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男子胃内藏毒400克被抓 曾是影视剧临时演员

经查,3月9日,受缅甸毒贩“小胖”指使,采取人体带毒的方式,犯罪嫌疑人傅某吞服118包塑料包装的毒品麻古(4500余粒,重约429克)、黄某吞服64包塑料包装的毒品麻古(2200余粒,重约210克),田某负责监视和接应。人体运毒人员按运毒数量获取酬劳,贩毒团伙许诺给曾某运送毒品麻古的价格是每粒5元,这样他一次体内携带4500粒麻古便可获利2万余元。

  胃内藏毒400余克一次铤而走险获利2万

  长沙侦破两起特大跨国人体运毒案

  2013年5月8日,长沙市黄花机场出站口,一名穿着时髦的年轻男子正快步穿过人流,往机场大巴口方向走去。“就是他,行动!”随着队长何献的一声令下,长沙市禁毒支队二大队的几位民警迅速从不同方位向其靠拢,一举将其控制。随后,民警在该男子体内查获麻古4500余粒,共计424.3克。

  两个月之前的3月9日,长沙市禁毒支队同样在黄花机场破获一起人体运毒案,抓获涉嫌走私、运输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傅某等3人,其中利用人体运毒人员2名,负责监视的贩毒团伙成员1名,缴获毒品麻古6700粒(约639克)。

  在审讯过程中,3名运毒男子均交代是为了高额回报铤而走险,在运毒之前,其实都曾对未来都有过美好憧憬,只因生活中遭到各种困厄,被贩毒集团份子威逼利诱,最终走上了不归路。

  毒品滞留胃内

  帅哥演员险丧命

  今年5月初,长沙市禁毒支队二大队民警获得一线索:有人将利用体内藏毒的方式从缅甸经云南运输毒品至长沙。经过大量的前期调查工作,民警成功地锁定了运输毒品犯罪嫌疑人曾某,并在5月8日的行动中成功将其抓获。

  曾某今年28岁,外形高大帅气,曾在多部影视剧作品中担任临时演员,被抓时其手机 中还存有某影视公司邀他去试镜的短信,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本有着无限潜力的青年,却因忍受不了贫困而被贩毒团伙引诱拉下水,走上了不归路。

  据其交代,他于5月3日伙同一张姓男子(在逃)从深圳出发,乘飞机经云南偷渡至缅甸运输毒品。5月8日凌晨,曾某在缅甸一宾馆房间内,吞下了100坨用避孕套包装的毒品麻古,又从肛门塞进3坨用避孕套膜包装的椭圆形毒品。曾某辗转到云南思茅机场乘经停昆明的航班返回长沙,在到达黄花机场后当场被公安机关抓获。

  随后,民警开始引导他从体内排出毒品。5月8日22时30分许,正在接受讯问的曾某从肛门排出了三大坨麻古毒品共计1000粒,但其体内尚有吞服的100坨毒品至次日22时仍未排泄。

  按理,胃排空只需4小时左右,而曾某吞下毒品已经超过40个小时。民警讯问得知,曾某在跑剧组当临时演员时没注意饮食,患上了严重胃病。

  5月9日23时,曾某感觉身体难受,四肢无力,并呕吐出20坨毒品,十几分钟后,又再次吐出了28坨同样的毒品。由于毒品在胃内停滞时间太长,吐出的毒品最外层包装的避孕套膜已经被胃酸严重腐蚀,大部分已经破损脱落,中间层黑色橡胶膜已有小部分被腐蚀破损,且能透过内层透明薄膜看到红色药丸即麻古。此时,曾某胃里仍有38坨毒品,如果大量毒品在胃内继续被胃酸腐蚀,毒品被融化后直接吸收到身体里,后果将不堪设想。

  民警随即将曾某送进医院进行会诊。5月11日凌晨3点,医生通过胃镜手术从曾某的胃里取出剩余的毒品。经清点,这批毒品共有麻古4500余粒,共计424.3克。

  百万富翁一朝破产

  沦为运毒工具

  在今年3月9日破获的人体运毒案中,长沙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傅某、黄某、田某3人,缴获毒品麻古6700粒(约639克)。

  经查,3月9日,受缅甸毒贩“小胖”指使,采取人体带毒的方式,犯罪嫌疑人傅某吞服118包塑料包装的毒品麻古(4500余粒,重约429克)、黄某吞服64包塑料包装的毒品麻古(2200余粒,重约210克),田某负责监视和接应。3人从缅甸小勐拉出发,到达云南西双版纳后乘坐飞机至昆明,再转机至长沙黄花机场时被禁毒支队民警查获。目前,犯罪嫌疑人傅某等3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据犯罪嫌疑人黄某交代,他生于1980年,四川人,曾在老家经营一个养猪场,生意红火。在赚了钱后,他又投资上百万对养猪场进行扩建,准备大干一场,却不想一场猪瘟令他的百万资产一夜之间打了水漂。为了偿还债务,他不惜借高利贷拆东墙补西墙,却最终越陷越深。在走投无路之时,有人找到他称可以给他介绍一份工作,不累,却有高收入,别无选择下,他跟随那个人到了云南,随后又到了缅甸,被强行搜走了护照,这才知道所谓的高薪又不累的工作是给贩毒团伙充当人体运毒工具。在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后,他最终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贩毒团伙威逼利诱

  找人运毒

  长沙市禁毒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杨最平参与了两起人体运毒案的抓捕和审讯工作,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人体运毒者并不全都是贩毒团伙成员,他们充当的角色更多地是贩毒团伙的运毒工具,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其实也是受害者。

  杨最平总结了人体运毒者的几个特点,要么是来自农村,生活困苦,他们找不到改变生活和命运的其他方式,所以他们愿意铤而走险;要么遭遇过生活的重大挫折,但对生活仍有希望,希望通过一次或几次的冒险,获得能够开始新生活的资金,比如因猪瘟破产的黄某;要么是法律意识淡薄,生活经历曲折,经受不住毒贩的高回报利诱,比如临时演员曾某,他从13岁开始辍学打工,备尝艰辛,被抓后他甚至以为顶多就是写写检查,悔过一番便可回家。

  杨最平还介绍,贩毒团伙有专人到全国各地物色人体运毒人员,找到符合条件的人后,便以介绍工作或合伙做生意为由,将其骗至云南、缅甸等地,先是利诱,继而威逼,强迫其成为运毒工具。人体运毒人员按运毒数量获取酬劳,贩毒团伙许诺给曾某运送毒品麻古的价格是每粒5元,这样他一次体内携带4500粒麻古便可获利2万余元。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