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铁路总公司人员分流破局:逐一单独谈话 内容不同

今年两会期间,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曾表示:“原铁道部的903名公务员将分流,有些进入中国铁路总公司,有些进入交通运输部或国家铁路局,还有部分人员将进入地区铁路局。在与原铁道部的内设机构相比,此次铁总一共设有20个内部机构,撤销了公安局,新增了物资管理部、资本运营和开发部、审计和考核局。

  铁路总公司:人员分流破局 改革尚未开始

  张蕊

  5月27日,内退在家的某地方铁路局高级工程师王东方(化名)接到了原单位的电话,要求他把私章送到单位,说要重新签订内退合同,这让王东方有些不解,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之前的合同虽然是和铁路局签的,但那时候分管铁路局的是铁道部,现在,原铁道部被一拆为三,单位的上级领导变成了新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铁总” ),所以合同主体也同时需要更改。

  王东方没有问这份合同什么时候能重新签订好,他关心的是,政企分开后,自己内退合同的条款是否会发生相应的改变,“我问单位领导,他们也不知道,就说让等。”王东方说自己有一点忐忑,他觉得一个企业和原来的政府部门肯定还是有差别的。

  这或许意味着,铁总已经在全国范围内以企业的身份开始行使自己的职权了。但有一点却是王东方不知道的,变成企业后,铁总在变成中国第一大央企的同时,也背负上了巨额的债务,官方的公布是2.66万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的说法是接近4万亿,但不管是多少,铁总每年需要偿还高额利息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铁总最近确实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他们的人一直在跑国务院汇报情况,想让国家把铁总背负的债务给免除了。”一名接近铁总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他们说利息都还不起。”该人士称,这也是原铁道部人员分流和安置迟迟没有弄好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人员分流破局

  上述接近铁总的人士称,此次铁总的机构改革中的人员安置,多少显得有些神秘—有关部门和涉及安置的相关人士是逐一地单独谈话,每个人谈话的内容都不一样,所以他们根本不怕有人向外泄露消息,该人士称,这也是此次人员安置这么大的事情,到现在外界却始终得不到确切消息的很重要的原因,“没人敢说,传出去,不是很容易就知道这话是谁说的吗?”

  但一名要求匿名的老铁路则告诉时代周报,其实对于下一步该怎么走,铁总内部的人自己都心里没底,目前很多的问题都还没有理顺,所以根本还谈不到人员配置的问题,这些都得慢慢来,不可能一步到位,“其实大家都还在观望。”

  尽管到目前为止,人员分流以及安置的具体方案还没有对外公布,内部的说法是,方案根本就没有出台,但绝大多数人都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去国家铁路局的,依然是公务员身份,留在铁总的,就需要脱离公务员身份,一家企业,哪怕是国务院直属的中国最大的央企,其员工也不能既是公司职工又是国家公务员,“很多人都愿意留在铁总,企业效益会更好一些。”上述老铁路称。

  在此次的人员安置中,确实如同铁总的总经理盛光祖之前的承诺一样—不裁员,“是不裁员,但安排的岗位如果有人不能接受的话,那就自己选择离开吧。”比如之前有的人在原铁道部是处级干部,但这次机构一调整只安排了一般员工的岗位,就算不是端茶倒水、拖地扫地的勤杂工,那多数人在心里上也会有很大的落差,这个时候自己选择离开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王梦恕表示,铁总裁员的可能性不大,一是铁路本身就需要人,二是铁路部门包括各路局的“三产”都很多,即使有多余出来无法安置的人员,直接塞进“三产”就好了,“根本不存在裁人一说”。

  在这次铁总的机构改革中,还盛传着一个让人很是心动的方案,那就是目前在职的职工可以提前五年享受退休待遇,这意味着,可以不来上班,但工资奖金什么都不少发,直到正式退休。实际上,这样的方案并不是首次推出,只不过之前的方案都是到退休年龄提前两年才能享受,而这次一下子变成了5年,如此一来,很多岗位就会空出来,“铁总在安排人的时候也就会相对容易一些了。”

