,一次区政府,丈夫尚在取保候审期间,她不知道许帅将面临怎样的惩罚。夫妻俩一直没有上班,乔安妮以前在当地幼儿园义务做过2周外教。

  “当初上电视那样风光,如今到了这种田地”,许帅对夫妻俩现在的境况很是沮丧,他偶尔出去摆摊,从不带乔安妮和孩子,“对于年轻人来说摆地摊丢人,带着孩子摆地摊会被围观,像看乞讨的一样,我心里难受”。

  在许帅活跃着的网络贴吧,有的网友觉得许帅生活富裕,许帅自己觉得以前还行,现在越来越觉出生活压力逼人,被征的土地一年只给了700块钱,连孩子的奶粉钱都不够,他们给孩子买26元的袋装奶粉,衣服也是捡亲戚家的孩子穿剩下的。

  在许帅眼里,经历过上访,见证过冲突之后,乔安妮变得“很暴躁,对每个陌生的中国人都变着脸色,提防着”。

  许帅以“许帅乔安妮”的名字,活跃在“洋媳妇吧”“我的异国爱人吧”等多个贴吧,也是几个贴吧的管理员,在媒体对他们上访进行公开报道后,文章立刻在几个贴吧被置顶,众多网友留言,关于征地、强拆和打人事件中的多个细节,许帅和他认为披着马甲的网友进行着你来我往的辩论拉锯战,熟识的网友大多建议许帅通过出国来解决现在的麻烦。

  “上访是没用的,我内心知道作用不会太大,虽然我曾经信仰法律是公平公正的”,许帅说,但如果他去上访,乔安妮也还会去的,她觉得那是解决问题的途径。

  这对跨国夫妻生活的4年中,曾三次到北京向英国驻华使馆申请探亲签证都被拒签,“不管我们的材料怎样全面,我们怎样说明解释。理由很简单:说我有移民的倾向,还有不能说明存款和收入的来源。”许帅说,农民这工作没有税单,也开不出工作证明,也没有工资福利,但他和乔安妮还是希望两个拥有英国国籍的孩子去那里生活。

  “我愿意做下一个洋秋菊”

  今年4月22日,一篇中文的乔安妮求助信在网络流传开来,“我叫安妮,来自英国伦敦,2009年我嫁到了中国山东农村,生活在农村四年了,育有儿女一双,本来我一个老外不想过问你们中国人的事情,但是我嫁给了中国人,两个孩子也是中国人,我没得选择,我的命运也随着中国式的圈地运动而改变。在几百年前的英国同样的圈地运动也发生过,不知道这是中国社会前进还是退步”。

  帖子讲述了乔安妮和丈夫三次中国式上访的经历,并向外界求助,“我的丈夫被逮捕取保,竟然被检察院公诉,等待判决,我求助你们好心的律师和爱心人士救助我们的家庭。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大,我们只想过平凡的生活。”

  “如果我的丈夫含冤入狱,我愿意做下一个洋秋菊(注:2009年,哈佛女毕业生、美国姑娘朱莉为救中国未婚夫在华上访5个月,被网友称为“洋秋菊”),带着我的孩子们去北京上访”,乔安妮的特殊身份和长帖立刻在网络引起关注,并被国内国外媒体公开。

  在坊安街道的工作人员看来,这是许帅利用了乔安妮的身份,并怀疑乔安妮被许帅扣了护照限制离开。

  乔安妮从许帅的翻译中得知了他们的这种说法,她大声问:谁们?谁们?她说自己知道护照在哪里。

  5月24日,南都记者赶到山东潍坊坊子区坊安街道东王松二村,一进村口,两个自称坊安街道工作人员拦住去路,一听提到许帅和乔安妮,对方拨打电话叫来坊子区外事办工作人员,双方均表示现在属于“特殊时期”,不适宜见面。在乔安妮主动出现在街上时对方一直“陪同”直到记者离开。

  5月26日,天降大雨,南都记者在东王松村乔安妮家老房子里见到她,记者进屋后全家将门窗紧闭,并一再示意小声,而之前一天,出去买汉堡包的乔安妮怀疑被监控和跟踪并报警,坊安街道领导否认许家受到监控,称安装摄像头并非针对许帅一家,是村里安全需要。

