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亲生母亲虐打亲生儿不让进门 惊动街坊报警

(记者/黄伟 实习生/曾晓蕾)从今年4月起,总有一个满身伤痕的男孩坐在富力半岛花园的大堂做作业,这引起了街坊们的注意。街坊报警之后,警方介入,小杰的妈妈在26日已经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打小杰。

\

 妇联的工作人员安抚杰仔并送上慰问金。 资料图片

   南方日报讯 (记者/黄伟 实习生/曾晓蕾)从今年4月起,总有一个满身伤痕的男孩坐在富力半岛花园的大堂做作业,这引起了街坊们的注意。细问之下,发现小杰(化名)竟然是被自己的生母赶到大堂。母亲不让小杰进家门,而且对他动辄虐打,街坊随即报案,警方介入调查。

  记者昨日跟随广州市和白云区妇联的慰问队伍探访男孩小杰,试图了解这背后的故事。

  母亲虐儿不让其进家门

  今年10岁的小杰就读一体校四年级。父母关系不好,分居已经4年了。他跟着爸爸住在越秀区光塔路,而他16岁的姐姐则跟妈妈住在白云区富力半岛小区。

  小杰的成绩优秀,在班里经常排在前五名,平时一般由父亲接送上下学。但是从今年3月开始,小杰的妈妈要求小杰晚上下课之后,必须到富力半岛的家做作业,以便监督他学习,做完作业才能回家。而往往做完作业已经是晚上10时半了,小杰只能背着沉重的书包,搭上527路末班车回到父亲家。

  小杰告诉记者,除了学校的作业之外,妈妈还会布置很多课外作业给他,要求他必须做完,如果做不完或者做错了就会打他。“以前一般是一个星期打一次,自从3月份晚上去做功课之后,两三天就会打我一次,衣架、扫把和水管都用过。”记者看到,小杰的手臂上打后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但是还是隐隐看到青紫的痕迹在手上连成一片。

  那么街坊看到的在大堂做作业又是怎么回事呢?小杰告诉记者,妈妈从来不让他进家门,只让他在大堂做作业,哪怕是他上厕所或者打他都不会让他进去。“一般是在15楼的电梯间打我,后来有阿姨指责她,她就拽着我下到10楼、8楼接着打。”

  警方介入后父亲接走儿子

  小杰的姑妈卢女士告诉记者,孩子是超生的,一出生就被母亲交给姑婆照顾,幼儿园也一直上全托,幼儿园毕业后,又将孩子寄养在一个阿姨家里,直到小学3年级,因为经济条件不好,才把他接回跟爸爸住,一直都没有怎么管他,所以小杰对妈妈一直没什么感情。

  小杰的爸爸文化水平不高,居住在光塔街的公租屋,但一直没有工作,家里的经济来源只有小杰的妈妈,平时对小杰也比较疏远和少照顾。小杰之前中午一直都没有在学校订餐,一般是中午回家自己随便做一点东西吃,甚至经常吃不到午餐。

  小杰的生母为什么经常虐打儿子呢?小杰告诉记者,妈妈虽然经常打他,但是很少打16岁的姐姐。

  “这可能是他妈妈把对小杰父亲的怨气发泄到他身上,而且小杰母亲性格一直很难相处,精神状态也不太稳定,有时候会莫名地狂躁。”卢女士告诉记者,她们一直怀疑小杰的妈妈有抑郁症,几次建议她去看医生,但是她一直听不进去。

  街坊报警之后,警方介入,小杰的妈妈在26日已经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打小杰。但小杰的父亲还是去杰妈家把小杰接走。

  “现在这种情况,小杰也不可能再回去跟母亲住了,我们怕她报复小杰。”卢女士说道这里一度情绪激动,有点哽咽。

  当记者问小杰希望跟谁一起生活的时候,小杰也毫不犹豫地说:“我想回去跟爸爸住。”

  昨日,妇联代表给小杰提前送去了“六一”儿童节礼物和慰问金。妇联方面表示,接下来将会和小杰的母亲联系,组织社工组织介入,为她提供心理辅导;也会跟小杰的学校联系,提供心理疏导,尽快帮小杰走出阴影,开始新的生活。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