  实际上,“提前退休”曾经在铁路内部系统内摆过一次不大不小的“乌龙”,上世纪90年代初,某地方铁路局为了精简机构,减员节支,曾经在该局内部动员大家“提前退休”,并明确表示,不论年龄和工龄,只要提前退休的职工就可以享受正式职工平均工资的80%,这样实行几个月以后,某天领导突然发现卖票窗口的职工全部都退休了,一个人都没有了,究其原因,原来是很多人发现,上班一个月只能拿500多元,而提前退休后,一个月居然能拿到七八百 元,结果该局的提前退休迅速被叫停了。

  “很多人都盯着呢,这次又给出了5年的政策,其实诱惑力挺大的。”前述老铁路称,不过这样一来,也会有人心里不平衡,所以如果此次铁总也要实行提前退休政策,那么势必就要先平衡各方利益。

  此前,有媒体报道,有关管理部门曾承诺,对达到一定年龄的原铁道部公务员,无论分流到哪家单位,未来都将按公务员待遇退休。“这些目前都没有一个定论,现在看来只是铁总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国家还没给任何的说法。”前述老铁路称。

  今年两会期间,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曾表示:“原铁道部的903名公务员将分流,有些进入中国铁路总公司,有些进入交通运输部或国家铁路局,还有部分人员将进入地区铁路局。”那么铁总的人员配置是不是903人减去国家铁路局的定编130人,最终剩下的那773人,一切还都是未知。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文生更是直言,据他了解,现在铁总还在忙人员安置的问题,比如哪些处长、局长应该去国家铁路局或者交通运输部,哪些应该留在铁总等,“目前处级以上应该已经全部到位了,但往下的安置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呢。”

  铁总:改革尚未开始

  5月23日,铁总在中国债券信息网发布了2013年第一期中期票据(无担保)发行公告,在本期票据的募集说明书中,铁总明确其是由中央管理的国有独资企业。同时,透露了铁总机构编制的整体框架。

  铁总实行总经理负责制,总经理为公司的法人。原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出任铁总总经理,负责公司全面工作。另设副总经理四名,分别为原铁道部副部长彭开宙、胡亚东、卢春房以及王志国;铁总纪检组组长为原铁道部纪委书记安立敏。此外,铁总还设有总工程师、总会计师、总调度长、安全总监、总法律顾问各一人。

  而从国家铁路局“三定”方案看,人员均来自铁道部。其中,局长为陆东福,副局长四名,为陈兰华、傅选义、朱望瑜,另一人尚未公布。此外还有总工程师,安全总监。23名司级领导和行政机关的130名工作人员。

  在与原铁道部的内设机构相比,此次铁总一共设有20个内部机构,撤销了公安局,新增了物资管理部、资本运营和开发部、审计和考核局。在保留的机构中,除办公厅、运输局、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全国铁道团委、直属机关党委、离退休干部局名称不变外,其他机构,如财务司、科学技术司、人事司、劳动和卫生司、国际合作司、建设管理司统一由“司”改成了“部”或“局”。这一机构设置比原铁道部的机构多出三个。

  政策法规司改为发展战略与法律事务部,发展计划司改为计划统计部,科学技术司改为科技管理部,安全监察司改为安全监督局,部纪律检查委员会更名为监察局,政治宣传部更名为宣传部。事实上,改变的只是名称,在机关内设机构中,原铁道部的“司”被改成“部”,但级别一样,待遇不变。

  除内设机构的变化外,中国铁道出版社由事业单位转变为中国铁路总公司下属企业。另外,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和大秦铁路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国铁路总公司的下属上市公司。原铁道部18个铁路局也全部划入中国铁路总公司。

  对于内设机构的增加,王梦恕表示多出几个部门是很正常的,人多,部门自然就多,以前其实就有,只是一直没公开过,“之前光各地方铁路局借调到铁道部总部的职工都要100多人。”王梦恕说,现在企业是自负盈亏,根本不用受什么名额的限制。

  有专家称,此次内设机构有增无减,是中国铁路总公司立足于市场经营行为的企业化运作,随着铁路企业市场化发展步伐的加快和精细化管理的深入,其内部机构还将继续调整、细分甚至增加。其中,新增的审计和考核局是为了加强公司内部监督管理,另外两个部门旨在加强铁路资本运作和物资管理功能。

