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北京第二例H7N9患者已无症状 感染原因仍在查

昨天下午,在地坛医院病房内,小患儿正在熟睡。患儿徐某发现症状后,医院、疾控部门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时,曾重点询问是否存在禽类接触史。陈志海:早期出现那么多特别严重甚至死亡的病例,并不是H7N9感染的全貌,当时公众人群中的轻病例并没有监测到。

\

 昨天下午,在地坛医院病房内,小患儿正在熟睡。晨报记者 李木易/摄

   昨日,本市第二例H7N9禽流感患者徐某(男,6岁)连续第六天体温正常,其父母及其他密切接触者也均未出现异常。虽然孩子的H7N9病毒检测结果仍为阳性,但因为无身体症状医院并未用药。患儿将一直住院观察直到两次以上病毒检测呈阴性,方可出院。与此同时,市疾控中心针对确诊过程、患儿感染途径等一系列市民关心的问题做了解释。

  小家伙喜欢医院伙食 饭量不小

  昨日下午,记者在地坛医院住院部五楼的感染二科病房里,见到小男孩徐某正在安静地睡觉,床头摆着护士送的蓝色“章鱼”毛绒玩具,还有从家中带来的两辆玩具小汽车。

  护士告诉记者,小家伙非常活泼可爱。昨天,病房主任来查房,刚进门,小家伙立刻觉出来,叫道:“你是老板,我看出来了!”引得医生护士一阵大笑。

  患儿睡得香甜,以至于护士试体温他都全然不知。36.5℃,护士从孩子腋下取下体温计。患儿体温恢复正常,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据说小家伙很喜欢医院的伙食,早上吃了馄饨、小米粥、花卷、鸡蛋,中午又吃了米饭和土豆丝。饭量不小。

  患儿就读海淀区明光村一幼儿园

  记者还在医院见到了患儿的妈妈。从前晚至昨天,她一直在病房陪同隔离。她和患儿爸爸咽拭子检测均为阴性,未出现任何症状。

  聊天中,患儿妈妈告诉记者,孩子目前在海淀区明光村一家幼儿园就读,马上要报名上小学。之前一段时间,孩子感冒。上周,幼儿园老师发现孩子脖子发烫,家长带其到人民医院就诊,很快就好转了。“以为就是普通的扁桃体发炎,根本没放在心上。”周一下午,徐某妈妈接到疾控中心电话,告知孩子可能患了禽流感;当晚疾控部门又到徐某家里再次采集血液和咽拭子样本;周二徐某即被送至地坛医院观察。

  血液指标基本正常 目前已无症状

  地坛医院感染科主任陈志海介绍说,目前孩子血液标本基本没有问题,肝肾功能也正常。因为孩子现在没有症状,所以医院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措施,主要还是隔离观察,“不用药对孩子更好。”但由于孩子的咽部还能检测出病毒,因此还不具备出院条件。

  为什么孩子身体已恢复,仍然带病毒?陈志海解释说,这种状态叫“恢复期带毒”,是感染病学上很正常的状态,一般持续几天,个别情况会持续数周。

  【权威释疑】

  释疑1 为何发病一周后才对外公布?

  本市发现第二例H7N9患者消息发出后,很多市民质疑:为何患儿从5月21日出现症状到28日确诊对外发布消息足足经历了一周的时间?

  市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昨日解释说,一周时间才确诊发布,主要是因为H7N9禽流感的确诊,要经过从医院到区疾控中心,再到市疾控中心最后专家组会诊这四个层级的送审和复核。

  由于目前各地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疫情趋于平稳,本市也已将其纳入流感样病例常规监测范围,即每周在流感监测哨点医院(这例病例就是在人民医院发现)采集300件左右流感样病例的咽拭子,送到实验室进行病原学的分析,判断该病例具体属于哪种流感。

  具体到这第二例病例,5月22日,人民医院对患儿咽拭子采样;5月27日,西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辖区内各流感监测哨点医院所送标本进行定期分批集中检测,发现患儿徐某咽拭子样品结果为阳性,市疾控中心连夜复核检测,结果显示为阳性。5月28日下午经北京市级临床专家组会诊,确认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

  释疑2 患儿如何感染H7N9禽流感?

  患儿徐某发现症状后,医院、疾控部门在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时,曾重点询问是否存在禽类接触史。但家长称不能明确回忆起孩子曾和禽类接触过。那么孩子是通过什么途径感染上H7N9禽流感的呢?对此,市疾控中心表示,他们也正在调查患儿的具体感染途径。尽管家属否认患儿曾接触过禽类,但孩子外出时接触过的可疑物品也会是疾控部门特别关注的。

  释疑3 患儿所在幼儿园孩子会被感染吗?

  市卫生局公布的信息显示,5月23日患儿症状消失后,于5月24日又回到幼儿园上课。那么其他小朋友被感染的几率有多大?

  市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国家卫计委的防控标准,患儿徐某的密切接触者初步核实有50人,包括同园老师和其他小朋友。目前疾控部门已对园内与其有接触的师生都采样和监测,暂时没有发现阳性报告,患儿家长和生活环境中的标本采样检测后也均为阴性。

  【对话解读】

  记者:感染H7N9后,患者病情有轻有重,是个人体质决定还是有其他原因?

  陈志海:所有的疾病都是这样的状态。同样一种疾病,有的人可能会死亡,有的人症状轻微。具体到第二例患儿,刚起病时病情也不是很轻,最高体温曾达到39.8℃,但很快就得到控制。和成人相比,孩子的再生能力强,病程短,恢复起来比成年人更快。

  记者:如何看待轻症、无症状感染者的出现?

  陈志海:早期出现那么多特别严重甚至死亡的病例,并不是H7N9感染的全貌,当时公众人群中的轻病例并没有监测到。

  【延伸阅读】

  H7N9现耐药变异

  据新华社电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医学分子病毒学重点实验室主任、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兼职教授袁正宏研究员率领的新发传染病研究团队发现:个别人感染H7N9禽流感患者在达菲抗病毒治疗19天后仍在其咽拭子标本中检测到H7N9病毒核酸,这表明病毒已出现基因突变和耐药趋势。29日,这一成果已在线发表在国际顶尖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引起世界同行高度关注。

  上海市H7N9禽流感防治专家组组长、微生物学专家闻玉梅院士认为,这提示在达菲治疗前和治疗过程中必须要对病毒载量和耐药基因位点进行密切监测,及时调整治疗方案。此外,要加快新药研发。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