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媒体称环保厅长成高危职业 治污或影响仕途

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在使全民环保意识变得强烈的同时,也让各地环保厅长走入公众视野。而真正意义上官升一级,由正厅级环保厅长升迁为副部级官员的只有1位,即现任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童怀伟。

  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在使全民环保意识变得强烈的同时,也让各地环保厅长走入公众视野。如今,环保厅长已成为处于风口浪尖上的高危职位,言行稍有不慎就可能遭网友“板砖”、被组织“摘帽”。

  进退留转背后

  随着今年初以来涉及换届工作的地方“两会”陆续召开,全国现有31名环保厅长中,19人为继任,12人为新面孔。

  纵观多年来各地卸任环保厅长的去向,是退居二线、转任其他部门还是升迁重用?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河北、山东、福建、辽宁、吉林、陕西、云南、四川9省环保厅长退居地方人大或政协。

  天津、上海、河南、湖南、宁夏、重庆、新疆前任环保厅长,均平调至当地政府其他部门。

  青海、海南两省前任环保厅长,由地方正厅级职位交流调整到国家部门正厅级职位:青海省前任环保厅长赵浩明,现任环境保护部西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主任;海南省没有独立的环境保护厅,环境保护工作归口于海南省国土环境资源厅,前任厅长严之尧,现任国土资源部耕地保护司司长。

  湖北、西藏两地前任环保厅长,均转为正厅级主要领导职务。其中,湖北省环保厅长李兵(2007年4月—2013年2月在任),转为鄂州市委书记;西藏自治区环保厅长张永泽(2003年8月—2012年4月在任),转为山南地委副书记、地区行政公署专员。

  而真正意义上官升一级,由正厅级环保厅长升迁为副部级官员的只有1位,即现任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童怀伟。

  此外,也有交流到企业任职的环保厅长。如甘肃省环保厅长冯杰(2007年9月—2011年7月在任),现为酒泉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副书记。

  总体来看,除因年龄到线退居“二线”外,多数环保厅长都按照《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相关规定,转任其他正厅级岗位历练。

  截至目前,在以往环保厅长中,只有江苏省原环保厅长张敬华升至副部级一线岗位,所占环保厅长的比例约为3.2%。而全国31省市区(不含港澳台)现任党政一把手中,只有河南省长谢伏瞻曾是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及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其他61人均无环保系统工作经历,所占比例约为1.6%。

  众所周知,各级干部升至一定级别后,便会遭遇自身“仕途天花板”。根据估算,正厅级官员“仕途天花板”年龄大约在55岁。各省市区原环保局长在机构改革中“坐地升迁”半级为环保厅长之后,自身年龄加上环保厅在地方政府中相对弱势地位,再进步“走出去”有一定难度,这也造成一部分环保厅长一直继任,任职时间较长:河北省原环保厅长姬振海,自2003年2月任河北省环保局局长始,直到2013年3月转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城乡建设和环境资源工作委员会主任止,任职环保厅长达10年之久。广东省环保厅长李清,自2003年4月上任广东省环保局长始一直继任环保厅长,2013年3月再次被任命为新一任环保厅长。

  从环保厅长转任地级市主要领导,既有年龄较小因素,也离不开其环保政绩。李兵曾向湖北省人大常委会提议“治鄂先治水、治水先治污、治污先治人、治人先治官”,建议由当地党政一把手担任“河长”、“湖长”,对治污不力者不予提拔,通过推行“河长湖长制”,治理湖北湖泊污染问题。李兵同时强调,治理河流、湖泊的水污染,不能看各地发了多少红头文件、上了多少个治理项目,要看水质监测结果。李兵的官声政声由此得到广泛好评和赏识,李兵也藉此转任作为空间更大的市委书记职务。

  治污影响仕途?

  一直以来,环保部门在各地政府组成部门中排名不是很靠前,环保部门在人们的印象中,是边缘化和弱势的。2008年,原国家环保总局升格为环保部后,各地在随后的政府机构改革中,也将环保局升格为环保厅。从中央到地方,环保部门重要性逐渐凸显出来。

  然而,GDP至上的惯性思维、路径依赖仍左右着很大一部分地方党政领导。当GDP与环保相矛盾时,保住前者,带来升迁;注重后者,很可能“原地踏步”。早在“2009环境保护基层论坛”上,江苏省射阳县环保局鲁立中就指出,基层环保是“说时重要,做时次要,矛盾时不重要”,特别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环保部门要给地方GDP“让路”。

  地方主要领导着力发展经济,其辖下环保部门自然无法“给力”。这种状况进一步造成环保旧账未还清、新账加速欠。一旦出现环境安全事件,上级则会毫不留情地剑指环保厅长,环保部门“替罪羊”的尴尬地位可见一斑。这也造成环保部门负责人,先保住“帽子”为要,才能谈升迁。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地方官员如果将政府支出主要用于治理污染,那么,反而会减少他们的升迁机会。相反,将政府支出主要用于公路和其他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虽然这样做可能会破坏环境,但却能增加GDP,这样的官员更有可能得到升迁。