  “原来的铁道部是没有物资司的,此次成立的物资管理部,那就是说今后铁路钢材、油等物资的采购都将划归这个部门管理,其实就是为了降低和控制成本。”李文生说。

  王梦恕认为,铁总内部的改革还没开始,开始后根据铁路的发展,肯定还需要设立一些专职机构,比如工程管理中心,下面要设立很多的部门,专门管理工程建设,“修一条铁路,就得设立一个指挥部,修多条铁路,就得有多个指挥部,不修,就不设。”拿郑万铁路来说,可能会在郑州和重庆各设一个指挥部,这样不但能够提高效率,也能够对线路的有关问题进行很好地协调。

  铁总的使命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关于铁总的改革,有一种说法是,铁总未来会把18个路局合并,变成华北、西北等7个区域公司,以此来对应国家铁路局新成立的7个监管局,但济南铁路局副总经济师肖德贵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坦言,这样的改法对于如今的铁总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他说,铁总是一级法人,成立的7个区域公司又是一级法人,如果七个区域公司下面还有分公司,那么又将是一级法人,这样一来就变成了3级法人,到底应该由哪一级面对客户和乘客呢,“会很混乱。”

  在王梦恕看来,铁总内部将18个路局变成7个区域公司的意义不大,“如果这样,那和之前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李文生认同王梦恕的观点,在他看来,要成立几个部门是企业内部的事情,和一个企业的机构改革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关系,“研究内部怎么改其实意义不大,铁总今后的发展才是大家要关注的东西”。

  显然,有着10360亿元注册资金和20万亿元以上总资产的铁总,如今俨然取代中石油成为了中国第一大央企。而且,其庞大的机构设置和职工人员,也可以号称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

  事实上,铁总成立之初饱受质疑,有人怀疑改革之后既存在中国铁路总公司这样的垄断巨头,又增加了国家铁路局这样的机构,机构增加了,能否真正做到政企分开,各司其职?国家铁路局这样的副部级单位,能否对中国铁路总公司这样的正部级企业进行有效监管?

  “副部监管正部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了,铁总其实就是一个过渡,未来肯定还会被拆分。”李文生说,目前最有可能的是将铁总一分为三,如果是三个区域公司,那就要按片划分,形成三个独立的主体,如果是上下分离,那也会是线路公司、货运公司和客运公司三个公司,但不管是哪种方案的三个公司,首先要出台一份收费和清算方案,之前由铁道部统收统分,现在由铁总统收统分,未来怎么过轨,怎么清算,如果理不清,那么铁路改革的下一步就无从谈起,“现在怎么走,怎么清算,怎么定方案,都还没有开始论证呢。”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按照李文生所说,未来会成立三个拥有独立主体资格的公司,那么就意味着,届时铁总将不复存在,“那时候铁总就完成了历史使命。”

  李文生说,实际上从90年代初,他就开始频频参加有关铁路改革的研讨会,但讨论归讨论,总是莫名就没了下文,20多年过去了,铁路改革终于迈出了“政企分开”的第一步,虽然到目前为止,铁总与原铁道部除了换了牌子,其他并没有本质上的变化,但这也是很关键、很重要的一步,只有这一步走出去了,才能有下一步。接下来,铁总的改革目标就是要打破垄断,引入竞争,建立新的企业制度。

  当然这并不是短期内就能实现的事情,李文生认为,现在看来,铁总过渡的时间应该不会太短。因为很多的问题,目前尚没有解决的方案,“不会像政企分开这么容易”。

  前述老铁路称,铁总目前是企业,所以其优先考虑的会是企业自身经营和效益,他说,以前想提高运价,必须先上报国务院,然后交由国务院的某个小组充分讨论后再决定是否可以上调,但铁总作为企业,想要上调运价,自己就可以拿方案。

  肖德贵也认为,铁总目前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如何让企业盈利上,而不是搞合并,成立几个区域公司:“从此次盛光祖对提高运价的重视程度来看,往后这可能会是铁总以及属下各部门的主要工作。”

  (时代周报)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