  而乔安妮对此感到恐慌和害怕,“不知道他们是谁,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令她更加不安和难以抉择的是,如果丈夫因为伤人被定罪入狱,她将如何选择……

  南都记者 陈显玲 实习生 魏亚雄 发自山东潍坊

  乔安妮:上访没有带来好运

  见到乔安妮时,她正在老房子陪10个月的小儿子睡觉,土墙,土炕,没有像样的家具,她和孩子躺在一床破旧的棉被上,门边的碗橱摆着冷掉的土豆和简单饭菜。女儿丹娜光着脚丫在房间里来回跑,给这个门窗紧闭、气氛压抑的家庭增加了一些声响。

  乔安妮对远道而来的记者有着明显的戒备,聊了许久后才笑一下,她的话很简短,而且缓慢,吐出的每一个单词仿佛都经过仔细思考。

  第一次见到争吵想回国

  南都:你什么时候知道家里遇到了麻烦?

  乔安妮:去年我怀孕6个月的时候。

  南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安妮:我爷爷在盖房子,两个女的还有警察来了,我丈夫踢了一个女的,之后她飞快地跑了。当时我很害怕,我妈妈给英国大使馆打了电话。

  南都:他们来了吗?

  乔安妮:来了,他们希望帮我回家。

  南都:回到英国?

  乔安妮:是的,大使馆回答能帮助我和妈妈,还有我女儿丹娜回到英国,他们可以尝试帮我。

  南都:你为什么没回去呢?

  乔安妮:我当时怀孕了,怀了埃里克,我害怕坐飞机,不知道宝宝什么时候会出来。

  南都:那次你心里想回去吗?

  乔安妮:是的。

  南都:那是你第一次在中国见到人争吵吗?

  乔安妮:是的。

  南都:在那之前,中国人对你友好吗?

  乔安妮:是的。

  南都:他们争吵什么?

  乔安妮:我听不懂汉语,我觉得她们在骂我。后来除了我和妈妈、丹娜,全家人都被带走了,我以为我丈夫被捕了。

  南都:你很担心吧?

  乔安妮:是的。我希望他们快点回来。

  南都:如果你丈夫被抓进监狱了,要在里面待一段时间,你会怎么办?

  乔安妮:我不知道,这是个很难的问题,待在这里,我不认识人,也不了解这里的任何东西。

  南都:你在这里孤独吗?

  乔安妮:是的,因为除了我丈夫,没人会说英语,有些会说英语的,但是只有假期才回来。

  南都:有孩子后觉得很快乐吗?

  乔安妮:快乐。

  南都:你希望他们生活在哪里?

  乔安妮:在英国,在那我们有很多福利,上学和去医院都是免费的。在这里我们没有土地了。

  他们可以帮我们,但他们不

  南都:你知道上访的含义吗?

  乔安妮:抗议。

  南都:你们去上访过几次了?

  乔安妮:三次了。

  南都:有人和你们谈过吗?

  乔安妮:有,潍坊市那边的信访局。

  南都:他们对你们的态度友好吗?

  乔安妮:还可以。

  南都:你觉得有希望解决问题吗?

  乔安妮:是的。

  南都:第一次带孩子上访,那时孩子多大?

  乔安妮:小儿子才8天大。

  南都:孩子那么小,你不担心吗?

  乔安妮:有一点,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南都:每次上访都带上小孩吗?

  乔安妮:是的,因为是为了整个家庭,我们是一体的。

  南都:为什么你愿意跟你丈夫去上访?

  乔安妮:因为他所做的事情是对的,为了土地、为了治病、为了田地而上访。

  南都:有人说你丈夫扣了你的护照,对吗?

  乔安妮:不对,不是的。

  南都:有人说你丈夫不能给你丰衣足食的生活,对吗?

  乔安妮:不对,谁说的,那都是谎言。

  南都:你希望自己的孩子经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吗?

