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湖南衡阳破获特大贩毒案:缴获麻古160余公斤

衡阳市禁毒支队一大队的副队长唐建国说,何某等人将毒品由云南运到衡阳,再由衡阳运往武汉,交易地点选择在高速公路。”  据唐建国介绍,目前尚且未查明毒品由云南流往湖南的具体脉络,还在进一步深入调查。

  凌晨,高速路上一处紧急停车带附近,两车靠边。其中一辆车走下一个人,带着对方给的钱离开;与此同时,相隔几公里外的另一个紧急停车带处,也停着两辆车,一辆车上的人把手提包交给对方。

  随后,两方简单地通了一个电话,交易结束。

  他们交易的是毒品。这背后是一张自西双版纳起,经湖南延伸至武汉的贩毒网络。本报记者覃剑衡阳报道

  5月29日上午,衡阳市公安局召开侦破公安部督办毒品目标案新闻发布会,披露了一起涉毒大案,该案共发生涉及毒品交易640公斤,现场缴获毒品160余公斤,而其进行交易的地点就是在高速公路上。

  如何浮现出来的

  已破案件牵出贩毒网络

  这张贩毒网络能浮出水面,源自一起已被警方侦破的案件。去年9月,衡阳市公安局在对一起已告破案件进行研究时,发现一名涉案人员与一祁东人何某联系频繁。随后,调查显示,何某可能与一个贩毒网络有关。

  调查人员注意到与何某常联系的邹某、段某。这三人背后分别有一个分支贩毒网络,他们互相联系,互相供货。他们将毒品由云南运到衡阳,再北上转运往武汉。

  随后,警方成立专案指挥部,对何某等三人进行深入摸底调查,并对每个分支网络中的重点对象进行一对一的侦查。

  2013年1月6日,何某托人将6公斤麻古运到湖南祁东时,专案指挥部收网,何某背后的贩毒网络被破。顺着三人之间的联系,在随后的几个月中,段某、邹某背后的贩毒网络也被一一打破。

  如何交易的

  凌晨高速公路上交易

  毒品运抵湖南后,如何运往武汉?

  衡阳市禁毒支队一大队的副队长唐建国说,何某等人将毒品由云南运到衡阳,再由衡阳运往武汉,交易地点选择在高速公路。

  对于交易,唐建国有一个具有画面感的描述。

  某个夜深,祁阳的一个民房内,两辆车先后驶出。前面一辆车内坐着何某和一个马仔,他们负责收钱;后面一辆车则载着两个马仔和一个印花的手提包,里面装着毒品,他们负责出货;前后两辆车相差约几公里的路程。

  与此同时,武汉也有两辆车往衡阳出发,也是一前一后,前面一辆车车厢内有个印花的手提包,包内装满了百元大钞;后面一辆车车厢则是空的,车内的人负责收货。

  到了凌晨,京港澳高速上来往的只有些零星的货车。在由南往北的方向上,一辆黑色小车正在缓缓行驶,确认环境安全,何某拿起手机,与接货人通话:“我们到××了,你们在前面下高速,然后再上高速,跟上我们,准备交货。”

  几十分钟后,在京港澳高速的某个紧急停车带附近,两辆车靠边,何某收钱上车离开。而在与其相隔约几公里的另一个紧急停车带处,也停着两辆车,其中一辆车上是何某的两个马仔,他们将印花手提包交给另一个车上的人。随后,两边简单地通了通电话,交易结束。

  为何选择高速路

  选择高速路交易“风险”小

  “狡猾。这样做的风险更小,收钱交钱的车在前面探路,且钱和货分开,一方被抓到时所受的损失也会更小。唐建国评价道,“前面的车先交钱,后面的车再收货。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他们交易双方彼此的信任。”

  而高速路上的交易,也给警方的调查抓捕增加了不少困难,负责前期侦查的衡阳市禁毒支队副队长曾新程有着很深感触。他说:“首先时间是在凌晨,高速路上的车少,隐蔽性强;其次是交易点和交易时间可以随时变动,我们布局的难度会增加;而且为了安全,高速公路上的行动需要通过高速的相关部门,警方本身的行动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2号人物是怎么落网的

  车门夹层中找到毒品

  曾浩,衡阳市禁毒支队一大队的一名普通民警。对于整个案件,他印象最深的便是抓捕2号人物段某的过程。

  5月22日下午,犯罪嫌疑人段某像往常一样准备往京港澳高速的某个紧急停车带进行交易。下午4点多,接到消息的禁毒支队兵分两路,一路守在了衡阳市三塘街,一路守在衡阳蒸湘收费站的进口处,这两个地方都是他们进行交易的必经之路。

  “先过的是一辆红色的小车,负责收钱与探风,段某就坐在里面。后面一台车里坐着两个马仔,负责交货。”曾浩说,当时先将前面段某乘坐的车放行,在运毒车出现后,他们对其进行拦截,并通知守在收费站的人对段某等人进行拦截。

  “最开始段某还不承认,说自己没做,直到我们搜出毒品。”曾浩说,他们用工具将运毒车进行一一拆解,在车门夹层中找到了23板麻古(合计138000粒)。

  “这是他们惯用的技巧,跟电影里面的差不多。”有着丰富破案经验的唐建国说,该贩毒团伙对于藏毒方面经验丰富,引擎盖下面、车门夹缝以及车座下方……都可能是他们藏毒的位置。

  暴利导致铤而走险

  几元钱一颗买进,27元卖出

  “段某是祁阳人,邹某与何某都是祁东人。”唐建国说。

  在他看来,这是有一定历史成因。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祁东和祁阳很多居民迁往云南,其中很多就在西双版纳进行定居。在那些地方,很多人都说祁东话。他说:“他们有共同的语言,甚至可能还有些亲戚关系,所以会很容易地拿到毒品进行贩卖。”

  据唐建国介绍,在何某被抓之后,段某和邹某都停过一段时间。“那时候都销声匿迹了,我们查都很困难。”但仅仅过了几个月,段某又回到祁阳、祁东重操旧业,直到最后被公安机关抓捕。“他们主要贩卖麻古,在云南以几块钱一颗的价格入手,在武汉以27元一颗的价格卖出,利润很高。”

  据唐建国介绍,目前尚且未查明毒品由云南流往湖南的具体脉络,还在进一步深入调查。

  此案涉及毒品交易640公斤

  截至目前,该案件历时一年,辗转湖北、湖南、云南、广东等地,共涉及毒品交易640公斤,缴获毒品160余公斤,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所有贩毒案中,在湖南省内现场缴获毒品最多的一次。

  警方还缴获毒资300余万元、仿制手枪2支、运输毒品车辆10台,抓获犯罪嫌疑人77名,其中刑事拘留46人(已逮捕14人,其他团伙成员正在报捕中),强制戒毒3人,治安拘留28人。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