  报道还指出,经济学家通过比较分析中国2000到2009十年间,地方政府用于环境支出和交通基础设施支出所带来的不同政治结果:较多的交通基础设施投资转化为较高的GDP,进而带来仕途升迁;较高的环境投资不会带来GDP跳跃式增长,自然不会于仕途有益。这样,对地方主政者而言,从仕途升迁角度看,明智的选择就是不将支出过多投入环境方面。这种政治结果也反映了主政者在投入更多绿色项目上表现出沉默:投入在环境改善上的资金占城市基础设施投资的百分比从2000年的25.4%下降到2006年的19.1%。虽然在2009年,环保投资增加到21.3%,但与此同时,城市基础设施,包括道路、桥梁的投资,从2000年的60.2%跃至2009年的72.7%。

  这组数据说明,环保与GDP有一个“时差”问题,环保虽然这些年得到重视,但仍滞后于GDP,经济仍在快速发展,也佐证了环境库兹涅茨曲线中的拐点还未到来,证实了当前污染事件频发的原因。

  同时,报道还指出随着近几年有关环保生态的群体性事件发生,地方官员出于维护社会稳定的目的,避免因环境污染导致抗议行动给自己的仕途带来负面影响,而对环保投入只维持在一个最低水平线上。即环保投入以“不出事”为准则。

  在这种情况下,地方党政一把手,为了仕途升迁,不会过多往环境改善上投资。相反,往环境改善上投资、大力治污的代价往往是自己仕途上的“原地踏步”,这一状况直接“联动”当地环保厅长、环保局长,使得他们也放不开手脚,很多时候是从相反的方向去为当地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该报道还认为,在中国当下,地方主要领导仕途升迁与治理污染呈现负相关的关系。治污影响仕途,一个官员治理污染,保护环境,其代价就是自己的仕途。这就使得本来就弱势的环保部门,在经济发展中只能沦为“侍女”,保住当前位子成为首选。

  这篇报道,不可避免会有偏颇的地方。但它对我国环境保护和地方官员政绩考核存在问题的分析,基本是客观符实的。地方党政主要领导与环保厅长是“联动”的,单靠环保厅长一己之力难以收到治污的良好效果。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实现科学发展、绿色发展,改变GDP至上的政绩考核观才是根本。

  更大成长空间在哪里

  环保厅长被推向无可选择的墙角。形势逼人,环保厅长不再有在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中搞平衡的空间,不积极作为,不铁腕治污,即使侥幸不被网友“板砖”,也会很快被组织部门“摘帽”。

  一个可喜的变化是,在此次新任命的环保厅长中,来自北京、上海、天津、广西、湖北、黑龙江等地环保厅长都有一线环保工作经历、在多个环保岗位历练过、环保工作经验丰富。例如,北京市环保局长陈添,从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副站长、常务副站长、站长、总工、副局长、局长一路走来。此外,天津市环保局长温武瑞、广西壮族自治区环保厅长檀庆瑞在调任地方前,长期在原国家环保总局工作,温武瑞任职达10年之久,檀庆瑞任职达8年之久。

  与以往环保厅长相比,现任环保厅长年轻化、高知化、专业化特征明显。现任31位厅长中,“60后”有16位,具有研究生以上学历的18人,其中山东省环保厅长张波、河北省环保厅长陈国鹰、辽宁省环保厅长朱京海、重庆市环保局长史大平4人为博士学历,其余环保厅长均为大学本科学历。此外,张波、陈国鹰以及北京市环保局长陈添、天津市环保局长温武瑞4人具有正高级职称。上海市环保局长张全、湖北省环保厅长吕文艳(女)、黑龙江省环保厅长李平3人更是名校科班出身,张全是清华大学环境工程专业毕业,吕文艳(女)是武汉大学环境法专业硕士毕业,李平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环境工程专业硕士毕业,3人均从当地环境科研院所总工助理或工作人员起步,逐步成长为正厅级官员。

  继任环保厅长先前的工作经历,有利于更好地开展环保工作。而重庆、宁夏、贵州、陕西、湖南、河南、山西、福建、河北9位新人,第一次进入环保系统,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2013年4月,湖南省现任环保厅长刘尧臣作任前发言时说:“环保工作是当前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环保厅长这个岗位绝不轻松,我深感压力巨大。做好环境保护工作,不仅关系我们当代每个人的利益,也关系子孙后代的福祉,和抓安全生产工作一样,是积德行善,善莫大焉!”刘尧臣认为首先是加强学习。抓紧学习环保工作的理论、政策、法律法规和业务知识,深入调查研究、尽快熟悉情况,尽快适应新岗位、新角色。

  相较西部而言,中东部环保厅长无论从环保履历还是工作能力上讲都堪称精兵强将,适应了我国中东部污染严重,亟需下大气力解决的现状。

  随着环境污染高发多发期的到来,全社会对环境污染的敏感度上升,人们对环保厅长也有了更高的期许。而各类污染事件又多与民生等社会热点问题关联密切,处理稍有不慎,就容易使民众产生相对剥夺感,进而引发、激化其他社会矛盾。妥善处理各种有关环境安全的事件,既是对环保厅长们处理重大社会矛盾问题能力的检验,也是对未来担当更重要角色的必要历练。

  “泳夫”多起来,“红豆”不再有。待到环保厅长敢于下河游泳的时候,不光代表环保厅长对工作成效的自信,更能赢得民心。在中央对党政领导干部加大绿色GDP考核权重的背景下,环保系统将会涌现越来越多的干部,环保厅长将有更大的成长空间,仕途进一步看好。

  (作者单位:中央党校研究生院)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