  乔安妮:不。他们太小了,他们将来可能仍会想起这些不愉快的事。

  南都:孩子们看到了这些经过,以后可能会问起你。

  乔安妮:女儿可能会,但儿子太小了,可能记不起来。因为女儿看到了很多,比如那些冲突争执,丹娜是个胆小敏感的孩子。

  南都:如果将来她问你,你怎么说?

  乔安妮:我会把全部都告诉她。

  南都:你看到了什么?

  乔安妮:当我们在政府大楼门外,门口的人员将我丈夫推出门外,这时我丈夫正抱着女儿丹娜,他们一起摔在了地上。我丈夫背部、腿部受伤。看到他们俩摔到地上受伤,当时我很伤心。

  南都:你丈夫上访时受伤了?

  乔安妮:是的,他被政府大楼门口的人打了。没有人打我。我吓哭了。

  南都:你很害怕?

  乔安妮:我感到沮丧。

  南都:你们经历了上访等不愉快的事情,这些对你个人有什么影响吗?

  乔安妮:伤心。因为他们不需要这么做,他们不应该这么做。他们可以帮我们,但是他们不那么做。

  我发现4个摄像头对准了我家

  南都:上访有用么?或者说上访了三次,带给你们好运了吗?

  乔安妮:没有,没有带来好运,是厄运。没有人帮助我们。

  南都: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敢动手吗?

  乔安妮:因为我们上访将给政府的一些人带来厄运,让所有人知道他们的做法,产生了负面影响。

  南都:发生这些事情以后,你对中国的看法有改变吗?

  乔安妮:我依然爱着中国,每一个国家都有不好的一面。没有一个国家是完美的。

  南都:有人说你的英国身份保护了你的丈夫?

  乔安妮:可能吧。

  南都:上访没有带来好运,你后悔上访吗?

  乔安妮:上访是对的。因为政府大楼里的人能帮助我们。

  南都:你还希望去政府寻求帮助吗?

  乔安妮:如果我可以的话,我还会去的。

  南都:上访前后,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

  乔安妮:很多和以前不一样了。有一些人跟踪我们,我希望忘记他们以及说我坏话的人。另外网上一些人说的话是不正确的,比如有人说有政府的人打了我,其实没有人和我发生过冲突。

  南都:你说有一些人跟踪你?

  乔安妮:我们去买汉堡包,有车跟着我们。

  南都:什么时候出现的摄像头?

  乔安妮:一家中国媒体报道我们的第二天。我没看到安装,但我发现4个摄像头对准了我家。当我们出门的时候,他们就用这些摄像头监视我们的车和我们的行踪,随时跟踪我们。

  南都:你认识他们吗?

  乔安妮:我不认识任何人。

  南都:你猜为什么他们要那么做吗?

  乔安妮:我也不知道。

  不敢告诉父母被跟踪

  南都:听说昨天你报警了?

  乔安妮:是的。我希望摄像头不要对准我们。

  南都:他们帮上了忙了吗?

  乔安妮:没有。

  南都:摄像头仍然在那里?

  乔安妮:对,有一个对着我们的院子,我们不管走到哪都有摄像头或人跟着。

  南都:你知道为什么他们要那么做吗?

  乔安妮:怕我们的事被散布开来,呃,怕我们去接触媒体,报纸

  南都:你担心吗?

  乔安妮:当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我们认为这是跟踪,有人总是跟在我们后面。

  南都:你父母知道你的麻烦吗?

  乔安妮:我本想告诉我妈我被人跟踪了,但是我没有告诉他们,害怕他们远在英国,会担心的。

  南都:你希望现在的生活发生什么改变?

  乔安妮:我想让他们停止监控我们,把那些摄像头拿开。

  南都:如果你回到了英国,你丈夫待在中国,你会怎么办?

  乔安妮:我不知道。我父亲非常想见孩子,但如果丈夫得不到签证,我也不会走。

  南都:你现在希望得到什么帮助?

  乔安妮:希望有土地。

  南都:为什么呢?

  乔安妮:因为土地是一个农民的工作。

  南都:你愿意做一个农民吗?

  乔安妮:我丈夫是一个农民,我有时候可以。

  南都:这里的农村和英国农村不一样吗?

  乔安妮:是的。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农村。

  南都记者 陈显玲 实习生 魏亚雄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